Blog

帶頭之人是一個身穿紫衣的槐梧老人。 「討厭,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秦菲羞澀地往後退去,自然察覺出了東方玉卿身體的變化。


是的,剛剛確實觸碰到了那個堅硬的,不可描述的部位,嚇得她渾身一個激靈。

「睡吧,已經很晚了!」東方玉卿隱忍得很辛苦,很想即刻跳下床去沖個冷水澡,卻又擔心打擾到秦菲休息。

秦菲捂嘴偷笑了兩聲,然後安撫性地摸上了東方玉卿的腦袋,「真乖,等哪天姐心情好了可以獎勵你。」

原本閉上眼睛假寐的某人,頓時睜開了眼睛,「真的?你沒騙我?」

「嗯,睡吧!」秦菲主動啄吻了一下東方玉卿的喉結。

東方玉卿倒吸一口冷氣,在心裡碎碎念著秦菲這個小妖精絕對是故意的。

分明知道他現在憋得難受,她還敢主動撩撥他?

倘若不是顧忌到她懷著雙胞胎,他早就不顧一切地付諸行動了,哪裡需要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

就在東方玉卿臆想著各種折騰秦菲的方式時,突然聽到了清淺的呼吸聲,低頭一看這個小妮子竟然睡著了?

不過想一想今天發生過的這一系列事件,確實把他女人折騰得夠嗆。

一切都將塵埃落定,但東方玉卿卻遲遲未能安心入眠。姑且不說在他昏迷期間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就僅僅這一天的一系列意外事件就夠他苦思冥想到失眠。

翌日,海邊別墅外面出現了很多新聞媒體,各個都叫囂著要見東方玉卿。

原本想趕回公司開會的秦瓊,被堵在了門口那裡。

「秦先生,請你正面回答我們的問題,失蹤多日的東方玉卿是不是回來了?」

「你說他該如何面對自己妻子的不忠?秦菲腹中胎兒的親生父親是你,還是秦海先生?」

「都說娛樂圈魚龍混雜,就是不知道秦菲當初是不是因為潛規則才榮獲年度總冠軍……如今意外的懷孕,是不是就代表著她很快會退出娛樂圈?」

「聽說東方玉卿的妹妹也是死裡逃生……拜託,你能給我們透漏一點內幕消息嗎?」

坐在車裡的秦瓊緊蹙眉頭,一時間是進退兩難,好在那般記者也只是團團圍著他的車子,而沒有其他過激的行為。

不過這幫記者就算再怎麼瘋狂,也不敢真的在眾多保安的眼皮下亂來。

站在客廳內,看著監控畫面的秦慕年也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正揣摩著到底是誰泄露了東方玉卿的行蹤?

雖然沒有在現場親耳聽到那幫記者的提問,但秦慕年曾經學過一些唇語,多少也清楚了內容。

話說秦菲去醫院做檢查時都是喬裝過的,而且醫生也是自己人,這消息是怎麼泄露出去的?

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東方婉兒昨晚才現身,只相隔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她死裡逃生的消息竟然就不脛而走,莫非這海邊別墅里藏有敵人的內鬼?

一個淺嘗輒止的早安吻后,秦菲整個人軟軟的靠在東方玉卿的懷裡,嬌喘吁吁,那滑稽的小模樣讓東方玉卿忍不住笑了。

「老婆,我看你就是缺乏鍛煉……要不再來一次?」慵懶地說著,東方玉卿就作勢親吻秦菲。

「啊……不要!我警告你不要亂來。」秦菲象徵性地閃躲了幾下,然後又忍不住靠在東方玉卿的懷裡,也不管剛剛才說過讓某人趕緊起床的話了,只想心無雜念地依偎著。

對於秦菲類似於警告的口吻,東方玉卿表示哭笑不得,「小樣,你以為我真想對你做點什麼的時候,你能阻止得了我嗎?」

聞聲后,秦菲突然伸手環住了東方玉卿的脖子,煞有介事的舒了口氣,神智頓時也有些渙散了。

與東方玉卿四目相對的一瞬間,秦菲用撒嬌的口氣對他說,「我感覺好累,不想動了,要不你抱我下去吃早餐?」

東方玉卿挑眉,心想著他女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主動了?

難道是一孕傻三年的節奏已經開始啦?

東方玉卿遲遲沒有動靜,得到片刻休息的秦菲理智也恢復如常,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秦菲暗罵自己矯情,不就懷了個雙胞胎,竟然一大早餐的就開始對人家撒嬌,看來這孕期的反應還真是不輕。

腹誹完自己,秦菲又悄悄抬頭瞥了東方玉卿一眼,發現他也在看她,頓時羞得臉頰緋紅,嬌斥了一句,「不願意就算了!」

說完,秦菲就想自己翻身坐起來,卻被東方玉卿以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你幹嗎,快放我下來!」秦菲更囧了,想掙扎著下來,卻被東方玉卿柔聲阻止了,「小心孩子!」

秦菲聽了,這才停下掙扎的動作,愣愣地看著東方玉卿此刻溫柔的側臉,心湖有漣漪慢慢地蕩漾開來。

「是不是突然發現你老公又變帥了?」

最能大煞風景的東方總裁沾沾自喜的說著,頓時就把所有浪漫的氣氛都給破壞了。

「帥你個大頭鬼!見過愛臭美的,還真沒見過你這麼自戀的。」秦菲霸氣地懟回去,想以此來掩飾自己此刻砰砰亂跳的心臟。

抱著秦菲走出卧室的東方玉卿突然停下了腳步,低下頭,灼熱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懷裡的秦菲。

「老婆教訓的在理,我確實不算最帥的,但是某人的心跳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快呢?你說她是因為說謊了心虛,還是因為被帥哥撩得熱血沸騰了?」

秦菲被東方玉卿看的越發心虛,越發的緊張,嘴唇蠕動了好幾下,卻連一個完整的字都說不出口,只能繼續傻乎乎的看著東方玉卿。

這樣看著,秦菲發現某個自戀的傢伙確定有點不一樣了。

比起剛認識的那時候,東方玉卿好像只會緊繃著一張撲克臉,很少看到他笑。可是現在他似乎毫不吝嗇自己的微笑,而且笑起來真的很帥氣。他的這些改變,是因為她跟秦懷鈺嗎?

想到有這個可能性,秦菲自然而然就笑了,還笑得有些神經兮兮。

而東方玉卿看著秦菲此刻莫名對他微笑,眼裡溢滿了幸福的模樣,心湖像是被投進一顆顆小石子,頓時激起了千層漣漪。 東方玉卿情不自禁地低頭,再次有了要親吻他女人的衝動。

大概是周末的緣故,所以秦懷鈺今早也睡了個懶覺。

等他洗漱完,準備下樓的時候,在走廊那裡看到的就是這一幕,東方玉卿正抱著他媽咪站在卧室門口。

不知道兩個人在做什麼,小正太秦懷鈺心裡覺得好奇,就隨口問了一句,「爹地,你不跟媽咪去吃早餐,站在那裡幹嗎?」

秦懷鈺一開口就像是平地驚雷,震得秦菲立刻回神,慌張的從東方玉卿的懷裡掙扎著跳了下來。

臊死人了,竟然被秦懷鈺那個小傢伙撞見了,這下她的一世英名都要毀於一旦了!

而東方玉卿則是一臉抑鬱,轉頭看向秦懷鈺的眼神都沒了昨日的溫柔。

這個臭小子,竟敢在關鍵時刻出來搗亂,豈不是破壞了他的好事?

他東方玉卿的兒子能不能有點眼力價!

秦懷鈺被他親爹的幽怨眼神一瞪,彷彿被千年寒冰給包裹了似得,心想著他該不會是撞見了什麼非禮勿視的場景?

正想著,秦懷鈺看見了有意躲在東方玉卿身後的秦菲,出於本能地對她打了聲招呼,「親愛的媽咪,早上好!」

秦菲的臉頰更加紅潤,結巴著回了一句,「寶……寶貝,你好!」

與此同時,她的小手還扯了扯東方玉卿的衣角,悄聲對他說,「你還愣著幹嘛,快點下樓吃飯啊!」

迎面跑來秦慕年在看到秦菲臉紅得跟個番茄似得,這才恍然大悟。

看樣子他不只是撞見了非禮勿視的畫面,還破壞了他親爹的好事,不然某人和某某人臉上的表情也不會如此精彩!

想明白后,反倒讓秦懷鈺好一陣尷尬,勉強擠出一抹微笑對東方玉卿說,「爹地,真是抱歉,我只是路過,那個……你們可以繼續,我幫你們放風去!」

一口氣說完,秦懷鈺就即刻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秦懷鈺是聰明的,更是敏感的。遇上這樣睿智的兒子,秦菲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東方玉卿看到秦懷鈺跑出一段距離后,又突然轉過身來沖著他們做鬼臉的樣子,簡直是哭笑不得。

腦海中莫名湧現出昨晚東方婉兒說過的話,心裡忍不住犯嘀咕,這個可愛的兒子是不是該去接受嚴苛一點的考驗了?

就算他有權勢和能力保護他們母子幾人,但畢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只有讓他自身變得強大起來,這樣才能抵禦來自外界的突發事件。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趕緊走啊,我餓了。」

秦菲都要被自家兒子的話羞死了,見小傢伙跑了,她立刻催促東方玉卿,生怕待會又整出什麼誤會。

兩人牽著手下了樓,秦菲臉頰上的熱度還沒完全褪下,想到方才的那一幕,她看到秦懷鈺時的眼神都有些心虛。

真不知道她剛才是中了什麼蠱,竟然會那樣痴傻的看著東方玉卿出神。

「又在想什麼?不是餓了,趕緊過來。」

相比之下,東方玉卿的恢復能力就快了很多,此刻的他早已恢復了昔日的平靜。

秦菲心不在焉地走向了餐桌,直接坐在了東方玉卿的身旁,看了秦懷鈺一眼,不忘叮囑道:「兒子,多吃一些。」

「嗯,媽咪也多吃一點,這樣弟弟妹妹們才能長得快一些。」秦懷鈺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還不忘看向秦菲的腹部。

東方玉卿輕笑一聲,「你以為你媽咪懷的是小青蛙呢?可以長得快一些?」

下一刻,就聽到秦懷鈺傲嬌地反駁,「呵呵,終於承認你播種的是小蝌蚪啦?」

秦菲險些被他兒子的腦迴路嗆到,腦海中莫名浮現出《小蝌蚪找媽媽》的畫面。當意識到自己的出神時,她掩飾性地喝了一口牛奶。

「趕緊吃飯,沒大沒小。」

雖然被自家兒子懟得有些無語,但東方玉卿的心情卻變得更加愉悅了。

秦菲可能是真餓了,自從坐到餐桌那裡,那張小嘴巴壓根就沒閑著。吃到最後看的東方玉卿都有些擔心她會積食,但又不能直接說出來。

又眼睜睜地看著秦菲將一塊披薩吃了三分之二,使得東方玉卿的嘴角微抽,他的語氣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老婆,你今早的胃口不錯啊?」

「嗯,我哥的廚藝就是好,都不想讓他回去了。」秦菲的腦海中突然滑過一絲片段,卻是一閃而過。

她男人已經清醒了,她哥應該也會很快離開的,畢竟在國外還有很多產業需要人管理。

東方玉卿微蹙眉頭,他說的是這個意思嗎?

昔日的那個小嬌妻去哪了?

「即便再喜歡,也要懂得適可而止,否則你的胃就該遭殃了。」

就在這時,走廊上響起了腳步聲,秦慕年的聲音也隨著飄了進來。

東方玉卿看到秦慕年來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秦菲聞言轉頭,看到秦慕年的那一刻,她突然有些想哭。因為視野中的哥哥眼窩發青,臉色不是很好,顯然是這段時間太操勞了。

而且她覺得這一刻的秦慕年好像脫下了全部的面具和偽裝,如此真實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像個無助的孩子一般。

一股酸澀的感覺湧上來,讓秦菲也忍不住的別過頭,眼眶莫名其妙的就濕潤了。

「媽咪,你怎麼哭了?是不是爹地欺負你了?」秦懷鈺蹭地一下站起來,連身後的座椅也給掀翻了。

倒是秦慕年眼疾手快地給扶住了,「鈺兒,你慢點!」

秦懷鈺一歪腦袋,看到秦慕年的眼睛時,先是愣了一下,繼而摟住了他的腰擔憂地問:「舅舅,你昨晚沒休息好嗎?黑眼圈都能媲美大熊貓了!」

秦慕年苦笑,不置可否,「舅舅老了,失眠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慕年輕聲安撫著秦懷鈺,還不忘瞥了眼秦菲。心想著她哭了,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被新聞媒體圍攻的事情?

秦懷鈺顯然不信,「舅舅騙人!你都還沒有給我找舅媽呢,怎麼會老?」

秦慕年但笑不語,有些憂心忡忡地撫摸著秦懷鈺的腦袋。倘若眼前這個小傢伙是他的兒子該有多好? 紫衣老人上前一步盯著方昊天道:「想不到會是一個黃毛小子在挑釁我盟的威嚴。小子,你叫什麼名字,什麼來頭?」

方昊天淡笑道:「什麼來頭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紫衣老人以一種高高在上,彷彿他就是手握生殺大權的洪武帝一樣看著方昊天,「如果你的來頭夠大,我們就只廢你的修為然後讓你的父母接你回去。但你要是沒有什麼來頭,你就會碎屍萬段。」

方昊天啞然失笑,道:「原來你們還是一群欺善怕惡的畜生。」

「找死!」

紫衣老人身後的人個個怒喝。

紫衣老人也是怒火衝天:「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當著老夫的面口出惡言,污我清魔盟,你錯過活命的機會了。現在不管你是什麼來頭,你都會是碎屍萬段的下場。」

話落,紫衣老人濃烈的殺機在眼眸中涌動。

他身如鬼魅一般瞬間來到了方昊天的面前,一劍向方昊天。

這一刺很快,是要瞬間刺穿方昊天的心臟。

「啊……」

四周旁觀者當中有人嚇得尖叫,有人下意識閉眼,彷彿下一瞬間方昊天就要被一劍穿心死於非命。

然而方昊天抬手,然後他的劍也刺出。

他的劍更快,劍尖一下子就刺中了紫衣老人的劍尖。

叮!

劍尖與劍尖對撞,迸射出幾縷火花。

就在劍尖對撞之時,紫衣老人臉上不由的泛起一絲詭異的笑意:「敢跟我對劍?我是出了名的天生神力……」

但他打笑意瞬間就凝固了。

方昊天的劍不但沒有被撞開,反而一股強大的力量撞得紫衣老人倒飛而起。

但在紫衣老人剛倒飛起時,一把劍就已經刺進了他的心臟。

劍哪來?

紫衣老人被一劍穿心的瞬間,他的眼睛是看著方昊天手中握的赤霄炎龍劍。

手裡還握著劍,那刺穿他心臟的劍從何來?

噗!

刺穿紫衣老人心臟的劍突然抽出,帶起血箭向方昊天飛來,然後就消失了。

紫衣老人永遠也不知道刺穿他心臟的劍哪來了,他未落地就已經斷了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