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幽冥已經被他一個一個的消息震蒙了!


「你修鍊如此神速,我早就猜測你不是普通人,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是監督天道的人物。」

「也只有這等背景,修行速度才能如此逆天。」說到這裡,幽冥嘆了口氣。

這一刻,她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追上葉雄的腳步了。

兩人之間,只會越拉越遠!

葉雄摟她下懷,柔聲道:「你放心,無論我成為什麼人,有多強大,你都是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

說完,他的嘴親了上去。

「夜了,還喝了那麼多酒,睡吧!」幽冥推開他。

「對於咱們來說,酒算得了什麼。」

葉雄微微一笑,就用元氣將酒氣揮發得乾乾淨淨。

幽冥推了幾下,沒推開,便由他胡作非為了。

「你啊,真像個孩子。」她無奈。

「你想生個孩子,沒問題。」

「我說,你像個孩子。」

「你想生孩子。」

「不跟你說了,無賴。」

……

夜色無限好,春色了無邊。

眨眼之間,天便亮了。

葉雄跟幽冥走出洞府,申箭跟任逍遙已經在洞口等了。。

「走吧,咱們去神山。」葉雄大手一揮。

一行四人化成四道流光,離開秘境,朝天神帝國而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天神帝國,聖母殿。

伊莎站在大殿之上,如同往日一般穿著落地長裙。

衣著清涼,露出玉蔥似的雙臂。

美艷不可方物,沒半點因為裸露而變得低俗。

她就像一朵冰山雪蓮一般,嬌艷之極!

大殿之下,一字排行十名女子,個個國色天香,各有千秋,獨樹一幟,正是她門下十大弟子。

十名弟子面面相覷,全都不知道師尊突然將所有人召集回來。

百年集會已經過了,如果不是有急事,不會將所有人召集回來才對。

你又把天聊死了 「我把你們全都叫回來,是有事情要宣布的。」伊莎朝旁邊偏殿喊道:「天嬌,出來吧!」

從偏殿走出一名身身穿白衣的女子,氣質不凡,如同仙女,正是楚天嬌。

下面十名弟子,目光紛紛落到楚天嬌身上。

「跟你們介紹一下,她叫楚天嬌,是我安排在聖界的弟子,從今開始,她就是你們的大師姐。」伊莎說道。

此言一擊,場下一片竊竊私語,個個都看著楚天嬌。

「按照慣例,你們都可以挑戰她,只要能將她打敗,就可以取代她的大弟子身份,冷月,紫瞳,你們要挑戰嗎?」伊莎問。

眾弟子之中,合體巔峰境界只有兩名,就是冷月跟紫瞳。

別的弟子,連挑戰楚天嬌的資格都沒有。

「師尊,你對弟子的實力了如指掌,你既然說楚師姐能做師姐,她的實力定然在我們之上,我不用挑戰了。」冷月說道。

「冷月師姐說得是,我也放棄挑戰。」紫瞳也說道。

「既然你們都放棄挑戰,那就這麼定了。」伊莎點了點頭。

「師姐,我是二師妹冷月。」冷月道。

「我是三師妹,紫瞳。」

「四師妹,鐵男。」

「五師妹,九兒。」

「六師妹,夜色。」

「七師妹,晴天。」

「八師妹,趙麗貞。」

「你就是趙麗貞?」楚天嬌的目光落到趙麗貞身上,細細地打量著她。

「沒錯,我就是趙麗貞,師姐認識我嗎?」趙麗貞奇怪地問。

照道理,自己是師妹之中最不起眼的一個,她怎麼這麼多師妹都沒關注,偏偏關注自己?

趙麗貞不解。

「聽說過。」楚天嬌沒有細說。

如果不是她聽聞葉雄跟她之間有著不簡單的關係,也不會關注到她。

微胖的類型,難道葉雄喜歡的是這種風格?

「師姐,我是九師妹,蘇媚。」

「我是十師妹,林琳。」

「十一師妹,江若楓。」

十一名弟子,紛紛介紹完畢。

等他們介紹之後,伊莎這才繼續道:「以後,我若不在聖母殿,你們都要聽從下天嬌的吩咐,聽到沒有?」

「是,師尊。」眾弟子紛紛點頭。

正在這時候,突然外面一名女弟子闖了進來,大聲道:「聖母殿下,屬下有急事彙報。」

「說。」

「天神帝國邊境傳來的消息,誅神壇死灰復燃,正在凝聚勢力,向天神帝國挺進,已經有很多太空保壘被攻破,他們正氣勢洶洶地朝天神帝國而來。」那名屬下彙報。

「這個陸青鋒,有種直接過來找我,每次都將陣仗弄得這麼大,有意思嗎?」伊莎冷哼。

「師尊,陸青鋒估計覺得不是你的對手,故布疑雲而已。」冷月說道。

「陸青鋒我自然不怕,我是擔心葉雄跟他聯手,會變得棘手。」伊莎道。

「陸青鋒跟葉雄,還有葉問天,三人都打不過你,他們兩個又能翻起什麼浪。」紫瞳說。

「你們有所不知,陸青鋒跟葉雄在神界徹底查探過師尊的底細,況且……」楚天嬌看伊莎一眼。

「直說無妨。」伊莎道。

「況且,葉雄在聖界已經突破到半步大乘,還將聖界第一人始祖打敗,他的實力現在跟師尊在伯仲之間,加上陸青鋒,這一次跟上次不同了。」楚天嬌說道。

此言一出,下面嘩然一片,個個臉色大變。

特別是鐵男跟趙麗貞,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個傢伙居然突破半步大乘了。」鐵男心下震驚不已。

「他回來了,還變強了,怎麼辦,這下怎麼辦?」趙麗貞驚喜之下,非常焦急。

無論是葉雄還是師尊,他們任何一個出事,都不是她想發生的。

「如果他出手,這一次為師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如果為師出事,你們以後一定要聽到天嬌的安排。」

「師尊,你不會有事的。」

「你一定能贏的。」

「沒有人能打敗你。」

眾弟子紛紛出聲,聲音之間全都非常焦急。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無敵的,你們都下去吧,接下來會有一場大戰。」

伊莎說完,離開大殿,朝後殿走去。

一眾弟子留在大殿,全都不肯散去。

個個面面相覷,臉上都是擔心之色。

「八師妹,你跟葉雄關係最好,是情人關係,你能不能跟他說說,讓他別跟師尊為敵?」

楚天嬌看著趙麗貞,將希望放到她身上。

「大師姐,你有所不知,其實我跟他之間,只是普通關係。」趙麗貞回道。

「普通關係,我怎麼聽說你跟他之間,關係不簡單?」楚天嬌奇怪地問。

「他們都是瞎說了,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趙麗貞說到這裡,臉當下紅了。

不知道為什麼,楚天嬌心裡反而鬆了口氣。

趙麗貞跟葉雄之間沒什麼關係,那豈不是,自己也可以跟葉雄之間,可以有什麼關係?

她腦海之中,不由得想起葉雄的話:如果我不與你師尊為敵,你就答應做我的女人,怎麼樣?

「師妹,無論如何,咱們眾師姐妹之間,就你跟葉雄關係最好,行不行也得試試了。」紫瞳說道。

「三師妹說得沒錯,八師妹,全靠你了。」冷月說道。

鐵男在一邊沉默著,一直都沒說話。

趙麗貞與葉雄關係最好,未必吧!

至少,這裡所有女人之中,只有她一個,跟他有過肌膚之親。

「好吧,我試試,但是我不知道他的下落。」趙麗貞說道。

「你不用知道他的下落,他已經從聖界回來,這次陸青鋒帶人過來攻打神山,他肯定回來的,咱們守株待兔就行了。」楚天嬌說道。

「好吧!」趙麗貞點了點頭。

:。: 百萬大軍,朝神山的方面飛去。

這支是誅神壇的大部隊,由陸青鋒帶領。

大軍中間,是一輛巨大的太空飛船。

飛船內部,布置得非常豪華,中間一張茶几之上,兩人迎面相對。

其中一人正是陸青鋒,另外一人是名如花似玉的絕色美女,十分漂亮!

兩人在喝著靈茶,飄香四溢。

「夫君,你這次真有必勝的把握嗎?」絕色美女問。

「可以說是萬無一失。」陸青鋒看著美女,笑道:「夫人,我的性格你很清楚,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不做。」

「上次你也這麼說。」陸夫人還是有些擔心。

「上次我跟你說有七成把握,但是我有逃遁令,哪怕輸了也不怕啊!」陸青鋒笑道。

如果有人在此,一定會十分意外。

從來都沒有人聽說過陸青鋒有妻子!

「這次呢,你的把握是什麼,難道只是五靈變第四階段變身?」陸夫人問。

「這只是其一,還有其二,其三。」陸青鋒笑道。

「其二其三是什麼?」陸夫人問。

「容我賣個關子,夫人你很快就知道了。」陸青鋒很是得意,然後問:「對了,你是如何從火鳳凰那個倔強的女人嘴裡將真鳳九變弄到手的?」

「我把真鳳族的後人,一個個抓到她面前,凌遲處死,她看著自己族內血脈一個個死去,最後忍不住了。在我承諾以後不再殺真鳳族的人之後,她才同意的。」陸夫人笑道。

「還是夫人你有辦法。」陸青鋒哈哈大笑起來,又道:「夫人,等伊莎一死,我就為你正名,到時候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火琪琳就是我陸青鋒的夫人,是神后。」

「你說過的話可要算數。我為了你不惜出賣族人,讓真鳳族幾乎滅絕,你若是負了我,我是不會放過你了。」

陸青鋒走過去,從背後摟著她,把臉貼在她臉上。

「夫人你可以放心,我陸青人堂堂神帝,如此強大的實力背景,卻只有你一個女人,你還不相信我嗎?」

「你們男人嘴上都說得好聽,誰下知道你們外面收藏著多少人。」陸夫人冷哼。

兩人正在打情罵俏,外面傳下手下的聲音。

「殿下,前面一馬平川,一個天神帝國的修士都沒有。」屬下彙報。

「不用管,直接前行。」陸青鋒吩咐。

「是,殿下。」

……

一個月之後,大部隊終於來到了天神帝國。

一望無際的星球之中,有一顆巨大的星球。

在星球上空,有一座屹立的山峰,正是神山。

神山周圍,匯聚了數百萬的天神帝國修士,早在嚴陣以待。

陸青鋒從飛船裡面走出來,身後,陸夫人臉上戴著輕紗,跟在他旁邊。

另一邊,跟著的正是副壇主,夕。

「伊莎,我來了,出來吧!」陸青鋒朗聲喝道。

啾啾啾!

神山之上,瞬間飛出十幾道流光。

為首一人,出現在半空之中,衣著清涼,飄飄然,如絕世仙子,不是伊莎是誰。

「陸青鋒,你好大的膽子,還敢來神山,活得不耐煩了嗎?」伊莎喝道。

「伊莎,在你眼裡,我就是那種做事情不經腦子的人嗎?」陸青鋒冷笑。

「這麼說,你這次是有備而來了?」伊莎目光在周圍掃了一輪,大聲說道:「葉雄,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附近,別躲躲閃閃了。」

周圍的人,目光都在四處查找著。

可惜,根本就沒有人出來。

「葉雄,不敢出來了嗎?」伊莎繼續喊。

重生之暴 還是沒有人出來。

換了鞋子,和遠藤希靜打了聲招呼,千姬沙羅往外走:「借給羽柴了,剛剛暴雨她淋濕了。」解釋了兩句,攔下正要脫外套的幸村,千姬沙羅道,「不是很冷,而且一會兒就回家了,你穿著吧。」 「不用喊了,只有我一人,葉雄沒來。」陸青鋒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