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乎就在匕首shè出的同時,黃小蓉的身形也掠到了那護衛的身邊,抬手在那護衛后脖頸上狠狠一斬,那護衛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就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有驚無險的成功解決掉監控室的兩名護衛后,黃小蓉的俏臉上明顯露出輕鬆之sè,她掠出監控室,站在東側的牆角,撮口發出幾聲輕微而有節奏的蟲鳴聲,潛伏在外面的幾名「桃花島」弟子聽到這聲音,紛紛展開身形,躍過了別墅高牆,跳入到查爾斯的別墅院中。

等他們全部進入別墅中后,葉寒這才從隱身的那樹大樹上躍下,如幽靈一般跟了上去,他動作輕靈快捷,幾乎足不沾地,猶如一隻黑夜中的飛燕,輕飄飄的從另一個方向躍入查爾斯的別墅院中,在院中一角的一堵假山後潛伏下來。

葉寒進入別墅院中的時候,黃小蓉幾人已經撬開了查爾斯所住那棟別墅的防盜門,摸到了他的房間里去。

以黃小蓉為首的幾人,都是師出「桃花島」,自幼就學得一身絕技,個個都可稱為空空妙手,比起那些小偷小摸的人,不知強了幾百幾千倍,查爾斯所居的別墅儘管防守嚴密,還是被他們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摸了進來。

按照原定的計劃,黃小蓉等人進入別墅里后,五個人分頭行動,分別去不同的房間尋找藏寶圖,黃小蓉直接就摸向了查爾斯的書房,據說收藏有藏寶圖的密室就在書房裡,這消息也不知道確切不確切。

這套別墅的內部設計圖,黃小蓉等人早已經通過方方面面的關係搞到了手,對別墅內的一草一木都做到了心知肚明,因此不吹灰之力,黃小蓉就摸到了查爾斯的書房前。

而查爾斯本人,不久之前剛剛和一對美女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玩過一龍雙鳳的「遊戲」,此刻正一左一右摟著一對美女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別墅內已經來了幾個危險人物。

查爾斯的書房,就在他卧室的隔壁,由於收藏著不少珍寶的密室就在書房內,因此每天睡覺前,查爾斯都會把書房的門緊緊鎖上,但對於自幼就生長在「偷盜世家」的黃小蓉來說,天下間再好的鎖也是形同虛設,她只用一根鋼絲在鎖眼內拔弄了幾下,書房門鎖就已被她打開。

輕蔑的笑了笑,黃小蓉閃身進入書房,反手把書房的門關住后,打開了隨身帶著的微型手電筒,開始在書房內尋找密室開關。

黃小蓉的父親不但堪稱「偷盜之祖」,還是位機關大師,儘管查爾斯的密室開關經過機關高手設計,但黃小蓉尋找了十幾分鐘后,就已發現了開關所在。

黃小蓉笑吟吟的走到一隻約有一人高的青花瓷花瓶前,將微型手電筒咬在嘴中,雙手仔細擺弄了一陣花瓶后,抱住瓶身,逆時刻旋轉了整整三圈,就聽到一陣輕微的「吱吱呀呀」聲響,她循聲看去,只見書房裡側的那個書櫥從中間一分為二,出現一個僅能容納一人出入的入口。

「就是這裡了!」

黃小蓉「耶」的一聲,興奮的揮舞了一下粉拳,閃身進入到密室之中。

這裡太靠近查爾斯的卧室,黃小蓉根本不敢打開密室內的燈光華,只能依靠著自帶的微型手電筒在密室內尋找藏寶圖。

密室的空間並不大,大概有二十個平方左右,但其中擺放的各種古今珍寶,竟有數百件之多,而且每一件珍寶,價值都非常昂貴。

「那個鷹國大鼻子,他會把藏寶圖放在哪裡呢?」

黃小蓉在數百件珍寶中翻找了一陣,沒有發現藏寶圖的影子,估算著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個小時,擔心外面會發生什麼變故,不由有些心急。

查爾斯別墅內的護衛有十幾個人,萬一有人發現監控室內的兩人被殺,那時候十幾名護衛立即就會被醒動,他們身上都有槍,自己這邊的人雖然也帶了槍,可一旦發生槍戰,槍彈無眼,再高的身手也沒用了。

黃小蓉心中越來越焦急,翻找東西的動作也加快了許多,忽然間發現左側壁櫃的下方一格里,放著一個一尺來長的黑sè小鐵盒。

她心中一喜,蹲下身去,雙手摸了摸鐵盒,就要抱起。

突然之間,幾道細如銀絲的寒芒從鐵盒方向激shè而來,黃小蓉沒料到這裡居然設置了暗器,猝不及防之下,只覺左腿的腿根部位一麻,幾枚針狀暗器深入其中。

她「啊」的一聲輕呼,站起身來,低下頭,用手中的微型電筒照向左腿根部,想要查看一下究竟是什麼暗器shè中了自己,那裡的傷勢如何,沒想到剛一低頭,就只覺頭腦微微一陣眩暈,身體險些站立不穩。

「暗器有毒!」黃小蓉立即知道不妙,又驚又怒,心中暗罵道:「這該死的鷹國大鼻子佬,怕藏寶圖被人偷,不但設置了機關暗器,還在暗器上淬了毒,真夠yīn毒的!哼,別讓我抓到他,否則一定要他好看!」

暗器的毒xìng似乎很強,隨著血液的遊動,黃小蓉只覺左側一條大腿似乎都有些麻木了,同時眩暈感也愈發嚴重起來,她不知道那鐵盒附近是否還有暗器,又擔心自己會暈倒在這裡,驚怒之下,顧不得再去拿鐵盒,迅速離開密室,向別墅客廳衝去。

她回到別墅客廳時,其他四名同伴都已經在客廳里等候著,看到黃小蓉回來,其中一人低聲問道:「東西到手了?」

黃小蓉從書房密室跑到別墅客廳,身體一動,血液的流速也就加快,隨之毒xìng發作的也就越快了,整條左腿似乎都已經失去了知覺,臉sè發白,額頭冒出一層細密汗珠。(未完待續。) 聽到同伴詢問自己,黃小蓉輕輕搖了搖頭,顫聲道:「我……我中了暗器,暗器有毒……咱們……立即離開!」

那四人一聽,不由大驚失sè,這才看到黃小蓉臉上的異樣,二話不說,其中一名女子立即架起黃小蓉就向別墅外面撤退,其他三人兩前一后將她們護在中間。

藏寶圖雖然關係著一筆可能富可敵國的財富,但黃小蓉的xìng命卻更加珍貴,既然事情出現了波折,按照預定的方案,他們決定立即撤退——畢竟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就沒了,而藏寶圖以後還可以再想辦法拿到。

「噹啷啷……」

五人退到別墅客廳門外時,黃小蓉頭腦一陣眩暈,身體猛然一晃,那名女子沒能扶住她,以至於她身體向右一個踉蹌,右腳碰倒了地上的一個花盆。

在寂靜的深夜裡,這聲音聽來格外的響亮,黃小蓉等人一驚,頓時就知道事情要不妙了。

果然,幾乎就在那花盆倒地的同時,在別墅外面幾個房間里休息的十幾名護衛全被驚醒,他們本來就是和衣佩槍而睡,聽到外面的響聲后,瞬間就奪門衝到了別墅前的大院中。

十幾名護衛衝到院中的時候,也恰巧黃小蓉五人從別墅里出來,雙方人馬就在院中相遇,距離不過二、三十米遠。

黃小蓉雖然中毒受傷,但反應還是最快的一個,她見對方人多,又都持槍在手,瞳孔驀然收縮,立即嬌喝一聲,閃身躲到了一旁的石柱後面,拔出身上的雙槍便是一輪shè擊。

平!

平!

平!

幾聲清脆的槍響聲劃破夜空,對面至少四名查爾斯的護衛應聲中槍倒地,只是這一陣shè擊之後,黃小蓉的力氣也消耗不少,冒出一身的虛汗,眼前一陣發黑,幾乎要昏厥過去。

聽到槍響,在卧室里睡得正香的查爾斯也被驚醒過來,他和兩個美女躲到卧室一角,抱成一團,瑟瑟發抖,不敢出來。

黃小蓉槍法很准,手中雙槍連續shè擊,壓得對方抬不起頭來,只是她知道對方畢竟人多槍多,拖的時間越久,對自己這一方就越不利,突然大聲叫道:「我快不行了!我掩護你們……你們快撤!」

「師姐……」那名女子帶著哭腔道:「我們不能丟下你!」

黃小蓉目光一冷,厲聲道:「快走!要不然大家都走不了!」

「師姐,你保重!」黃小蓉的一名師弟當機立斷,在黃小蓉又一輪連續shè擊的掩護下,帶著其他四人,疾步衝到別墅高院邊,飛身躍過高牆,迅速消失在夜sè中。

看到四名同伴安全撤走,黃小蓉鬆了口氣,眼前又是一黑,她知道自己的子彈已經沒有幾發,對方十幾個人躲在掩體后虎視眈眈,自己想要從他們手中逃掉,幾乎沒有可能。

黃小蓉並不是那種衝動之下,就會瘋狂拚命的人,見勢不妙,便鼓起最後一絲力氣,大聲道:「喂,我不跟你們玩啦!我投降!你們可不許開槍!」

「你把槍扔出來!抱著頭站起來!」查爾斯的護衛那邊靜了片刻,接著傳出一個人的聲音。

黃小蓉想也沒想,就把手裡的槍遠遠扔到了院中,然後咬咬牙,抱著腦袋用力站了起來,大聲又道:「你們聽著,我受傷了!很嚴重的……你們趕緊把我送到醫院去,要不然我死了,你們家主人會有大麻煩的!」

她一句話剛說完,身體左搖右晃了幾下,終於軟倒在地,就此昏迷過去。

「靠,怎麼回事?那女人難道真受傷了?」

「看樣子像……」

「誰過去看看?」

「大家一起去看看,要是那女人使詐,立即開槍崩了她丫的!」

「走!」

十幾名查爾斯的護衛面面相覷片刻后,終於從各自的掩體後面小心翼翼的走出來,十幾支槍口同時指向昏迷過去的黃小蓉,緩步圍了過去。

嗖!

嗖!

嗖!

……

幾十塊拇指大小的石子,猶如漫天石雨般破空激shè而來,幾乎同時擊打在十幾名護衛的身上,石子雖小,力量卻奇大,每一名護衛身上,至少被兩塊石子擊中,慘叫聲中,十幾人紛紛倒地,傷重的當場就昏迷了過去,傷輕的也無法再開槍去傷害地上的黃小蓉。

發出石雨的,正是躲在不遠處假山後面的葉寒,他剛才一看到黃小蓉槍殺查爾斯的幾名護衛后,就知道今天這件事情難以善了,心想她被抓之後,十有**會面臨死亡的命運。

葉寒是個憐香惜玉的人,雖說有些不恥黃小蓉的偷盜行為,但也不忍看到她這樣一個絕sè少女命喪他人之手,忍不住就出手相救了。

他用石雨攻擊法擊潰了十幾名護衛后,身形立即電shè而出,抓起地上的黃小蓉,身形凌空虛渡,如一隻大鳥般飛出別墅圍牆,眨眼間消失在茫茫夜sè中。

葉寒等人離開之後,查爾斯別墅內外亂成一團,等到一幫護衛找到查爾斯、告訴他「入侵者」已經離開時,驚魂甫定的查爾斯這才鬆了口氣,不過當他看到自己的密室內亂一團時,儘管經過清查后沒有丟失任何東西,但還是為此大發雷霆了一番。

當夜,查爾斯把自己住宅發生的這起案件上報給了港島jǐng方,要求jǐng方從嚴從快徹查此事,給自己一個交待。

鑒於查爾斯是鷹國大富豪,在國際商界也有著一定的影響力,港島jǐng方接到報案后,高度重視,抽調jīng干力量,迅速對此事展開調查。

凌晨三點鐘,黃小蓉二叔的別墅客廳內依然亮著燈。

從查爾斯別墅里逃出的四名「桃花島」弟子,此刻正神sè哀傷的坐在沙發,向黃小蓉的二叔訴說著之前發生的情景。

「照你們這麼說,小蓉的情況很不妙啊!」

黃小蓉的二叔名叫黃伯齊,十年前定居港島,在港島開有一家中醫診所,擅長針灸推拿,而黃伯齊現在所居住的這套別墅,其實就是「桃花島」在港島的一個秘密分舵。

跟隨黃小蓉同去的那名師妹道:「是啊二叔,小蓉師姐被他們抓到,肯定凶多吉少,而且師姐還中了毒,生死難料……二叔,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她……」

黃伯齊坐在那裡呆了半晌,頹然嘆道:「難!難啊!我估計這會兒,查爾斯的別墅里,已經全是jǐng方的人了!現在小蓉要麼已經遭了查爾斯護衛的毒手,要麼就被jǐng方帶走調查了!要救她……難!現在我們能夠祈求的,就是小蓉生命沒有危險……」

從查爾斯別墅里逃回的四名「桃花島」弟子,都是一臉悲憤之sè,另一名男弟子站起身,大聲道:「我去救小蓉師姐!救不回她,我就陪她一起死!」

其他三人也,道:「對,我們去救她!」

「你們瘋了,都給我回來!」看到四人作勢要走,黃伯齊怒喝一聲,厲聲道:「你們現在去,非但救不了小蓉,還會白白搭上自己的xìng命!不值!」

先前那名女弟子哭道:「可是二叔,小蓉師姐她……」

黃伯齊嘆道:「現在……也只能聽天由命了!小蓉的父親、也就是你們的師父jīng通相術,記得他很早以前就說過,小蓉不是短命之人,雖說命里會有幾次劫難,但都有貴人相助,能化險為夷……嗯,貴人……但願真有貴人幫助小蓉……」

就在這時,院中傳出一聲輕響,黃伯齊臉sè一變,身形一晃,已經掠站到了別墅門外。

他身軀雖然肥胖,但身法竟是絕妙已極,比黃小蓉甚至還要勝出一籌。(未完待續。) 黯淡星光下,一個身穿黑sè休閑裝、劍眉星眸的俊逸少年雙臂橫抱著一個妙齡少女,靜靜站立在別墅院中。

少女雙目緊閉,臉sè蒼白,生死不明,一頭柔順秀髮披散開來,幾綹髮絲在夜風中輕輕舞動。

別墅客廳中的四名「桃花島」**,緊隨在黃伯齊身後掠到門外,當他們看清了院中那少年的容貌時,全都目瞪口呆。

幾人都認得那少年,不久前在皖中市時,黃小蓉曾偷了少年的白玉美人,結果少年隨即找上門來,僅憑著一人之力,就把他們「桃花島」的幾名**輕易制服,拿回白玉美人後從容離去。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少年身手奇高,幾名「桃花島」**知道惹上了硬手,都對少年心存畏懼,決定敬而遠之,只有黃小蓉事後很不服氣,一直揚言早晚要從少年身上找回場子。

而現在,這少年猶如天兵降臨,突然出現在此地,究竟意yù何為?

四名「桃花島」**反應也快,一怔之後,立即拔槍在手,黑洞洞的槍口指向院中的少年。

黃伯齊見身邊的四人臉sè各異,似乎認識院中的少年,眉頭微微皺了皺,只是當他凝目看向少年橫抱著的那名妙齡少女時,身軀卻陡然一震,急聲道:「這位小兄弟,你抱著的人,可是黃小蓉?」

少年對四名「桃花島」**指向自己的幾支手槍視若無睹,微微一笑,說道:「如果我沒救錯人的話,應該是她吧!」

少年正是葉寒,而他懷中的妙齡少女,自然就是中了淬毒暗器而昏迷的黃小蓉。

從查爾斯的別墅中救出黃小蓉后,葉寒一路掠到黃伯齊別墅這裡,他原來是準備把人交給黃伯齊等人後就離開,只是後來發現黃小蓉所中之毒非常厲害,而且毒xìng已經隨著血液蔓延到了全身,也不知黃伯齊等人有沒有能力救她,實在不行,只有自己出手了,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個花季般的少女就此死去吧?

黃伯齊正為黃小蓉的生死擔憂著,聽到葉寒的話后,知道他懷中的少女肯定是黃小蓉無疑,不由大喜過望,緊繃的jīng神立即放鬆下來,也沒急著上前查看黃小蓉的情況,拱手稱謝道:「小兄弟,多謝仗義相助,請進屋裡來說話!」

四名「桃花島」**剛開始不知道葉寒的來意,這才舉槍相對,也沒有留意到葉寒抱著的那女子是誰,這時聽到黃伯齊和葉寒的對話,才知道黃小蓉被葉寒給救了回來,不由又驚又喜,立即收了槍,衝上前去,圍在葉寒身周,去看他懷裡的黃小蓉。

「沒時間說話了。」葉寒低頭看了黃小蓉一眼,肅聲對黃伯齊道:「她中毒有一段時間了,再不救治的話,毒素一旦侵入五臟六腑,就處大羅神仙也救不活!」

黃小蓉中毒的事情,黃伯齊已經聽四名「桃花島」**說過,此刻見葉寒一臉嚴肅,慌忙上前簡單查看了一下黃小蓉的情況,覺得不容樂觀,頓時也急了起來,道:「那麻煩小兄弟把小蓉抱到我的手術室里,我替她驅毒!」

「哦?你也懂驅毒之法?」葉寒向黃伯齊看了一眼,知道這黃伯齊內勁深厚,一身功夫頗為不俗,比黃小蓉還高出一籌,只是沒想到他居然還懂醫術,不過他既然懂得驅毒,那應該學的是中醫了。

站在黃伯齊身邊的一名「桃花島」女**道:「二叔學習中醫已經幾十年了,他的醫術,可比醫院裡那些自以為是的醫生高明多了!說是天下第一,也不為過!」

黃伯齊搖頭道:「二丫,別胡說!醫術一道,和武學之道一樣,永無止境,沒人敢稱天下第一!」

葉寒點點頭,心想這黃伯齊為人還算謙虛,淡淡一笑,道:「事不宜遲,咱們救人要緊!」

在黃伯齊的引領下,葉寒抱著昏迷中的黃小蓉,迅速進入到別墅內的一間手術室內,將黃小蓉放在手術室的手術台上。

經過一番查看,確定黃小蓉被暗器shè中的部位在左側**根部、距離少女最**的部位只有不到兩寸的距離后,黃伯齊不由抓耳撓腮,一臉尷尬之sè。

想要取出黃小蓉體內的暗器,然後為她驅毒,就必須要脫去她**的褲子,黃伯齊雖然是黃小蓉二叔,但黃小蓉畢竟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女,這麼做他總覺得多有不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