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乎是一息之間的事情,於非沒有想到這次居然會這麼順利,而後在諸位高手出現之時,已經看不到雷神之錘的神光了。


「雷神之錘消失了!」

藍敬亭跑在前面,這時候神色有些疑惑不解的道。

「大哥,雷神之錘的那道神光就在此處消失的,為何會在這裡忽然消失呢?」

藍敬亭絲毫沒有想過於非會將雷神之錘奪走,因為在他看來,即便是動用了精元界的羽化飛船也沒有將雷神之錘弄到手裡,對方姍姍來遲就更不可能了。

藍敬亭的那位大哥皺著眉頭,雙瞳里光芒一閃一逝的,一時半會可根本就沒有發現什麼意外,但雷神之錘就那麼忽然間消失了!

「難道有誰暗中使用了某種力量!」

藍敬亭抬起頭看了看於非,只見對方朝他微笑地點頭,他就冷冷怒笑道:「於非,你難道想讓我以為雷神之錘落入了你的手中?你還真是個白痴!」

於非臉色頓時寒了下來,冷笑著道:「你還真是愚蠢,明明看到我站在這裡,雷神之錘忽然間消失,不是落入我手裡又是落入誰手裡?」

藍敬亭被他這麼一譏諷,冷笑至極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別阻攔我尋找雷神之錘,否則有你好看!」

於非終於明白什麼是傻子,眼前的這個就是!

「於非,你奪走了雷神之錘?叫出來給我,精元界可以放過葫蘆界如何?」

藍敬亭的大哥忽然走上前來威脅道。

「放過葫蘆界,拿雷神之錘跟你交換?還不如我掌握了雷神之錘,到時候將你個個擊敗,精元界在我看來,還沒有能夠讓我放下雷神之錘的砝碼!」

於非不屑一顧的道,得到了黑暗雷神大帝的雷神之錘,他現在就有了兩柄雷神之錘,到時候,合併兩種雷霆,他的實力會大增,這一點他不是沒有想過!

「這麼說來,你是不肯將雷神之錘交給我們了!」

藍敬亭的大哥忽然向於非攻了過來。

「我倒要瞧瞧無限接近於真武五重境的強者到底有多強!」

於非早已提防對方這時候出手,這時候手裡神力沖開,純凈的神力隱隱化出了白色神光!

「咦,像是羽化神光!」

在不遠處,似乎在坐山觀虎鬥的那位神風界的高手眯著眼睛瞧著於非所擊出的一拳,眯著眼睛有些驚訝地道。

「這小子,或許還真是第二世界的另類。居然神力如此純凈,比起應神者來還要純凈!」

火獅界神也在不遠處投來驚訝的神色,如斯的說道。

但諸多的強者卻是沒有一個出手的意思! 就連藍敬亭的那位大哥,眼神里也流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如斯純凈的神力,乃是無數真武境強者的目標,但幾乎很少人能夠做到,就連一向傲氣十足的應神者也沒有完全做到這一點。

「難怪你對我這麼囂張,原來是有所依仗,哼,不過得罪我們精元界,並且私自拿走黑暗雷神之錘,即便如此,你也不會有好下場!」

對方冷冷說道同時,手上的神力明顯又提升了一重,強橫的神力衝擊在於非所發出的神力之上,立刻使得原本出現的羽化神光,立刻暗淡了許多。

「轟!」

對方的神力高過於非,使得他不由得向後退縮了幾步。

「哼!」

隨之於非感受到對方神力中蘊藏的暗勁,如果不是他雷霆力量強大,說不定會被對方出其不意的暗勁所傷。

於非身體驀然湧現一片片雷霆光芒,才使得他一腳踏在地面上之後不動了。

「咦,藍蕭然這一擊居然沒有使得這小子上當!」

火獅界神似乎沒有料到於非居然能夠完全抵擋了對方強大一擊,而其他幾位也都愈來愈對於非露出了飯感興趣的神色。

能夠承受藍蕭然這位精元界第二大強者一擊的高手,第二世界低等級的還真不多見。

「真是沒有想到,於非,你實力這般強大!」

白帝城主在他背後小聲的說了一句,同時臉上也露出了幾分驚喜的模樣。

「這小子不錯,神力十分純凈,應神者,我本以為我們這幾個人中最快邁入真武五重的是你,看起來是眼前這小子!」

那位神風界的高手這時候哈哈笑著道。

「可能么?」

應神者冷冷一哼,目光里露出幾分陰冷的神色,不過他顯然也明白這是對方赤裸裸地陰謀軌跡,是想讓他跟於非拼個你死我活。

而於非很明顯經過跟藍蕭然一戰之後,有這個資本和實力。

「兩位,這是看藍某的笑話么?在精元界面前,神風界最好靠邊站,否則有你好看!」

藍蕭然被這兩位的態度給刺激了,冷冷笑著道。

「大哥,雷神之錘未必在那小子身上,我們用不著聽他胡扯,不如把精力放在其他身上,我們身邊的這幾位都是陰險狡詐之徒!」

這時候,藍敬亭一臉厚顏無恥的道。

於非則跟藍蕭然一擊之後,神色冷靜地看著對方。

對於周圍這些高手,他泰然處之,因為跟藍蕭然一戰,他大致已經能夠感覺到這些高手的真正實力,因而他用不著擔心到手的黑暗雷神之錘還會被別人搶走。

「閉嘴!雷神之錘定是在他手裡,在場諸位之中,或許只有他才會急需要雷神之錘,你沒看到他身上剛剛發出的雷霆之光么!」

藍蕭然這時候一臉冷漠的喝道,對於非很明顯多了一分忌憚。

藍敬亭這時候才恍然醒悟道:「不錯,他曾使用過雷霆風暴,連我險些也栽倒在他手裡,如果讓他把黑暗雷霆的力量奪走,那麼合併他本身的雷霆,實力將會大增!」

想到於非的目的之後,藍敬亭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你說他原本就掌握了雷霆力量?雷霆風暴!」

藍蕭然的神色更是冷酷了下來,對於這種力量,他曾有所耳聞,卻從未見識過,對方若真有這般力量,他更要小心應付。

「雷霆風暴!這麼說來,應神者,你的地位將不保,以他本身的實力再加上雷法,他將會恐怖至極!」

神風界的強者這時候更是一副看好戲的神色道。

「交出雷神之錘,我們興許可以放過你!」

這時候,藍蕭然望了望其他幾位高手,顯然不少人已經開始有了其他的打算,那就是共同逼於非交出雷神之錘和雷法,這些高手只是相互忘了幾眼,就相互達成了共識。

「怎麼?想要練手搶走我的雷神之錘么?」

於非瞧了瞧諸位高手的神色,頓時陰狠說道。

「於非,你實力雖強,但我還不屑與他們為伍!」

重生為後之賢后很閑 應神者則是冷笑一聲,似乎並不願意加入其他高手行列。

「應神者,這裡就屬你清高,不過等我們逼他交出雷法,你就不要眼紅!」

藍敬亭這時候一臉奸笑地道。

「原來還要逼我交出雷法!」

於非看著這些高手,眼神里透出幾分冷酷的神色,看起來還未找到黑暗雷霆本源之前,需要一場惡戰。

「於非界主,我幫你對付藍敬亭,其他高手我恐怕難以分身!」

站在他身旁的白帝城主這時候並沒有叛變,而是一副凝重神色說道。

「白帝城主如果肯幫我對付藍敬亭,那真是太好不過了,剩下的還有三位高手!」

於非露出感激之色,同時舔了舔舌頭,眼神灼熱地盯著三位高手。

「於非,我跟你交過手,我的神火你未必能夠承受,如果再加上星域罡風,你的肉身恐怕要被瞬間粉碎掉,況且,還有藍蕭然的陰神力,只要我們三個聯手一擊,你必死無疑,只要你交出雷神之錘和雷法,我保證不再對你出手!」

火獅界神這時候以一副好心人的模樣對於非勸解道。

「於非,我的星域罡風你也見識過,威力無窮,所以你還是不要做無意義的反抗為好!」

神風界輕者看著他,更是大言不慚的道。

「你們如果真的想要,就來拿吧!」

於非從天武戒中拿出兩把雷神之錘,經過天武戒的磨練,黑暗雷神之錘也被於非徹底收服,是以這時候他完全可以使用兩把雷神之錘。

「兩柄雷神之錘!」

火獅界神、藍蕭然以及那位神風界強者皆是不由得吃驚大叫一聲。

「這小子如果這次僥倖逃走,將來一定會來找他們的麻煩,如果他能夠融合兩種雷法,那麼他將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這三位高手腦海之中同時浮現出這個念頭,那就是以後不能留下於非。

「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你了,於非,看來我們只好先把你的肉身毀滅,再來抽離你的神魂供我們讀取了!」

火獅界神臉上露出可怕的殺意,很明顯他已經動了殺心,而其他兩位高手同時也目露凶光,他們既然幹了打家劫舍的事情,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還等什麼,滅了他!」

藍蕭然身影一挪,一舉向於非轟殺而來。

而其他兩位也幾乎同時出手了! 於非手持兩柄雷神之錘,看到第一個飛來的藍蕭然,他二話不說,兩柄雷神之錘同時發出放兩種雷霆。

藍色的雷霆和黑色雷霆同時轟之,藍蕭然的神力在兩道雷霆的轟擊之下,明顯難以支撐,彷彿玻璃一樣,開裂碎掉。

「藍蕭然,這可是你自尋死路!」

於非看到兩柄雷神之錘聯手發出的威力如此強橫,眼神中露出了烈烈殺意,準備乘機將藍蕭然擊殺在雷神之錘下。

「於非,你想要擊殺了我?你還不夠格!」

藍蕭然見識到雷神之錘的厲害,神色之中更是無比的貪婪,眼看到對方手持雷神之錘轟殺下來,他身影一挪,竟從於非眼前消失不見。

而這時候,火獅界神和神風界的強者已經攻到了於非面前,特別是星域罡風如颶風席捲而來,險些把於非放吸進裡面。

不過,被罡風狠狠一卷,他被狠狠地丟了出去。

與此同時,火獅界神將神火向他肉身擊了下來,如一道鋒利的劍芒,劃破了長空。

「給我破滅!」

於非穩住身形,揮動雷神之錘向那道神火轟砸下去,兩道龐大的雷霆正如他所說的那樣,立刻被轟成了粉碎。

火獅界神微微一愣,未曾想到自己所依仗的神火居然被對方一舉給破滅了,對方的雷霆力量幾乎到了無法匹敵的地步。

三位接近真武五重的強者聯手一擊,居然被於非一人給破了出來。

「兩種雷霆力量合併,威力果然十分強大,這小子居然能夠抵擋我們三人合力,今日如果不將逼他交出雷法和雷霆本源,他將來定然會成為我等無法超越的存在!」

藍蕭然看著泰然處之的於非,一時間神色極為陰沉地喝道。

而另外兩位,火獅界神和神風界的強者這時候神色也好不了哪裡去?他們在見識到於非的實力之後,更是欲要奪走雷法。

「小子,真沒有想到你居然如此頑強!不過,你能夠抗衡我們三個聯手第一擊,絕不能夠承受第二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