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人同時點頭,而後依舊是姜亢帶頭,抬腳走進了這洞穴當中。


洞穴外面的結界似乎有阻隔光線反射的作用,姜亢走到了洞口前方,卻是無法看清其中分毫。

一腳伸了進去,就像是踏入了水面當中,波紋一圈圈的慢慢蕩漾開來。

接著眼前一變,姜亢陷入了一片漆黑的世界當中,身體也是不受控制的搖晃了起來,頓時心中大驚。

「別慌張,這是空間通道。」

女神很久不曾開口,此刻在姜亢心中說道。

「空間通道?」姜亢有些疑惑,這麼高大上的東西?

「恩,至尊墳墓雖然出口設在山峰之處,但是其實內部是自存的一片空間,並非僅僅限制于山峰的體積之內,裡面是一片獨立的世界。這是兩個空間的連接點,你千萬不要亂動。」

「我靠!那裡面有多大?」姜亢被驚住了。

「可以細如微塵,也能廣袤如海,全憑至尊心思而定。」

「至尊這麼強?」

「自然,能夠存活一萬年的存在,豈能不強?」女神反問了一句,隨後嘆道:「天道弄人,至尊雖強,卻是不得長生。即便項扛天有天縱神威,也終究躲不過歲月的一刀啊。」

「活了一萬年,也夠本了。」

姜亢忍不住說道,用地球人的觀念看來,能活一百歲已經很長壽了好嗎?

一萬年那是什麼概念,從秦朝到二十一世紀也不過是兩千多年,從大禹治水到如今也不過是四千七百多年!

泱泱中華,歷史五千年,結果你一個人活了一萬年,還不過分嗎?

不過姜亢有些好奇,王者大陸的人類文明存在了這麼久,竟然沒有研發出比地球人類先進的科技來,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細細一想,也是這樣,他們可以修行,可以追求更長的壽命,追求的目標點自然就不一樣了,科技的誘惑力確實比不過修行。

坐飛機和自己飛,你選哪個?

「活得越久,越不想死。」

女神嘆了一口氣,「英雄遲暮,每一個至尊在落幕的時候,都是這世界最為讓人心痛的悲劇。」

「你不會死不久得了。」

姜亢搖了搖頭的時候,一隻手突然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嚇得他猛地一個哆嗦,激靈靈的喊了起來:「鬼啊!」

「是我!」

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黑暗之中出現了項龍的身影。

在他後面,還掛著一連竄的人,每個人跟抗洪救災似得手牽著手,一字兒都是自己人。

「你走的太急了,不牽著手的話,會被空間通道分散開來的。」

項龍滿臉大汗的說了起來,就在姜亢一腳直接踩進了空間通道的時候,連大長老都懵逼了。

你是老司機嗎?

你丫的哪裡來的這麼大的狗膽子?

「我聽大長老讓我進來的啊。」姜亢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

項龍想反駁什麼,後面的項誅低聲喊了起來:「他們過來了!」

黑暗之中,一對人出現在了姜亢等人的面前,為首的便是項擎。

「弱智啊。」

姜亢忍不住笑罵了出來,自己一群人手牽著手已經夠二的了,結果這些傢伙竟然扯著前面人的衣服。

你這是幹嘛?開火車呢?

項擎一聽憋不住了,你在外面囂張就囂張吧,我這又沒得罪你,幹嘛見面就罵,你沒刷牙還是咋的?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 「項羽,請注意你的言辭!」

說話的是項擎身後的虞喬,一雙美目不悅的盯著姜亢。

「這個女人,算是自己大姨子了。」

虞姬的姐姐……姜亢捋了一下關係,而後笑了起來。

「給虞姬一個面子,不打你。」

虞喬臉色微微一變,而後冷哼道:「三月後便是項家家主競選,到時誰若是當上家主,我兩姐妹都是他的,虞姬的面子,是你想給就能給的嗎?」

姜亢一聽頓時就變了臉色,他還不曾開口,項誅立馬就接嘴了。

「你不要胡說八道,虞姬姐姐和項羽哥哥是大長老指腹為婚的,註定的項羽哥哥妻子。」

虞喬冷笑,「封天項家的規定,虞家資質最好的女子一向是嫁給項家家主得!」

這尼瑪的,又是賭老婆?

姜亢要瘋了,凱和自己賭王昭君,現在幾乎是沒有懸念的了,就是自己打不過他,到時候也要讓橘右京幫自己把人給帶走就是了。

但是這傢伙,難纏啊!

「那正好,你們兩姐妹一塊嫁給項羽!」

項官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睛和大張著的嘴成反比的眯成了一條縫隙。

「就憑你們,誰搶的過項羽?」

姜亢一聽心裡直冒苦水,大兄弟,你是不知道啊!

還好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不然就真的苦逼了,榮耀第一大長腿拱手送給了別人,怎麼想都難受。

項擎微微變了變臉色,道:「勝負如何,試過才知道。」

姜亢一咬牙,手中藍光一閃,冷冷道:「現在就跟你試試!」

項擎臉色瞬間就白了,都有點怪自己嘴賤了。

其實他現在也不想和姜亢過招,他要借這次的禁地之行一舉突破到合道境界,這樣勝率就高了不少。

如果現在的項羽沒有出現什麼特殊情況的話,還是一如既往的兇猛,那自己跟他動手簡直就是找虐了。

「這是空間通道,要是亂來的話,我們會被空間亂流撕的粉碎的!」

在虞喬後面一個少年沖著姜亢喝了起來,他是項擎的親弟弟項蒼。

「項羽,不要在這裡撒野。」虞喬眼神冰冷無比。

空間之中的亂流速度是不等的,處在下方的項擎等人速度竟然慢慢的快了起來,逐漸靠近了姜亢。

姜亢當然知道不能在這裡撒野,不然哪裡會這麼高調的抽刀呢?

找抽呢吧?

看著慢慢到了自己腳下的幾人,姜亢心裡閃過了一個壞主意,手中湛水龍槍收了起來。

「君子動口不動手,項擎,今天我跟你講講嘴上的道理。」

聽著姜亢的話,眾人都有些發愣了,這個暴力狂還會講道理?

「好。」

項擎茫然的點了點頭。

姜亢的嘴慢慢鼓了起來,而後裡面發出了咕嘟咕嘟的聲音,似乎液體正在凝聚。

眾人一陣疑惑,而後臉色大變。

「唾!」

一口濃痰,飄飄洒洒的跟仙女撒花似得,直接沖著項擎落了下去。

「唾!」

緊接著又是一坨,落向了虞喬。

兩人頓時瘋了,想要躲閃又不敢,唯恐被空間亂流所傷。

啪!

兩人頓時就吐了,其他人則是一臉懵逼。

「馬勒戈壁的,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姜亢罵咧咧地道。 「你……這手段,實在是太過無恥了。」女神看不下去了。

「卧槽啊!」

姜亢一聽急眼了,道;「古人言,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這丫的竟然覬覦我女人,那女人竟然要送我女人,別說是一口痰了,我恨不得在他兩頭上拉屎!」

女神:「……」

「項羽哥哥……」

項誅看呆了,這是什麼操作?

這還是昔日那個霸道但又霸氣無邊的項羽嗎?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小痞子啊。

其他人也是一陣暈菜,還有這種操作?

項擎和虞喬愣了愣,後者瘋狂的大叫了起來。

「項羽,我要殺了你!」

說著,手掌一翻出現了一把碧綠色的弩箭。

姜亢一看大驚,這逼女人雖然賤得慌,但好歹也是先天中期的高手,這一箭下來自己搞不好吃不消啊!

就在這時候,漆黑的空間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亮堂的大洞,就在對方腳下!

轟!

玻璃破碎一般,空間通道直接出現了破碎,接著項擎等人臉色驟然大變,身子往空間通道外面落去。

「難不成他們要死了?」姜亢覺得自己有點壞,這時候竟然有些幸災樂禍的開心。

「你別想太多了。」

女神潑下冷水,「這是自然的空間裂縫,會隨機將他們丟在一個地方,待會你們也會經歷的。」

姜亢略微有些失望,而眼前的項擎也是震去了自己頭上的濃痰,急喝道:「展翅,飛下去!」

嘩啦!

一聲聲響起,每個人背後都出現了一隊玄氣凝聚的翅膀,沖著下方飛了下去。

在空間通道中消失的最後瞬間,項擎回頭看了姜亢一眼,冷冷道:「好好珍惜你不多的生命,不能修鍊的廢物。」

「多謝兒子關心,你爹我記住了。」姜亢笑嘻嘻的回道。

項擎再次吃癟,漲的臉色通紅。

「他們已經下去了,我們應該馬上也要到了。」大猴子項猿滴溜溜的轉著他那一雙大眼睛,到處看著。

轟隆!

話才說完,眾人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口子,接著失重的感覺傳來,姜亢頓時反應過來。

這裡要依靠自己去飛!

可是自己不會啊!

「項龍,鬆手,你帶著我下去!」

姜亢沖著項龍眨了眨眼,在心裡這麼說著,只希望對方能夠聽懂。

自己不能飛,這麼下去鐵定摔死,但是這裡還有其他人,雖然是一脈的,但是難免消息走露,必須要兩人獨自下去才好。

可是這傢伙一臉茫然的盯著自己。

「眼裡進沙子了?」

神他么進沙子了!

姜亢簡直想殺了這個傢伙,所謂的豬隊友,應該就是如此了!

豪門孽戀:獨寵冷情女 「你急什麼?你說啊?」

我說你妹啊!

就在姜亢要吐血的時候,項誅鬆開了自己的左手,而後對著項猿的手用力推去,將對方直接推了出去。

「我靠!小誅你幹嘛!」

「玩捉迷藏。」

項誅嬌笑了一聲,旋即背後張開一雙翅膀,迅速的飛到了項羽的身邊,拉住了項羽的另外一隻手。

看著項猿等人已經飛了出去,項誅瞪著項龍道:「還好大長老告訴我了,不然你這傢伙非得坑死項羽哥哥不可。」

此刻的項龍方才恍然大悟,嘿嘿的笑了起來,背後也展開了一雙翅膀,手拉緊了姜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