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個和嶽強交好的弟子趕緊扶起嶽強往臺下走。


秦風無可爭議地取得了向核心弟子挑戰的資格。

另一邊,蒙傲同樣以積分第一登頂。

一組,錢加益也成功拿了小組第一。

蒙傲和秦風這兩匹突然殺出的黑馬,給這場比賽增添了許多趣味,也增添了無盡的話題。他們的故事被不斷地渲染,最後,蒙傲成了大陸第一家族的旁系子弟,而秦風成了大陸最強者的後代。

大長老起來宣佈了挑戰核心弟子的五個名單,並宣佈比賽在下午進行。

秦風成了弟子中最耀眼的明星,衆人爭相來和他套近乎,甚至連一些長老也主動過來和他搭訕。

當然,蒙傲受到的觀注度也很高。

秦風從人羣中擺脫出來,他的眼睛一直往核心弟子那個方向張望,想尋找那一張令他夢魂牽繞的臉,但他失望了。

也許走到別處去了吧,秦風把目光又掃向了別處。

“秦大哥,別找了,我在這裏。”沈麗突然不知從哪裏鑽了出來。

她顯得很興奮,一是她終於可以自由出入了,二是秦風受到大家的關注,她覺得臉上也添了幾分神采。

“走,我扶你去休息吧。”沈麗很體貼地扶着秦風向一旁走去。

經過幾個核心弟子身旁時,秦風突然停下了腳步,因爲他們的談話引起了他的興趣。

“大長老也真是的,這次核心弟子排名竟把神電指汪羣排到倒數第五去,我看他的實力啊,排第五還差不多。”

“誰叫他天天窩在門裏,什麼任務也不做,積分自然低了,活該。”

“抽到向他挑戰的內門弟子可就慘了,千分之一的希望都沒有。”

“他是故意的,別人累死累活做任務,他不去做,排名雖然低了,可內門弟子又打不過他,他不是照樣做他的核心弟子。”

衆人哈哈笑起來。

秦風和沈麗來到一旁休息,心裏卻在想:“我不會這麼倒黴吧。可以排前五名的弟子居然排名倒數第五,靠。”

沈麗也聽到了剛纔那些人的說話,對秦風道:“你不會挑到他的,放心好啦。”

秦風問道:“你怎麼知道?”

沈麗道:“你每次都是碰到最厲害的弟子,從概率上來說,應該這次這種機會很小吧。”

秦風道:“聽天由命吧。”

天空中難得地出現了幾縷陽光,挑戰賽在下午開始了。

觀衆席上聲浪一浪高過一浪,衆人把目光定在秦風與蒙傲身上。

這兩人能不能再創輝煌,打敗核心弟子呢?

執事抽完籤,大聲喊道:“第一局,錢加益對令狐平。”

……

“第四局,蒙傲對古青雲。”

“第五局,秦風對汪羣。”

臺下衆人,觀衆席上衆人,特別是知道汪羣底細的人不由得把同情的目光投向秦風。

汪羣,外號神電指,他的每一個手指都可以發出驚天的電流,更可怕的是,他已經是賦將九級,離賦王只差一步之遙。

只要達到賦王便可以成爲門中的長老,這是所有門人夢寐以求的。

只是因爲各種原因,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爲賦王的。

汪羣的實力,排在覈心弟子中前五絕對沒問題,他只是因爲從來沒有外出做任務,所以積分被排在了倒數第五,之前大家都在討論誰會這麼倒黴碰上他,沒想到又是秦風。

上天好像對秦風特別眷顧,老是把最強的對手留給秦風。 觀衆臺上的沈麗憂心忡忡,因爲她和秦風一樣聽到過核心弟子的談話。

秦風也是心情沉重,他爲了對付嶽強,已經暴露了隱藏的實力,現在遇上個更強得多的對手,殭屍功、毒功乃至吞噬天賦用還是不用。

這時平臺上已開始了第一局的戰鬥。因爲下午才五局比賽,所以所有的比賽都在一號臺舉行。

第一局,錢加益打敗了原核心弟子,成爲第一個成功進入核心的內門弟子。

第二局,這名排名小組第一的內門弟子沒能成功打敗原核心弟子。

第三局排名第一的是個女弟子,不可思議的是她居然也打敗了原核心弟子,成爲第二個成功進入核心的內門弟子。

第四局開始了,衆人屏住呼吸,看蒙傲是否能成功。

不負衆望,蒙傲沒出手幾招便把這名核心弟子打倒了。

千衆矚目的第五局開始了。雖然大多數人都預先知道結果,但他們也想看看秦風究竟能挺多久。

秦風雖然也打敗過兩個賦王,但第一個是他尚是毒人的時候,當時他的身體比金剛天賦的人的身體還更強大,算不得數,何況他現在僅剩的一點毒功只夠維持身法所用。

而在柔寧族驚跑賦王二級的羅尼,實際也是靠了毒功,況且當時羅尼要是不遵守三招的諾言,繼續進攻的話,他也抵擋不住。

殭屍功可以對抗對方嗎?秦風決定,能不用吞噬天賦儘量不用,這可是自己的最後老底。當然,爲了林夕依,他若不能取勝,也只好做出犧牲了。

秦風心情複雜,緩緩地走上平臺。

汪羣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叫道:“遲早也是輸,還不如痛快點,婆婆媽媽的做什麼。”

他早已看過秦風的所有比賽,知道他的實力在和嶽強對決時已經使出來了,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哪把他放在眼裏。

秦風本來就心情煩亂,這時見對方不可一世,忍不住眼一瞪道:“你趕着去投胎嗎?”

汪羣大怒,從來沒有長老以下地位的人敢跟他這樣說話,當下冷冷地道:“本來我看你一路打來不容易,只要你認輸我就算了。現在我改主意了,我不讓你在牀上躺三個月就不算贏。”

秦風嗤之以鼻:“就憑你?”

汪羣再也忍不住了,這人居然敢蔑視自己!奇恥大辱啊。

他不再說話,手指一點,數道電流裂開空氣,在空氣中發出嗤嗤的破空聲音,閃電般擊向秦風。

秦風雖然也能用指發電,卻不能像他這樣連續發電。

秦風運起風凌步一閃,已躲開了電流,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和對方硬拼的。

“繁花似錦。”

汪羣喝一聲,雙手連舞,無數電流破指而出,封住了秦風上中下前後五路,讓秦風沒有躲閃的餘地。

看你怎麼躲?要不要跟我硬拼。

秦風此時不敢大意,風凌步運到極致,同時運起毒功身法,衆人只見他在汪羣的電流的縫隙中翩翩穿梭,汪羣的電流居然擊不中他。

電流擊在地上,發出轟然巨響,木屑紛飛,一會兒臺上到處是坑坑洞洞,端的是威力無比。

臺下衆人雖見過秦風施展過這套步法,但如今看起來,似乎比原來還要快,還要詭異。

但秦風幾次想衝到汪羣面前展開攻擊,但都被汪羣密集的指電擊退。

秦風很是焦急,風凌步雖不怎麼耗靈魂力,但加上毒功的施展可就不一樣了,表面上他躲得輕鬆,實際上他只覺靈魂力在一點一點地消失,而在比賽過程中又不能吃增靈丸。戰鬥到後面,秦風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起來。

而汪羣的吃驚不亞於,他本來以爲可以輕鬆拿下秦風,不料秦風實力雖已盡展,但步法卻是比自己看到的時候更輕盈、更詭異,自己的神電指根本連對方的衣衫一角都碰不到。他的神電指也是極爲消耗靈魂力,戰鬥到後來,他也覺得很疲累。

汪羣的進攻慢了下來,秦風的步法也同樣慢了下來。但明眼人都看出秦風明顯處於劣勢,堅持不了多久了。

許多人低聲嘆息,他們見證了秦風的傳奇,自然心裏希望他能不敗,至少不要敗得太慘。

這樣不行,秦風也知道自己形勢不妙。

拼了!

閃到順風的位置,他突然停下了腳步,殭屍功運滿全身,衆人哎呀一聲,只見汪羣密集的指電已有好幾道電流擊在秦風身上。

就在被指電擊中的同時,秦風無形無影的風刃已發出。

緊接着秦風蹬蹬蹬地向後退去。

汪羣見神指電終於擊中了秦風,正在得意,突覺風中一股強勁無比的力量已襲到胸前,他哪裏想得到秦風中指電之後還能發出賦技?

風過如刀割,秦風的風刃也許不能硬抗汪羣的指電,但汪羣此時毫無防備,又沒有賦鎧護身,哪受得了這一擊!

秦風吸收的幾十個高手的修爲可不是白吸的,雖不能提高天賦等級,但卻可以增加身體的強度和賦技的速度和力量!

衆人只聽一聲嗤嗤聲不斷響起,汪羣身上如亂劍砍過,衣衫碎片隨風飛舞。他雖沒有像嶽強那樣慘叫出來,卻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跪在地上,再也無力站起來。

他還存着一絲僥倖,要是秦風被擊到臺下,仍然是他贏。

他擡起頭來,失望了——

秦風及時扶住了臺旁的圓柱,雖然胸口起伏,喘息不已,可竟沒有受傷。

他的殭屍功硬抗住了對方的攻擊,雖然全身也隱隱作痛,體內翻江倒海,但總算是沒有什麼大礙。

全場都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呆了,很多人都沒明白過來什麼回事,但他們至少明白,秦風贏了。

先是一片死的寂靜,然後不知是誰爆發出一聲:“秦風好樣的。”

整個廣場的人都沸騰了,喧聲直達天空。甚至有的人又唱又跳,似乎秦風是他們的親兄弟,可事實上他們根本跟秦風連話都沒說過。

賦將三級戰勝賦將九級,這絕對是一個神話傳奇。

秦風站了起來,走到汪羣身邊,向他伸出手。他對汪羣也是很佩服的,畢竟對方靠的是實力,而自己是靠作弊。

“不可能的……,”汪羣卻沒看到,他低着頭,跪在那裏,簡直要瘋了,喃喃自語,“他怎麼可能受我這麼多指沒事?”

秦風嘆了口氣,向臺下走去,卻沒了勝利的喜悅。

他暗道:“對不起了,爲了我心愛的人,只好委屈你了。” 汪羣被扶走了,大長老宣佈:“最後一局,秦風勝。”

臺下又是一片沸騰。

這一屆內門弟子刷新了以往的許多紀錄,特別是蒙傲和秦風這兩名在內門之中都還沒站穩腳根的弟子所創造的奇蹟。

秦風當之無愧成爲所有少年人的偶像。

“我一直認爲秦風是最倒黴的弟子,現在我才知道,汪羣纔是最倒黴的弟子。”臺下有如是說。

一旁臺下早等候的沈麗快步向秦風走去,她的內心因爲秦風而充滿了驕傲。

可向秦風奔去的紛涌的人羣立刻把她擠到了一邊。

主席臺上的上官飛雲卻有些心神不定,他似乎在思考着什麼。過了一會兒,他叫來一個執事,讓這個執事叫秦風到他那裏一趟。

秦風正煩於身邊的人的聒噪不休,聽到執事說掌門有事找他,忙對衆人道了個別,急忙走了,沈麗正想叫他,他已經走遠了。

上官飛雲一見秦風,笑道:“沒想到你小子還藏得挺深,連我這老頭子都被你瞞過去了。”

秦風一攤手,道:“沒辦法,多一種保命的方法總沒錯,要不是你這老頭老給我添麻煩,我至於掏老底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