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店鋪老闆和服務員都不敢說話,靜靜的站在一邊,她們認識這個年輕男子,這年輕男子也是整個服飾商場的貴賓。


「宋遠峰?」楊玄真心中微怒,拿出手機,給宋遠峰打一個電話,「姓宋的,過來領你的兒子。」

「呃!」宋啟航心神一跳,暗道,『真的假的?這人是誰?竟然這樣和父親說話?』

宋遠峰接到楊玄真的電話后,有些欣喜,只有他和一些老人才明白,這個『少年』有多麼的恐怖,能為這個『少年』辦事,就是一種榮耀,可以輕易的獲得大量的財富,無上的地位。

原本,宋遠峰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正因為他結識了那個『少年』,那個少年讓他掌控一個影視集團,才讓他成為港島的貴族。

然而,當宋遠峰感受到楊玄真的怒意后,心裡咯噔一下,撫了一下額頭上的虛汗,連忙道,「老闆,我立即過來,立即過來。」

宋啟航盯著楊玄真,「你到底是誰?」

楊玄真淡淡的道,「憑你的資格,還不配知道我是誰。」

店鋪的老闆震驚無比,『我就知道,有這等絕世美女相伴的人,又怎麼會是普通人?』

小龍女的目光一直放在楊玄真身上,她的目光非常柔和,非常純凈。

楊玄真轉頭,微微一笑,「龍姐姐,我們繼續挑衣服吧。」

宋啟航心裡沒底,他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待電話接通,電話中傳來大吼,「混帳,你這個逆子,千萬別亂來,那個人,誰也得罪不起。」

宋啟航走出店鋪,避開行人的視線,小聲問,「父親,他到底是誰?這裡可是港島,難道,他敢殺了我不成。」

「呵呵!」宋遠峰輕輕一笑,「他就是當眾把你殺了,也沒有人能奈何他。」

宋啟航心中一驚,向店鋪中的楊玄真看了一眼。 小龍女換了一套淺藍色的長裙,從試衣間走出來,輕柔的說,「玄真,就買這些吧。」

「聽你的!」楊玄真說話的時候,看著小龍女,讚歎道,「龍姐姐,你無論穿什麼衣服,都那麼漂亮。」

「嗯!」小龍女開心的笑道,「我只穿給你一個人看。」

宋啟航一直站在店鋪外面,看著樓梯口的方向,當宋遠峰匆匆跑上樓梯后,宋啟航立即迎上去。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宋遠峰看到兒子,怒哼一聲,說,「老闆在哪?」

「老闆?」宋啟航不解。

正在這時,楊玄真和小龍女從店鋪中走出來,宋遠峰快步跑上去,給楊玄真行了一禮,當他看到小龍女時,愣了一下,而後,立即低下頭,不敢多看,心裡則想,『原來如此,如此美貌的女子,連我都動心。』

楊玄真擺擺手,掃了宋啟航一眼,「把你的兒子送到非州去,那邊還缺少一些礦工。」

「不!」宋啟航大呼出聲。

楊玄真臉色一沉,「如果讓我知道他沒有挖礦,而是在港島,後果,你自己想吧。」

「嗯!」宋遠峰心神一跳,連忙說,「老闆放心,我今天就送他離開港島。」

「爸!」宋啟航大呼出聲,他可不想去當什麼礦工。

然而,宋遠峰直接甩了他一巴掌,喝道,「住嘴!」他知道,楊玄真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曾經,有人違逆了楊玄真的意思,有的突然暴斃而亡,有的莫名消失。

楊玄真指著店鋪中的包裹,說,「你找些人過來,把這些東西送到車庫。」

「是!」宋遠峰恭敬應話。

直到楊玄真和小龍女走遠,宋啟航才問,「爸,這人到底是誰?」

「神!」宋遠峰吐出一個字,卻沒有過多的解釋,宋啟航聽到『神』這個字后,身體一顫,「原來是他?」

宋啟航的腦海中閃過楊玄真的身影,再次說,「父親,聽說,那個存在,無所不能,可以未卜先知,真的是他?」

「就是他!」宋遠峰點點頭。

「可是!」宋啟航說,「他看上去就像一個小白臉。」

「住嘴!」宋遠峰喝了一句,又嘆息一聲,「你沒有見識過,永遠不會明白,兩年前,我親眼看到他拍碎一棟三層樓的房子。」

宋啟航無法想象,「人有這麼強大?」

「他是神!」宋遠峰吐出三個字,不願多說,轉而道,「我會幫你訂機票,今天就走。」

這會兒,楊玄真和小龍女走進一家商場,周圍的人看到小龍女,紛紛側目,小聲私語。

「好美啊!」

「像天仙一樣。」

小龍女拉著楊玄真的手臂,問,「我們為什麼來這裡啊?」

楊玄真說,「這裡是港島最大的商場,我們來這裡買些東西。」

神鵰世界,襄陽城,齊安公主和琳陽公主的馬車踏入襄陽城之後,兩位公主拉開車窗,用驚奇的目光看著周圍的一切。

「四姐,這裡就是襄陽城嗎?」

「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四姐,你快看,那是報紙上說的汽車,速度好快啊,比馬車快多了。」

「嗯!」齊安公主的心裡震撼無比,以前,她只是在報紙上看過襄陽城的介紹,當她真正走進襄陽城時,才知道襄陽城比報紙上說的更神奇。

琳陽看什麼都覺得好奇,她指著襄陽城的電車,欣喜的道,「四姐,你快看,那就是電車耶,走,我們也去坐坐電車吧。」

琳陽公主說了一句,想跳下馬車,卻被齊安公主一把拉住,「小妹,別亂走。」

「唔!」琳陽公主有些鬱悶,又繼續觀看周圍的新奇事物。

「四姐,那就是報紙上說的超市耶,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早就聽說,裡面什麼都能買到。」

「先安頓好在說。」齊安輕輕的說了一句,手上拿著一份報紙,報紙的頭版上有一個相片,正是楊玄真的相片,在楊玄真的相片下方,還有他的個人介紹。

齊安看了一眼報紙,又看了一下馬車兩旁的新奇事物,心想,『他真的是神仙嗎?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四姐!」琳陽大喊,「你快看,那是電影院耶,四姐,我們去看電影吧。」

「唔!」齊安公主感覺頭痛,無奈的道,「小妹,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嗎?」

琳陽說,「四姐,我決定了,以後就住在襄陽城了,這裡比皇宮還有趣呢。」她說話的時候,又看到一輛電車從身邊經過,驚奇的道,「四姐,我就不明白了,這電車不用馬拉,就能自動行走,到底是什麼原因啊?是不是法術?」

兩位公主的馬車終於來到城主府,郭靖,黃蓉等人迎了出來,兩位公主走下馬車,琳陽好奇的看著周圍的環境,以及周圍的人。

齊安公主打量了一下城主府,和郭靖一行人見禮后,又四下掃了一眼,卻沒有看到自己想見的人,心裡有些失望。

黃蓉微笑道,「兩位公主舟車勞頓,先進城主府休息吧。」

齊安公主點點頭,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問,「不知道楊公子在哪?」

黃蓉說,「公主,楊玄真去終南山了。」

「哦!」齊安應了一聲,又問,「郭夫人知道他什麼時候回嗎?」

黃蓉說,「兩位公主可以先住下,我會立即給他傳信。」

兩位公主進入城主府後,再次感覺眼前一亮,琳陽公主說,「四姐,這裡的房子和其他地方不一樣呢。」

「這裡的房子很獨特!」齊安說話的時候,也用好奇的目光看著城主府的房子。

郭芙笑道,「兩位公主,這是楊玄真設計的新房子,住起來比老房子舒服多了。」

兩位公主聞言,對城主府的新式房屋更好奇了。

黃蓉虛引了一下,微笑道,「兩位公主請,這一套別墅就是公主的住處。」

「別墅?」齊安第一次聽到這個新詞語。

「呵呵!」黃蓉臉上帶著笑容,「兩位公主進去就知道了。」這會兒,黃蓉又想到自己剛住進別墅的情景,她也被震驚了一把。

齊安公主、琳陽公主走進別墅后,看著別墅兩旁的花草,看著閃亮的落地窗,看著清澈的游泳池,心裡既好奇,又震驚。

琳陽說,「四姐,這裡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漂亮呢。」

黃蓉上前一步,打開防盜門,微笑道,「兩位公主,裡面請。」

「哇!」琳陽驚嘆道,「四姐,這裡的地面比皇宮還要亮,你看,都能照出人影了。」

「土包子!」郭芙嘀咕了一句。

黃蓉輕喝一聲,「芙兒,不可亂說。」

「哼!」琳陽輕哼一聲,瞪了郭芙一眼,齊安拉住琳陽,說,「不用在意,這裡的一切確實比皇宮好很多。」

眾人進入客廳后,琳陽公主走到玻璃魚缸旁邊,看著漂亮的金魚,看著奇異的花草,驚嘆道,「好美啊!」

黃蓉打開客廳主燈,剎那間,客廳一片通明。

琳陽公主被燈光吸引,又用驚奇的目光看著客廳中間的吊燈,「四姐,好漂亮啊,這就是報紙上說的燈嗎?」

齊安輕聲說,「琳陽,報紙上說,這種燈需要一種叫電的能源,才能發光,皇都沒有電,所以,即使有燈,也不會發光。」

「好美啊!」琳陽讚歎了一句,走到燈泡下方,仔細的觀察吊燈。

「呵呵!」郭芙輕輕一笑,「這燈還可以變幻顏色呢。」她說了一句,按了一下牆上的開關,吊燈開始變幻顏色,整個客廳一片幻彩。

黃蓉,「芙兒,別鬧了!」而後,又對兩位公主說,「兩位公主,先坐吧。」

齊安公主和琳陽公主坐到沙發上,兩人第一次坐沙發,不知道沙發會如此柔軟,一個不察,紛紛倒在沙發上。

「嘻嘻!」郭芙輕輕一笑。

齊安臉色微紅,琳陽驚嘆道,「這是什麼椅子,也太軟了吧?」

「土包子!」郭芙又嘀咕了一句,說,「告訴你們,這叫沙發。」

「沙發?」兩位公主輕聲念了一句,用手撫摸著沙發,感覺新奇無比。

琳陽公主坐下后,又看著眼前的茶几,驚嘆道,「這是用水晶做的桌子嗎?」

郭芙輕輕一笑,說,「這叫茶几,還有,這不是水晶,而是玻璃。」而後,又拿出楊玄真經常教訓她的話,「沒文化真可怕!」

「你啊!」黃蓉用手點了一下郭芙,笑罵道,「你這死丫頭,平時不好好學習,竟然敢教訓兩位公主。」

大家坐下后,琳陽看到前方的大彩電,驚嘆的道,「四姐,你看,這個電視比父皇那個大好幾倍呢。」

琳陽說了一句,轉頭問黃蓉,「郭夫人,我們能看看電視嗎?」

齊安公主也用期盼的目光看著黃蓉。

郭芙淡淡的道,「電視有什麼好看的,也不知道表弟怎麼想的,天天放廣告,無聊死了。」

琳陽朝郭芙翻了一個白眼,心想,『你天天都能看到,當然不在意了。』

片刻后,琳陽公主臉色微紅,把嘴湊到黃蓉耳邊,「郭夫人,我想方便一下。」

當琳陽公主走進衛生間后,整個人都愣住了,好半天才問,「郭夫人,這?該如何方便啊?」 說句真心話,做為一個公主,她都覺得衛生間太漂亮了,琉璃般的地板,水晶般的牆壁,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金屬,這些金屬竟然發出淡淡的光芒。

最讓琳陽公主鬱悶的地方則是衛生間沒有馬桶!

黃蓉臉上帶著親和的笑容,指著蹲便器,「公主,就在這裡方便吧。」

一會兒后,琳陽公主臉色微紅的走出衛生間,她感覺自己有些丟人,就像郭芙說的那樣,她就是一個土包子,什麼都不懂。

黃蓉微微一笑,走進衛生間,柔和的說,「公主,你看這裡,只要按一下,就能快速沖水。」

「轟!」一聲水響,把琳陽公主嚇了一跳,隨後,又用好奇的目光看著衛生間,感嘆道,「真是神奇呢。」

「呵呵!」黃蓉微微一笑,說,「這些東西,都是玄真想出來的。」

琳陽公主說,「就是那個天天上報紙頭版的人?」

「是啊!」黃蓉應了一聲,她想,『我真不明白,玄真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天天都上頭版。』

琳陽公主經過洗漱間時,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整個人都愣住了,直直的盯著鏡子里的自己,「哇!這是我嗎?就好像另外一個我呢。」

「這只是鏡子!」黃蓉說,「想必,皇宮裡也有吧?」

琳陽公主搖搖頭,「皇宮裡沒有這種東西。」

「呃!」黃蓉無語,她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鏡子這種東西竟然沒有流傳到皇宮中。

琳陽公主走到梳妝鏡旁邊,打量著自己,時而輕笑,時而抿嘴,時而嘟嘴。

黃蓉站在一旁,看著琳陽公主,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心想,『我第一次看到鏡子時,也嚇了一跳呢,彷彿間,就好像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

琳陽公主對著鏡子照了大半天,才依依不捨的回到客廳,她正準備和齊安公主講鏡子的事情時,一眼看到電視節目,欣喜的道,「四姐,竟然是西遊記耶,你們竟然不等我。」

「別吵!」齊安公主說了一句,拉住琳陽公主,不讓她說話。

「呵呵!」郭芙笑道,「我都看了好幾遍了,不過,還是很有意思呢。」

郭芙看了一會電視,覺得無聊,「娘,我出去玩了。」隨即,又問了一下兩位公主,「兩位公主,一起出去玩嗎?」

「別吵!」琳陽回了一句話,卻沒有回頭。

郭芙感嘆道,「又多了兩個被電視毒害的少女。」緊接著,又學著楊玄真的語氣,「看來,要禁止兒童和少女看電視了。」

「切!」黃蓉撇撇嘴,說,「你要走就快走,別打擾兩位公主。」

琳陽公主擺擺手,「去,去,去,本公主不要你服侍了。」

「哼!」郭芙輕哼一聲,「要不是看你是表弟的媳婦,我才懶得理你們呢。」

晚飯時間,黃蓉走進客廳,對兩位公主說,「兩位公主,該吃晚飯了。」

「你們先吃吧!」琳陽公主擺擺手,「本公主還不餓!」

「呃!」郭芙無語了,「看電視都能當飯吃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