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叨叨帶人繼續前行,快到悠然閣門口,遠遠就聽到兩人正在哭喊,頓時好奇心上來了,他還沒到就有人哭上了?這裡面怕是有事兒。


帶人加快了腳步,很快張叨叨就看到了哭喊的兩個人。

「少爺啊,少爺啊……你要是死了我們可怎麼辦啊?」

「少爺啊,我們動不了啦,你怎麼樣了啊,你倒是回我們一句啊。」

兩人正對著悠然閣哭,張叨叨走到了附近,笑的前仰後合。

「我去,王生這小子越來越會玩兒了,我說他今天沒有跟來,自己在這裡玩兒的挺開心的嘛。」

兩人扭頭一看是張叨叨,急忙求饒。

「張少爺,張少爺,快去看看我家少爺吧。」

張叨叨揶揄道:「你們兩個小廝坐在地上哭爹喊娘,不起來找自己的少爺,支使我去?你是覺得王生臉大啊?還是我張叨叨好欺啊?」

兩人急忙討饒:「少爺啊,您就不要折煞我們兩個小的了,我們被人從悠然閣丟了出來,尾巴骨斷了,我們不是不想進去啊,下半身都沒知覺啦,起不來啦。」

「張少爺啊,我們可能殘疾啦,可憐我家少爺不知死活啊,求您救救我家少爺吧,不然我們倆就是不殘廢也得被老爺打死的啊。」

張叨叨一愣:「看看他倆是不是裝的。」

下人上前直接把倆人架起,只看到下半身癱軟無力,就像破布片一般。

「哎呀,這還真的被人給打成這樣了?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

張叨叨又是好奇,又是興奮。

「少爺,一個外地的小姐,帶著幾個僕人,那僕人端是厲害的很,我倆直接就被他拎著脖頸給丟出來了,也不知怎的屁股著地就摔成這樣了,要是一個還罷了,我倆都這樣,對方是高手啊,張少爺,求您救救我家少爺,你也要小心啊。」

張叨叨道:「小心?在這武昌府還沒幾個人敢動我張叨叨,人在哪兒?」

其他少爺紛紛附和。

「就是在這武昌府誰敢動張少爺一下試試,讓他小命不保。」

「說的沒錯,王生好歹也是我們的朋友,該出手還是要出手的嘛。」

兩個下人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指向悠然閣。

「少爺,就在裡面,也就半柱香的功夫,我們一直守在門口,沒見人出來。」

張叨叨直接帶人往悠然閣內走去,本來悠然閣是有後門的,但是又一次張叨叨在這裡教訓人,被人從後門跑了,於是就讓人把後門堵上了,所以沒從前門出來,那麼人就還在裡面。

張叨叨等人的闖入,讓一樓的食客們,再次震驚,今晚不出大事兒都難啊,連這位祖宗都給驚動了。

「王生呢?王生人在哪兒?」

張叨叨人剛進屋,聲音已經擴散到了一樓的每一個角落。

「張少爺,您來了?」

店小二額頭上滿是汗,迎了上來。

「我再不來,王生就要被人害死了,王生人呢?」

小二急忙道:「少爺,我家掌柜的已經上去要人了,想必不會有事兒,您想吃點兒什麼?我給您拿來。」

張叨叨冷哼一聲:「我張叨叨是缺吃少穿的人?我就問你王生在哪兒?」

被抓住衣領,小二慌了,自己一孩子可就靠著自己過活呢,自己別說死了,就是傷了一家人也要餓肚子啊。

「少爺,樓上,在樓上。」

「早說不就完了?多嘴。」

張叨叨把小二推開,登登登上樓去了,而幾個少爺和下人也急忙跟在張叨叨身後,生怕去晚了錯過了什麼精彩的時刻,那今晚可就要少很多的樂趣了。 原本,夜華傲也只是順便應付兩下,這才讓這些人猖狂了起來,一見夜華傲認真起來,都面面相覷不敢再前進。

「今後,若有人再敢進本尊地盤,殺無赦!」夜華傲這句話,貪生怕死之輩們也只得作鳥獸散。

夜華傲終於不再受人打擾,只是受著這華傲殿,一個人嘆息。

寒來暑往,已經一年過去了。

又是藍曦若的生日,可是她不在。

守著空蕩蕩的華傲殿,夜華傲只覺得到處都是藍曦若哦的笑臉。再一細看,才知道是幻想。

自己已經到了無葯可解的地步了啊……

夜華傲感慨著。

藍曦若依舊還在修鍊,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她絲毫未動,一直都盤膝而坐。

於是,日子繼續緩緩的劃過。

藍曦若修為的提升簡直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一年,她的修為直接到了綠階巔峰。

再一年,到了青階六重。

藍曦若終於緩緩睜開眼睛,活動了一下全身的關節,這才起身,嘴角帶了幾分滿意的笑:「青階了啊,很快就到藍階了,應該也差不多了。」

今日,可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十八歲的成人禮。

當然,這是按照現代的規定而言。

藍曦若還是習慣用現代的年齡去衡量自己。她覺得,自己只有十八歲了,才是真正的成人了。

當藍曦若站起來的時候,一個身影忽然跑過來,一把抱住了藍曦若。

藍曦若嚇了一跳,看著眼前陌生而帶著幾分熟悉的少年:懵逼了。

尼瑪,她空間里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個少年?這算不算是金屋藏嬌?這這這,要是被夜華傲知道,自己一定會死的很慘吧?

「你放開我,你是誰?男女授受不親知不知道?」藍曦若掙扎著逃出少年的懷抱,有些敵意的看著他。

少年面容精緻清秀,眉心帶著紅色的複雜紋路,但很快就隱去了。雖然面容很是精緻,但總是透著幾分妖媚的氣息。說不出是哪裡。

到底是……誰?

少年很是靦腆,他怯生生的看著藍曦若,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眨呀眨,總覺得像是在賣萌。藍曦若覺得,這就是一個像貓一樣的少年。

「曦若,你……不認識我了?」少年開口,聲音很好聽,已經是帶了幾分磁性。

曦若?

不對!

等等,等等,好像哪裡不對勁。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仔仔細細的看著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少年,眉心緊緊的皺起來:「你……」

忽然,藍曦若大叫起來:「你你你,是赤玄?!」

少年靦腆的笑笑:「曦若,你終於認出我來了。」

藍曦若捂臉:「因為你這性格前後反差太大了啊。」

赤玄撇撇嘴,很是委屈的樣子:「還不是因為覺得這人類的身體實在是太彆扭了,我不管幹什麼都覺得不對勁。」

額……

藍曦若搖搖頭:算了算了。

既然赤玄能夠化形,也就是說,她身邊又多了一個逆天的存在。

嗯,不錯。

赤玄一直怯怯的跟著藍曦若,用那雙漂亮的眸子盯著她,生怕她忽然就不見了似的。

藍曦若一個頭兩個大,這赤玄忽然變得這麼萌,自己要是受不了直接親上去了那該怎麼辦?夜華傲會掐死她嗎?

一想到夜華傲,藍曦若覺得自己應該出去了。

「赤玄,我要出去了,你呢?」

赤玄怯生生的看著藍曦若,似乎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一樣:「我現在就不出去了,等過幾日,你來空間找我玩吧,然後帶我去外面的世界轉轉。」

藍曦若點頭,就閃身出去了。

閃出空間,藍曦若就看到了在華傲殿的欄杆處斜斜倚著的夜華傲。他修長的手握著一隻玉石的酒盞,一頭墨發披散下來,在微風中搖動。一身艷紅色的長袍,綉著精緻的花紋。在這夜色中,忽然帶了幾分說不出的味道。

藍曦若的心,猛的跳動了一下。

夜華傲背對著藍曦若,似乎已經喝了不少酒,全身都帶著淡淡的酒氣。

藍曦若輕輕的靠近,注視著他的背影。

「若兒,兩年了啊,兩年了……你怎麼還沒有回來?你說過,你們那個世界,十八歲才是成人禮,今日就是行成人禮的時候,可是你在哪裡……」

夜華傲的聲音帶著幾分恍惚,他看著遠方,發出幾聲嘆息。

「若兒,你現在怎麼樣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月色下,一滴晶瑩的淚落下,反射出無邊的清冷。

藍曦若的心,忽然生疼。

她快步上前,緊緊的擁住夜華傲:「華傲,華傲,是我,我出來了。」她的淚,也盡數灑在夜華傲的衣袍上。

夜華傲的後背明顯一僵,然後迅速轉身,看著藍曦若的小臉,雙手微微的顫抖:「若兒,若兒,是你嗎?」

藍曦若用力點頭,就被緊緊擁在了懷裡。

月光下,一對璧人顯得尤為親密。

然後,夜華傲在探向藍曦若脈搏的時候,愣住了:青階?!

還是青階六重?!

「若兒,你……」夜華傲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藍曦若笑嘻嘻的點頭:「嗯,青階六重。」

這這這……

夜華傲忽然就凌亂了:這丫頭的天賦,怎麼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好呢?這是綠階和青階啊,不是開玩笑的。正常人,一般一年進階兩重就非常不錯了。藍曦若這個,兩年兩個大境界?!是不是如果再過幾日,就直接是藍階了?

藍曦若看看夜華傲,很是驕傲的仰起頭:「我很快就能成為紫階靈者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上一層大陸,找到葉輕。努力修鍊,然後衝上頂級大陸!」

她的聲音帶著幾分顫抖。

父母,父母,那是她這輩子的執念了。

夜華傲點點頭:「嗯,好,我陪你。」

他邪王,也是一定會去頂層大陸的。那些仇,他一定會報回來,讓那些對混沌系靈力恨之入骨的人,不得不面對!

混沌系靈力到底怎麼了?難道混沌系靈力的靈者就不是人了?

「若兒,你說你們那邊是十八歲成人禮是嗎?我也沒有什麼好東西給你,也不知道這成人禮該怎麼辦。」夜華傲微微有些窘迫,「不過,若兒,我可以給你一個許諾。這輩子,我定不服你。若有半點謊言,就讓頂層大陸里所有的人把我亂刀砍死。」

藍曦若瞪大眼睛,連忙伸手去捂夜華傲的嘴,但還是晚了一步。

「你說什麼呢!」藍曦若跺腳。

夜華傲眨眨眼:「我在給你承諾啊。」

藍曦若瞪了夜華傲一眼:「這種毒誓你怎麼能說呢!」

夜華傲挑挑眉,嘴角帶了幾分邪邪的笑:「我的小若兒是不是心疼了,不如……」他的目光若有所指。

藍曦若臉一紅,直接推開夜華傲,嬌嗔道:「你想什麼呢!」

夜華傲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我想什麼呢?難道小若兒知道嗎?」

藍曦若抬腳踹過去,卻被夜華傲直接握住了腳踝。

溫熱的觸感,帶著幾分陌生的感覺,藍曦若紅了臉,掙扎著把腳脫離了夜華傲的控制。

就這樣靜默了一會,夜華傲嘆口氣:「若兒,玄靈閣現在批准所有弟子可以回家修養一個月,現在他們都在準備著走呢,你打算怎麼辦?」

回家?

藍曦若思索了一會,忽然就笑了:「那我也回去啊。」

既然讓他們回去了,那……這就是一個好機會。藍家從小到大欠自己和母親的,她怎麼著也要討回來!

青階六重的修為,足夠了!

夜華傲也知道藍曦若在想些什麼,伸手摸摸藍曦若的青絲:「好,那我和你一起回去。」

藍曦若眨眨眼:「那您是明目張胆的回去呢,還是躲在空間里隨時出來嚇死人呢?」

夜華傲挑眉:「自然是躲在空間里。」

如果藍家不對藍曦若怎麼著還好,只要他們對藍曦若不理,就別怪他不客氣了。小小的一個藍家,他還真沒放在眼裡。

當時頂層大陸,那麼多的家族,哪一個不比藍家的底蘊深厚?可是,他們就算是聯起手來,也沒能打敗他。藍家,又有何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