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玉奇怪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不解的問道。


「玉兒,父親問你,今天早上你和葉風大人之間聊的怎麼樣,我看你們在一起聊天的吧?」

張慶之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開口問道。

「是啊,我們在一起聊過,還行吧!」

張玉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他也不是那麼難相處的人,還笑的起來。」

還能笑?

張慶之很快便注意到了這一點,這說明,葉風大人對自己女兒也不排斥,甚至,還有那麼點好感。

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張慶之心裡有點興奮,他覺得,一個前所未有的重要機遇擺在了他的面前,接下來,就看他怎麼把握住這個機會了。

「女兒,我問你,葉風大人,你覺得人怎麼樣?」

張慶之將張玉拉到了一邊,認真的問道。

人怎麼樣?

這是什麼意思?

張玉對這個問題也很不理解,不過還是說道:「人當然很好了,他幫我們張氏部落說話,還把田氏部落給合併了過來,對我們整個張氏部落都是恩人,相信有他在,我們張氏部落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對,沒錯,你說的對!」

張慶之十分認同的說道,「女兒,我的好女兒,現在只有你能幫父親我了!」

「幫什麼?」

張玉一陣不解,她還從沒有看到自己父親有這麼鄭重的時候,還說只有自己能幫他,這對於張玉來說,是非常難以想象的,要知道,父親對她這個女兒並不怎麼重視。

畢竟是個女孩子,而不是能繼承部落的男人!

「來,我跟你仔細說一下!」

張慶之不再猶豫,將自己的想法跟張玉解釋了一下,足足花了半個多小時,才將其中利害關係給說了一遍。

張玉的一張臉早已紅的能滴出水來了。

父親竟然讓她去和葉風……

簡直了!

張玉想想這種事情就覺得羞恥至極!

「女兒啊,你也清楚,我們張氏部落只是一個小部落,是容不下這尊大佛的,如果我們不能和葉風大人建立一種關係,那他一旦走了,也許就再也不會來了!」

張慶之苦口婆心的說道,「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你一直是父親的驕傲,也是我最疼愛的女兒,你應該知道這樣做了,一旦成功,那對我們整個張氏部落的作用。」

「你先好好想想,我從田氏部落回來之後,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說完,拍了拍張玉的肩膀,張慶之便走開了。

這種事情不能急,也逼迫不得,只能慢慢來。

「怎麼辦?」

張玉看著自己父親的背影,也很為難了起來,腦海里,更是出現了葉風的那一張臉。

羞死人了!

……

葉風從進去之後,便再次使用《神農經》修行了起來,這一次,只是不停的鞏固修為,沒有突破,倒也沒有造成十分重大的影響,加上有了上一次的教訓,葉風現在儘可能的減小波動,以免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一直到傍晚時分,運轉完三十六個大周天,葉風才停了下來,走了出去。

姜雨秋一直動也不動的守在門口,等葉風一出來,他才睜開了眼睛。

最強書友 「肚子餓了,我們該去找點吃的了!」

葉風笑了笑,開口說道。

「早該這樣了,我還沒有這麼餓過!」

姜雨秋帶著一點抱怨的語氣說道,他作為巡查使,每到一個部落,那都是好酒好肉招待著,哪像現在,居然被人當做奴隸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的人身自由,簡直太可怕了。

還真的不習慣。

「放心,以後習慣就好了!」

葉風咧嘴一笑,隨意的說道。

啥?

習慣?

姜雨秋瞪大著眼睛,他還以為葉風會安慰一下,誰知道,居然還要自己習慣,這人……是瘋了吧?

還沒等他說完,葉風已經朝著遠處走了過去,姜雨秋只好跟著走了上去。

臨近傍晚,張氏部落已經在準備烤肉了,今天又收編了田氏部落,整個部落上的人口也增加了很多,顯得非常熱鬧。

「葉風大人,您來了!」

張慶之連忙迎了上來,說道:「您是我們張氏部落的大恩人,請受在下一拜!」

說完,十分真誠的低頭,彎腰鞠成九十度。

「行了,我肚子餓了,給我來份吃的!」

葉風擺擺手,無所謂的說道,「跟我來來這一套虛的有什麼意思?」

「謝大人,我這就去準備!」

張慶之也就沒有再去糾結,重重的一點頭,便走到旁邊,將已經烤好的羊腿擺在了葉風的面前。

色香味俱全!

葉風看著面前的這份烤羊腿,也是食指大動,開始吃了起來。

「大人,這是我們這裡的烈酒,您嘗嘗!」

張玉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手裡提著一瓶酒,遞給了葉風。

「還有酒啊,不錯,不錯!」

葉風也沒客氣,將酒拿了過來,打開瓶塞,便喝了一口。

「啊……」

剛喝下去,一股火辣辣的灼燒感從口腔一直延續到了心口,這酒的度數也太高了吧,但不得不說,這樣喝酒吃肉,確實挺爽的!

「我敬您一杯!」

張玉站在旁邊一直沒走,手裡抱著一瓶酒,顯得很猶豫的神色,但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拿起酒朝著葉風舉了起來。

敬我酒?

葉風頓時笑了起來,「行啊,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吧,女孩子沒必要喝那麼多!」

隨即,他便和張玉的酒瓶碰了一下。

只見,張玉拿著酒瓶就往嘴裡灌了起來,一口接著一口,壓根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你慢點……」

葉風喝了兩口便停了下來,卻發現張玉還在喝,連忙勸阻了起來。

「嘶……」

張玉連續喝了五六口,這才停住了,看了一眼葉風,什麼也沒說,轉身便走開了。

什麼意思啊?

葉風搞得有點懵逼,這女的,跑過來找自己喝酒,一次喝那麼多,可又不是他要求的,幹嘛對自己這種態度啊?

莫名其妙?

葉風沒想通也就沒有再想了,繼續吃起了烤羊腿,有美食、美酒,他覺得自己還是把關注力放在應該關注的上面吧!

只有不遠處一直在觀察著這邊情況的張慶之看懂了,臉上都是笑意。

還是女兒想通了啊!

這麼一來,拉攏葉風大人的計劃算是走出了第一步,只要今天成功了,那以後張氏部落的發展,肯定會很壯大!

等到晚上宴席散去,葉風也帶著濃濃的酒氣往帳篷里走去,張慶之全程攙扶著這位身份尊貴的大人。

一路走到了帳篷里,張慶之扶到了門口,就沒有進去了,只有葉風一個人進了帳篷里。

吩咐人將葉風大人的帳篷包圍保護了起來,不過距離有十幾米之遠,倒也不用擔心了。

帳篷里,昏昏欲睡的葉風倒在床上,卻碰到了一個熱乎乎的東西,很軟乎,這一刻,他有種回到了石頭村的別墅里,和徐璐在一起的那一晚!

很暖和!

很溫潤!

很舒服!

「我這是在夢裡嗎?」

葉風心裡想著,雖然來神農大陸的時間不長,但要說不想念石頭村,那絕對是假的,此刻,手上的那種感覺太熟悉了,畢竟,他喜歡的女人都在石頭村裡,神農大陸又沒有人。

既然是做夢,那就好好做吧,做的逼真一點!

想到這裡,葉風便好好的逗起了這個突然出現的人。

「嗯哼……」

……

第二天一早,葉風緩緩睜開了眼睛,念頭無比通達,想起昨晚的事情,嘴角都是帶笑的。

畢竟,他是在夢裡,夢見了……

「等等……」

葉風剛想回味一下昨晚的夢境,但很快便覺得了一點不大對勁,因為身邊,似乎多了一個人!

「這是……張玉?」

葉風仔細的一看,頓時無語了,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張玉昨晚居然是睡在自己床上的!

她……什麼時候來的?

一掀開杯子,看到了那一抹紅色,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昨晚那個夢境……

可能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他將張玉當做了自己的那些媳婦,所以才……

完蛋!

想到這裡,葉風也有點尷尬,剛來第三天,就把人家的女兒給……那啥了,這傳出去,可是很丟人的。

他葉風怎麼能是這種人呢!

歸根結底,都是昨晚的那些酒害的,要不然是不可能發生這樣事情的。

「你……你……你也醒了啊?」

張玉看到葉風醒過來,坐在床上發獃,便隨口說了一句。

「嗯,醒了,昨晚……」

葉風點點頭,想要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因為這種事情,壓根就不是一個能說得清楚的事情。

「昨晚……我……我是自願的,你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也不用擔心什麼!」

彪悍娘子絕色夫 張玉想了想,開口說道,沒有給予葉風半點壓力。

可越是這樣,越是讓葉風覺得愧疚!

他是一個頑固、吃軟不吃硬的人,越是對他硬來,那絕對不會有那什麼效果,可來這種軟的,葉風卻招架不來的。

如果張玉一開始就要求怎樣怎樣,那葉風絕對會不理睬,小小的補償一番便打發了事,可現在不行。

這讓葉風如何打發?

「先整理一下,我們出去吃早飯吧!」

葉風沒有急著表態,而是說道。

「好,我聽你的!」

張玉沒有任何的疑問,答應了下來,穿好衣服,和葉風一起走了出去。

門口,姜雨秋滿眼黑眼圈的蹲在門口,那樣子,別提多可憐了。

「你昨天晚上也呆在這裡?」

葉風忽然想起了一個嚴肅的問題,問了一句,畢竟,昨天晚上他是和張玉一起度過的,要是姜雨秋也在這裡,豈不是全都聽到了?

「不是你讓我守在外面的?」

姜雨秋也很鬱悶,他昨天晚上倒是想走呢,誰也不想蹲在外面聽人家牆角啊,但雙腿完全不聽使喚啊,葉風的話就像是聖旨一樣,讓他的身體失去控制。

葉風臉色一黑!

張玉的臉色也是一片通紅!

「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葉風沒有多說,這種事情,提的越多,越是尷尬,不如什麼也不提,是最好的,免得這傢伙又想的太多。

橫穿三千界 最鬱悶的還是屬於姜雨秋!

明明他什麼都沒做錯,反倒來,他卻被葉風的眼神狠狠瞪了一下。

他只是遵守葉風命令,守在門口,一晚上都被吵的沒辦法安靜下來,真是悲催啊!

……

到了吃早飯的地方,張慶之滿臉堆笑的走了上來,跟葉風問好。

「昨天晚上……大人休息的還行嗎?」

張慶之十分隱晦的問道。

「咳咳……」

葉風一陣不好意思,昨天晚上那事,看來就是張慶之自己安排的,為了討好,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送的出去,之前,是自己小看了張慶之啊。

「還行吧,你……安排的很好!」

葉風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算是和張慶之心照不宣吧,因為有些事情是沒辦法完全說清楚的。

「是,是,大人您喜歡就好!」

張慶之心裡一喜,這大概是他這輩子做過的最大投資了。 第709章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