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若塵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道:「這裡是福祿神尊的神境世界?」


緊接著,他仔細觀察四周。

這裡哪裡像是一座神境世界?

與一座真實世界,沒有任何區別。

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完全感知不到世界的邊際。

越探查,越心驚。

這座神境世界中,不僅有山川和海洋,還有各種生靈。一些強大的生靈,修為甚至達到了不朽境大聖的境界。

至於世界的更遠處,有沒有更強大的生靈,就不得而知。

更不知道的是,這些生靈,是被福祿神尊擒拿進來的,還是自然而然孕育出來的。如果是後者,那麼張若塵不得不說,福祿神尊必定是功參造化,修為已達到無法揣度的地步。

一個人,就是一座大世界。

他就是這座世界的創世之主。

「不好,神靈可以知道神境世界中的一切,福祿神尊會不會已經知道我的某些記憶,或者直接讀取了我的思維?」張若塵的心,變得忐忑。

面對一位自己無法揣度的恐怖強者,張若塵很難保持平靜。

葬金白虎的聲音,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別擔心,你融合了我的極道葬金之氣,有我庇護你,沒有任何神靈,可以讀取你的記憶和想法。即便是神尊,也不行。」

張若塵向它盯了過去,心情更加糟糕。

完了,有這隻老虎在,以後別想保守什麼秘密。

葬金白虎道:「放心,我不會隨時隨地讀取你的想法。」

還說不會,怎麼現在一直在讀取?

葬金白虎道:「你不開口問我,我當然只能讀取。再說,這裡是福祿神尊的神境世界,你似乎不想暴露一些秘密,不能開口,那麼只能由我來讀取你的想法,與你溝通。」

張若塵徹底無語,很想讓大腦變成一片空白。

葬金白虎道:「不用那麼緊張,你通過了我的考驗,現在是我的引導者,我們的命運已經連接在一起,你不用對我有什麼防範。」

「你可是地獄界的神靈。」張若塵如此想到。

葬金白虎道:「不,我不屬於地獄界,我來自神古巢。」

雖然張若塵早就有所猜測,可是,聽到葬金白虎親口承認下來,心中還是十分震驚。

神古巢,可是宇宙中最為神秘的地方之一,被稱為史前文明遺迹。

張若塵略微放鬆了一些,終於開口,問道:「你剛才說,我是你的引導者。這是什麼意思?」

「既然你已經醒了,跟我一起去見福祿神尊,他會告訴你,什麼是引導者。到我背上來,我帶你去見他。」

張若塵露出猶豫的神色,道:「這……不好吧!還是前輩在前面帶領,我在後面飛行,跟上就行。」

開玩笑,眼前這位,可是神古巢的神獸,可以與地獄界神靈平起平坐的存在。

神靈都不敢將它當成坐騎。

他區區一個大聖,豈敢?

「憑你的修為,飛十年,也到不了那裡。別磨磨蹭蹭,上來。」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見它似乎是認真的,於是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縱身一躍,飛落到它的背上。

真的是太夢幻,大聖居然可以騎神獸飛行。

「嘩——」

葬金白虎身上綻放出祥和的白光,化為一道光,向神境世界的某一個方向飛去,撞入進了虛空。虛空被撞擊的位置,浮現出一道道規則紋路。

閃爍了一下,規則紋路又消失。

「我身上的傷勢,似乎已經痊癒。」張若塵道。

葬金白虎猜到張若塵心中所想,道:「不用那麼擔心,你的傷勢,有一半是我幫你療養好的,福祿神尊沒有探查你,不知道你擁有真理之心。」

張若塵暈倒,很想從葬金白虎身上跳下去。

真的,完全沒有了秘密。

久久之後,張若塵才鎮定下來,暗道,「平靜,一定要平靜,我是因為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所以它才能隨時隨地讀取我的想法,別的神靈,肯定做不到。」

「你想的沒錯,的確是這樣。我們二人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你們人類的夫妻關係,還要親近,還要平等,你應該絕對的信任我。」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苦笑不語,暗道:「關係如果真的那麼親近,那麼平等,為何只能你讀取我的想法,不能我讀取你的想法?」

「因為你的修為沒有我高,精神力沒有我高。如果將來有一天,你超過了我,自然可以將這一切扭轉過來。」葬金白虎道。

完全沒辦法反駁。

張若塵不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問道:「你說,我身上的傷勢,有一半是你幫我療養我的。那麼,另一半呢?」

「另一半,當然是你自己。你的自愈能力,非常強大。我懷疑,將你撕裂成碎片,你的身體,也能重新凝聚到一起。只不過,時間會非常漫長。」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不再多問,開始思考如何能夠放空自己,讓自己不思考任何東西。

被一隻老虎,無時無刻的讀取想法,與脫光了衣服,在街道上裸奔沒有區別。

「你如果覺得,讀取你的記憶,讓你感到抵觸和不適。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就不再讀取。」

剛剛說完這話,沒等張若塵回一個「好」字,葬金白虎又道:「但是,我讀取你的想法,完全是想更多的了解你。只有這樣,我們今後才能更好相處。」

「走吧,先去見福祿神尊。」

嘴上這麼說著,張若塵心中想的卻是,如何推掉「引導者」這個身份。

這隻葬金白虎,看起來似乎很好相處的樣子,還幫他療傷,還做他的坐騎,完全就是一隻傻白甜。但是,張若塵有太多秘密,不想被外人知曉,絕對不能將它帶在身邊。

最好的是,再讓血后將他體內的極道葬金之氣抽離出去,徹底與葬金白虎斬斷聯繫。

……

葬金白虎帶著張若塵,來到神境世界的一片海域。

閻無神站在一條青龍的頭頂,早已等在了海面上,見到張若塵到來,臉上先是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隨即會心一笑。

葬金白虎落到海面,四足踩水,如履平地。

張若塵仔細打量閻無神身下的卍字青龍,臉上浮現出恍然之色,終於有些明白,自己體內的十條龍魂來自何處。

於是,他拱手抱拳,道:「多謝前輩。」

「我是看你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很有可能是老虎選中的引導者,才會出手幫你一把。其實,以你的體質和毅力,未必渡不過那一劫關。」卍字青龍道。

「嘩啦啦。」

天空中,雲霧翻滾。

一層層白雲,一直壓向海面,凝聚成一道巍峨磅礴的氣態面孔,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張若塵和閻無神這兩個大聖,只感覺渾身一沉,忍不住想要跪地膜拜。

不過,他們都是非常之人,挺住了身體,沒有下跪。

「拜見神尊。」閻無神率先躬身行禮。

張若塵抱拳,道:「拜見神尊。」

福祿神尊的氣態面孔,發出震耳的聲音:「很好,你們二人都很好,有資格代表地獄界,成為神古巢兩隻史前神種的引導者。」

張若塵立即開口,道:「神尊,可以不做引導者嗎?」

閻無神詫異,側臉望過去。

他知道張若塵很傲,可是,你居然連「史前神種的引導者」這個身份都看不上,也太不將史前神种放在眼裡了吧?

知不知道,很多神靈,想要成為葬金白虎的引導者,卻沒有機會。

未等福利神尊開口詢問,葬金白虎先一步說道:「福祿神尊,我有一件秘事,需要向你舉報,事關我背上這個修士。」

聽到這話,張若塵臉色一凝。

不是吧,這隻白虎也太沒有原則,只是不願做你的引導者而已,你至於現在就翻臉不認人嗎?

張若塵只知道葬金白虎能夠讀取他的想法,至於能不能讀取他的記憶,還是未知數。

如果能夠讀取記憶,麻煩會非常大,會連累很多人。

多半能夠讀取記憶,畢竟它的精神力比張若塵強大太多,在張若塵沉睡的時候,思維防禦極低,怕是什麼事都對他做過了!

真是一隻禽獸。

本以為你是傻白甜,卻沒想到你是心機婊。 「我去,這是什麼操作?」

「一人單挑三個玄尊巔峰強者?」

「現在還干出血來了?」

「我的嗎呀!這人到底是多牛逼?」

圍觀的人群當中,他們雖然是亡命徒,但若在一方,也是霸主級別的存在。

他們清楚玄尊境強者的實力是如何的恐怖。

結果那個青年,實力竟然比這三位玄尊強者還要強?

這已經有點刷新他們的三觀了。

在他們的印象裏面,能夠一挑三地讓這三位強者流血的人,起碼也得是跟他們一樣年紀,仙風道骨,氣度不凡者!

而這個青年,怎麼看都像是鄰居家的二牛!

所以眼前發生的事情,正把他們這些觀念真覆!

「哼,這點小伎倆就想困住我們嗎?」

龍捲風裏面,其中一人說道!

接着,剛剛變得猛烈的風速,在這個時候突然停了下來。

飄起的落葉掉落在地上。

一切好像都恢復了正常!

李竹林不由得一驚,果然在這個世界,還是有許多辦法可以把自己的力量壓制住的!

不過,也並非就是碾壓了,李竹林也有辦法破解!

而正當他發愣的時候,三個人迅速凝聚力量,展開了對李竹林的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