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往常她對這種東西也見多了。


但是放在那托盤裡,放在那檯子上,放在那女人的玉手裡,只覺得像從未見過的珍品般。

拍賣師掩唇輕笑。

「呵呵,這幾塊火焰晶石,裡面凝結了吞火獸四百年來溢出的火靈力。

品質遠超市面上的所有晶石。

尤其是這塊,裡面竟然生出了火種。」

她舉起其中一塊,那剔透的火焰晶石裡面,還有一小縷亮光閃爍。

拍賣師轉了圈,好讓所有人都看清楚手上的東西。

「如果煉化這塊晶石,就能擁有裡面的獸火。」

此話一出,拍賣場內頓時寂靜下來。

獸火。

那可是煉藥師們的象徵。

即使天賦沒法當煉藥師,擁有獸火的話,實力提升能起碼一個星級!

幾秒后,場內瞬間沸騰起來。

拍賣師舉著那顆火焰晶石,高聲宣佈道。

「第一件拍品,起價六十萬金幣,競拍開始。」

嫡妃狠張狂 她紅唇里吐出的每個字眼,都酥軟嬌膩,使得客人們心神蕩漾。

「七十五萬!」

「八十萬!」

「八十二萬……」

加價的聲音此起彼伏。

金幣的數量不斷向上猛竄,沒過多久,便到了一百萬的高價。

連烈風不動聲色地端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啜了口,完全沒理會下面那些人的鬧騰。

等價格逐漸穩定下來,場內不再像剛開始那般哄搶時。

連烈風才放下茶杯,他剛準備喊價,誰知突然響起道洪亮的聲音。

「兩百萬。」

場內瞬間寂靜。

哪個財大氣粗的人,竟然開口就讓價格翻了一倍,還用這種淡然自若的口氣講出來。

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二樓那個出聲的雅間。

長孫謀面色淡定,拍了下身邊夫人的手。

有火種的晶石,那一定是要給征兒的,看誰敢和他長孫家搶。

連烈風瞄了眼右邊第三間,當瞧見窗內長孫謀勢在必得的面色后,突然出口。

「兩百六十萬。」

場內的人還沒從剛才的錯愕中回過神來,就又被這道聲音刺激醒了。

他們震驚的目光全投到連翹這邊。

將軍府對上鎮北侯府。

真是有場好戲看了!

早就聽說這兩家前段時間從結親變成結怨,眼下看來還真不假。

「老爺!連將軍這不是成心拆我們的台嘛!」

侯府夫人余蘭淳不悅的蹙眉,繼續道:

「他孫女雖然是火屬性,但是不能修鍊,拿這麼好的晶石有什麼用,豈不是浪費?」

長孫謀面色微沉,皮笑肉不笑地朝這邊說道:

「不知老將軍要它何用,拿回去讓你的孫女兒玩嗎?」

連烈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這場公開競拍,本就是價高者得。侯爺不必這般陰陽怪氣,顯得沒有肚量。」

他的聲音並沒有壓抑,這道話全落入了屏息看戲的場內人耳中。

頓時有人挑眉,有人擠眼,場面頓時一片嘩然。

長孫謀狠狠地瞪了連烈風一眼。

他覺得麵皮掛不住,索性拉下珠簾,再次高喊,「三百萬!」

第一件拍品,就被兩大世家爭成了天價。

拍賣師眼底盈滿笑意,「火種晶石,鎮北侯爺出價三百萬,還有人加價嗎?」

她的聲音再動聽,也瞬間冷了場。

這麼高的天價,大多數人就算傾家蕩產也買不起。

即使再想要,面對如此高的標價,一些次之的煉藥世家也只能望而卻步。

然而有連烈風在,冷場並沒有持續多久。

他淡淡道,「三百二十萬。」

財閥真千金下山了 傲嬌前妻請入懷 二樓最邊上,賈府大夫人躍躍欲試地想開口,卻被賈老爺攔了下來。

他的目光瞟了瞟遠處的兩個雅間,輕輕搖了搖頭。

「你娘家再有錢,也不能跟這兩家搶東西。」

這句話使得大夫人猛然清醒過來,她眼紅的望著底下那塊晶石,最後別過頭。

長孫謀冷哼一聲,和連烈風較起了勁兒。

「三百四十萬!」

現在的場面是,能出得起價的人寥寥無幾。

而那僅剩的家族裡,都不願得罪這兩邊,場上就只剩下將軍府和鎮北侯府競爭。

連烈風哼笑了聲,「三百六十萬。」

「爺爺……」連翹忍不住開了口。

那塊石頭再好用,用接近四百萬的天價買回來,連翹都覺得心疼。

可是連烈風微微一笑,低聲道:

「翹兒,爺爺要是沒給你買回來,你會不高興嗎?」

連翹聞言愣住,在看到連烈風別有意味的眼神后,頓時恍然大悟。

「不會不會。」

連翹立刻應道,隨後嘴角翹起一抹笑意。

她這個爺爺啊真是不能低估。

拍賣師抬頭望著競爭火熱的雙方,臉上的笑容越發動人。

「沒有加價的話,火焰晶石就由將軍府——」

「四百萬!」

長孫謀死死地攥緊拳頭,陡然冷喝出來,眼神裡帶著孤注一擲的意味。

這是極限了。

如果連烈風那個老不死的再加價,那就讓給他了。

今天這麼多的拍品,總有適合征兒的。

他願意花四百萬給孫女買個玩賞物,買了以後可別後悔!遲早敗光他們家!

然而——

連翹從窗戶里探出個腦袋,笑吟吟道:

「侯爺腰纏萬貫,我甘拜下風,恭喜您拍到這火焰晶石。」

說完便笑著縮了回去。

拍賣師臉龐上浮起幾分愕然,片刻后才反應過來,立刻高聲宣佈道:

「吞火獸晶石,由鎮北侯爺競拍成功!」

場內的氣氛,因為連翹那句話再次喧鬧起來。

感情剛才爭得那麼火熱,都是騙人吶?是故意坑鎮北侯府的?

對這種世家之間相互的算計,在場的人是喜聞樂見。

眼下紛紛議論出聲,都揣測起侯爺此刻的心情。

「好一個連烈風!」

長孫謀狠狠地拍了下桌子,面色陰沉如水。

這時候,他怎麼可能不知道被那個老狐狸戲耍了。

平白無故虧了許多錢。

長孫謀表情怨憤地拍了下桌面,「好一個連翹!」

連家人無論老的還是小的,都沒有個好東西。

雅間之內。

蕭天香「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那個連翹真有意思。

她爺爺陰了鎮北侯府,她還生怕別人不知道,非要當面說出來。

皇兄,她是不是嫌長孫謀說她拍了晶石,也只能拿回去玩,才故意氣人家呢?」

蕭火野唇邊也噙了抹淡淡的笑意,開口道:

「這個你得問她。」

這次拍賣,一開場就有兩個世家相爭,後面的拍品似乎都變得沒了看頭。

連翹百無聊賴地撐著腦袋,小黑蛇就趴在她手臂上。

隔著層袖子,連翹聽到它在裡面低聲說道:

「主人,我感受到一種壓抑的氣息,像極了長生山裡面的東西。」

「嗯?」

連翹下意識地低喃出聲。

連烈風和連欽聞聲看過來,只見連翹正瞧著底下的拍賣台,「什麼東西?」

兩人的目光又不約而同的落回到台上。

拍賣師珍重地舉起托盤,上面有本殘破的古籍。

「這件拍品,是盜墓賊從一個不知名皇帝的陵墓里掘出,輾轉流落到我們納蘭商會……」

她柔媚的嗓音還在繼續,小黑蛇已經變得躁動不安。

「主人,長生山深處有個禁地,寒玉也不敢靠近。」

連翹不由得把胳膊湊近了點,一雙眼睛仍然盯著下面的拍賣師,好像在附和她的話般。

「皇帝陵墓可是禁地啊。」

小黑蛇不安地甩了下尾巴。

「寒玉從未靠近,不知道那裡是不是陵墓,裡面有什麼東西,但現在確實感受到了禁地的氣息。」

連翹眯起眼睛。

小黑蛇繼續說道,「主人,寒玉覺得很危險。」

而在同一時刻。

城西的街巷尾,有個身穿蒼藍色雲錦衣的少年。

他突然回過頭來,眸光冰冷,望向了拍賣行所在的地方,唇邊泛起抹冷笑。

「盜墓賊,小爺可是找你很久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