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很久,他們才回過神來,再看顧銘時,眼神中多了一絲畏懼。


強者不容輕辱。

侮辱者,死!!

李二公子懂,知道留在這裡無濟於事,起身說:「我們走。」

不過,他也不是一走了之,臨走前,他看了顧銘一眼,說:「我還會來找你的。」

顧銘淡淡道:「找我,我隨時奉陪,但是……」

話鋒一轉,顧銘凌厲道:「但你要是敢找別人,那就別怪我去李家找你。」

幹什麼顧銘沒講,但還是那句話,現場眾人都知道,去李家找李二公子的麻煩。

威脅無疑。

聽到這,朱建強忍不住了,想說一句,有種你來,看李家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撒野的地方。

但,這句話他沒有說,不是不敢,而是他覺得,這個時候他不能搶了李二公子的風頭,得讓李二公子撂下一句狠話,出心頭那口鬱氣。

至於他,出不出又有何妨?主子開心就好。

他期待李二公子說出那句他想要說的話。

然而,令他失望了,面對顧銘赤果果的威脅,李二公子一反常態的沉默起來。

「二公子……」

朱建強見狀,以為李二公子是被氣到了,寬慰說:「二公子,別跟這種無知的人一般見識,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到李家來鬧事。」

他這是隱晦的提醒李二公子,別慫,開懟,不能墜了他李二個公子的名頭。

結果呢?

沉默半響后的李二公子說:「我只會來找你。」

作為堂堂李家二公子,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實在沒臉干綁架別人威脅顧銘那種卑鄙事情。

同時,他還知道,顧銘這種性格的人,不會受威脅,只會選擇魚死網破。

這是關鍵。

以前他不把顧銘放在眼中,覺得顧銘是他一隻手就能捏死的螞蟻。

但是此刻,他知道,顧銘是強敵,他必須正視。

當然,還沒到令他害怕那種程度,所以他不改初衷,還想要顧銘的小培元丹配方和工藝。

至於現在,當然是夾起尾巴走人。 李二公子一行人走後,黎正南如虛脫一般,癱坐在地上。

今天,他是被嚇慘了。

張嘴,想說顧銘兩句。

話到嘴邊,他咽了回去。

顧銘,夠仗義了,剛才還讓李二公子別來找他們麻煩,他這要是還說顧銘,過份了。

當然,他也不是什麼都沒有說。

他感慨道:「顧先生,你以後的麻煩大了,李二公子可沒你想的那麼簡單,你自求多福吧!!」

顧銘:「……」

他還沒有黎正南想的那麼簡單呢。

懶得說。

也沒有必要跟黎正南解釋。

他的事情他會處理,他只需要保證不牽連無辜的人就行了。

鈴鈴鈴……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蘇曼。

顧銘也不避諱黎玥,接通電話道:「曼姐,你回來了?」

他覺得是,否則蘇曼打電話幹什麼,又不能……

想得有點多。

蘇曼說:「還沒呢,還要幾天。」

「那你這是?」顧銘疑惑道。

蘇曼嬌嗔道:「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

蘇曼數落道:「提起褲子不認賬的男人,算我瞎了眼,看上了你。」

顧銘狂汗,他是這個意思嗎?他壓根沒有這樣的事情好不好。

他趕緊說:「曼姐,你可別冤枉我。」

「那你什麼意思?」蘇曼不放過道。

顧銘說:「我的意思是,你有事沒事都可以給我打電話,但你今天給我打,肯定有事。」

他不信蘇曼沒事會如同小女生那樣給他打電話撒嬌,這壓根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就你聰明。」

蘇曼不在賣關子,直說道:「後天晚上有時間嗎?你要是有時間,我就把慈善酒會定在後天晚上。」

「有。」

顧銘痛快說。

雖然他不想去,但他不能浪費蘇曼一番心意,勉強去一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蘇曼開心說:「那就這樣說定了,後天晚上,不見不散。」

「好!!」

顧銘再次答應。

沒有馬上掛掉電話,顧銘又說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后,這才掛掉電話。

至於痛和癢的話,肯定是蘇曼說,他膽子再大,也沒有大到當著黎正南和黎玥的面說那樣的話。

當然,主要是黎正南,不好意思,睡了人家寶貝女兒呢。

黎玥好點,知道他不是老實人,見怪不怪。

不多說。

他認真聽黎玥給黎正南講事情的始末。

都是他知道的事情,按理來講他可以走,但李二公子還沒有離開,他這個時候出去,多尷尬。

他還是要給別人留一點點顏面,等幾分鐘又有何妨?

……

外面。

李二公子一行人下樓。

朱建強有些不甘心的說:「二公子,難道我們就這樣走了嗎?」

剛才,顧銘有手榴彈,為了確保李智的絕對安全,李家的鐵血衛沒有辦法發揮全部實力。

但是現在,李智已經出來,鐵血衛完全可以殺一個回馬槍,打顧銘一個措手不及,讓顧銘知道,有槍就是爺這句話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經得起檢驗的真理。

可行?

顯然是可行的。

李二公子聽后,表示有些小心動。

但,也僅僅是小心動罷了。

能不動槍,他是不想動槍的,更別說顧銘手中還有手榴彈,這一響,得驚天動地。

怕?

小事情。

他一個電話就可以擺平。

關鍵是他還沒有想清楚顧銘剛才把手榴彈藏在哪裡,更沒有想清楚,顧銘是如何把手榴彈拿出來的。

這是一個問題。

值得他深思,也值得他認真對待,不能輕敵,在被顧銘打一個措手不及。

當然,光思考還不行,還得有信息供他分析。

這種事情,自然無需他出馬,他交給朱建強,讓朱建強去打聽這個事情,一定要搞清楚,顧銘把手榴彈藏在哪裡,又是如何瞞過他們眾多眼睛,拿到手中拿來的。

朱建強表示心裡苦,這他咋打聽嘛。

但,主子交代的任務他不可能不接,他硬著頭皮接下這個任務。

豪門婚外運 別說,還真讓他聽到一些消息,彙報給李二公子,讓李二公子知道顧銘另外一個身份,大魔術師。

至於找顧銘麻煩……

完全沒有必要這麼急,黎玥在,顧銘跑不了。

繼續走。

玲玲……

電話響起。

李智掏出手機一看,嘴角翹起,露出一絲微笑,當即接通電話,甜甜的叫著嫂子。

沒錯,給李智打電話的人是剛剛跟顧銘通完電話的蘇曼。

蘇曼說:「小智,最近兩天有時間嗎?我有件事情想麻煩你幫我做一下。」

李智拍著胸脯說:「嫂子有事儘管吩咐,能做到的我絕無二話。」

蘇曼沒有客氣,直說:「後天晚上,我想舉辦慈善酒會,親自去邀請一些重量級朋友來參加。」

「但現在,我人在公海走不開,你能親自去幫我邀請一下嗎?」

「沒問題。」

李智一如先前那般痛快。

蘇曼很是開心,開心說:「那辛苦你了,到時介紹一位青年才俊給你認識。」

「哦?是嗎?」

李智好奇道:「不知是哪位當得起嫂子如此高的評價?」

他不敢想,申海市除了他死去的哥哥,還有哪位年輕男人當得起蘇曼如此之高的評價,乃怕他,也從未在蘇曼口中得到這樣的殊榮。

蘇曼說:「容我賣個關子,到時再給你介紹。」

「好的。」

事情談完,兩人又寒暄了幾句,這才掛掉電話。

繼續前行,很快車上,坐在車上,李智還在想蘇曼口中的青年才俊是誰,會不會是某位京都大少到時也要來參加慈善酒會。

打死他也想不到,蘇曼要給他介紹的人是顧銘。

這就是蘇曼口中的大人物?

怎麼可能。

值得蘇曼用大人物來稱呼的,可不是李智這種跑腿辦事的。

真正的大人物另有其人。

至於李智嘛,純屬添頭,屬於那種認識有害無益的存在。

顧銘不知道。

壓根沒去聽,錯過了一些有趣的信息。

但想想,也就那麼回事,沒什麼大不了的,到時自會見分曉。

如非必要,他不喜歡偷聽別人談話,但有些聲音,他不想聽都難。

他聽到豪車啟動的聲音。

不出意外,李智走了,也到了他走的時候。

同時,黎玥也把事情始末給黎正南講出去。

這一下,黎正南淡定不了,讓顧銘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保住小培元丹的配方和工藝,千萬不能給李二公子。

黎玥白眼。

顧銘沒啥想法。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黎正南出於自己的利益考慮,又沒去干傷天害理的事情,完全可以接受的。 至於黎正南的請求……

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無需往心裡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