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很快,這十面土盾牌,便被妖族抓的支離破碎。


但這十個人剛到橋的中心,就是剛到天路中間的部分。

而且這個區域是最危險的,因為根本沒有護欄保護。

所以說橋底下的魚類妖族,可以自由的蹦出水面,向他們進行一輪一輪的攻擊。

對於這種狂轟濫炸式的攻擊,他們雖然都沒有受到什麼致命的創傷,但是也狼狽不堪。

秦趙歌在最後面,他所要面對的就是這些妖族一類的偷襲。

雖然修為不在,可是過去畢竟達到過某種高度。

所以他並不懼怕,而且他還用劍砍傷了一個魚類妖族,這種魚類妖族的鱗甲相當的硬,竟然將普通的鐵劍崩出了一個又一個小口子。

「前面的,我們停一停。然後外圍的人轉一圈。」呂青檸大聲說道。畢竟長時間在一個位置,很容易讓人產生疲勞感。

「你們誰的手中有兵器,遞給我一個。這些魚的鱗甲十分硬,普通的兵器最多也就能支撐一百下撞擊。」秦趙歌將手中的鐵劍扔到橋下。第三關是可以動用武技的。

其實從悟道石那一關,就可以動用武技。

在那一關,普通人更佔有優勢,因為他們沒有系統的學習過武技,所以就算是胡亂的舞上一招,只要不算太過分,都能輕輕鬆鬆的過悟道石那一關。

不過第三關不一樣,這些普通人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給外圍的武者添麻煩。

在經過了一圈的輪換以後,他們前進的速度明顯提高,經過一番努力,終於到達了橋的那一頭,通過了天路。

等著十個人在回神的時候,已經站在紅楓山莊的門外。

而在門口,喚雲天正看著這十個人。

「我說你們這些弟子,連這個事也要湊熱鬧。尤其是你們兩個。十一師妹,十二師妹。剛才掌門跟我說了,既然你們撐的沒事幹,待會兒比武的擂台上,你們可要加油啊,這是為你們設計的。」

喚雲天頓了頓又說道:「至於你們這些前來拜師的,請跟我來。」

喚雲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你們賺到了。」一個紅楓山莊的外門弟子說道,這位主管弟子修行的喚長老,對他們這些從來沒有客氣過。

「多嘴,明天你的修練加一倍。」喚雲天發出爽朗的笑聲。

這位外門弟子臉啪的一下就拉下來了,本來修鍊的就很艱苦,加一倍的量。那不是要自己的命嗎?

紅楓山莊大廳之內,看著陸陸續續有人通過了考驗,劉俊之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他就怕系統給出個難題,萬一系統提供的這個考驗,將這些拜山的人刷下一大半,那劉俊之臉上可就精彩了。

這次系統並沒有坑他,難道真的轉性了。

經過第三關考驗的人不在少數。

「影雪,你宣布吧。」劉俊之對周影雪說道,作為紅楓山莊實力最高的兩個人,白骨君被他安排在山下,全權接待這些拜師的人。

周影雪被他安排在山上,來,最後宣布試練的時間已到。

「本次收徒,現在結束。未通過考驗之人,可以自行下山。或者成為紅楓山莊的記名弟子。雖然你們沒有通過考驗,但是只要堅持心中的所想,武者的大門一定會想你們敞開的。」周影雪的聲音不大,卻通過自己元力傳遍了整個紅楓山。

周影雪這一聲,讓石臨天睜開了雙眼。

石臨天看了看周影雪,然後又閉上了雙眼。

對於這位前來捧場的渤海侯,劉俊之有些無語,這個侯爺似乎一直在閉目養神。

張遷現在已經坐不住了,他是來探查劉俊之的身份的,現在卻絲毫沒有頭緒,而且渤海侯和對他也不太友善。

並不像往常一樣對他恭恭敬敬。

呆在這裡也是無趣只得起身,一抱拳。

「感謝劉掌門邀請老朽前來觀禮,老朽剛剛想到閣內還有一些事情未處理。十分抱歉。無法進行接下來的觀禮,所以讓小徒代替老朽觀禮。」張遷說完,沒等劉俊之回話。就出了議事大廳。

「師兄,再見。」阮原旁邊的女子說完之後,也迅速的出了議事大廳。

對於張遷的中途離去,劉俊之並不在意。

本來觀禮的嘉賓中就沒有他,盛寶閣,冷雲只請了阮原一個人。

其他觀禮的嘉賓,看著盛寶閣白銀大供奉張遷的離開,表情各自不一,有些掌門也想趁機會離開,但是渤海郡石臨天沒有動,他們也不敢動。

在渤海郡這個地面上,他們寧願得罪盛寶閣,他們也不敢得罪渤海侯。

畢竟他們在渤海侯的地盤上,什麼事都要仰仗渤海侯。

「稍後進行拜師儀式,各位掌門,請稍等一下。我沒有禮品相贈,禮物雖然不貴重,但是一份心意。」劉俊之朗聲說道,對於這次前來觀禮的掌門,雖然他們是看著冷雲,或者白骨君等人的面子上,前來觀禮。

劉俊之也表示衷心的感謝,這些一二品宗門雖然不多,但放在那裡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不多會兒,幾名女弟子將準備好的禮品放在了各個掌門的面前,這是劉俊之煉製的一些二品丹藥。

能夠提升些許修為。

其中一個掌門接過瓷瓶,當場打開一聞,一股淡淡的葯香縈繞。

這個掌門立刻將瓷瓶蓋好,以防止丹藥藥力的流失。

從葯香來判斷,這個丹藥的葯香很濃郁。

雖然不知道品質如何,單從葯香來判斷的話,是品質很好的丹藥。

「這種丹藥能夠輔助武者快速的提高實力,還請各位掌門笑納。」劉俊之笑著說道。

其中一個掌門將丹藥收入懷中,這哪裡是小小的薄禮,這可是厚禮呀。

雖然這個丹藥,在大人物眼中並不算什麼,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卻是相當的珍貴。

紅楓山莊的掌門,出手十分的闊綽,他日必不是池中之物。 ?「現在進行收徒儀式。」劉俊之朗聲說道,現在宗門的一切事宜已經進入正軌。

接下來就全權交給冷大長老負責,自己只需要做個逍遙掌門,負責賺錢即可。

雖然劉俊之想的很輕鬆,但賺錢哪有那麼容易。

「請本次闖關者的前十上殿。」周影雪用了一個請字,在她看來這些能闖過第三關的人,都是宗門的未來。

不可以懈怠,借著這次開山大典的機會,將紅楓山莊的名號打出去,才是主要的。

自己必須要給他們留下一個禮賢下士的模樣,所以他用了請字而不是帶字。

隨著議事廳大門的開啟,陸陸續續的進來了十個人。

有男有女,有少年也有中年人。有的人有修為在身,有的人則是普通人一個。

其中一個少年長得十分俊俏,一襲白衫。赫然是秦趙歌。

劉俊之看著台階下的秦趙歌,微微的點了點頭。

看來秦趙歌已經控制住了體內的心魔,這次他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昔年之前天賦才情盡顯,可是一夜之間卻都離秦趙歌遠去,可是現在又都回來了。

雖然沒有了以前的榮耀,可是現在秦趙歌況十分穩定。

不僅秦趙歌心中高興,劉俊之也由衷的高興。

收服一個真命天子,在未來對抗聖帝的作戰中,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而現在的,劉俊之所要考慮的是另一個問題。

如果雲落要退婚的話,一定要極力的阻止。

否則的話會影響到宗門的氣運,就算不提這個。

劉俊之希望秦趙歌和雲落在一起,畢竟那可是正宮娘娘。

至於感情這種東西,有人能一見鍾情,也有人能默默守候,最後守得雲開月明。

雖然不確定雲落會不會退婚,不過秦趙歌是真命天子的模式,所以這件事多一半會發生。

到時候還需要儘力的化解,秦趙歌的身份還是不要泄露的,就叫他趙秦吧。

「趙秦,你果然來了。」劉正軍說話的時候,還不停的向秦趙歌擠眉弄眼。

秦趙歌何等的聰明,一看,小師叔向他擠眉弄眼。

就知道這個趙秦,是自己的姓名的。

至於小師叔為什麼要隱瞞他真實的名字,大概他的未婚妻雲落有關。

「小師叔,我來了。」秦趙歌一字一句的說道。

眾人聽到這個少年的話,都恍然大悟,原來這個人也是紅楓山莊的弟子。

也就是說這第一名,還是紅楓山莊的人。

「眾位,你們別誤會。他是我在外面發現的好苗子。有一些基礎,但是我並沒有指點他,嚴格來說,他只有拜見過他的眾位師兄師姐,我才會代我師姐收他為徒。」

劉俊之連忙解釋道,這個人只是自己發現的,至於他能夠成為第一,完全是靠自己的實力,跟他沒有半點關係。

他並沒有暗中幫忙。

眾位觀禮的嘉賓,聽過劉俊之的解釋之後。

各人心中有各種想法,但是有一條想法,他們是相同的。

那就是劉掌門看上的這個少年確實是個好苗了。

「我排行在十,名叫周影雪。」劉俊之旁邊的周影雪說道。

師叔這傢伙,自己不收徒弟,卻已經代師父收了三個徒弟。

看來小師叔是嫌麻煩,又丟給了他們一個小師弟,讓他們教導這位小師弟的修為。

他是省事兒了,可又給他們增加了額外的工作。

周影雪在心中不停的嘀咕著,他們這位小師叔什麼都好,賺錢也是一把好手。就是稍微的有點懶,把宗門的日常事務,全都交給了他們這些長老以及堂主。

「拜見師姐。」秦趙歌深施一禮。

看到這個叫趙秦的少年,如此的有禮貌,周影雪覺得兩手空空並不合適。於是便說道。

「等開山大典結束之後,師姐贈送你一件禮物。」

秦趙歌,聽見周影雪的話后。

一句謝謝師姐脫口而出。

「這位是你二師姐,雲落。」劉俊之向秦趙歌說道。

雲落聽見小師叔叫她的名字,便從劉俊之身後,走到了周影雪的旁邊。

秦老歌,看了看台階之上的雲落。

一時間的吸引住了,這就是自己未曾謀面的未婚妻。

拋開別的不談,光論長相的話。

自己未婚妻的容顏算得上是嬌美可人。而且恐怕未婚妻的身高,是紅楓山莊所有女性武者中最高的。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可是秦趙歌覺得,能娶這樣的女子為妻,他此生無憾了。

看到這位小師弟,緊緊盯著自己,而且還那麼的專註。

他是不是對自己有意思。

雲落腦中冒出這樣一個念頭,然後又被她否定。

自己都在想些什麼?

難道真如師姐說的那樣,自己看見俊俏的男生,就會犯花痴,會胡思亂想。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一定要改正。

「好了,現在進行拜師儀式吧。」劉俊之看著秦趙歌的眼神,立刻說道。他還真怕這位真命天子露出馬腳,讓自己難上加難。要撮合這一對兒,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你的師父叫妙華真人。你師姐,她們是雲字輩。至於你的道號,你自己取。到時告訴師叔我即可。」給真命天子取道號,還是算了吧。

真命天子有自己的路要走,這個他不會幹涉的。

至於那個導火索,退婚,只是刺激真命天子崛起的道路。

在這個方面,劉俊之也有別的方法來刺激秦趙歌。

「這樣呀,那是師叔的意思,就是不會管我了。」秦趙歌很聰明,可能是聰明的,有些過頭。

忘了現在的場合。

周影雪正要發聲斥責,這個趙秦是在質問小師叔嗎?

通過這一句話,趙秦已經徹底的得罪了周影雪。

得罪了他這位師姐。

不過給劉俊之制止了。

劉俊之剛才還想給秦趙歌找點刺激。

沒想到這個刺激會來得這麼快。

讓一個不是真命天女,卻勝似真命天女的武者記惦。

秦趙歌崛起的道路,還真是艱險異常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