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很簡潔,空幻不需要解釋就聽懂了,但結論很不喜人。


撫摸着雙月的腦袋,空幻平靜地詢問到:“好吧,我說‘小’基地是錯了,那麼8051你想說的是?”

“我想說的其實也很簡單。”

向幾名帶着恭敬的眼神,躬身向自己三人行禮的朋人遊客回禮之後,8051繼續說道:“我覺得這時候‘蟲子正花時間重新分析我方實力,製造機械,爲下一次大面積攻擊而全力準備’的可能性,絕對比你說的‘蟲子要跑’的可能性高出99個百分點。”

“同意。”

雙月依舊做着‘姐姐應聲蟲’的角色。

“這我也知道。”

苦笑了一下,空幻擡頭望向天空,隱約可見天空中那第三顆月亮。

自從光學鏡片技術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後,朋族就開始大量修建了天文臺,其中浮空島這種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就不可能棄之不用。

而蟲子或許是對雙月星的‘原始人’們並不看好,因此根本沒有隱藏過蟲子基地(惡之月)。

如此一來,浮空島天文臺遍佈半個雙月星的朋族,幾乎是隨時監控着蟲族基地的動向。

但是,即便是能看到又如何,還不是隻能被動接受。

而且,朋族根本不知道對方大部分行爲的意義,即便是8051也一樣。

“走吧,去能量化實驗室。”有些泄氣的空幻,重重拍了拍臉頰,拉着兩人走出了博物館:“瞭解敵人是必要的,但增加自身實力,纔是立於不敗之地的關鍵。” 朋族能量化實驗室始建於朋族歷公元0030年,最初的目的,只不過是‘從理論上研究楚霞等各個能量化、以及幽神級能量化的情況’。

簡單點說,那時候的能量化實驗室,就是朋族爲幽神們能量化後,設置的私人看護所,一邊隨時記錄幽神能量體的情況,通過討論能量化幽神級的戰鬥方式。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不過隨着《靈魂級能量化理論》的提出,認識到種族實力提升重要性的高層,以這個能量化實驗室爲基礎,迅速擴展出了現在的‘朋人主動能量化進化研究實驗室’簡稱‘能量化實驗室’。

隨着32年那次導致的全朋族研究人員大集合,從而弄出了營養液這種強大的東西的意外之後,靈魂級朋人的能量化進程就開始進入正軌。

但在34年,高層卻出於對能量化後的成員們,其繁殖能力產生了擔憂,而暫停了朋人的能量化。因爲雖然在理論上,已經證明即便是能量化之後,朋人也可以進行繁殖生子,但至今爲止,無論是幽神級能量體還是靈魂級能量體,都沒有生育記錄。

在現實與理論的衝突之中,政府選擇了現實,而追求理論的能量化實驗室也只能接受。

於是,爲了種族的安全,高層不得不暫停這項可以大面積提升朋人實力的實驗,並將能量化實驗室的工作,轉向‘朋人能量化理論及過程完善’、‘可蓄養動物能量化’、‘麒麟獸量產’、以及‘能量體軀體穩定性研究’上。

此時降落地面,站在離新朋島不遠的人工浮空島邊緣,空幻看着遍佈全島的各種能量生物,倒是感慨萬千。

“要說這個島,恐怕叫做能量生物聚集地也不差吧。”

向身旁的8051和雙月如是感慨,空幻將視線從遠處三五成羣的能量化生物處收回視線,隨即發現,8051早在下船後就抓住了一隻能量化電鰻,此時正將對方當做鞭子一樣揮來揮去,邪惡女王的態勢表露無遺;

而雙月,則蹲在地上,與一隻貌似能量化網兔大眼瞪小眼中,這時小兔子疑惑地晃了晃耳朵,小跳兩步靠近雙月;雙月居然也隨即擺了擺耳朵,隨後小跳……兔子被嚇跑了。

(喂!雙月的耳朵是普通朋人一樣的短耳吧!)

空幻滿頭黑線地看着雙眼霧氣的雙月,伸手將對方抱了起來,隨後用念力抓來一直能量化網兔交到對方手中。

小蘿莉立刻安靜下來,但不一會兒,兔子就被她放跑了。

“走了,先去辦正事!”

抓起兩人手臂,空幻拖動着兩人,沿大路向能量化實驗室走去。至於爲什麼不抓尾巴或者觸手,空幻表示他還想多活幾年。

這座島嶼是在朋族大遷移之時,長老院利用存量不少的浮石,製作的一個特殊人工浮空島,擁有3公里半徑,完全不同於其他浮空島的盆地山谷地形。

爲了保證其安全性,倒上配置了大量朋族最爲先進武器,而在島嶼上待着的,基本上都是能量化實驗室及其附屬機構,其中可以作爲防禦士兵的麒麟獸就不下50頭。

“空幻長老,空零長老,歡迎您的到來,這位是……”

“雙月。”

不知道什麼時候抓了一直能量化皮卡丘的小蘿莉,搶先回答。

“哦,雙月好。”迎接空幻一行的研究員笑了笑,有些詫異地看了看異常安分的能量化皮卡丘,很快回神,向空幻點頭之後,轉身帶着衆人向實驗室走去。

“秋……唯研究員是吧?我記得你當初還是跟着愛依在搞電磁炮研究,怎麼轉到能量化實驗室呢?”

“長老叫我秋唯即可,我並沒有轉入能量化實驗室,只不過是進化島(現在這座人工島)上有不少我們的電磁武器,所以我過來擔任防禦部隊的武器工程師。”

“不過因爲在這裏久了,地方不大,所以走來走去,地方和人也都混得很熟。而這次研究員們都忙着爲長老準備資料,因此就讓我過來接待長老。”

“是嗎。”

空幻笑了笑,有些不置可否。他更相信是這些研究員們,一個個都懶得去做研究以外的事,纔將接待工作推到了這位電磁炮工程師手中。

不過對方既然這麼解釋,顯然是處於善意,空幻也沒那麼無聊去揭破。

“既然你對這裏這麼熟悉,能請秋唯你說明一下現在的能量化研究進度嗎?這次我來的目的,想來元光族長也提醒過你們。不用擔心,我沒別的意思。不過我想知道具體的情況。”

“是,長老。”

推開裝飾性多過實用性的大門,衆人步入了能量化實驗室內部,而秋唯也從這裏開始說起。

“整個進化島,主要研究課題是生物的能量化。因此,隨着時間的推移,島上的能量化生物生物越來越多。”

突然從衆人眼前閃過的一頭,雷擊獸能量化成爲的麒麟獸,彷彿是給這位工程師的講述作證一般,在衆人眼前停了一瞬,隨後打了個響鼻,瞬間飛走。

空幻幾人一臉詫異。

“一點也不怕人。”8051評價。

“好像沒有攻擊性。”空幻評價。

“好乖。”雙月……

“咳咳,大家說的都沒錯,進化島上因爲有很多能量化生物,其中諸如麒麟獸,戰鬥力甚至比普通研究員都要強出很多,所以爲了避免過度關押導致動物暴動等麻煩,我們是對這些生物採取了島上放養的模式。”

“放養?這其中好多生物都會飛吧,你們不擔心它們跑掉?”

“不用。”看起來對此很有信心,工程師一臉笑意地說道:“就像我們養的毛球、白兔等等寵物會自己回家一樣,我們對待這些生物都很溫和,而且是將其當作家養寵物來培育。”

“而且,對於放養的生物,我們也是有選擇性的放養的:

首先是即便能量化後,也不會飛行的生物,只要學會不主動攻擊認識的人,我們就可以放養,這一般是小動物;

其次是對於會飛,但飛不高的生物,在滿足前一點的情況下,只要馴養其學會不飛出島嶼邊緣,也可以進行放養,例如電鰻;

最後,對於諸如麒麟獸這樣飛行自由度很高,而且攻擊性極強的生物,我們一般是會在對方完全學會不主動攻擊的前提之下,再教授對方回家的方式,知道確認麒麟獸可以外出後,纔將其有限制地放養。”

“原來如此。”

吱呀——

這次是一道厚重的鐵門打開,伴隨着守門的三位原人用大力拉開之後,衆人步入其中。

空幻抽空看了看,雙月懷中的皮卡丘消失,變成了一隻能量化電鼠。

(更新好快!什麼時候的動作。)空幻忍不住吐槽。

而秋唯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正指着鐵門解釋:“這是進化島的安保措施之一。在島嶼邊緣我們設置了32個監察點,實時關注着島嶼上的能量生物,避免他們落入自然界後對自然生物造成影響;

與我們之前通過的那道簡單的大門連在一起的柵欄,則是第二道防線,用於預防外部的能量生物干擾到研究員們的研究;而這道鐵門,纔是主要防禦,同時也兼顧了‘防禦外部敵人’與‘擋住內部未馴養能量體衝擊’兩個方面的作用。”

砰!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狠狠地撞擊着大門旁的牆壁,發出劇烈響聲。

精神力掃描過去的空幻等人,都可以看清那頭生物的外貌,應該是一種肉食恐龍的能量體。反倒是帶隊的這位秋唯因爲隔着牆壁,而且精神力等級不高,而不明所以。

見到雙月似乎微微皺起眉頭,還以爲對方被突然發出的撞擊嚇到的秋唯,和善地解釋到:“大家不用擔心,那只是那些兇狠的能量體的行爲,而我們的安保措施很安全,絕對不會有問題。”

不過同樣見到雙月皺眉的空幻和8051,卻都有些擔憂。

(這裏可都是雙月星的生物,雖說能量化之後,可以讓這些生物更加強大,嚴格來說對生物而言還是好事,但畢竟過程中肯定會有大量生物死亡,若是引起雙月甚至8051不高興,那可就麻煩了。)

這些都是深層次的思維,目的是避免被8051和雙月探知,只是這種方法沒那麼輕鬆掌握,空幻在如是想了想,便急忙出聲吸引衆人注意力。

“秋唯工程師,還是直接帶我們去朋人的能量化實驗室吧,順便在路上給我們說說那裏的情況,至於這裏的動物……”

砰!

嘔!

驟然響起的聲音,伴隨着一抹閃光突然將反應不及的空幻推着,重重地砸如之前衆人通過的大門。

此時的空幻有種錯覺:自己已經嵌入鋼鐵大門。

“額……”

“空幻長老!”

“空幻!”

“妹控姐夫爸爸!”

“快抓住那個傢伙!”

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那是誰!當心!”

“哎呀!我的腳,靠!”

“砍了它!”

“吼——”

“麻醉!”

“……”

一陣雞飛狗跳之後,之前胡亂衝撞的生物終於被抓住,而倒黴地被重重砸如牆壁的空幻,也搖搖晃晃地從鋼鐵大門中走了下來。

鬱悶地捂住有些發暈的額頭,他擡頭看向前方亂作一團,似乎還不是有雷光閃過的人羣,滿臉疑惑。

“怎麼回事?”

因為慫所以把san值點滿了 “空幻你沒事吧?8051表示對空幻的幸運值達到負數表示感嘆。”

“隕石撞地球?”雙月表示胡亂說話無壓力。

“……”

幸好,這裏還有一個清醒的正常人:“空幻長老沒事吧?不用擔心,只是一頭暴走的翼龍能量體,已經被抓住了。”

“翼龍?你們到底試驗了多少動物啊……”

認識到8051、雙月和秋唯都靠不住的空幻,扶着8051,一面埋怨,一面向漸漸靜下來的人羣走去。

“怎麼回事?” 能量化實驗室所需要進行的能量化實驗項目很多,不過因爲朋人的能量化被暫停,實驗室研究人員,爲了達成政府‘進一步完善朋人能量化方法’的命令,只能加強對各種動物的能量化試驗,來填補各個試驗數據。

例如,尋找尾巴和朋人相似的動物試驗尾巴能量化;尋找靈長類動物(或者黑骨人)試驗身體能量化;尋找翼龍、四翼翼龍等生物試驗翅膀能量化;尋找……

總之,一切的試驗都是爲朋人的能量化積累經驗,一切以提升朋人能量化成功率爲目的,這樣一來,實驗室中的動物,除非能量化成功,否則其中大部分遭到的待遇就不怎麼好了。

在被一頭能量化大半,然後因爲能量侵蝕而大腦出問題的翼人給撞了個滿懷之後,心情都不怎麼好的空幻幾人,在秋唯小心翼翼的帶領之下坐在了朋人能量化實驗室中,可這裏卻有些冷清。

沒辦法,這個實驗室是有朋人進行能量化時才使用的,而很明顯,現在並沒有,即便是實驗室偷偷有進行朋人能量化,這時候在元光的通知下,也不可能留下什麼證據。

“希望你們沒有做什麼不正確的事吧。”空幻想了想,擡頭看向眼前反應有些詭異的研究員:“好吧,之前的事我可以不去理會,但你們以後必須加強對這些生物的監管……”

“是,這是當然。”研究員語氣清冷地回答。

眼角餘光掃過雙月和8051,雖然雙方都神色正常,但空幻還是需要注意實驗室用生物進行實驗的影響,不過在此之前,他先補充了一句:“對於動物的能量化,記住不要過度,但對於那些脾氣暴躁的動物,該強則強……”

雙月和8051臉色微黑……

空幻毫不停頓地補充:“但是,你們卻不能忘了善意,要學會用精神力向動物傳達我們的善意,讓對方瞭解到我們的善意,從而安撫對方,讓對方配合行動。這對精神力Lv4的成員應該不是什麼難事,難道這種方法你們都忘了嗎?”

或許是因爲很沒面子地被裝在了牆上,空幻此時的語言還有不少的怨氣。

“是的,空幻長老,其實我們也有采用這種方式……”

“那爲什麼那隻翼龍沒有?”你同意即可,但不能撒謊,認爲對方在敷衍自己的空幻感到一陣不爽。

“事實上,只是因爲那隻翼龍腦子被能量侵蝕燒壞,我們根本沒法通過精神力與對方溝通。”

“哦,是嗎,那好。”

雖然對這位研究員平靜的語氣有些不適,但空幻不是不講理的人,此時也只能哀嘆自己的運氣。

“你們要知道,動物和朋人一樣,都是自然界的生命,我們不能爲了朋人的生命,就罔顧動物們的生命!”8051如是提醒,但這話顯然讓對面的研究員有些不滿。

坐在那裏被四人包圍着,如同受審罪犯般,壓力很大的研究員,心中卻對8051的話很不以爲然:“那些普通動物怎麼能與朋人相提並論,何況,要真是人與動物平等,爲什麼不讓普通動物住進房子、讓朋人來參加實驗呢?”

當然,這些東西很多人都知道,卻不會明說,這位研究員也一樣,但他很顯然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並不是他的同類,而是所有生物的意志集合,作爲星球意志的雙月和8051。

在這兩人面前,雙月星從上至下,沒有任何生物的想法能逃過她倆的關注。

幸好,這裏還有空幻作爲炮火吸引者,能夠爲其提供更多的防禦和分擔。

“好了,大家還是不要糾結這個話題。”同樣感到研究員反應不對的空幻,果斷將所有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對於自己這種偉大的行爲,他感動地一塌糊塗。

雖然,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感動:“大家只要知道,以後對實驗體動物好一點,若是過於痛苦的試驗,那保障措施等等就要做好。”

“是。”研究員敷衍性地點了點頭。

不等8051和雙月防禦,空幻趕快結束話題。

“我們還是說說此次的任務吧。”

拍了拍8051和雙月,感覺後背有些發寒的空幻,向對面的研究員點了點頭問道:“我到進化島來,壓力大……咳咳,主要任務就是爲了瞭解一下:是否可以重啓朋人能量化?”

“隨時都可以啊。”研究員的回答異常乾脆,看來這預習工作做的做的很好。

“當初停止朋人的能量化,不就是你們高層嗎?”眼前研究員冷淡的眼神讓空幻有些不舒服,他還沒怎麼遇到過在自己面前露出這種疏離表情的人。

不過對方還在繼續發言,空幻也沒有打斷,即便那話讓人不舒服。

“說起來,若是高層當初沒有暫停的話,只要政府滿足營養液消耗,恐怕全族所有靈魂級,此時都已經成爲能量體了吧。”

“想想啊,近萬能量體一出,這隕石基地的蟲子又何足爲慮呢?”

“可是那時候還有着諸如:成功率、營養液供應以及繁殖率等一大堆問題,身爲研究人員,科學的嚴謹性,你們難道都沒有注意嗎?”

聽到對面研究員的抱怨,空幻顯然有些惱。

要知道當初暫停試驗的時候,朋人能量化的成功率不過70%,那還是因爲實驗者是朋人,所以實驗室各項工作都極度小心細緻的原因。

從之後的彙報上空幻曾發現,出現100名能量化靈魂級,可是付出了28名朋人志願者的生命。

能量化,完全是不成功,就回歸星球意志的行爲,沒有如果。

重重嘆了口氣,心中想着‘回去後應該加強對研究人員素質教育’的同時,空幻也不打算繼續糾纏在‘當初停止能量化’的原因上。

而且,他對眼前這位研究員的觀感也不是怎麼好,不僅是對方的語言和態度,還有對方散發出的情緒,但沒有原因,空幻也只是壓抑自己的不滿。

“好了,告訴我現在朋人能量化的成功率,以及能量體朋人的繁殖問題解決辦法即可。”

“是,空幻長老。”

從別人口中冒出的恭敬詞彙,換到這人口中吐出卻有種嘲諷的感覺,即便是一旁的秋唯、8051和雙月都有些奇怪地皺起眉頭。

或許對空幻幾人上來就沒好話的原因,研究員的態度很僵硬,說法完全是區域一副公事公辦的摸樣,只有一旁的秋唯在哪兒乾着急。

“因爲這幾年暫停,我們總結了試驗過程,修改了其中一些細節問題,同時通過大量動物試驗,積累了大量的實驗數據……”

說到這兒,研究員挑釁般地看了看8051,不過看來小8的威壓太大,那挑釁的一眼就已經耗盡了對方的膽量。

研究員很迅速地移回視線,繼續說道:“因此,在這些數據的支持之下,我們有信心將能量化成功率提升到96%。事實上,若是有幽神級隨時監控,不需要多了,一名幽神級監控10名靈魂級的能量化,那麼我們也有信心成功率將達到99.99%,唯一問題只在於意外。”

古怪地看了對方一眼,空幻此時面對研究員的逼視,看着對方那對彷彿在說‘真那麼擔心爲什麼不親自來幫忙’的眼神,空幻很糾結。

“這傢伙和我有仇嗎?”

雖然知道對方是在強詞奪理,因爲朋族幽神級雖說是沒固定工作的長老,但實際上平時甚至比行政院的官員還要忙碌,所以對方所謂幫忙實際上很難達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