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從前的每一個聖誕節,他們都沒有這樣做過。


出了站台,

一行四人沒等多久,

一輛隱形著的飛天汽車被早就計劃好了的韋斯萊兄弟偷偷開了出來。

這是個神奇的魔法世界,

車後備明明裝得滿滿當當了,但多放一個赫敏的行李箱,居然看不出和之前有什麼區別。

車的座位也是,

開學的時候,

車裏坐了韋斯萊夫婦、他們的三哥珀西,雙胞胎兄弟,以及即將入學的小弟弟羅恩。

而現在,

兩個成年人外加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被換成了三個小巫師。

車子內的空間不止沒有讓人覺得狹窄,還明顯寬敞了不少。

一開始,

不知道是喬治還是弗雷德的人開着車,凱瑟琳坐在副駕駛負責指路。

但弗雷德只開過飛天的汽車,想要在麻瓜鄉村開開路寬的話那或許還好。

一上了正路——

「我之前就想問了,」

弗雷德坐在駕駛員席,手裏抓着方向盤,興緻勃勃的說,

「麻瓜為什麼要把燈放在路口的這邊,還一會紅一會黃一會兒綠?」

「我看著者燈也沒什麼照明的作用,是什麼特殊的流行或者審美嗎?

喬治接着話說,

「我打賭那是宗教信仰,就好像他們喜歡建教堂,每個禮拜天還一定要敲鐘做禮拜一樣。」

「停車!」

「我不用打賭,確定以及肯定,你們兩個完全沒學過麻瓜的交通規則。」 盯著柳冰看了好一會,方遠總算知道問題所在了。

「我知道了,其實是你變瘦了。」

「啊,變瘦了?」柳冰轉過身看向化妝鏡,因為要出席活動,為了上鏡好看,她這段時間確實有在控制飲食。

「對。」方遠點點頭,說道:「你現在太瘦了,看起來雖然漂亮,但那股成熟氣質卻沒了。」

「那怎麼辦,現在重新調整體型也來不及了吧。」柳冰對增肥減肥什麼的倒是習以為常,可擔心的就是時間上來不及。

方遠皺著眉頭想了想,說道:「調整體型確實太耽誤時間了,要不然這樣吧,試著改變一下造型和服裝,再戴上項鏈之類的配飾,體型上出現的問題,看能不能在別的地方找補回來。」

柳冰答應道:「好。」

方遠叫來化妝師和造型師,開始對柳冰的整體形象加以調整。

「她的顴骨比較明顯,能不能化妝掩蓋一下?」

「項鏈不要太花哨的那種,簡簡單單的就好。」

「衣服也要換一下,連衣裙就別穿了,改成其他普通款式的衣服試試。」

過了好一會,調整總算結束了。

此刻,柳冰的髮型還是捲髮,臉上的妝卻稍有改變,雖然還是淡妝,但特意在兩頰位置化妝掩蓋了顴骨。

她脖子上也多了一條細細的項鏈,為了不讓項鏈分散觀眾的注意力,方遠還特別叫造型師選了一條款式簡單的。

除此以外,她的衣服也換過了,上身換成了一件荷葉袖的短袖T恤,下身則是休閑的長褲。

經過一番調整之後,那股成熟氣質總算是有了。

時間已經不早了,工作人員做好了開拍前的準備。

方遠檢查過後沒有發現問題,於是劇組今天的第一場戲就正式開拍了。

這是一場女主角接受採訪的戲份,她作為《楚門的世界》這檔真人秀節目的女主演,接受來自記者的採訪。

「各組準備,三、二、一,開始。」

聽到導演發出開拍的指令,鏡頭前,柳冰坐在凳子上,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侃侃而談的說道:「對我來說,工作和生活其實沒有什麼分別,《楚門的世界》這場真人秀就是我的人生。」

說著說著,柳冰很是自然的撩了一下頭髮,將垂下來的髮絲撩到耳後。

這是她的表演經驗,適當出現一些小動作能讓人物看起來更加真實。

「《楚門的世界》既是真人秀節目,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理想的生活,同時。」說到這兒,她頓了頓,偏著頭,微微抿嘴,似乎是在腦海里組織語言。

片刻后,她接著剛才的話繼續說道:「同時,生活在其中也是非常幸福的。」

說完,她面對鏡頭,重新露出微笑。

「咔。」

這段戲份到此就結束了。

「各組重新準備,等會我們再拍一條。」方遠朝柳冰招招手,「柳冰,過來一下。」

柳冰從凳子上起身,走了過來,「方導,怎麼了,這段要重拍嗎?」

方遠搖頭,說道:「不是重拍,這條很不錯,已經通過了。只是我想換種風格再拍一條,剪輯的時候也好多點選擇。」

「好,下一條我該怎麼演。」

「這樣,中間停頓的時候,你臉上可以再加一點微表情,比如……」

柳冰的金牛獎影后不是白來的,她的演技很好,可塑性也很高,各種角色都能很好的演繹出來,這讓方遠在拍攝時有了更多的發揮空間,能夠嘗試各種不同的表演方法,從而得到更好的拍攝效果。

……

轉眼就是一天時間過去了。

10月2日,上午。

昨天的票房統計結果出來了,在單日票房榜上,《全球戒備2》以3.5億的成績高居榜首位置。

這個數字甚至比《觸不可及》2.4億的首日票房還要高出1億1000萬之多!

當然,除開兩部電影其他方面的不同,如此巨大的差距跟檔期也有關係。

《觸不可及》是在7月末暑期檔上映的,整個檔期內的票房相對分散,而《全球戒備2》則是在國慶檔上映的,這個檔期和春節檔有異曲同工之處,票房相對集中。

近幾年的國慶檔,從10月1日到10月7日,每年電影市場光是這七天的總票房都在25億以上。

更何況今年電影大作頻出,電影市場風起雲湧,很多人都預測今年國慶檔的七天總票房會有一個大的提升,有可能會超過30億。

《全球戒備2》用極高的排片量,拿走了3.5億單日票房,導致後面的電影都跟它有著相當大的差距。

第二名的動作片《生死對決》,上映首日拿到了8300萬的票房。

除了《颶風營救》之外,近年來的動作電影都不怎麼吃香,所以《生死對決》能拿到八千多萬的票房,單拎出來看,還是挺不錯的了。

但和第一名的《全球戒備2》相比,3.5億對8300萬,這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簡直是降維打擊。

在票房上,《全球戒備2》已然是獨一檔的存在了。

除開它,其他的電影之間差距並不大,比如第三名的《我是傳奇》有7700萬票房,也就落後《生死對決》幾百萬而已。

《我是傳奇》的首日票房,顯然沒有達到星火影視和遠程影視的預期。

畢竟這部電影的總成本高達3個多億,哪怕只考慮收回成本,都需要將近9億的票房。

就算國內和國外能拿到一樣多的票房,國內票房至少也需要達到4.5億,這樣才能剛好回本。

別看《我是傳奇》首日就有七千多萬了,乘以國慶檔七天,好像也能有個四五億的票房。

但票房數據可不是這麼算的,要知道一般來說,在上映首日之後,電影的單日票房就會不斷下降,越來越低。

首日七千多萬,搞不好第二天就只有六千萬,第三天就只有四五千萬了,這麼一路降下去,七天以後,單日票房降到一千萬也是有可能的,甚至十來天以後,說不定就只有五六百萬了。

電影票房的降幅就是這麼陡,往往上映前幾天的票房加起來能抵得過後面一二十天。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我是傳奇》能在口碑上拿到優勢,只有這樣才能爭取到更多的排片。

只要能夠起勢,那還是有希望后程發力的。

因為《我是傳奇》上映前期的排片量很低,所以哪怕後續只增加百分之幾的排片,對電影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提升了。

而局面好像也在朝著星火和遠程所希望的那個方向發展。 沈嚴臉色一變,怎麼也想不到上午剛剛來過的晉南王居然又來了!

眼看著他的臉色越來越冷,他連忙朝著兩邊的人揮了揮手,讓他們通通退下,這才笑著同澹臺肆拱了拱手,「王爺怎麼突然大駕光臨,微臣有失遠迎,還望王爺恕罪!」

澹臺肆冷冽的目光在沈嚴身上來迴轉悠,他冷哼一聲,「本王竟是不知,區區侍衛都可以對府上的小姐動手了,丞相府果真是好規矩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就走到了相府門口,剛準備轉身離開,誰知就被門口的人發現了,恭敬地就把他迎接了進去。

這偌大的相府他也沒什麼好感,索性直接抬腳去了沈夙璃的院子,哪知剛一靠近就聽到了裡面傳來的發抖聲,其中還夾雜著沈嚴的幾聲呵斥。

意識到沈夙璃的情況有些不好,他想也沒想就沖了進去,剛一進去就看到幾個大男人把沈夙璃反手壓在了地上,她那張精緻的小臉上依舊緊緊繃著,眼底滿是殺意。

一股怒火從胸口騰地升了起來,眼底的火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噴泄而出,將眼前的這群人燃燒殆盡,他直接出聲喝止。

聽著澹臺肆這明顯責怪的語氣,沈嚴後背一涼,趕忙賠笑道,「王爺誤會了,老臣只是對小女略施懲戒,絕無半點傷害之意啊!」

澹臺肆嘴角微微咧開,似笑非笑地看著沈嚴,「沈相管剛才那樣叫略施懲戒?你知不知道沈夙璃同本王的關係?」

沈嚴心裡的不安越來越重,早知道晉南王會去而復返,他就再找時間收拾瀋夙璃了。

「微臣當然知道了,夙璃回府之後我一直好生待她,還請王爺放心。」

澹臺肆看著這滿臉算計的老狐狸冷笑了一聲,「沈丞相,今天的事情本王不希望以後再發生,否則就不要怪本王不給丞相面子了。」

聽出了他話里的警告,沈嚴連忙點頭,「王爺放心,微臣再也不敢這麼做了,日後一定對夙璃照顧有加。」

沈夙璃一直冷眼看著澹臺肆問罪沈嚴,澹臺肆不追究可不代表她不會追究,沈嚴今天居然敢這麼羞辱她,那他就必須付出代價!

還有這些走狗,她也絕對不會放過!

眼看著沈嚴帶著人走了,沈夙璃瞪著大步走來的澹臺肆,冷冷出聲,「王爺怎麼又來了?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你今天上午剛剛來過,你就這麼閑嗎?」

看著這個絲毫不感激自己的女人,澹臺肆撇了撇嘴,「本王沒記錯的話,剛才是本王出口救了沈小姐,沈小姐就是這麼對待自己救命恩人的嗎?」

沈夙璃一聽直接笑了,她拍了拍衣裙上的土,「王爺可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即便你不出現,我也可以把那群人制服,他們算得了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