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心裡卻明白金大大的意思,他會使詐自己也會裝糊塗,岔開話題,這件事的反應,清靈做的很好,好的讓金大大更加迷惑了,原本是懷疑,可現在有的是和清靈前一刻一樣的迷茫表情。


「算了算了,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再提起,你還是會內院吧,出去一趟,你那些同伴們都擔心了,好好聚一聚,等這件事情結束,我有安排你們接下來的學習課程。」

金大大拿清靈沒轍,此事沒有引到她身上去,也只當是過眼雲煙,這個時候能夠安排的就是清靈和她的同伴們老老實實的在一起。人多的情況下,諒他也作不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出來。

「是!院長!」清靈保證到,隨即閃身飛離了金大大的院長室內。

……

仙道學院里亭台樓閣,小橋水榭,不管任何一個角落,都好似精心修建,精緻靜雅,景色宜人。

外院的面積極大,人數卻稀少的可憐,方圓十里之內都是外院所屬的地盤,可是學院們卻只有四五十人,甚至和各類老師們相比都要少得多。

清靈雖然不多餘在外院走動,可是大約算了一下,教授法術的老師、武力老師、畫符老師、還有藏書閣管理老師、各個演武場管理老師,等等,這些老師們下來也足足超過五十的人數了。

學員們居住還算密集,至少是在一片住宿區所居住的。

曾幾何時,清靈初到此地的時候,所安身的是最為破爛的小房間,而現在已經晉陞為內院的學員了,住宿的環境雖然不是最好,可是房間之中的聚靈陣,和樓下的各類藥材礦物收藏全供使用這樣的條件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

不久之前,仙道學院出最為顯著的試練塔遭遇爆炸,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對於學院的高層來說,試練塔出事自然是件大事,可是對學員們來說,只炸毀了一層不算什麼,別忘了試練塔可是有九十九層的存在。甚至是有傳說中第一百層也說不定。

此時四十多人被遣派回去,沒有課程的安排,回到了住所的區域來。

清靈本想直接回內院,可是在此之前卻想到了她的那些手下們。身為一個領導者,卻總是不把手下放在心上,這樣不好,久而久之會失去人心的,就像上一次一樣,新學員三十多人,原本幾乎全部都是她的人,可現在卻只剩下了八個人,就是因為她長久不出現,沒有給手下留有依靠的原因。

去年的學院新生來到仙道學院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一個個也都成長甚多。住所自然也從之前的小破房子搬到了前排白色的雙層精緻小樓上。

為了方便管人,厲光、厲明兩兄弟,這兩個出竅後期的高手沒有去住更好一點的獨居房,而是和手下們一起住上了雙層的小樓。

時日匆匆,轉眼間離上次清靈賜予手下魔獸肉到現在也有三四個月的時間了。長久不見老大,許多人都憂心不已,不是怕清靈出事,而是怕清靈越來越強大,而拋棄他們這些跟隨者。

這樣的心思每個人都有,可是卻都沒有說出來,和厲光厲明兩兄弟一起留下來的六位學員其中四位出竅中期,兩個出竅前期,這點實力雖然在內院什麼都不是,可還是被諸多勢力給挖掘。

因為新生學員就意味著新鮮血液,每個勢力想要在仙道學院長期生存下去,就必須源源不斷的補充新鮮血液。這裡的每一個老學員都是從『血液』的身份一點一點成長起來的。本來去年就是補充的好機會,可是沒想到有一般的新學員都團結到了一起。別人想強行動人還不能動,只因為他們的老大被召選入了內院。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的老大空帶著一群人,卻沒有任何錶示,即使之前賜予了手下們一些好處,可是上期一來不管不問,是很容易被別的勢力給挖走的。

清靈不動手,其他人就不安分,能夠堅持到現在還剩下這點人,也多虧了厲光厲明對清靈的信服和忠誠,對這些人也是照顧有佳。因此才留住幾個人心不失。

…………………………………………………………………… 葉寒躺在牀上,以他驚人的聽力,隱隱約約能聽到樓下的哭聲。

輕嘆了一口氣,葉寒知道,等會這些女孩子肯定全跑自己房間來,估計是覺得,自己的童年太苦了。

葉寒從牀上躍起,那樣的場面是他不想去面對的,他不需要任何人去可憐他。

沉思了一下,葉寒選擇了逃避。

隨手拿了一件外套,葉寒從陽臺跳了下去,離開了別墅。

葉寒之所以不希望蒂娜將自己的童年說出去,就是不想其他人覺得自己可憐,葉寒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可憐的地方,不就是苦了點,接受了很多瘋狂的訓練而已,現在不還是照樣活的好好的。

葉寒沒有選擇飛行,而是毫無目的的行走的大街上。

夜晚吹着陣陣的寒風,東海是個臨海的城市,而葉寒所住的地方也接近大海,所以吹來的風還帶着一絲海洋的氣息。

葉寒不知道自己該去幹嘛,眼睛轉了轉,蕭宇等人肯定在東海的某個地方瀟灑着。

葉寒拿出手機,撥打了蕭宇的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接通。

“葉寒?想不到你會給我打電話。”電話那頭很吵,勁爆的音樂,和各種歡呼聲。

“你們在酒吧?”葉寒聽到勁爆的DJ音樂,就已經猜出來了。

“是啊,剛來,你要不要也來嗨一嗨。天陽和東來老大都在。”蕭宇說道。

當斗羅大陸回到八千年前 “好,你們在什麼酒吧?”葉寒反正沒地方去,去酒吧嗨一下也好。

“BOBO酒吧,快點來哈,東來老大正被妹子調戲呢,這好戲可不能錯過啊。”蕭宇大笑道。

葉寒笑了笑,掛斷電話。

蕭宇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富二代,因爲他花錢很大手大腳,總是帶着劉天陽和許東來去各種酒吧和好玩的地方。

許東來則顯得比較拘謹,因爲他從未踏足這些地方。劉天陽倒是無所謂,有人埋單,何樂而不爲呢。

葉寒走到路邊,準備攔出租車。

一輛黑色奔馳從葉寒的身前駛過,沒到一秒鐘,這輛奔馳就突然剎車。

“吱…”

刺耳的剎車聲,可想而知剛纔這輛車的行駛速度是有多快。

“師傅?”一名男子走下車,看着葉寒說道。

“左毅,這麼晚你去哪?”葉寒笑道。

“正準備回家呢。”左毅撓了撓頭,然後問道:“師傅,你要去哪?要不我送你。”

葉寒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現在這個時間已經很少出租車了。

點了點頭,葉寒毫不客氣的坐到車後座。

左毅也跟着鑽進車裏,“師傅,你要去哪?”

“BOBO酒吧。”

“一刀哥,去BOBO酒吧。”左毅對着開車的獨一刀說道。

獨一刀點了點頭,用僅存的右手操控着方向盤。

葉寒掃視了獨一刀一眼,心裏帶着一絲震驚,只用一隻手,卻能把車開的這麼好,不得不佩服這個人。

似乎察覺到葉寒的目光,左毅連忙說道:“師傅,一刀哥很厲害的,雖然他只有一隻手,但無論是用匕首還是用槍都不比其他人差,他還是我們風堂的第一高手呢。”

“風堂?”葉寒挑了挑眉毛,聽起來好熟悉的樣子。

“風堂是我們血竹幫最厲害的一個堂,他們全部聽命於我小姑,其他人的命令他們是不聽的,我上次和你介紹過了。”左毅對葉寒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葉寒想知道的他都全部說出來了。

葉寒點了點頭,上次在夏紫嫣的別墅就已經見識過了,這些人都有着不亞於僱傭兵的實力。

“因爲有風堂的存在,那些想推翻我小姑的人都不敢怎麼樣,也是因爲風堂,小姑纔有了約束手下那些人的實力。”左毅繼續說道。

葉寒點了點頭,能控制這麼大的一個血竹幫,沒點牛X的實力是不行的,因爲你一個女人,管轄這麼多人,肯定會有人不服的。

而風堂的存在,讓他們敢怒不敢言,因爲或許上一秒你還在牛逼哄哄,下一秒就去見耶穌了。

這就好比,一個國家如果沒有了軍隊和警察的存在,那法律就只是形同虛設,毫無約束力可言。

但有了軍隊和警察,那些蠢蠢欲動的犯罪份子也只能偷偷摸摸。

“對了,師傅你去BOBO酒吧幹嘛。”左毅問道。

“去和幾個朋友玩玩,他們在那裏泡着妹子呢。”葉寒笑道。

“那是我們血竹幫的產業,師傅你今晚隨便玩,一切消費我包了。”左毅拍了拍胸脯,說道。

葉寒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氣了。”

左毅鬆了口氣,他還怕葉寒拒絕。

左毅的變化獨一刀都看在眼裏,左毅在外面就像一個混世魔王一樣,天不怕地不怕,誰惹他他就拍死誰。但在葉寒面前,就完全變了個人。

奔馳的車速不快,開的很平穩。

二十分鐘後,奔馳停在了BOBO酒吧門口的停車場,葉寒和左毅走下車,獨一刀把車停好後也跟在了兩人的身後。

停車場上停滿了各式各樣的汽車,其中檔次不一,有類似廣本之類的普通轎車,也有奧迪A8,寶馬之類的豪華轎車。

當葉寒等人靠近酒吧的時候,門口的保安一眼就認出了左毅,連忙笑着迎上前,“左少,今晚這麼有空來酒吧玩啊,您的到來真是讓我們倍感榮幸啊。”

左毅有點厭煩的揮了揮手,“你們一邊去,別影響我師傅的興致。”

保安們沒有生氣,點頭哈腰的給三人讓出位置。

“你很少來這些地方?”葉寒問道。

剛纔保安的話似乎說明了左毅不怎麼來這間酒吧。

左毅點了點頭,說道:“這些地方我的確不怎麼來。”

顯然,對於那個檔次的人而言,他們有着自己獨特的圈子,很少來這種公衆的娛樂場所。

現在是晚上十點,這個時間對於喜歡夜生活的人而言,基本算的上是黃金時段。

這從BOBO酒吧的上座率就可以看的出來,當葉寒三人走進酒吧的時候,酒吧一層大廳幾乎找不到空閒的座位,到處都是蠕動的人頭。

不等葉寒吩咐,左毅出面,叫住一名服務員,低聲說了幾句什麼。

半分鐘後,葉寒等人在那名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大廳東北角的一張桌子旁邊。

那張桌子原本是有客人的,不過在過去的半分鐘裏,全部都離開了。 來到學院們的住宿區,坐坐華房清靈看都不看一眼,直接繞過向後走去,距離偏後一些的小樓才是手下們所居住的地方。

清靈很少在外院走動,外院的學員幾乎大半都不認識清靈是何許人和,只是好奇的看著一個來歷不明的少女忽然來到了他們的地盤,而且目中無物的直接向著目標走去,根本就沒有吧所有的學員,包括沿途路過的那些老學員們放在眼裡。

嘶~~這是誰?如此囂張?

有人問到,但是得到的回答只是更多人的搖頭。

也有不少好事者不緊不慢的跟在清靈身後,想要看看來歷不明的少女到底要去哪裡。

就這樣,身後尾隨了幾個人,清靈好不在意的找尋到厲光和厲明的氣息,也自然而然的釋放出自己的氣息來,她相信兩兄弟能夠辨別出自己的氣息。

幾個呼吸間,八道身影從同一個方向向著清靈跑來,每一個都是面色激動非常。

他們的動作也讓不少同住的人嚇了一跳,因為幾個人所居住的已經是雙層小樓了,其中三人為了趕時間竟然是從二樓直接跳下來的。

隨著八人出現之後,又有兩人從清靈身後,那些前排的華房中走出,根據氣息,清靈認得出,那兩個隨後出現的人是當初跟隨風玄一起來的手下。

看來兩人在仙道學院混的挺好,從住所就可以看出兩人的修為大概是控制在了分神中期的樣子,在外院也算得上是前十的高手了。

不過他們兩個來是要做什麼?清靈也不記得她和兩人有什麼交情。

「老大、老大……」

「老大——」

「老大~~」

……

數聲發自內心的尊稱傳來,清靈身後看熱鬧的幾個老學員一聽便知道了清靈的身份。

這個年紀的少女,還被那些新學員們稱之為老大,不是傳說中的那個天才少女清靈還會有誰!?

清靈竟然從內院出現在外院了,這件事情對這些老學員們來說可謂是大事,眾所周知,外院是老學員們的地盤,而清靈忽然到來,誰知道她要做出什麼事情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