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忽然他的眼神一撇,赫然是看見了藍色方五人抱團衝了過來,頓時特麼的就嚇尿了。


咻!!!

不過也就是這麼一小會兒的失神,也給了齊曉一個眩暈他的機會。

金色的光芒在腳下閃過,不愧是鑽一的水平,齊曉的閃現交的是十分的果斷,沒有一點的拖泥帶水。

嘭!!

閃現落地伴隨着的便是冰藍色的寒冰,如同蛛網一般快速的擴張開來,盲僧自然被眩暈凍結在了原地。

“臥槽。”盲僧怒罵道,不過被眩暈已經變成了事實,而他的死亡也已經不可避免了。

日女的e,銳雯的w,三個控制技能完美的銜接,再加上大嘴和獅子狗的高輸出毫不意外的帶走了盲僧的人頭。

當然最後的人頭歸屬還是林落塵,畢竟他們的戰術是要圍繞着林落塵來打的,胖子雖然心生怨言,但是也沒有說什麼,畢竟要不是林落塵他們也拿不到這個人頭。

“沒想到一血這麼快就爆發了,看來十班加入了林落塵之後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啊,銳雯拿到了一血,這下許磊的露露有點不好打了。”林落塵的名字是主持人私下問的,而去的確也沒讓他失望,的確很強。

“怎麼回事,你怎麼會被他們五個人抓死?”許磊臉色有些陰沉,不悅道。

“我怎麼知道,誰知道他們回來啊,我已經做了視野的。”這個盲僧心裏也是鬱悶至極,雖然他和許磊是一個隊,但是兩個人不是一個班的他也絲毫不給許磊一點面子。

“哼,希望你不要給他們在送人頭了。”許磊冷哼一聲,眼中陰鬱的看了他一眼。

盲僧沒有理他,很顯然並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裏。

雖然盲僧的人頭是被林落塵的任務拿了,但是藍buff還是讓冰女一個人單吃了,這也算是給他的一點彌補吧。

齊曉單吃一個藍buff直接升到了兩級,回家補給一波傳送回到線上和亞索的經濟也差不了多少,甚至還有可能反超,畢竟藍buff可是兵線外的資源。

“對了,林落希你是怎麼知道他會藍buff開?”沉默了一會兒,齊曉還是忍不住的說出了自己的疑問,作爲一個十分了解他們的老對手,他也不敢確定盲僧就一定會在打藍buff。

盲僧藍buff開局和紅buff開局都差不多,而且他們在下路蹲守不到對面的人,線上也沒人的話稍微推算一下就知道對面應該是在他們的藍buff那裏。

作爲打野的盲僧肯定也應該在那裏,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這個盲僧藍buff竟然沒拿他們的藍buff而是在自家的藍buff,這讓他們不得不感到一絲意外,而去竟然還被林落塵猜對了地方。

“是呀是呀,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胖子也是一臉的好奇,要說剛纔他是百分百不相信他們的藍buff會有人的。

作爲一個打野,他也適合也會思考對面打野的心思來制定自己的gank路線,但是剛纔他絕對沒想到盲僧就會在藍buff。

PS:今天第二章,票票的有的投一下,沒有的訂閱支持一下,要求不多,弄到全勤就OK了。 好吧!

丁浩只能抬著頭看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心中對於仙凰大聖越來越好奇了,到底這位神秘的存在,是來自於哪裡,怎麼會在自己的領地之內推行這種政策,簡直不符合一個修鍊萬年老妖怪的形象。

正說著,神目走來,恭敬地道:「稟告聖子,前面就是聖城【凰城】了。」

眾人回來的時候,乘坐的是那一艘被搶奪而來的神庭黑艦,速度極快,簡直就像是在空間之中穿梭一樣。

丁浩低頭看去,卻見一座高樓聳立的正方形巨城,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那一幢幢聳立的高樓反射著銀色的光,像是一片發光的森林一樣,每一幢樓的高度都超過了五十米,雖然已經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當丁浩看到這些高樓的造型的時候,還是再度被震驚了一次。

這分明是一幢幢極富現代化色彩的摩天大樓,表層那近似於玻璃的東西,應該是某種晶石製品,比玻璃堅固了無數倍,流轉著妖紋,但卻也透明明亮。

隨著神庭黑艦徐徐下降,丁浩心中的震驚已經到了極點。

他看到了什麼?

竟然在城中看到了類似於紅綠等一樣存在,設計合理寬敞的街道,每隔一千米左右會有垃圾箱,還有類似於公共廁所的存在……

「媽的,這仙凰大聖不會是一個穿越者吧?」丁浩咬牙猜測。

眼前的一切真的有點兒讓人匪夷所思。

真凰城上空有一層透明的防護罩如水紋一般閃爍,在神庭黑艦落下的時候,波紋流轉,打開了一個千米的縫隙,在神庭黑艦落下之後,重新彌合。

黑艦最終停在了城內一座巨大的廣場之上。

早就有了【仙凰宮】的精銳真凰衛列隊守候在這裡,都是極為強橫的妖族強者,實力最低也在妖聖之上,金盔金甲,氣息雄渾,猶如天神之軍一樣,僅僅百人,卻猶如千軍萬馬一樣。

丁浩順著黑艦的舷梯走下來,心中更是驚訝。

仙凰宮的實力,讓人震撼。

單單是這一百名真凰衛,都是一股不可疏忽的強橫力量。

雖然丁浩看不出來他們是來自於那個妖族,都是清一色的俊男美女,不過勝字訣的神識讓丁浩略微察覺到一些,這些真凰衛的妖氣並不穩固,顯然是這幾年才以秘法催生出來的聖級強者!

仙凰大聖的手段,令人震驚。

丁浩的目光,從人群之中掃過,微微皺眉,道:「解語呢?她為什麼沒有來接我?」丁浩相信,若是知道自己來的話,謝解語一定會出來第一時間見自己,如今卻沒有出現,有點兒不太對勁。

神目連忙解釋道:「南方詹州遭受到了神恩傭兵的攻擊,聖女殿下帶領真凰軍去支援,她已經知道了您到來的消息,估計最晚今夜,就可以趕回來了。」

原來如此。

丁浩點點頭。

說話之家,有一位身形奇偉的妖族年輕男子從真凰衛陣營中走出來,面帶著微笑,道:「當年一別,聖子殿下如今已經是名滿天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正是昔日的金隼妖王。

當年神目、夔牛兩大妖王大鬧鏡湖之畔,被困在了【玄霜清妖罩】之下,正是這位曾經排名在十大妖王之首的【金隼妖王】出手,擊碎了【玄霜清妖罩】,救出了兩人,更是最後以一根鳳翼擊殺了玄霜巡察使卓非凡。

這是丁浩第一次見到【金隼妖王】。

也是最後一次。

「我該叫你金隼妖王呢?還是叫你金隼妖聖?」丁浩微笑道,因為他看出來,這隻金隼體內的上古血脈,已經完全被激發,純度比之昔日不知道高了多少倍,已經是真正的上古【荊棘金冠鷹隼】體質,體內妖氣澎湃,竟然已經是高階妖聖的境界。

「聖子殿下謬讚了。昔日的十大妖王,在【仙凰宮】的領域之內,依舊以妖王稱之,在這裡每個人都以聖主冊封的品秩為號,絕不敢妄自稱聖,」【金隼妖王】面帶笑意,恭敬地行禮,道:「見過聖子殿下,聖主閉關還未結束,命我在這裡迎接殿下,請殿下先隨我來,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待聖女殿下返回,聖主殿下出關,一定會第一時間接見您。」

仙凰大聖還未出關?

丁浩微微一愣,想到之前她的化身粉碎神庭大軍,神通之強令人震撼,卻沒有想到她竟然在閉關之中。

「我想到城中走走看看,不知道是否方便?」丁浩微笑著道。

【金隼妖王】略微猶豫,點頭道:「這個自然可以,聖主已經傳令下來,您可以在真凰城中隨意走動,不過聽聞聖子殿下經常迷路,不如讓神目和夔牛陪您一起,您看如何?」

丁浩額頭流汗,沒想到自己路痴的名聲,都傳到這裡來了。

「也好,那就多謝了。」丁浩微笑著道。

一番簡單的交流之後,【金隼妖王】忙於城中的大小事務,又要安排接待丁浩的宴席,所以先行離開,而神目妖王和夔牛妖王則陪著丁浩在真凰城之中隨便逛。

……

在快要日落的時候,丁浩坐在街道邊的一處彩色噴泉邊的座椅上,心裡的感覺不知道怎麼形容才好。

而蘇青和其他四位問劍宗弟子,也都陷入了某種震撼之中。

按理來說,他們身出問劍宗這樣的名門,又進入過神恩大陸造化山門這樣的完美山門,眼界早開,在北域就算是青雲宗、滅絕劍宗、晴川殿等超級宗門所在的巨城,都不會讓他們再震驚。

但在真凰城之中見到的一切,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蘇青等人完全想不到,這個世界上會有人設計出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整個城市裡面的見聞,讓他們彷彿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寬敞合理的街道,妖力引水系統,紅綠燈通行系統,妖紋傳送梯,妖紋照明體系……

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的玩意一樣,但卻又有一種他們無法理解的作用,讓整個真凰城井然有序,如同是一座會說話的城市一樣。

「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乾淨明亮的城市,感覺在這裡會很舒服,」蘇青笑著慨嘆道:「說實話,還真的有點兒羨慕這裡的妖民呢。」

「哈哈,這座真凰城,乃是我們花費了三年的時間,集合千萬妖族之力建造起來的,」夔牛妖王得意洋洋地道:「我敢保證,在整個北域……不,就算是整個無盡大陸,都找不出來第二座城市,能夠和真凰城媲美。」

丁浩點頭,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實際上在他奔走修鍊奮戰偶爾的間隙,也曾想過這些事情,利用前世地球上的一些記憶,改造出一個全新的問劍宗山門,但他實在是太忙了,忙的幾乎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來做著一切。

而現在,自己想象之中的東西,竟然在被無數人認為蠻荒之地的妖族領域,被一位神秘存在給近乎於完美的實現了。

仙凰大聖的身上,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正在丁浩疑惑的時候,有真凰衛過來稟告,接風晚宴已經安排妥當。

丁浩心中一喜。

正好,晚宴上應該可以見到這位神秘的妖族至尊,也許可以試探出來的一些端倪,他心中有點兒期待,難道這仙凰大聖真的是個穿越者不成?

帶真凰衛的帶領之下,丁浩等人朝著真凰城之中最核心的神殿位置走去。

蘇青畢竟是女性,心思比較敏銳,早就觀察到了丁浩神情有異,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當下不動聲色,卻暗暗給其他四位師兄弟傳音,讓眾人都做好戒備。

……

……

「放開我,你到底是什麼人?快放開我……」華磨劍氣急敗壞地大吼,但是身上有一條手指粗細的火龍繚繞,如同捆仙繩一樣,將他捆住,令他一身實力無法發揮絲毫。

火軍笑眯眯地看著他,也不說話。

他雖然在和仙凰大聖交手過程之中受了重傷,但畢竟是神境強者,擒住華磨劍這樣的後輩,根本就是舉手之勞,連顧星兒也被他制住。

「前輩何必強人所難?」顧星兒穩住心神道。

火軍大笑,道:「忠心師門是不錯,但這樣太愚蠢了,這小子身懷南冥離火體質,什麼滅絕劍宗那些狗屁東西根本不懂,不會因材施教,完全就是暴殄天物,他跟著我,我可以傳授他真正的開啟血脈之力的法門,激發他的上古血脈,到時候進入神境不是問題,若是他機緣好,將來成就甚至不止神境……哈哈哈,這事關係重大,與我的道統有關,今日他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放開我,你這個怪物,我才不要做你的徒弟呢,快放開我……」華磨劍也是少年心性,如果火軍好言相勸,說不定他還會考慮,但是現在一用強,倔強性子被激起來,說什麼也不答應。

肋在他身上的那一條火龍繩索越來越近,卻像是要勒進他的肌肉裡面一樣,華磨劍只覺得彷彿是無盡的火焰湧入體內一樣,五臟六腑都要燃燒。

火軍微微一笑,道:「你要是不老老實實聽我的話,我就殺了這個小丫頭。」

他指的是顧星兒。

「你敢……你這個老東西!」華磨劍大怒。

火軍伸手一指,一條火焰之龍已經浮現在顧星兒的頭頂,只要稍稍往下一落,就會將這個美麗的少女燎燒成為灰燼。

「住手,你……我,你別殺星兒姐姐,我……有話好好說。」華磨劍大驚,連忙服軟。

火軍一招手,火龍沒入他的掌心,笑道:「你這小子,口服心不服,罷了,只要你真的繼承了我南冥離火道的傳承,你叫不叫我師父,都無所謂。」

話音落下。

他一揮手,一團火光籠罩了華磨劍和顧星兒,三人瞬間化作流光,朝著天穹飛射而去。

「先帶你們回神庭,我得先去療傷了。」 齊曉五人就怎麼靜靜地蹲守在草叢,心情也隨着時間的一點一點流逝變得緊張起來。

時間是來到了一分二十秒,離全軍出擊也不過只有十秒鐘的時間,如果在不回城的話肯定是要線上吃虧,特別是齊曉的上單。

“回去吧,在蹲下去齊曉的上單就不好玩了,本來冰女打亞索也不是十分好打。”作爲最爲排斥林落塵的,胖子第一個出來要求回家。

但是他說的話的確是沒錯,可能前期冰女可以壓着亞索,但是等級一旦上來了,雖說殺不了冰女,但是可以壓制他的經濟。

齊曉沒有說話,只是把目光看向了林落塵,想要他來做出決定,既然自己已經相信了林落塵的決定,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懷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