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怎麼回事?”孔宣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睛卻是看向了卓維。


“或許是這個蔣飛宇水性太好,公主迫於無奈只能施展法術……呃……我還是下去看看情況吧。”卓維疾步走向星江。

“我也去!”我呸的一聲吐掉了口中的菸頭,跟上卓維。

兩人還沒下水,江中心突然一陣水花激盪,然後蔣飛宇從水花中間冒出了頭,衝我們揮了揮手,然後整個人如魚一般朝我們遊了過來。

遠遠看去,他的另一隻手似乎還挾着一個人,雖然看不清楚那個人的樣子,但是我們都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人除了小艾還會有誰?

蔣飛宇越遊越近,就在距離我們七八米的時候,他將手中的人扛在了肩頭,果然,蔣飛宇扛着的人正是小艾。

“蔣飛宇,這是怎麼回事?”孔宣厲聲喝道。

“你們幾個,都給老子退後一點!”蔣飛宇左手提着小艾,右手卻是放在小艾的頭頂,緩步走上岸:“誰特麼的不聽話,我就拍死這個娘們。”

投鼠忌器之下,我們幾個只能是退後了五六米,至於蔣飛宇能不能一掌拍死小艾,這個時候誰都不會去懷疑。

“你到底是誰?”我沉聲問道。

小可是月侍之一,她的法力甚至還在孔宣之上,距離宗師級高手也就是一步之遙而已,這個蔣飛宇居然能夠將小艾擒獲,就算是偷襲,他的等級也絕對不會比小艾低。

定睛看去,只見小艾雙目緊閉,胸口隱約起伏,就如同睡着了一般,看來並沒有生命大礙,不由稍微放心了一些。

蔣飛宇將小艾放在腳旁,手掌一翻,在掌心中就出現了一張黃紙,黃紙上面有幾道紅色的符文,看來,這是一張符咒。

笑着將符咒貼在小艾的額頭上,蔣飛宇這才擡頭說道:“這道符咒叫做九天十地金光霹靂菩薩搖頭怕怕羅漢擺尾跑跑往生極樂咒。說簡單點,這就是個炸彈,只要我法訣一指,它就會爆炸,至於爆炸的威力嘛,說大也不大,正好能將一個人的腦袋炸飛,那誰,孔宣,你說要不要試一試?”

孔宣哼了一聲,沒說話。

“不容易啊不容易,終於被我抓到了龍宮後人了,這幾十年的心血可沒有白費啊。哈哈哈……”蔣飛宇哈哈大笑,隨即甩了甩左手胳膊,似乎左手有些不自然。

看到蔣飛宇這動作,再聯繫到他說的話,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遲疑着說道:“你……就是那個神祕人?”

聞言,蔣飛宇側頭看着我,眉毛一高一低,神情有些愕然:“什麼亂七八糟的,什麼神祕人?”

“你就是殺害鬼僵的兇手,對不對?古古跟屈無病也是你殺死的,對不對?在龜丞相身上設置法陣的也是你,對不對?在雞公山上被我們弄傷左臂的也是你,對不對?”我幾乎是脫口而出。

“沒錯,回答完全正確,加十分。”蔣飛宇又是甩了甩左手,嘖嘖說道:“你要爲他們報仇嗎?來呀,來弄死我啊,本人發自肺腑的找死!”

看着蔣飛宇一臉的猖狂,我一陣無語,媽的,你都抓到小艾做人質了,我們還敢衝你出手麼?再說了,就算你沒有抓到小艾做人質,我們這幾個人也不一定是你的對手啊。

苦笑一聲:“你到底想怎麼樣?”

蔣飛宇挑了挑眉毛:“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在爲這一切做準備了,收集七枚古錢,找到金箍棒,然後去汲取陽神的能量,到時候,哈哈哈,就算生死審判我也不會放在眼裏。”

逍遙種植大戶 大笑了數聲,蔣飛宇繼續說道:“因爲找不到龍宮所在,我就在龜丞相身上設了個法陣,想着從他身上探尋金箍棒的下落,沒想到二十多年過去了,龜丞相這廝從來都沒有提起過金箍棒這個詞。”

那是因爲他們管金箍棒叫水棍,我冷哼了一聲:“那你參加這個龍宮爭霸大賽又是怎麼回事?”

蔣飛宇笑道:“因爲我認識卓維,知道他是龍宮的保安大隊長,所以,一開始我就知道這個活動的目的是來尋找龍王的後代,原本我是打算成爲龍宮爭霸賽的冠軍,然後讓卓維帶我進入龍宮,從而找到金箍棒,爲此,我不惜殺死了成浩跟羅錦雲來減少競爭對手。後來,我發現沒有必要這樣,首先,他們影響不到我的排名,其次,殺了他們反而引起你們的懷疑。” 412 人質交換

“既然這樣,那你爲什麼還要調換劉琪的血液?反正她也影響不到你的排名啊。”我嘲諷道。

火影之活久見 “萬一她真的是龍王的後代呢?小心駛得萬年船嘛。於是,我控制了那個女警,找機會調換了血液樣本。”說到這,蔣飛宇嘴角泛起一個無奈的笑容:“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被調換的居然還真的是龍王的女兒。”

搖了搖頭,蔣飛宇繼續說道:“雖然知道了自己不能被卓維帶進龍宮,但是,我還可以綁架這個龍王的女兒啊,有了她,我就不信龍王不給我金箍棒。”

聽蔣飛宇這麼一說,卓維蹭的一聲就從身後摸出一個短棒,急聲說道:“這就是金箍棒,我拿給你,你這就放了我們公主吧!”

蔣飛宇頓時大怒:“你別隨便拿根什麼棍子就來糊弄我,告訴你,我又不是沒有去過海底,甚至抓了好幾個魚人侍衛來逼問,這種棍子,你們那些魚人侍衛人手一根,怎麼可能是傳說中的金箍棒?再說了,金箍棒上面還有放古錢的七個卡槽呢。”

卓維連忙將金箍棒卡槽裏面的雜質磕掉,熒光消失的同時,露出了七個陰陽古錢大小的卡槽:“你看,這個就是了。”

蔣飛宇頓時傻了,半天都沒出聲。

卓維將金箍棒放在地上,用力往蔣飛宇那邊一滾:“你不信的話,可以試試。”

蔣飛宇似乎還是有些沒反應過來,直到金箍棒滾到了他腳下,他才一腳踩住了金箍棒,彎腰撿起,放在手中摩挲了片刻,臉上表情很是古怪:“草,早知道是這玩意,我何必費那麼多心思?”

頓了頓,蔣飛宇手掌一翻,掌心中頓時多出了一枚陰陽古錢。

見狀我吸了一口冷氣。陰陽古錢跟生死寶鑑同源同質,都是天地至寶,如果不是陰陽體質的人接觸到陰陽古錢,不是被燒成木炭就是被冰成冰塊。就算是法力到了宗師級的高手,在接觸陰陽古錢之前,也是要先施展法力保護好自己,而且,接觸的時間還不能太長,這個蔣飛宇居然渾若無事的抓着陰陽古錢,由此可見他的法力有多高深。

蔣飛宇將古錢塞進了金箍棒的第一個卡槽,那個卡槽頓時就釋放出一道圓形的光環,赤紅色,直徑一尺左右,以金箍棒爲中軸,緩慢的旋轉着。

“還真的是金箍棒!”蔣飛宇大喜過望,又摸出一枚陰陽古錢,塞進了第二個卡槽。第二個卡槽又幻出了一道圓形的光環,金橙色,位於赤紅色光環的下方,也是緩慢的旋轉着。很顯然,他身上這兩枚古錢是他擊斃鬼僵以後,從鬼僵身上給搜出來的。

真是天地之大無奇不有,將陰陽古錢放進這金箍棒裏面,居然有這麼奇幻的變化。

“正南,把你的陰陽古錢給我。”蔣飛宇一臉的興奮,衝着我直招手。

“憑什麼?”我楞了一下。

“你這話問得好奇怪,難道你沒看到我手上有人質嗎?”蔣飛宇指了指腳下的小艾,看傻/逼一般看着我。

“喂!人質不是已經用金箍棒交換了嗎?”卓維在旁邊大叫。

“對啊,原本我是這麼打算的,可是,你跟個傻/逼似的,我都還沒說交換,你就把金箍棒給我了,當時我還說你怎麼這麼大方呢。”蔣飛宇哈哈一笑,驟然翻臉,轉頭衝我森然說道:“趕緊的,把你手中的古錢給我。”

無奈之下,我拿出了兩個裝有古錢的盒子,打開,陰陽古錢便浮在了空中緩慢起伏,我恨恨說道:“陰陽古錢在這,這回你先放人,我再把古錢給你。”

“正南,你身上應該有三枚吧,古古那一枚也給到了你是不是?我擊殺古古的時候,在她身上可沒搜到陰陽古錢,當時跟她接觸的人就只有你了。”蔣飛宇臉上露出了獰笑:“趕緊拿出來,要不然我就炸掉你朋友的腦袋。”

無奈之下,我苦笑着又拿出一枚古錢,眼前三枚古錢成品字形浮在空中。

幸好我身上還有一枚,就算這個蔣飛宇拿走了三枚古錢,就算他將雲知寒手中那一枚也弄到了手,他也湊不齊七枚。

蔣飛宇嘿然冷笑,根本不顧我們要求先放人的要求,只是喝令我們退後,沒有辦法,我們只得又退後了四五米。他也不管地上的小艾,緩步走到那三枚古錢面前,分別將三枚陰陽古錢塞進了金箍棒,金箍棒上面分別亮起了土黃色、翠綠色、靛青色的三個圓形光環。如此一來,已經有五道光環被點亮。

哈哈大笑中,蔣飛宇將手一翻,手中的金箍棒頓時不翼而飛,回到了小艾面前,伸手扯掉了小艾額頭上的符咒,就在扯掉符咒的同時,他整個身子也消失在空氣的漣漪中。

一道聲音自漣漪中傳出來:“正南,你也別叫我神祕人,這稱呼怪難聽的,我也不是蔣飛宇,下次見面的話,你叫我黃先生好了,黃金的黃,我就喜歡這種銅臭的感覺,哈哈哈哈,拜拜……”

“小艾!”孔宣飛奔過去,將小艾抱了起來,小艾卻是沒有任何迴應。

孔宣眉頭大皺,伸出手指貼在小艾的太陽穴上,閉目運氣,片刻,睜開眼睛,手捏法訣,凌空畫了一個金黃色的符咒,輕叱了一聲,將符咒拍進了小艾的頭頂。

嚶嚀一聲,小艾醒了過來。

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我們,搖了搖頭,似乎想起了什麼,小艾臉上掠過一絲驚駭,雙手也緊緊的抓住了孔宣的胳膊,孔宣連忙輕聲安慰。

過了一會,小艾才冷靜了下來,衝我苦笑道:“正南,你要小心了,這個蔣飛宇絕對是宗師級的高手,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我也是苦笑:“他就是殺害鬼僵等人的兇手,前幾天,我跟雲知寒一起聯手都沒能收拾掉他。”

說到雲知寒,頓時想起來一件事,這個蔣飛宇……這個黃先生已經拿到了五枚陰陽古錢,接下來肯定會去找雲知寒拿第六枚古錢,我得趕緊通知雲知寒才行。

給雲知寒打了個電話,將這邊的情形跟他說了一遍,雲知寒勃然大怒:“有沒有搞錯,你居然把你手中的三枚古錢都給了他?”

“廢話,他手中有人質,我能不給麼!”我冷哼道。

“人質?卑微人類的性命有那麼重要麼?”雲知寒厲聲說道。

聽雲知寒這麼一說,我心中也是來氣,怒道:“靠,老子也是這卑微人類中的一員呢。我跟你沒話說,只是告訴你一聲,這個黃先生傷勢已經痊癒,估計馬上就會來找你,你好自爲之。”

見我翻臉,雲知寒語氣一變,嘆息道:“正南,你可知道,如果這個黃先生擁有了七枚古錢,在汲取了陽神能量以後,你們人類就會面臨滅頂之災。我可不是危言聳聽,日神月魔的傳說想必你也聽說過。”

我自然知道日神月魔是怎麼回事,甚至我還知道日神月魔他們的遠古起源,也知道在日神月魔甚至生死審判的意識中極爲仇恨人類的那一面,這種意識,歷經了五次人類文明,數十億年的積累,只要回覆了記憶,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如果不是還有一枚古錢在我手中,這三枚古錢我還會給得這麼幹脆麼?老實說,我自己心裏也沒有底。

假設一下,現在黃先生拿到了雲知寒手中的古錢,就差最後一枚的時候,知道這枚古錢在我手中,然後用果兒傾城孔宣胖子等人的生命來威脅我,到時候我給還是不給?

不給的話,果兒她們性命不保,但是給了的話,黃先生汲取了陽神能量,到時候大開殺戒,到時候,果兒她們的性命還是保不住。

總而言之,給也是死,不給也是死,靠,這就是沒活路了啊。

咦,我特麼的神經病麼?幹嘛要這麼假設?

恩,我手中這枚古錢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曉。

見我半天沒出聲,雲知寒急聲說道:“正南,這個黃先生肯定會來找我,當務之急,是保住我手中這一枚古錢。要不然,你們人類就有難了。”

雖然知道雲知寒是爲了保自己的命,不過,他說的也有道理,陰陽古錢涉及到整個人類的安危,只得問道:“那你現在在哪,我過來找你。”

“我在大中華酒店1315房間。”

掛了電話,衆人一起走回江濱大道,跟他們告別以後,我單獨叫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大中華酒店。

進了大廳我直奔電梯,電梯門叮的一聲開啓,裏面鑽出來兩個學生,一男一女,都是十五六歲的樣子,男的脣紅齒白,女的容顏秀麗,仔細一看,這女學生竟然是雷小玥。這丫頭曾經跟我經歷過一段生死時速,倒也算是生死之交。

見到是我,雷小玥的臉猛然一紅,就往旁邊跑,我哈哈一笑,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衣領:“怎麼,不認識叔叔了?”

那個小青年見到我抓雷小玥,大怒,伸手就要推搡我,聽我這麼一說,頓時一愣,問雷小玥:“這人是你叔叔?” 413 法力測試

雷小玥腳一跺,噘嘴說道:“是啦,你先等我一會,我跟我叔叔說個事。”

說完,將我拖到一旁,歪頭看着我:“你不準把我跟男朋友開房的事情告訴我爸爸!”

岳風柳萱 我很想問他,你男朋友的毛長齊沒,不過,轉念一想,這話跟她說似乎有些過火,當下伸出拇指跟食指,在雷小玥面前搓了搓,嘿嘿一笑:“我有什麼好處?”

雷小玥想了想,從身上摸出了一張黃紙,上面有紅色的符文:“大不了,我把這張麻痹符咒給你。”

我哈哈大笑,毫不客氣的接過了麻痹符咒,並不是我貪圖小孩子的東西,只是這種東西儘量少讓孩子接觸。當下問她還有沒有,雷小玥哼了一聲,回答說是最後一張,然後轉身就跑了。

把/玩着手中這張符咒,我上電梯到了13樓,找到了1315房間,一敲門,發現門是虛掩的,隨手一推,裏面就有一道人影閃電般的衝我撲過來。

大吃了一驚,伸手就去格擋,因爲手中正把/玩着符咒,這一伸手,竟然將符咒給撕破,紅光閃過,這道人影就被我定在了原地。

媽的,差點嚇死老子。

我退後一步,打量着這道人影,發現是一名面容清秀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像是一名大學生。

轉身將房門關上,先不管他,張口大叫:“雲知寒,你什麼意思?”

房間裏面沒有任何聲響,我覺得有些不對頭,左手雷霆萬鈞右手天火燎原,緩步朝臥室走去。

這是一間套房,外面是客廳,裏面是臥室。客廳裏面空無一人,沒有任何異常。奇怪了,雲知寒到底在搞什麼鬼?

臥室的門也是虛掩着,推開一看,只見雲知寒仰天躺在牀/上,臉色鐵青,雙目圓睜,充滿驚駭與不信,在他的胸口有一個八卦的圖案,就好像被烙鐵印上去的一般,從被燒成灰燼的衣服孔洞看過去,這個八卦圖案陷入肉裏有一釐米多深。

很顯然,雲知寒已經死去,而且,從他胸口的八卦圖案來看,下手的人就是黃先生。

心中猛然一驚,門口這個人該不會是黃先生吧?要是這樣的話,那可就是意外之喜了。連忙走到門口,看了看這個面容清秀的年輕人,心中嘀咕着,要不,趁他現在不能動彈,放出閃電劈死他?或者火球燒死他?

wWW● Tтkā n● C〇

呃,這樣似乎有些殘忍,要不,我用匕首割掉他腦袋算了?

嘀咕了半天,終究下不了手,如果這個人是無辜的呢?

但不下手的話,心裏也是覺得忐忑不安,萬一這個人真的是黃先生呢?

如果真是黃先生的話,等到五分鐘的麻痹時間一過,我怎麼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種機會可不是隨時都有的呢。

想了想,摸出了冰封萬里的玄境金球,動念之間便鑽了進去,大聲呼叫冰棍。

“啥事?”冰棍的聲音瞬間迴應。

“有沒有辦法測試出對方是人還是鬼神?”我問道。

“我可不會這些東西。”冰棍一句話就斷了我所有的念想。

“喂,你進入這個玄境之前,不是號稱萬事通的麼?”我着急的大叫。

“我只是萬事通,不是事事通,總有不知道的事情吧。”冰棍笑道:“再說了,這事情你應該去問你的小夥伴啊,他們都是法術世家,肯定有辦法。”

“我自然知道,但現在時間不夠了,跟他們打一個電話總需要時間吧,萬一過了五分鐘的麻痹期限呢?”我怏怏不樂。

“這樣啊,我倒是有一個測試法力的辦法,只不過沒有經過驗證,也不知道行不行。”冰棍笑着說道。

“什麼辦法?你先說來聽聽。”我聞言一喜。

“你不是會雷系法術的九天神雷麼?你將九天神雷壓縮到指尖,然後去戳這個人的掌心,如果他會法術,就算是被你麻痹定身,他的掌心也會蘊含/着些許法力,你這一戳下去,法力就會自發的保護掌心,也就是說,掌心沒有被燒焦的,就是會法術的,如果掌心被燒焦了的,那就是普通人。”冰棍嘿嘿一笑:“不過,這種測試只是理論上可行哦。”

“管他呢,先試試再說。”我回到房間,捏好法訣,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會壓縮法術,無奈苦笑,只得又回到玄境,要冰棍告訴我法訣。

冰棍教會了我法訣以後,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順口問道:“我說,你既然可以教我法訣,爲什麼不乾脆把你的冰系絕招法訣都教給我算了?”

“我現在教給你的是通用法術法訣,它不屬於雷系火系冰系與風系,而絕對零度等法術卻是冰系法術,需要與其相對應的法力來驅動。打個比方,雷霆萬鈞需要雷系法力,天火燎原需要火系法力,你之所以能適用雷系火系法術,是因爲你融合了雷公跟火鳥的玄境,從而擁有了相對應的法力。對於我們這種單系的法術來說,光告訴你法訣是沒有用的,必須要用相應的法力來驅使。”冰棍很是詳細的跟我解釋。

我呵呵一笑:“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冰棍嘆息了一聲,很是無奈的說道:“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能融合我這個玄境……我好想變成西門慶那樣的高富帥,帶上三五個家丁,在夕陽西下的村頭小路,看見有一個胸口鼓囊囊的村姑正扭着屁/股走……”

再聽下去就是黃色小說了。我趕緊回到了房間,捏好法訣,在中指上蓄了一道鉛筆大小的銀色閃電,衝着年輕人的左掌掌心就戳了過去。

嗤啦一聲,年輕人的掌心頓時被我的閃電烤焦,青煙繚繞中,一股肉/香傳來。

呃,被烤焦了,也就是說他掌心並沒有法力積蓄,這人是普通人無疑。

訕訕收回法訣,過了七八秒,年輕人猛然發出一聲淒厲的呼喊,這聲音,就好像是被二十個農婦拖進了玉米地的大漢,呃,說錯了,應該是被二十個大漢拖進了玉米地的大漢,要不然,怎麼會叫得如此淒厲?

怒瞪了我一眼,年輕人也顧不上罵我,將手掌放在嘴邊不停的吹着氣,轉身就衝進了洗手間,頓時,裏面傳來了水流嘩嘩聲以及年輕人不停的哀叫聲。

好一會,年輕人又衝進了房間,在客廳的吧檯處找了張衛生紙,將自己的掌心一層層的包起來,衝我怒道:“你是誰?爲什麼要將我的手弄成這樣。”

我嘿然一笑:“你又是誰?爲什麼從我朋友房間裏面出來?”

“我……我是賓館服務員。”年輕人頓時支支吾吾的說道。

看到年輕人這樣,我也懶得跟他囉嗦,反手摸出一把匕首,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厲聲道:“說,我朋友是不是你殺死的?”

這只是詐唬他而已,以他的身手,怎麼可能殺得死雲知寒,再怎麼說雲知寒也是宗師級的高手,眼前的年輕人,就算有一萬個,加起來都不是雲知寒的對手。

年輕人頓時臉色大變:“不……不關我事啊,我只是見房門沒關,想進來偷點東西。”

我又詐唬了他幾句,年輕人更是慌亂,大聲說自己叫申思磐,是一名流竄作案的小偷,進門看到了雲知寒橫屍牀頭,心中雖然害怕,但畢竟是流竄作案,也顧不上那麼多,一頓翻箱倒櫃,想着如果能找到什麼值錢的東西就離開星城。

“那你找到什麼東西沒?”我隨口問了一句。

“沒……”申思磐目光遊離的東張西望。

我心中起疑,手中的匕首比劃了一下,申思磐頓時大聲叫道:“有,有一個玉佩,我在這人的脖子上拽下來的。”

一邊說,一邊從褲兜裏面摸出了一個小玉佩遞給了我,我捏在手中就已然知道,這個玉佩是一個空間袋來着,空間比我的芥子墜要小,但是裏面堆滿了東西,看來,雲知寒多年來蒐集的寶貝都藏在了這個裏面。

“那好吧,待會會有警察過來,你做一個筆錄即可。”我笑着收回匕首,要申思磐坐下,拿出手機給凌風打電話。

半個小時以後,凌風親自帶隊過來,我有些訝然,把他拖到旁邊悄聲說道:“你不是政法委書記了麼?怎麼還管這些事?”

凌風卻是一臉苦笑:“靠,這種關係到鬼神的案子,我從來都沒有想着要破案,只是想着怎麼把這個事情壓下去。”

哈哈一笑,我指了指申思磐:“這個是個慣偷,交給你了。”

閒聊了幾句,我便離開了大中華賓館。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搜索雲知寒的玉佩。

看得出來,雲知寒這個人有點小潔癖,他的玉佩裏面整理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就好像倉庫一般,裏面有十來個大櫃子,櫃子上面都標記着不同的分類,衣服是一個櫃子,零食的是一個櫃子,法器又是一個櫃子,反正,分門別類的,看上去一目瞭然。

也正因爲一目瞭然的緣故,我只花了十來分鐘就將玉佩裏面的空間翻找一遍,根本就沒有陰陽古錢的蹤影,而且,放法器的那一個櫃子空無一物,不禁苦笑,很顯然,黃先生殺死雲知寒以後,搜索了他的空間袋,不僅拿走了陰陽古錢,順便把那些法器也拿走了。

正要退出去,目光掃過法器櫃子,在櫃子的第二格,我看到了一個扁平的盒子正放在上面。

盒子的顏色與櫃子比較接近,以至於我最開始沒有留意到它,而且,盒子看上去非常的破舊,似乎是用某種動物的皮革做成,好奇心起,彎腰取出盒子,掀開一看,裏面是一本書,金光閃閃,彷彿整本書是用金絲編織而成,書上面有五個大字。

搞死你神功! 414 目瞪口呆(一)

搞死你神功.

草.這他嗎的是哪個傻屌取的名字.居然還有這麼奇葩的人.就算是小學肄業的胖子都不會取這麼粗俗的名字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咳咳……搞死你這三個字.倒是挺合我脾胃的.短短三個字.就乾淨利落、簡明扼要的表明了跟對手勢不兩立的決心.

翻開封面.扉頁上面寫着八個血紅的大字欲練神功.揮劍自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