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惠觀摩一眼,就走遠了。


朱麗君對視上校長兒子的眼睛,兩人互相嫌棄嘁了一聲。

校長兒子也有十七八了,可是還是小學生的面貌體質,很難琢磨的性格,校長也多次詢問惠和朱麗君,該如何是好?

善於總結的惠說,扯犢子,走的遠些。

朱麗君倒是一反常態關心必亂樣子,得到了校長口水伺候。

他是敗者,即便勝利也是百褶……裙上的花紋,僅次於螳螂之類吻刻的獸類。

誰會關心一個頭上滿是虱子的弱智呢?朱麗君內心彭化了,他看見了同桌的全部,自認為倒霉,遇見了一個傑克,開膛手,倫敦的究極罪犯。

糊塗度日的虱子,看着滿是彈性好的雙手,爽膩

很多,我要聲名鵲起啊!像是狗血淋頭的惠一樣,卻死還活,冷眼旁觀。

豪不自覺自己就是魔窟的人,朱麗君豬鱉是也!人事沆瀣一氣,我可一氣長秋。這就是他經營自己靠攏成績好的人的原因,韓奔,二窩子,數學課代表,假如有例外,就是美麗善良純情的英語課代表,她是例外,世界轉圜的關鍵時刻,崩壞了,他也要接聽這個女子的電話,不燙呀,不熱呀,布靈布靈的,有沒有可能,她就是幫凶呢?

這個念頭縈紆腦內,惠收起手指,恰好是右手,窗戶下的狗蛋再次嘆息,他自己是走獸,慣用手是左手,學長初次看見自己就盯着左手看,無視了很多人,和他以往決然不一,他可是陳留王啊!倒屐迎人的歷史人物啊!

雖然可能是蓄意為之,蓄謀很久的典故。

嗟來之食貧者你不熟。

我熟。

接下來就是揭開同桌真面目的關鍵時刻,朱麗君沖了上去,用手尋摸惠的面具下,一定是醜陋的狼心狗肺,觸目驚心,百舸爭流吧!世界是我的……哪怕我被關押在狗籠子裏。

什麼狗屎陳留王,什麼狗屁惠總管,邀你下地獄黃泉,白晝會令你現出原型,成為骯髒醜陋的事物。殭屍,一定是。

假如正義是我的,一定是我的,不是你的。

啊!啊!啊!

正義啊!來的猛戾些吧!我等待了很久了。註定要相逢,泯然一笑。

上學的路上,惠看見一個頭戴青蛙面罩的人,於是複製了一個,他還有另一個驚聞的天賦,複製任何看見的東西,同樣是不知鑰匙。

他顯擺的走在校園,引人注目。

這時候很多人一樣生出的感覺,原來惠學長才是真正的兇手,朱麗君是對的。

另一個頭戴青蛙面罩的人出現,兩個人站到了一起,成為了風景線。

惠扯開面罩的原因是要朱麗君被關押在操場上的那個狗籠子裏。

無比悲哀的朱麗君再次卑躬屈膝,走進了牢籠,惠在笑,狗蛋也是,這是他們約好的,朱麗君彷彿被背叛了無數次,他的父母拋棄他,同桌拋棄他,學弟拋棄了,夥伴拋棄了,校長也是,歷史老師也是,唯獨薛老師,送給他一碗豆腐腦,他還罵薛老師。

豆腐腦不解餓。

這一幕看呆了惠和狗蛋,真是反轉。

薛老師詈罵的黑臉,走遠了,只留下一個狗窩旁的碗,起浪了。

極為凄涼。

朱麗君問了惠最後一個問題,兇手是你嗎?十年前校門口的那場事故是你做的嗎?

惠一定會回復,並且說真話,這才是他心甘情願走進狗籠的真相。

「其實是我和狗蛋一起犯的案。」

「我早就說了,操場上的那個屍骸就是塑料的,醫學院用來教學的。」

三四班最後一排的小胖子走出來,拉攏著惠問道:「你為什麼看……那個位置。」

「其實是想到了自己被圍觀的一幕,退居的地點正是你的前排。」

最後一個夥伴,朱麗君的最後一個夥伴竟然是小胖子。

他正在籠子裏笑。

其實……豬鱉也曾有過惠小時候類似的經歷,他的父母的確如此,也不是人,教育的匱乏在於變幻莫測的局部,朱麗君也是,他的父母收了一萬塊,就將他賣了,後來死在了火葬場,曾經的華僑。

而那個時間,華僑還是一個實驗室,悲哀的實驗室,掩藏了販賣人口的悲哀事實。

操場上的那個窩,似乎也和朱麗君密切相關,他的超能力是不死啊!

久遠之前,華僑城的地點,一架飛機墜毀於此,毀掉了當地盤根錯節的犯罪地點,死亡諸多,更多的人掩藏幕後,比如交警,比如公務員和打手。

實驗室也就被毀掉,徹底失敗,墜毀那架飛機的人,正好是卓越了一個時代的惠。

那時他才八歲,他即將遠行去少年班。

當他苦思不得契機之時,向天空看了一眼,隨即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打落飛機,並且地點就是華僑,那片沼澤地下,還有美國授意,更是疾風。

他運用自己的超能力,將其打下,開始了坦蕩蕩的路途。回家后,就有飛機墜落的無數傳言,惠恰好遠行,有無數不在場的證據,扔你臉上的證據,無法被證實,因為不可查閱,只有死亡,國家上層的憤怒,無可僭越,獅子在燈火大戲下,狡詐毫釐,關隘旖旎的誤會。陣勢卓越啊!

小胖子和蔣同學董宏偉還有翟,疑似都是實驗室里的寵兒,因此無法長大,而是像朱麗君一樣徹底悲哀。

惠失憶了嗎?很像是實驗室的後遺症,不過他所在的正是美國,華僑的上上。

三四班淪為了悲劇,除了惠。

那片土地下,藏着更深的罪惡,滔天巨浪,那麼校長是何人物,居於什麼位置,歷史老師也是其中一員嗎?

真的是無人關心教育啊!天日刻毒,人間瀝瀝。惠無法揣測一切,只能以熱氣氤氳感悟一切。

數學老師據說淪陷死去一個女兒,只是聽說,惠也在鰥寡孤獨的路途上遠征,覬覦更加卓越的命數。

一個要務就是變強,這是不變的真理,世間有人說仁義,有人認為潮水衝浪,有人認為掌握詭異。

惠恰恰認為,是無限,可以轉寰的全部,一切規則一切倫理,這是他的初衷,日後改變了,因為他是最強,就要觸碰真理。

四季變遷。

梧桐落葉。

一個魔窟誕生了,裏面有三四班各色人等,董宏偉,蔣同學,翟和同桌,還有朱麗君和小胖子,只不過這個小胖子是最後一排的小胖子。

還有很多人,都是日後詭異的華僑城老師的子孫。

城池容納包容啊!

惠在四歲之時,被美國認定為超級,super.

他等級界限接連不斷上升了十個,B級別十個等級,他由B3到了A7;

又上升了,人員不斷的拋地有聲,是SS,那就是十三個等級,似乎是上帝的數字。

以一個詭異的張麗麗前來詢問他來自何方,他說出了華僑城。

自此哪裏淪為地獄,成為了複製super的實驗,被捕小孩年齡都在幼年,多達數萬人,死的死,崩潰的崩潰。

這時候兩個小胖子站了出來,第一個就是朱麗君的夥伴,給以溫暖的人,將心理逼近死胡同后解放出來的人,身上有隱約的光曼,實驗人員認為是超能力覺醒的標誌。

並且將其帶回來美國,和另一個小胖子見了面,同行的還有一個高高瘦瘦的人,也是疑似超能力發覺的人。

三人見面,因為某些問題,高高瘦瘦的那人只是遠觀,而不是近看。

更湊巧的是,恰好是對掉了,高高瘦瘦的那人記得惠這個小胖子,第一個小胖子反而忘記了耳聞目睹的樣子,成為案件里的迷霧,詭異的紅光。

後來惠回國,幾年後發現了這件事,真是不仁義,底下被挖掘一空,碩大的方艙和規模龐大的集團觸覺……

他看見了飛機,將其利用超能力複製第二架飛機,其實是恐怖的三架。

第一架華僑,第二架落英繽紛的市立工學院,第三架載着狂妄自大和謹慎小心飛離了塵世,去了外太空。

自此隔離,無限的時間啊!

人人自危,雪下了,老師們彷彿看見了呢喃的子嗣,歷史老師也是,傳聞里瘋了,鋒利的手術刀要閹割惠,可惜鄙視有餘,惠一招送去墜樓了。

吃飯最無私,諱飾最是惠。

康庄大道鋪陳,他早有自相矛盾,隨後會更瘋狂吧!田舍是狗籠子,誰都會慷而慨之咬着牙說……換天,踏地,妖隕。 王毅再次望去,那滴石油一樣黑色液體已經滲入自己皮膚內,消失不見。

詭異的是,以王毅對身體的掌握,卻完全發現不了對方去了哪裡。

王毅猜測,可能這種液體針對的是靈魂、基因等最深層次的改造。

之所以沒什麼反應,或許是吸收的液體太少的原因。

「虛擬宇宙公司既然發布古神潭的任務,那麼就應該不存在危險才對。」王毅凝視著那池子黑色液體喃喃道。

「或許,這就是我要尋找的古神液了?」

「任務說的洗禮,應該就是在這裡進行,而且……」王毅環顧四周,「之前那三名土著界主不在這裡,應該出現在其他地方,那麼就代表古神潭不止一處,可能存在四處,五處甚至更多……」

王毅想了想,一咬牙。「先讓我人類身體試試,如果有效果。再讓虛空蟲族分身,炎星巨獸分身吸收,或許,還能嘗試把這種液體帶走。」

王毅伸手,出現一個西瓜大小的透明水晶容器,一大團漆黑粘稠液體被世界之力控制離開池子,化作一道黑色水流,灌進水晶容器內,不過王毅擔心可能會影響接下來的洗禮,所以沒有吸走太多,裝滿一瓶子就算了。

「接下來,就是洗禮了……」王毅看著黑色池子。

呼!

另外一個王毅出現在宮殿之中,和原本的王毅站在一起,如雙胞胎一樣。

這是王毅人類身體。

而炎星巨獸分身帶著本尊原核待在時光界之中。

「你,替我護法。」王毅人類身體看著虛空蟲族分身。

虛空蟲族分身微微點頭,身影逐漸淡化融入空間之中,消失不見。

「摩雲。」王毅解除戰甲,摩雲藤變成一株巴掌大的藤蔓,纏繞在王毅手臂上搖擺身體。「你待在旁邊。」

全身一絲不掛的王毅深吸一口氣,一腳趟入那漆黑如墨,彷彿水銀一樣粘稠的液體中,池子里的「水」並不深,大概不到一米的深度。

「嗤~~」

一股強烈的痛楚從下面傳遞到全身,不過這一次王毅已經有心理準備,硬生生承受下來。

長痛不如短痛,王毅一咬牙,乾脆坐進池子里,那說不出什麼氣味的黑色液體瞬間將王毅淹沒。

遠比之前更加強烈的痛苦從全身每個部位傳遞到意識之中,彷彿靈魂都要燃燒起來一樣,王毅身體一陣痙攣,意識承受著難以形容的痛苦。

池子里的黑色液體如有生命一樣,緩緩流向王毅的方向,被他身體吸收進去。

一股神秘的力量,迅速融入王毅身體細胞基因之中,靈魂之中,王毅的肌肉如充氣一樣膨脹,青筋如蚯蚓般在皮膚下蠕動,觸目驚心。

一聲聲沉悶的低吼從王毅喉嚨里發出。

他感覺自己好像掉進火山熔漿之中,全身都快要融化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