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慕卿知道這個男人是她以後都捨不得逃開的人。


接下來的幾天,慕卿將所有事情都和封時奕一起處理好了之後,才開始設計遊戲。

此時距離遊戲大賽半決賽還剩下整整兩個月的時間。

看著剛剛端來的雞蛋面,慕卿笑著伸手接過,不知道為什麼,這個面永遠也吃不夠。

「時奕給你做完就趕去上班了,趁熱吃吧。」 封雲櫻將筷子遞給慕卿,心疼的看著慕卿日漸憔悴的面容。

「你說你這孩子,別的都不喜歡吃,這個面的營養也供不上,而且你只喜歡吃封時奕做的。」

聽到這話,慕卿忽然想起慕母那時也會這樣拉著她不停地說這些話。

雖然那個時候覺得很嘮叨,不喜歡,但是現在居然也會懷念那些被人嘮叨的時光。

見慕卿紅了眼眶,封雲櫻大概猜到慕卿的想法,無奈地伸手輕撫慕卿的臉頰。

「別難過了,改天我陪你去看看他們怎麼樣?」

「好啊,也可以讓爸爸媽媽知道,我以後有親生母親照顧了,他們不用擔心了。」

的確該去看看慕父慕母了,怎麼說也要謝謝他們救了卿卿,還將卿卿養這麼大。

「快吃吧,明天開始不能這樣把自己關屋子裡了,怎麼也要出去走走。」

如果現在不抓緊時間設計的話,時間會來不及的。

可是看到封雲櫻眼中的關心,慕卿只好咽回未說出口的話,默默地點點頭。

本以為是從第二天開始,結果封雲櫻下午就把慕卿趕出別墅了。

說不在外面待夠三小時就不要回去了。

悠悠的嘆了口氣,慕卿只好朝著封氏集團走去,就當做去接封時奕下班好了。

殊不知在路上就被一雙如同蛇蠍的雙眸盯住了。

林夢琳永遠也不會放過慕卿的,如果不是因為慕卿的話,她現在根本不會過得這麼落魄。

自從封時奕知道陷害慕卿的貼子是她做的,封時奕便以最快的速度令林家破產。

家裡人怪她,外面的人不待見她,林夢琳就如過街老鼠般東躲西藏。

由於慕卿住的是高檔區,所以她根本進不去,只能等在外面。

今天終於讓她等到了慕卿的身影。

林夢琳緩緩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慕卿,不要怪她,要怪只能怪你不該出來瞎走。

掏出懷中的匕首,林夢琳輕聲朝著慕卿的方向走去。

越來越近了,林夢琳高高舉起手裡的匕首,朝著慕卿狠狠地落了下去。

慕卿忽然感覺身後似乎有些不對,連忙側過身子,險險躲過了致命的一擊。

看著面前散發著寒光的匕首,慕卿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

聽到慕卿問她是誰,林夢琳揚起滿是灰塵泥土的臉,怨毒的看著慕卿。

「你不認識我了么?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我怎麼會落得這種田地?」

終於看出面前的人是林夢琳,慕卿秀眉緊皺。

「林夢琳?你這是做什麼?我什麼時候害你了?」

「如果不是你,封時奕怎麼會讓我們家破產?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被人人喊打?慕卿,我要你死!」

林夢琳憎恨的看著慕卿,目光像是淬了毒似的。

毫不懷疑,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估計她現在已經千瘡百孔了。

「那你怎麼不看看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從最開始,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慕卿不想和這個瘋子多說什麼,轉身便想要離開這裡。

可是林夢琳怎麼會輕易放過慕卿,再次揮起匕首朝著慕卿刺去。

感覺到耳邊傳來的風聲,慕卿利落地回身踢掉林夢琳手裡的匕首。

「林夢琳,當初我沒有惹你,你便來搶我婚紗,我沒有說什麼。」

「後來你拍我照片詆毀我,我依舊沒有找你要說法。」

「如今你自己遭到報應,你還要怨給我?你是不是太可笑了?」

慕卿不想多和林夢琳廢話,也知道林夢琳根本不會什麼拳腳功夫,所以不是很在意林夢琳。

林夢琳忽然仰頭大笑,指著慕卿悲憤交加。

「婚紗本該屬於我,封時奕也該屬於我,憑什麼這些都會到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身上?!」

看著已經半癲狂的林夢琳,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

「婚紗是我先看到的,封時奕也是我先遇到的,你有什麼資格說是你的?」

慕卿就不明白了,這個林夢琳是不是得了臆想症啊?

這些東西怎麼就是她的了?還有她怎麼就水性楊花了啊?

「你這個jian人知道什麼啊?你有什麼資格擁有那麼完美的男人和美麗的婚紗?」

「我不配擁有,難道你就有資格么?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不要說是現在,就算是當初,你也沒有和我相比的資格。」

慕卿沒有興趣繼續和林夢琳說這些沒有營養的話題,轉身便要離開。

誰知林夢琳依舊不死心,再次朝慕卿揮起匕首。

察覺到不對,慕卿秀眉緊皺,還沒完沒了了是不是?

側身躲避,回身抬腳,將林夢琳踢開幾米遠。

林夢琳努力想要站起來,卻發現無論怎麼用力,都站不起來。

因為她的下半身都被埋在沙堆里,所以林夢琳完全使不上力氣。

終於可以放心離開了,慕卿拿出電話找來警察救援,然後轉身離開了。

走在路上,慕卿忽然感覺很煩躁,林夢琳的出現完全破壞了她的好心情。

任誰無緣無故被刺殺也不會覺得開心吧?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

伸手,攔車,原本打算走著去,現在還是打車去吧,免得有意外。

殊不知有句老話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慕卿上車之後就感覺有些睏倦,剛開始還能夠勉強撐著意識。

最終還是抵不過瞌睡蟲的侵蝕,慕卿沉沉地睡了過去。

當慕卿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在一間黑暗異常的房間。

地上的潮濕感提醒著慕卿這裡肯定是廢棄很久的地方。

強撐著坐起身子,眼前似乎有道模糊的影子。

「你也是被綁架的么?」

是個女孩子的聲音,柔弱的聲音夾雜著恐懼與顫抖。

不過慕卿卻沒有著急回答,試想一下,這個時候還能冷靜詢問她的人,會是簡單的人物么?

女孩似乎動了,朝著慕卿的方向緩慢挪動過來。

慕卿雖然沒有做聲,但是防備的看著女孩的影子。

黑暗中,女孩似乎拿起了什麼東西,朝著慕卿的方向狠狠砸下。

慕卿側身躲過致命的一擊,然後抬腿狠狠地踢向女孩的小腹。

「啊!」 江帆感覺到身體內一陣劇痛,立刻倒了下去,黑衣人立刻一腳踏住江帆的胸口哈哈大笑起來。

江帆咳出了一大口血,驚訝道:「你用暗器傷人!卑鄙!」

「小子,這不是暗器,是我的第三隻手!你想不到我有第三隻手吧!我是一個畸形人,比別人多長一隻手,這隻手臂就在我的胸口上,我苦練這隻手,終於練成了金剛大力掌!你可以去死了!」黑衣人獰笑著,舉刀就要殺江帆。

就在此時,李志玲抓了一沙發上的坐墊扔了過來,沙發墊打在黑衣人的頭上。黑衣人愣了一下神,也就是這一下霎那時間,地上的江帆翻身而起,伸出白色的食指點在黑衣人的眉心上。於此同時黑衣人的第三隻手出動了,再次擊打在江帆的胸部,江帆身體飛了出去。

「啊!」黑衣人慘叫一聲,他感覺到渾身如觸電一般,頭部一陣劇痛,倒在地上。江帆在最後關鍵時刻,點了黑衣人的死穴,黑衣人當場死亡。

「江帆!」李志玲急忙跑路過去,再看江帆雙眼緊閉,已經昏死了過去。

江帆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醫院裡的病床上,發現身體的內傷已經痊癒了。這次江帆十分危險,差點就死了,要不是體內還有上次的兩顆內丹化成了真氣護住了心脈,黑衣人的一掌就把心脈擊碎了。

上次吸收的兩顆內丹的真氣一直停留在膻中穴裡面,當黑衣人打傷江帆的時候,膻中穴的真氣立即被激發了。不但大難不死,而且又吸收了部分內丹真氣,江帆的功力又提高了不少。

當江帆昏迷后,膻中穴的真氣開始運行,內丹真氣開始自動療傷,受傷的內臟自動復原。

睜開了眼睛,江帆看到梁艷、李寒煙、張小蕾、王小蔓、舒敏、李志玲等人都在病房裡。

「他醒了!他醒了!」李志玲興奮地喊叫起來。

「帆,你醒了,太好了!」梁艷高興道。

「你終於醒了,差點把我們嚇死了!」舒敏舒了口氣道。

江帆笑了笑,「你們怎麼都來了,我沒事!」

「你還沒事呢!你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了,剛進醫院的時候,心臟幾乎都停止了跳動,但是呼吸卻很順暢,所有醫生都搞不清楚是什麼原因,把我們都擔心死了!」張小蕾道。

江帆發現自己的女人眼睛都紅紅的,很明顯她們都哭泣了。江帆看到李志玲眼睛也是紅紅的,很明顯她也哭泣過了。

「我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江帆微笑道。

「你醒過來就好,晚上是梁艷值班,就讓她給你護理吧。」李寒煙道。

梁艷拉著江帆的手道:「你餓不餓,想吃點什麼東西呢?」

一天一夜沒吃食物了,江帆還真的感覺到有點餓了,「給我端碗炸醬麵來吧!」

梁艷剛要出去,立即被李志玲攔住了,「我去吧!」沒等梁艷說話就直接出了病房。

李志玲出去后,梁艷輕輕地掐了下江帆的手酸溜溜道:「你越來越厲害了,富婆都被你泡到手了!」

江帆嘿嘿笑道:「你們不要誤會,我和她只是合作會夥伴關係。」

「得了吧,恐怕不只合作夥伴關係那麼簡單吧,是她打電話把你送到醫院來的,當時她急得直掉眼淚,滿臉的焦急之色,我看她是喜歡上你了!」李寒煙瞪了一眼江帆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