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慕靖西低頭,輕柔的吻,落在她發頂上,「歡迎回家,老婆。」 「怎麼了這是,你們是特意在這裡迎接我的么?」


「是呀是呀~」小飯糰搶答。

小糯米眨了眨眼,一手把小飯糰的腦袋推開了一點點,「麻麻,小糯米迎接你,你開心嗎?」

「開心,當然開心。」喬安抱住了兩個小寶貝,這可真是她的心肝肝呀。

簡短的歡迎儀式之後,喬安便被慕靖西給拉走了。

留下兩個眼巴巴的小傢伙,站在原地,一臉懵。

「慕靖西,你……走慢一點。有什麼話,不能在下面說?」

一路被慕靖西拖著走,喬安只能小跑,才能跟得上他的速度。

慕靖西放慢腳步,語調十分的溫柔,「當然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重要的事?

喬安對於他口中重要的事,十分的好奇,「什麼重要的事?」

「先進來。」

推開書房門,拉著她進去,隨即便把門關上。

喬安坐在沙發上,吃著慕靖西送到手邊的水果,眉頭緊皺,「所以,二哥已經帶著雲舒去復婚了,現在雙方家長都不知道。而且,雙方家長現在都反對他們兩人在一起?」

「沒錯,理解能力滿分。」慕靖西摸了摸她的腦袋,他老婆真是冰雪聰明。

「那現在是想讓我想辦法?」

「是的。」

喬安捏起一顆葡萄,送進嘴裡,一手摩挲著下巴,「這可就難辦了……」

「不急,慢慢想。我相信你一定會有好辦法的。」

喬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饒有興緻的睨他一眼,「對我這麼有信心啊?」

「這是自然。」驀地,慕靖西又補了一句,「誰讓我老婆這麼冰雪聰明呢?」

「少來。」喬安哼了一聲,又捏起一顆葡萄,咬了一小口,「我以為,母親一直很喜歡雲舒的。沒想到,她這次竟然會反對。這就很奇怪了……」

慕靖西也覺得奇怪,慕靖南跟司徒雲舒婚姻續存期間,周君儀是怎樣偏心司徒雲舒,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就算之前他們倆人離婚了,周君儀也始終抱有希望他們倆能夠復婚的心態。

現在這是怎麼了,態度跟之前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差別?

甚至反對他們在一起?

近身狂婿 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對視一眼,在彼此眼裡,看到了同樣的疑惑,「是吧,你也覺得奇怪吧?」

「嗯。」慕靖西又道,「或許,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二哥沒有告訴我。」

「一定是這樣。」

喬安打了個響指,站起身,「二哥究竟瞞了什麼,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拉起慕靖西,喬安興沖沖的就往外走,「快快快,我們找二哥去!」

「慢一點,當心摔著了。」

喬安不以為然,「這不是還有你么?」

有他在,她才不會擔心自己。

兩人剛下樓,兩個小不點,就自覺的走了上來。

小飯糰笑得萌萌噠:「麻麻,你要出去嗎?」

那垂在身邊的小手手,興奮的抓緊了衣角,一副「你要出去玩可一定要帶上飯糰哦」的小表情。

小糯米不甘示弱,上前一步,擋在小飯糰面前。 袁滿能夠感覺到身體似乎燃燒了起來,就像是自己打興奮時候的狀態,此刻袁滿的各項關鍵屬性數值,如速度、彈跳、籃板、灌籃、單防等數值,全都達到了100的數值!

「太厲害了!」袁滿忍不住感慨起來,這還是自己第一次看到這麼華麗的屬性。

「把球給我!」張伯倫霸氣十足的對持球在手的球隊隊長賈米森吼道,後者立即毫不猶豫的把球傳了出去。

「不對啊,我已經空了,明明可以投籃了。」賈米森後知後覺,「但為何袁滿一吼,我就下意識的把球傳了出去呢?」

這傢伙已然是騎士隊絕對的王牌選手了!

連進了三個三分的尼克-楊已經完全目中無人了,站直了身子,挑釁般的揚著手說道:「來吧,新兵,現在的我,任何人都能防下,不信你就來試試!」

話音剛落,袁滿的身子在尼克-楊的面前一閃…消失了!

國民校草的女友是霸總 「人呢?」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袁滿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聽到身後地板摩擦的聲音,楊驚訝的回頭一看,袁滿竟然已經衝到了禁區內。

「攔住他,別給他靠近籃筐!」奇才主帥桑德斯有不祥的預感。

阿里納斯的低手抄球,被袁滿雙手拉杆輕鬆晃過,緊接著一個跳步,閃過身材強壯的布拉奇。

面前只剩下重新面對面的麥基!

「中場休息的時候又吃了3個漢堡,並且沒有拉肚子,現在的我力氣十足,放馬過來吧!」麥基張開長臂,像一個八爪魚一樣,似乎要將沖向籃筐的袁滿包圍起來。

「廢話真多!」袁滿迎著麥基起跳了。

在袁滿啟動的瞬間,麥基也跳了起來!

「本場比賽的第四次直面交鋒,這一次誰會贏得對決呢?」馬建最喜歡這樣血脈噴張的鏡頭。

「呀~~~」怒吼的麥基跳的比此前三次都要高,3個漢堡不是白吃的!

「啪」的一聲脆響,麥基竟然單手按在了袁滿扣籃的球上!

「我早說過,這一次是我贏!」麥基的臉上充滿了興奮。

「乾的漂亮!」桑德斯忍不住在場邊大聲吼道,易建聯將頭上的毛巾向下拉了拉,幾乎將自己的整張臉蓋住。

「麥基竟然把袁滿帽了!哎呦,不對!」張指導的聲音由驚訝變成了更驚訝。

雖然被麥基單手按在了球上,但是籃球的運動軌跡沒有產生任何變化!

袁滿的扣籃竟然繼續沖向籃筐,以霸道的力氣力壓麥基,無視麥基的阻擋,依舊將球扣進籃筐!

這才是力量與彈跳的完美結合!這種狀態比袁滿映射卡特的那場厲害數倍!

「嘭」的一聲,被袁滿扣籃撞飛的麥基狠狠的摔倒在地。

坐在地上的麥基雙眼空洞,不敢相信自己剛才的封蓋竟然被袁滿無視了,這是對自己最大的打擊!因為這一球意味著,即便麥基能夠攔到袁滿的球,也依然無法阻擋對方的進球。

「真是天真。」跑過楊的身邊,張伯倫留下一句話。

楊看著袁滿的背影,忍不住心想,這傢伙是個怪物。

「太厲害了,在我的解說生涯里,只見過奧尼爾有過這種扣籃,其它的別說是中國球員了,就連美國球員我也沒有見過。」在這一瞬間,張偉平指導甚至感覺,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非常鍾情的國內球員孫悅。

尼克-楊雖然知道了袁滿的厲害,但是手感火熱的他可不會在進攻上有任何猶豫。

火熱的手感讓楊連續做了數次胯下運球的假動作后,來了一次後撤步三分,這一後撤步足足退了2米的距離,再加上略帶後仰的三分出手,楊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攔住這個球,而出手的瞬間,那種熟悉的投籃感覺,讓楊能夠提前感覺到,這一球必進無疑。

球快速的划向空中,楊轉過身,高舉起雙手,模仿著阿里納斯出手即慶祝的經典動作!

「哦~~~」

楊閉著眼睛高昂著頭,迎來的不是自己期待的歡呼聲,而是一陣大大的驚呼。

感覺不妙的楊回頭一看,卧槽,袁滿竟然跳的如此之高,在空中單手直接將尼克-楊出手的球抓了下來!

這是一個外線的抓帽,這種在遊戲里才會出現的動作,竟然被自己碰到了!

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抓帽落地的袁滿拿球直接向前場扔去。

「威爾特,你瘋了嗎?這可不是橄欖球!」袁滿發現,自己竟然落入了被動狀態,此刻的身體完全由張伯倫控制,而這一球,袁滿根本不知道張伯倫想要幹嘛。

「年輕人,好好瞧著。」

張伯倫邊跑邊說,邁起的大步幾步就越過了中線,沖向奇才半場。

當張伯倫跑到三分線的時候,球正好打在籃板上反彈回來,張伯倫向前邁了兩步,接住落在地板上彈起的籃球,直接在罰球線起跳,雙手持球做了一個大風車,接著將球狠狠的扣進籃筐!

被張伯倫砸進筐的籃球打在地板上立即彈起,將場邊正在攝像的攝影師連人帶設備擊倒在地!

多麼恐怖的力量!

袁滿驚呆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能完成這樣的動作!

全場比賽發揮不是特別出彩,但表現相當老道的約翰-沃爾,在看到這個球之後,知道本賽季的最佳新秀,自己已然無望了。

「我的天吶,竟然在美國本土球員外,還能出現這麼可怕的怪獸。」瓦萊喬在巴西可從來沒有見過有這種身體素質的傢伙。

「剛才那是什麼?」斯科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雙手大風車灌籃,拜倫,你沒看錯。」德魯的聲音有些顫抖。

「…」此刻catv的直播間鴉雀無聲,張指導可從來沒有見過有中國球員能完成這麼逆天的動作,張大了嘴巴,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馬建也是一樣,原本還想說袁滿幾乎就是第二個自己,但看完這一球之後,這句話可不敢再吐出來了。

「很驚訝嗎?呵呵。」張伯倫笑著說道,「即便是打過兩個加時的激烈比賽,我還是依然可以一夜七次,一次七個。」

「變態的身體天賦。」袁滿不得不承認,張伯倫這樣的身體,自己還是在現實中第一次見到,不,應該說,就連目前的籃神天賦系統在內,也絕對沒有人能出其右。 「麻麻,小糯米也一起。」

小飯糰不幹了,使勁從姐姐身後探出腦袋來,「麻麻~」

喬安表示,這真是甜蜜的負擔。

這兩個小傢伙,真是讓她無法拒絕啊……

還沒開口回答,慕靖西便已經出聲,「不行,你們倆不許去。」

「為什麼?」

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

隨即,便鼓起腮幫子,氣嘟嘟的瞪著他。

小飯糰悄咪咪的,抱住了喬安的腿,小糯米也抱住了喬安另一條腿。

兩個小傢伙,猶如腿部掛件一樣,穩穩的掛在喬安的腿上。

喬安表示,不敢動,真的不敢動。

慕靖西一手拎起一個,小飯糰和小糯米頓時被拎在半空中,無助的蹬了蹬腿,嗷嗷叫,「爸爸!」

寵妻成癮 「乖乖呆在家,或者去主樓找少璽哥哥玩。」

慕靖西眼眸微眯,聲音低沉下去,「不許搗亂,知道了么?」

南翼。

慕靖南得知喬安來了,便讓傭人告訴她,直接到書房。

夫妻倆來到書房門口,敲了敲門。

「進來。」

推開門,喬安一眼就看到了慕靖南,他眼眉帶笑,似乎等候多時了。

「二哥。」揚唇一笑。

慕靖南頷首,「喬喬來了,快坐。」

跟在喬安身後的慕靖西,被忽視了個徹底。

心裡略微的不滿,「二哥,你沒看到我么?」

這個時候,他費什麼話?

慕靖南掃了他一眼,示意他閉嘴,這個弟弟,近來是越來越不討喜了。

喬安坐下后,慕靖南傾身給她到了一杯茶,挪到她面前。

同樣落座的慕靖西,卻沒這樣的待遇,他翹起長腿,修長的手指,在膝蓋上點了點,「二哥,我呢?」

區別對待?

他就是這麼對待他的?

不怕他現在就把喬喬帶走,看誰給他出主意。

「想喝自己倒。」慕靖南丟下一句,便迫不及待的進入正題,「喬喬,你有什麼好辦法么?」

喬安捧著茶杯,抿了一口,清凌凌的眼眸打量著慕靖南,倏然一笑,「二哥,在想辦法之前,我想知道還有什麼事,是你隱瞞了沒說的。」

慕靖南不明所以。

「比如,關於母親的。」

關於母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