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慕靖西目光飄忽的看了喬安一眼,被她狠狠瞪了一下,立即收回目光,「等小糯米長大了就知道了。」


「可是小糯米長大還要好多好多年呀,小糯米現在就想知道。」

喬安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巴,「噓。」

小糯米水汪汪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小嘴巴親了親她的掌心,淘氣的笑了起來。

「餓不餓,陪麻麻吃一點,好不好?」

「好的呀!」

小糯米緊緊抱住她的脖子,親昵的蹭啊蹭,「麻麻喂。」

慕靖西羨慕的看著這一幕,恨不得能替喬安抱著小糯米,兩個多月沒見寶貝女兒了,此刻見到了,恨不得親一親她。

可是,看到她在喬安懷裡那麼開心,慕靖西便又笑了。

伸出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叔叔喂你吃好不好?」

小糯米本來很高興能見到叔叔的,可是叔叔竟然不讓她親麻麻的嘴嘴,小糯米就不開心了。

一不開心,就把小嘴巴噘得高高的,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她生氣了。

小糯米生氣了!

不得了了!

還不快來哄小寶貝!

「小糯米?」慕靖西看她不開心了,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他目光求救的看向喬安,怎麼辦?

女兒好像生氣了。

是他剛才說錯話了么?

喬安哼了一聲,在小糯米白嫩的臉蛋上響亮的親了一口,示威似的。

哈哈哈……慕靖西,你也有今天!

小糯米羞澀的抿唇一笑,腦袋一轉,又想親她的嘴嘴。

紅潤的小嘴巴噘起,伸長小脖子,湊了上去。

歷時總是驚人的相似!

小嘴巴沒親到喬安,反而親到了慕靖西的手背!

小糯米震驚的瞪大眼,一雙漆黑的眼眸,瞪得溜圓,她嗖的一下,轉過腦袋,委屈的控訴:「叔叔,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小糯米?」

為什麼!

她親麻麻,他為什麼要阻止!

叔叔討厭!

再也不要喜歡他了。 經過此番頓悟,實力雖然並沒有絲毫提升,不過卻讓他領悟了化虛為實靈力的運用,這一步邁出,對於武道,對於靈魂的理解,均是受益匪淺,也算在武道階梯上邁出了頗為重要的腳步。

由於裘功名派出斬龍寨大批手下前去滅殺所謂的『黑虎幫』成員,所以如今的寨子內只有寥寥十幾個人守衛。

古木一行人浩浩蕩蕩殺進來,而那些遺留在寨中的賊匪根本難以形成戰鬥力,最終在**和王逸的帶頭衝鋒下,瞬間土崩瓦解。

將這些賊匪手刃后,**和王逸默默為那些曾經慘死在他們手中的同伴祈禱,並縱身飛起,將掛在寨門之上的『斬龍寨『旗幟拽下來丟在地上。

古木不管他們,而是根據記憶向著他和七長老被李醒武發現的地方奔去。

「應該是這裡。」見得面目全非的帳營一角,古木從那坍塌的帳營廢墟中發現了七長老,急忙跑過去將其扶起,此刻七長老嘴角溢血,昏了過去。

「七長老。」古山來到面前,緊張的喊道。

古木扣在七長老脈搏上,徐徐才鬆開氣,道:「沒事,只是受到靈力攻擊而昏迷,並無大礙。」古山聞言放下心來,畢竟他的醫術相當牛掰,既然如此說來,那必然不會有什麼問題。

「我們去找剛叔吧。」古木吩咐蕭哥他們照顧好七長老,向著寨子內的最深處而去。古山跟在後頭,不時用土之靈力來感測那陰冷之地的方位。

不知走了多久,古山突然停下身子。

「有人。」古山蹲下來,雙手貼在地面,道:「鬼鬼祟祟,好像是斬龍寨的賊寇。」

「**,王逸,你們將他擒來。」如今這所謂的斬龍寨已名存實亡,那大部分匪寇被綁在山谷外,而最大的威脅李醒武也由大長老負責處理,如今他只想趕快找到古剛,然後一把火將這裡燒了,率眾返回磐石城。

**和王逸對斬龍寨可謂苦大仇深,聽的古木吩咐,當下輪著胳膊就向著古山所指的地方衝過去,稍許,就惦著一個山羊鬍的老者走出來,那**將五花大綁的老頭丟在地上,不解道:「木少爺,這斬龍寨竟然還有匪寇不會武道!」

古木撇了撇這老頭,從打扮上一看就是土匪類型,於是揮揮手,道:「將他把裘功名綁在一起,等候發落。」說罷,和古山繼續向前走去。

「慢!」待得古木眾人慾要離開,那山羊鬍老者掙脫**的手臂,喊道:「這位公子,我是斬龍寨的軍師!」

古木聞言,聽下腳步,頗為好奇的說道:「你就是斬龍寨那出謀劃策的狗頭軍師?」

狗頭軍師?

諸葛先生很鬱悶,自己學富五車,熟讀兵法,乃堂堂正正的謀士啊!

不過人家既然殺上門來,而且從古木口中他也聽了明白,那裘功名顯然已經被他們所擒,至於武王大能李醒武如今又不知所蹤,這一切都讓他瞬間恍悟,斬龍寨恐怕要完蛋了,而自己演算天機所映的起始大劫,已然應驗!

可謂嗚呼哀哉。

「在下諸葛建。」諸葛先生有必要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他是一個聰明人,在此時如果還看不出情況,他就不是自詡,亂世有定軍之計,盛世有安邦之策的鬼才了。

「不認識。」古木搖搖頭,道。諸葛亮他聽說過,諸葛建他壓根就不知道。

諸葛先生吐血。

一旁的蕭哥則眉頭緊皺,想了一會兒,道:「定州邊境有一謀士,以一萬弱勢之兵,戰雎州十萬雄兵,雖無力抵抗,卻苦守城池半月而不失,莫非那謀士就是閣下?」

諸葛建看到蕭哥將自己的『豐功偉績』說出來,頓時挺著腰杆子自豪道:「不錯,正是在下!」

蕭哥其實也算得上謀士,只是沒有諸葛建那麼專業,畢竟他的出身不好,沒條件讀兵法謀略的書籍。但人的天賦往往與生俱來,蕭哥在武道上或許難以有很高的成就,但在謀略上卻勝人一籌。

而且自從跟了古木以後,他不時的打聽近年來發生在幾州之間較為著名的戰役,對於曹、定、雎三州的交界處,所發生的一場震驚大陸的經典戰役記憶猶新。

當時的定州的守將他不得其名,但守將帳下的謀士諸葛建卻名揚四海,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正是他的出謀劃策,才在絕對懸殊的力量下,奮勇抵抗延緩了雎州十萬鐵騎前進的步法。

「傳聞後來守將棄城而逃,沒想到他帳下的謀士竟會淪為草寇,真是世事無常,讓人升起無限唏噓。」蕭哥知道了諸葛建的身份,不由的嘆道。

諸葛建聞言,臉色微變,聽到蕭哥嘆息,心情也是非常糟糕,聽他悲道:「我諸葛建從小勵志,以自己胸中之計,征戰沙場,不求名揚天下,但求計定乾坤,誰曾想那定州郡守,鼠目寸光,被雎州大軍嚇得膽顫,竟是放棄了抵抗,我和裘將軍能夠殊死反抗多日,也算為定州盡忠了!」

蕭哥對其中的緣由不甚了解,如今聽他說來,頓時為這樣的謀才感到可惜。

這顯然是懷才不遇的主兒。

古木聽他們兩人嘮叨,也大概了解這諸葛建為何要自報姓名了,顯然他是要讓自己明白他的價值!

「既是守將,又是謀臣,棄城了就是投降,縱然有雄才大略又如何?到頭來還是逃兵。」古木很不屑的道:「你很聰明,想讓我重視你,但連城池都可以不顧,沒有誓死捍衛軍人的榮譽,這樣的人縱然有經天緯地之才,我怎能夠信任?」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蕭哥聞言,神色一稟。

原本還對諸葛建有些同情,但古木少爺所說也並不是沒有道理。

軍人的責任是守護,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就算是心中有安邦定國之計,沒有堅持自己的信仰,捍衛自己的榮譽,何以去指責別人,去抱怨?如果諸葛建和那守將能夠堅持到最後,縱然是兵敗城破,身首異處,卻可以名揚千古,受後人膜拜,這無關勝負,卻關乎著一個人的氣節,一個軍人的骨氣! 小糯米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被欺負一次就算了,還被欺負兩次。

小腦袋深深埋進喬安的懷裡,嗚嗚哭了起來。

喬安遞給慕靖西一個「你看,你又把她惹哭了吧」的眼神。

慕靖西手足無措的愣住了,怎麼辦,寶貝女兒被氣哭了,該怎麼哄?

該怎麼哄寶貝女兒?

他沒有經驗……

「小糯米,吃蝦么?」

「嗚嗚……吃。」

美食當前,小糯米也是很沒節操的,小嘴巴啊的一聲張開,慕靖西喂她吃了一隻蝦。

小糯米吃得很滿意,跟喬安一樣,都喜歡吃蝦。

咽下一口,啊的一聲,又張開了嘴巴,等著投喂。

慕靖西勾唇一笑,似乎找到了哄女兒的方法了。

小吃貨,很好哄的。

剝蝦的速度更快了一些,滿足寶貝女兒吃蝦的需求。

一頓飯下來,小糯米的情緒基本被安撫了,她噘著小嘴巴,老大不情願的瞄了慕靖西一眼,傲嬌的哼了一聲。

喬安捏她小臉蛋,「怎麼了?」

「討厭~」

「討厭誰?」

嫩生生的小手,一指,便指向了慕靖西。

慕靖西無辜臉,剛才的蝦都白餵了么?

喬安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等著慕靖西,看他有什麼辦法哄。

「小糯米,要吃冰激凌么?」 總裁掠愛很強勢 慕靖西想了想,決定投其所好。

小傢伙管不住嘴,喜歡吃的東西可多了,一樣不行,就再來一樣。

總能哄好的。

小糯米掙扎了一秒鐘,果斷的舉起小爪子,萌噠噠的喊,「要~」

慕靖西張開雙臂,小糯米沒有一絲猶豫的,便撲進了他懷裡,小奶音軟萌軟萌的,「叔叔,要草莓味的冰激凌哦。」

「好,但是只能吃小半盒,可以么?」

小糯米笑眯眯的,連連點頭,「可以可以~」

只要能吃,一點點都沒問題。

慕靖西抱著小糯米,親自去拿了一盒冰激凌,小傢伙全情投入的吃著冰激凌,像一隻小饞貓一樣。

漸漸的,眼看著就要吃了小半盒,小糯米眼珠子轉了轉,挖了一勺,餵給慕靖西,「叔叔,你吃。」

沒想到,自己還能有這樣的待遇,慕靖西勾唇一笑,眼角眉梢都是寵溺,「好。」

吃了一勺冰激凌,他剛要抬手,收回冰激凌,小糯米已經飛快的挖了一大勺送進小嘴巴里,小嘴巴里嘀嘀咕咕的說著,「叔叔一勺,小糯米一勺。」

慕靖西:「……」

所以,他是被套路了是么?

就這樣,你一勺我一勺,小糯米硬生生的把一小盒冰激凌全都消滅掉了。

喬安抱著雙臂,在一旁觀看了全程,哼了一聲,「這定力,連陸胤都比不上。」

她以為,這個世界上,對小糯米最沒轍的人是陸胤,沒想到,慕靖西也有過之而無不及。

很明顯,他根本就不是小糯米的對手。

被吐槽了,慕靖西也不生氣。

喬安和小糯米都在身邊,對他而言,已經是最大的幸福了。

他還奢求什麼呢?

人要學會知足。

相聚的時間,總是短暫。

喬安又要回基地了,她接了一通電話,臉色驟變,「好,我馬上回去。」 事情似乎有些嚴重,慕靖西抱著小糯米,上前一步攥住她的手腕,關心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基地那邊讓我立即回去,工作上的事,需要我去處理。」

「我送你。」

小糯米舉手,「小糯米也送麻麻!」

「不用了,夏霖送我去就可以了。你就好好休息吧,小糯米,你想留在這跟叔叔玩兩天,還是回別墅?」

聽到喬安這麼問,慕靖西下意識的就抱緊了懷裡的小糯米。

不願意!

他滿臉就寫著不願意三個字!

他的寶貝女兒,好不容易才見上一面,還沒抱夠呢,為什麼要讓她回別墅?

這裡才是她的家,他是她的父親,她是她的母親,他們一家三口應該住在一起才對。

小糯米精緻的小臉蛋皺了皺,仰起小腦袋,「叔叔,小糯米不能呼吸了。」

「抱歉。」後知後覺的慕靖西,鬆開了幾分手上的力道,低下頭,目光溫柔至極,「小糯米,你不想跟少璽小哥哥玩么?還有你的小點點。」

歪著小腦袋想了一下下,小糯米糾正他,「不是小糯米的小點點。」

「不是小糯米的,那是誰的?」

「是叔叔噠。」

「叔叔的就是你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