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應對這一招,只要找到次聲波震動的規律,一舉破之,就可以令這一招威力大降。


當然,絕大部分人——包括罡氣境武師在內,就算明白這個道理,也無法把握到這種規律,只能以本身修為硬抗,要不然這一招早被人破掉,更不會有現在的赫赫威名。

唯有古休,憑藉能量之心的奇異,把握到空氣震動的規律,才能破掉這一招,跟史立群拼個不相上下。

而且,通過對看山是山的研究,古休對於如山武館其它招式,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比如幻影身法就是以血氣包裹空氣,所凝聚出的一道幻影,而看山非山則是通過把握對手身體四周的空氣流動,來探查對手的招式破綻,幻影槍法、落雨雙劍、似山非山劍、看山似山、如幻斬則是以血氣震動四周空氣,形成一定的幻象來迷惑對手,隱藏自己的殺招等。

總之,如山武館的武技核心,就是一個幻字。

除此之外,破除看山是山時所使用的那一拳,也給古休很大的啟發,當時他是以體內血氣的震動,引發外界空氣的震動,並以此破除次聲波的侵襲,這本質上是利用了內震拳的的「震」字訣。

這說明內震拳不止可以用於修鍊,對於武技也有極大的幫助,關鍵是找到它的使用方法。

比如說,血氣震蕩頻率加快時,會不會更加熾熱?

從理論上說,這非常可能,因為溫度就是微觀粒子無規則運動的外在表現,粒子震蕩越快,溫度越高,微波爐加熱和利用微波室修鍊烈陽拳,都是這個道理。

當然,想通原理並不難,難得是如何做到,就像宇宙中無人不知質能公式,仙歷以來也有不少人試圖將這個公式納入功法之中,達到操控物質、能量變化的境界,但萬年以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那些近乎仙神的仙師們。

同樣的,對於血氣境甚至罡氣境武師來說,要操控血氣震蕩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否則罡氣境武師們就無需借用微波室修鍊烈陽罡氣了。

不過,對於古休來說,卻可以通過能量之心,強行改變血氣振動的頻率,令血氣更加熾熱,烈陽拳等武技的威力更加強大。

想透這些,古休長吁一口氣,對於自己今後的道路有了大體的規劃,那就是一方面以能量之心提升血氣的振動頻率,令血氣更加熾熱,武技威力更大,另一方面參悟其它武學,增加自己在武技甚至武道上的修為。

左右無事,距離到家還有一段距離,古休凝神靜氣,暗暗催動能量之心,加快體內血氣的振蕩頻率。

嗡嗡嗡……

果然如古休所料,當血脈中某團血氣振蕩頻率逐漸提升,它的溫度也越來越高,最後這團血氣的熾熱程度,已經堪比烈焰罡氣!

不過,以古休現在的身體,還無法長久承受烈焰罡氣的灼燒,此時隨著這團血氣溫度的提升,四周的血脈都隱隱作痛,有種要斷裂的感覺。

古休催動能量之心,緩緩平息了這團血氣的振蕩頻率。

「咦?這個人的腳步聲……」正準備收起能量之心,古休突然發現一點異常,似乎有個人的腳步聲,從他離開武館之後,就一直跟著他。

而古休通過練功服上的智能系統和能量之心,可以看到腳步聲的主人是一名黑衣罩體的武者,在他身後百餘米之外。

而且,此人身上的氣息若有若無,走起路來也十分輕柔,如果不是古休擁有能量之心的話,還真未必能夠發現他。

「我被跟蹤了?」古休心中一凜,如果是別人還未必會這麼敏感,但他在遊戲中拼搏多年,養成了一種謹慎的習慣,加上今天又在武館中鬧出那麼大的動靜,被人跟蹤也不稀奇。

古休稍一思索,沒有回家,而是轉向另外一個方向。

半個小時后,古休終於確認,身後那名黑衣人,確實是在跟蹤他,而且,此人的修為已經達到罡氣境初級,這讓古休心中凜然。

不敢再多猶豫,古休登上一輛出租飛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飛離,眨眼將身後的黑衣人甩脫。

讓出租飛車帶著自己七轉八轉,最終確認沒有人跟在自己身後,古休才讓出租飛車帶著自己回家。

坐在家中思考了片刻,古休仍想不透跟蹤者是哪一方人,索性將它拋到腦後,反正一名罡氣境初級武者,古休用盡全力未必不能抵擋。

拿出一枚晶元,接通基因晶元,古休慢慢瀏覽起來。

這是鋼手的基因晶元,這段日子古休一直忙於修鍊,對於鋼手幾人的基因晶元,僅僅是偶爾瀏覽了一點,現在總算有時間,可以仔細瀏覽。

足足過了兩個多小時,古休將基因晶元拿開,臉上閃過一絲凝重。

「飛盜團?難道那名跟蹤者,是飛盜團的成員?這可麻煩了。」

從鋼手的基因晶元中,古休了解到,飛盜團是一個野外盜寇團伙,經常打劫各大城市間的商隊,出城武者,偶爾也會組織人手襲擊某些人類城市,其成員各個兇悍異常,悍不畏死,而且,飛到團的團長,修為已經達到先天境,縱使在宛明市中,也是十分顯赫的大佬,加上野外危險重重,因此一直無人敢於招惹飛盜團。

而鋼手則是飛盜團中一個小頭目——火雲大盜的手下,兩年前被安排進宛明市做卧底,以**大哥的身份,結識一名叫做華成海的年輕人。

華成海是一個落魄家族的嫡傳弟子,他的爺爺曾經是罡氣境頂級武師,並留下一枚武道傳承晶元,裡面傳承的正是烈陽罡氣,對於火雲大盜有極大幫助,而鋼手的主要任務,就是接近華成海,然後打聽出武道傳承晶元的具體位置和竊取方法。

打聽出武道傳承晶元的位置和竊取方法后,火雲大盜就親自出手,將華成海抓走,然後鋼手趁著華家大亂的空檔,潛入華家內庫,將裡面的東西全部洗劫,然後帶著這些東西逃離了宛明市。

這件案子在宛明市南關區造成極大的影響,鋼手等人也因此而被通緝。

而鋼手被殺那天,本是鋼手向火雲大盜交貨的日子,結果被古休搶先一步,連人帶貨一鍋端掉。

現在想想,古休猶有餘悸,當日若是碰上火雲大盜,他連逃都未必能夠逃得掉。 然而就在奈落乾脆打算直接滅掉這兩具屍體以泄恨的時候,離去兩天的犬夜叉終於姍姍來遲,只見他對到奈落欲要出的事情,連忙一技風之傷,制止了奈落的行為。

而奈落看著遠處的犬夜叉以及身後的大軍,奈落眉頭一皺,此時的他已經消耗太多,不宜再連番苦戰。

尤其是眼前的這個七夜大神的後裔,日暮神社的聖子大人。

這樣子想著的奈落就選擇了暫退,決定先去征服那些實力尚可的妖怪們,再開啟這征服世界的旅途。

不得不說,這叢雲牙給奈落的影響太過巨大,畢竟是那千年的記憶,以及那數百年的謀划,這些都深深刻印在了奈落的腦海之中。一顆征服世界的浴火正在熊熊燃燒。

然而犬夜叉自然是不可能會就這樣讓這奈落逃離。

連忙跟上。

至於巫女華和桔梗此時卻是已經死亡,趕來的日暮支脈成員,此時卻是圍繞在了二人的身邊,布置下了凈化陣法。

兩人身上已然滿溢而出的屍氣,為了不讓她們進行屍變,不得不讓她們全力以待,事實上。她們本可以一把火燒了她們,但這卻是不行。

純潔善良的巫女不應該以這種污穢的狀態離去人間。

尤其是在看到眼前楓之村的慘狀,在場的眾人毫無疑問都是知曉在這的兩人是抱著怎樣的決心與那強敵進行廝殺。這值得她們尊敬,而她們所能做的也只有這一步了。而且保護住屍體的話,並非沒有復活的機會。就比如說聖子大人的兄長殺生丸大人,好像就有一把能夠復活人的妖刀。雖然沒有聽說過他復活過人,但是殺生丸大人不行,可不代表聖子大人不行,到時候聖子大人去向他借刀一用對方應該是不會拒絕的吧?而且如果是聖子大人的話,應該是沒有絲毫問題的能完全發揮那把刀的能力吧?

而且更不用說她們所興奮的神明七夜大神已經歸來,到時候他肯定會救回一直忠誠與他的信徒的。

想到那追殺兇手而去的聖子大人,她們無不祝願這聖子大人能夠凱旋。

帶著心中的期盼與敬意,日暮支脈的巫女們開始凈化起了這兩位偉大的巫女。

……

此時的犬夜叉正在即使狂奔著,追趕著那奈落。並意圖驅趕著奈落離開口本朝的境內,驅逐出海外。

因為剛剛雖說只是瞥了一眼,但他也卻是知曉此妖極為兇猛,若是和他進行生死一戰。難免會給口本朝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而奈落也正如犬夜叉所願的被驅趕到了海外。

只不過這與其說是被驅趕,倒不如說是他有意而為之。畢竟在這海面之上犬夜叉給沒有什麼多少援軍能夠來幫助他。尤其是那人類軍隊一方,能夠擁有飛行手段的更是寥寥無幾。

而且他也通過了這不過數個時辰的追殺之中,發現,這犬夜叉的實力似乎也不過如此,充其量也不過與那兩個巫女處於伯仲之間。

這下讓奈落乾脆就先滅了這犬夜叉的主意將這犬夜叉引導到了海面之上,。

這時他也不在逃避,而是立在了海面之上,笑看著犬夜叉。

「草你媽的個死娘娘腔,笑你爹呢?笑。」一言不合就對手,能動手的就別在那逼逼賴賴,這是蠻骨叔叔教給他的道理。看到那奈落帶著陰柔的笑意看著他的犬夜叉,犬夜叉毫不猶豫的就是直接扛起了他的五米大刀鐵碎牙,並就是一記奧義風之傷就這樣直直的劈了過去!

而犬夜叉雖說已經一百五十多歲了,但其相貌即使搭配這那頭白髮,看上去依舊不過十五六歲的俊美少年。更不用說事實上在妖怪的族群之中,像是犬夜叉這般的年紀的確也只是一個未成年妖怪而已。大多還需要庇護在母親的臂膀之中。

更不用說像現在的犬夜叉一般,自己外出獨立不說,行為習慣也像是一個粗糙的大汗。事實上犬夜叉如此只不過是因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早在區區二十歲左右的稚子就開始邁入傭兵公會。成為了一名最低級的d級傭兵。不要問為什麼,問就是他最喜歡的蛇骨姐姐就在傭兵公會之中。為了接近她哪怕是多上一分一秒,犬夜叉也會毫不猶豫的豁出去做的。嘛那是當初的不懂事行為罷了。

雖說現在的他,並不在追求他的蛇骨姐姐。但他卻是依舊是傭兵公會的僅有的三個sss級高階傭兵之一。而在這一百多年的時間裡,他自是被這傭兵公會的幾位叔叔和那些流氓同事們給教育成了一個猥瑣大叔。

「哼!找死!」躲過風之傷的奈落一聽就很是生氣,這個聖子的嘴巴怎麼可以這麼臭。原本還掛著的笑容一下子就變的極為陰冷。雙目更是以著看死人的視線盯著犬夜叉,似乎是意圖用這視線直接將犬夜叉給殺死。

「找死你爹啊!草你媽么的!敢殺我神社的人,你特么還想活啊?」犬夜叉見一擊不成反手就是一擊爆流破送給了奈落。雖說犬夜叉在這裡大罵著奈落,但同時心裡又有些擔心,不知道桔梗和巫女華二人的靈魂現在是不是平安到達了陰影之庭。

在這樣的擔憂之下,犬夜叉自是更加厭惡起了這區區奈落。一下子就使出了瘋狂百斬。要將這奈落撕碎。

面對這樣的攻擊,奈落也不得不小心應付。畢竟這是足以將他切成碎片的攻擊方式。如果遭受到這樣的攻擊,奈落毫無疑問將會在段時間內因為恢復傷勢而導致實力大損。

到時候即使犬夜叉沒有能夠直接消滅他的方法,但是若是直接將他給封印起來,這卻是絕對可以實現的事情。

想到這裡的奈落不由得就是欺身進攻起犬夜叉,意圖直接用著叢雲牙的優勢將其消滅。因為他手中的叢雲牙可是死界的至尊武器,乃是圖謀入侵這現世的滅殺之兵。

而這鐵碎牙只不過是區區一隻狗妖的大門牙做出來的一把破兵器。雖說這鐵碎牙有著吸收敵人妖力的特點,但是究其本質就是一破牙齒做的兵器,只要和叢雲牙正面干幾下,幾十下,最大幾百下,他就有信心完全摧毀這鐵碎牙。到時候這鐵碎牙就會徹底崩碎了。而那犬夜叉更是會實力大減。

到時候滅殺犬夜叉就會像是切菜那般簡單。 奈落萬萬沒想到……

他的計謀雖然是對的,在一方連番近戰的結果之下,鐵碎牙已然被他手中的叢雲牙完成了絕對的碾壓此時已經變成了碎片,雖然說在此過程之中。那把破刀吸了他快兩成的妖力,但是失去了鐵碎牙的犬夜叉按理來說會被削弱的更多來著啊!

但是現實卻是這個失去了鐵碎牙的犬夜叉,卻是開始大爆發,比之剛才還更加兇猛萬分,在敵方一連串的兇猛的爪子之下,奈落的身體一時之間被犬夜叉撕裂了七八十份。

奈落原本還只當這是犬夜叉無聊的掙扎,只不過是臨死之前的反撲。

嗯,奈落帶著分屍成亂七八糟的身體,暫避犬夜叉的鋒芒。而正如他所料的一般,犬夜叉在這一連串的猛攻之下,像是脫力了一般,就這樣漂浮在了空中。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此時的犬夜叉的氣息正在慢慢變弱,像是馬上就要死掉了一般。就連那頭髮都變成了黑色……

嗯?黑色?

奈落察覺到了不對勁,這是什麼情況?

只見眼前的犬夜叉的一頭白髮慢慢的變成了黑髮,全身的妖氣也逐漸消逝。直到,一絲一毫的妖氣都從犬夜叉身上所褪去。

此時的犬夜叉已然完全變成了人類,而且還是變不回妖怪的那種。這是他自小以來所修鍊的功法所致。

聽他的母親說,這是他出身之時,他的舅舅七夜給他的禮物之一。是一部能夠人妖雙修的極品功法。

待雙重身一併修鍊到大羅金仙的地步之時,人妖和一即可直接到達半聖的地步。然而此時卻是盡被這區區妖仙巔峰的小妖怪給全毀了!

原本閉著雙眼的犬夜叉帶著無盡的威勢慢慢睜開,霸道的靈壓直衝海面,捲起了數米之高百米之寬的海浪!就在正中心的奈落更是被襲飛數百米之遠。

然而對此並不知曉的犬夜叉還以為這奈落是要逃跑!

帶著不屑的笑意,冷哼一笑!

「壞我修為!還想跑!今日無論是追至天涯還是海角!吾必殺汝干你老母!」說完后,左撇子的犬犬夜叉抬起右手就直接以靈力匯聚成一把不凡的靈弓,顯現在他的手中。左手一台就是一發靈力凝結而出的靈箭,隨後瞄準了那看似逃跑實則是被擊飛的奈落。

不過這一箭已經出手,就不在是箭失的樣子,而是慢慢擴大成了類似半徑四到五米左右的超電磁炮。這一箭,不應該是說這一炮,雖不至於到達光速,但肉眼凡胎亦是不能所見。

只不過一個轉瞬之間,正打中了奈落的身上。

不要問為什麼是左撇子,問就是因為當年灰原誠隨口和十六夜提了一句左撇子會比右撇子的人聰明一點,因此擔心在懷孕時期遭受意外的犬夜叉以後會變成一個傻子,因此十六夜找了一切可以讓自己孩子稍微變聰明一點的方法教育著他。

這並不怪犬夜叉為何如此生氣,就算是桔梗她們死了,他都沒有這麼生氣。畢竟她們死了,肯定是要去陰影之庭任職的。

而每一代日暮神社的巫女到最後都是要去陰影之庭任職的,只不過是這一次,她們要提前出發而已。

他生氣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奈落這一次是真的壞了犬夜叉的神功。

原本此神功需要雙重身的修為都凝練到一定的程度,以及修為越高越好,這樣取得的作用才會是最大的。

但妖族的修行,往往薄而後發,因此此時犬夜叉的人身修為遠高於妖身修為。

而這也導致了,雙重身合併之後,傾向於人族身。導致妖族身全部的修為化作了人族身進階的獻祭。

而之所以犬夜叉為什麼不轉換成修為更高的人族身與這奈落打。只是因為這人族身雖然修為高絕,但他的終究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肉之軀,因此扛不住打。

很有可能,一時不慎就有可能被對方幹掉。

然而此時因為得到了妖族身作為獻祭的力量,此時的犬夜叉不僅高輸出而且還抗打!尤其是那高輸出的人族技能,更是一堆又一堆、畢竟她的兩個舅母可是分別為陰影之庭庭主,而且翠子師傅亦是不差於任何一人的無雙高手。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他的舅舅留下來的功法都是超越了這個世界不知多少個層次的高級功法。

就比如說他現在所修鍊的雙重身功法,修到最後一步便是能夠立地成聖的頂尖功法。

因此,現在的犬夜叉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和天道的一個層次,甚至不用全力爆發就能夠讓口本朝直接沉入海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