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成鐵龍從來都沒有見過他父親成霸天的這隻葫蘆,自然也是好奇地問了出來。


「這是你爺爺留下來的,對付那應聲蟲效果極佳。」

成霸天解釋道,之後,手指一揮,一枚黑色的銀針被龍氣包裹著,徑直射向剛才那正在蠕動著關節的應聲蟲。

那隻應聲蟲可能是感知到了危險,「沙沙沙」的聲音更甚。

但是,怎奈動作還是慢了半拍,在要躲閃之時,卻是被黑色的銀針死死地釘在了石壁之上。

上翹的觸角也是耷拉下來,聲音消失,直接死掉了。但是,那三個洞穴之中的應聲蟲就好似感知到自己的同伴被殺死一般,「沙沙」之聲更為響徹。

成霸天走向了其中一個洞口,將葫蘆前端對準那洞口。

然後,成霸天把葫蘆塞子飛快打開,就看到一條火蛇直接蔓延而出。

鸞峰倚仗精神力能夠感受到那火蛇之中的溫度,他估摸著那火蛇的溫度能夠達到二百度以上。那種溫度就算是融化金鐵石都已是沒問題的了。

「沙沙沙」

「沙沙沙」

……

聲音響徹不休,一聲聲躥入岩石的聲音,不絕於耳。

「躲起來了嗎?」

鸞峰一驚,心想多半是那應聲蟲感知到了火蛇的威猛,鑽入到了岩體之中。而要是鑽入到岩體之中想要用火蛇去灼燒,恐怕就顯得異常的費力了。

夏瑛兩隻手緊緊地環著鸞峰的手臂,眼神卻是充滿嘲謔地望向那岩洞之中。

對於靈魂體而言,李山可以說是無形的,即便是受到傷害,也僅僅是傷害那被其所寄宿的宿主而已,他自己的靈魂則不會受到絲毫的影響。

成霸天擺了擺手說道,「莫要惶急,那應聲蟲逃脫不掉的。」

「可是那破開岩體的聲音。」

成鐵龍也是聽到了那岩體破開的聲音,提醒父親成霸天。

成霸天笑著解釋道,「無礙,你們不知道這應聲蟲的習性。這應聲蟲雖喜歡生活在潮濕陰暗之地,但也僅僅是因為這裡能夠供它們繁衍生息。

而實際上,它們的習性卻是趨近於光的。

光的程度越發明亮,它們所受到的刺激就越為強烈。因此它們就會像飛蛾撲火一般向那光體直撲而去,剛才那聲音的確是破開岩體的聲音,但卻不是逃生,而是應聲蟲趨近於光的緣故。」

成鐵龍心中一陣欣喜,忙道出,「那它們不是自取滅亡嗎?那火蛇雖然發光,但卻是擁有著極為強橫的熱量,就算是一般的御龍師想要靠近都非常困難的。」

「嗯。沒錯,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不讓大家慌急的原因。」成霸天笑著點了點頭。

所有人甚至都能夠想象到,大群的應聲蟲奮不顧身地沖向火舌,爆裂身體而化成黑霧時的情形。

那條火蛇處理掉一個洞穴之後,又依次的進入了第二、三個洞穴之中,裡面同樣是發出應聲蟲破開岩體的聲音。

而等火蛇在一炷香之後,被收回到那鐫刻著火焰符文的葫蘆裡面的時候,卻是小了很多。

至於,那應聲蟲的「沙沙」之聲,卻是細不可聞。

「看來差不多已是清除乾淨了。」

成霸天笑著說道,隨即將那刻有火焰符文的葫蘆,塞進了懷裡。

在回頭看到那躲在鸞峰身邊的夏瑛后,成霸天笑著道,「不要害怕,這應聲蟲傷不到我們的,就算它們活著,我手裡的『雷丹』,也是可以嚇跑它們的。」

但是,另鸞峰和成霸天所沒有想到的是,夏瑛竟沒有多少膽怯,笑靨如花,細聲道,「就怕它傷不到我們。」

「哦,是嗎?」

成霸天原本只是隨便說的一句話,但是,哪曾想卻是被夏瑛的答話,給難住了,之後,看了看鸞峰,道,「可能鸞峰小友有自己的辦法吧!」

而鸞峰卻是有些尷尬地,看了成霸天一眼,而後有點責備地看向夏瑛,道,「夏瑛,休得胡說,成前輩手段高明,這是我所萬萬不及的。

剛才要是成前輩沒有應對之策,恐怕現下我們早已是撤離到這洞穴之外,無法再進入;了。」

夏瑛不言,一臉無辜地看著鸞峰,也是使得鸞峰沒有辦法再去責怪,只好向成霸天拱了拱手,道,「成前輩,勿怪!」

「沒有什麼。」

但是,成霸天再看向夏瑛的眼睛時,卻是發現了異狀。成霸天在想為什麼眼前的這個小姑娘甚是年輕,雙眼卻是有些渾濁不堪。

一般的御龍師,只要稍加調整,就能夠恢復元氣的。可看眼前的這個夏姑娘,卻是讓他有點捉摸不透。雖然有點親屬關係,但畢竟還是遠親。

不是說,夏瑛的實力讓成霸天捉摸不透,而是說,夏瑛的那雙眼睛甚為詭異。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成霸天在心裡暗自嘀咕一句,也沒有責怪夏瑛的意思。畢竟,夏瑛和鸞峰是一起前來,即便是有什麼事情,鸞峰也會照顧的,自己要是說多了話,豈不礙事。

想到這裡,成霸天也是沒有多說。

「那前輩,我們走那哪一條路徑呢!?」

鸞峰看著面前都被燒得有些焦黑的洞口,也是難以抉擇。

「就走中間這條吧!剛才我將精神力注入到這火蛇之中,卻是發現旁邊的那兩條路徑,到最後都已是被阻死了。

反倒是中間的這條路徑一直筆直向前,我想這條路徑可能就是通往那洞穴深處的唯一小徑。」

成霸天也不遮掩,直言道明。

鸞峰也是心裡暗暗點頭,心想,這要是自己一個人前來,恐怕也得會像外面的那幾十具屍骨一樣,受那應聲蟲的蠶食之苦。

「好,就聽成前輩的。」鸞峰點了點頭。 四人沿著中間的洞穴,再度向前行進,又走出一段距離之後,已然抵達了洞穴的盡處。

而令他們感到驚異的是,在那洞穴的盡處竟然有一座石橋,石橋為寬石鋪就而成,橫陳在兩岸,高高拱起,下方是漆黑一片的深淵。

長橋的另一岸聳立著一根石筍柱,石筍柱上端撐著整個洞穴。

而在石筍柱的中間段,還鑲嵌著那幾枚閃閃發光的晶石。晶石非常閃亮,發散著紫色的光芒。

整個洞穴裡面因為太陽石的緣故,顯得極為亮堂。

「那是龍源晶,還有,你們看石筍柱前,還散落著一卷捲軸,好像是與那『風雷變化龍』的功法捲軸極其類似。」

最先發聲的是那成鐵龍,他的目力很好,直接就注意到了那根約莫幾丈寬的石筍柱上面所鑲嵌著的龍源晶,還有在其下面隨意扔著的且沾染著許些灰塵的一卷功法捲軸。

恐怕那就是那創天決功法捲軸的一部分吧?!

鸞峰心想,一份創天決的功法捲軸已然就那般厲害,要是真的集齊了四卷功法捲軸,是不是就可以獨霸龍星北域了呢!?

當然,獨霸龍星北域並不是目的,只要能在龍星上面自由行走,不受到欺辱就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是鸞峰暫時的願望。

見到龍源晶出現,站在鸞峰身邊的夏瑛也是雙目爍亮,暗忖道,看來我沒有在今早就殺掉這鸞峰的做法是極對的,要是我能夠得到那塊晶石還有下面那捲功法捲軸,嘿嘿……也定然是不錯的。到時候,再來對付這鸞峰,還不跟玩一樣嗎?!

夏瑛眼目之中,含著灼熱的目光,成霸天對其的一舉一動、一眉一目,也都看在眼裡。

而在成霸天和夏瑛雙眼無意間對上之時,夏瑛卻是再度恢復到了那嬌弱的神態,趕忙撲到鸞峰的懷裡,嬌聲道,「鳥山,下面的深淵好深啊,我有點怕怕。」

卧槽,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撒嬌吧!

鸞峰看到夏瑛害怕,也是親昵地撫摸著她的秀髮,笑著道,「不用怕,過了這深淵,對面就是那『龍源晶』,還有『創天決』的功法捲軸。我們取得這兩件東西,就可以離開了。

但是,可惜這裡僅僅只有一卷而已,另外兩卷,也不知道到何處去覓尋。」

而成霸天卻是從夏瑛看鸞峰的眼目之中,瞧出了狡黠,心想,這鸞峰到底找了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啊,虧我還信任他的為人,看來他十有**也是和這女子一般是心懷鬼胎之輩,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能吸收到那龍源之氣。(註:龍星之上,對於遠親方面,不大看重,看得更多的是地位和修為高低。當然,直系親屬除外。)

成霸天的父親也就是成吉山,曾經告訴過成霸天,對他說,「這龍源之氣是巨龍所留,是將來擁有大能者才能夠取得之物。我雖然是僥倖取得龍源之氣,但卻是對那龍源之氣運用不到,要是將來你發現或者找到了那能夠自如吸收這龍源之氣的人,定然要好生善待,並全力協助其取得那其餘的龍源之氣。」

對於父親成吉山的告誡,成霸天銘記於心,自然是不敢忘懷。

可是看著鸞峰懷中的夏瑛,成霸天卻是又多出了許多危機之感。

難道是我想多了嗎?

成霸天覺得腦袋之中有點混沌,又想,算了既然已是決定相信鸞峰這小子了,就應該相信他到底。

「鸞峰,我父親成吉山曾經說過,這龍源晶是極為珍貴之物,是有上古魔獸守護的,你一定要小心謹慎,雖然龍源晶近在咫尺,但是也不能掉以輕心。」

說罷,又回頭看向成鐵龍,道,「鐵龍,你和夏姑娘留在這裡接應,要是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出手,而如果我們二人雙雙遭遇不測,你們也不要妄自逗留,直接離去就好了。

這裡面危機重重,弄不好我們二人就會葬身於此。」

說著,成霸天又看了鸞峰一眼,兩人相視點頭。

「龍源晶有魔獸守護,這也不奇怪。但那魔獸卻是在暗處,而我們是在明處。想要將它引出來,我們就不得不通過面前的這座石橋。」

成霸天向四周看了看,而唯一能夠通過這深淵的也就是那橫陳在他們面前的這座長長的石橋了。

「好,既然決定了,前輩我們就開始吧!」鸞峰也是從懷中拿出羽陽摺扇。

「嗯。」成霸天點了點頭。

之後,兩個人小心行進,鸞峰在前,成霸天在後,慢慢向那石橋靠攏。

而成鐵龍與夏瑛也是看得出神,但是,不時間,夏瑛嘴角之上卻是露出森冷的笑意,暗忖道,你們就忙吧,等得到了那晶石,還有捲軸,老子就搶過來。嘿嘿……鸞峰,當年的血債,今日也叫你一併償還!

「夏姑娘你沒事吧!」

成鐵龍事先也是被其父親成霸天告知要提防夏瑛這個所謂的侄女,但是,他探測出夏瑛不過是龍師級別的御龍師后,倒也覺得父親疑神疑鬼,心想,一個小女子,不足掛齒。

可是剛剛夏瑛那有些令其感到森寒的笑意,卻是讓成鐵龍不由得對眼前這個女人側目幾分,心想,最毒婦人心,還是不要招了這女人為好。

鸞峰和成霸天的神態都極為鄭重,他們一前一後,緩步向前移動著。

而初到那深淵石橋之上的時候,鸞峰也是下意識地向深淵之下做著張望,可這一張望不要緊,不由得倒吸了一股涼氣。

鸞峰心想,這要是掉下去定然會沒命的。

那深淵一片漆黑,如墨色一般的霧靄在下邊盤旋著,深的望不見底。

就是連那石壁之上都是片片漆黑,而另鸞峰尤為驚奇的是,他居然在近處的石壁上面看到了一道道的爪痕。

那爪痕像是動物的利爪所為,在坑坑窪窪的石壁上留下了足足有手臂之粗的長痕。

「那是?」

鸞峰示意成霸天,並抬手將自己的所見指給成霸天看。

成霸天看過之後,也是心下一沉,不由的眉目一挑,沉聲道,「萬事要小心,這下邊,恐怕有隻厲害的魔獸。一會兒,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先不要上,我還有些手段,到時候,就算真的有隻壯碩的魔獸,我們也是可以抵禦一、二的。」

「成前輩,我想我們還是要並肩作戰的,我鸞峰也不是怯懦之人,怎能讓你一個人以身犯險呢?!」鸞峰看著成霸天鄭重地說道。

「你有這份心思就成,但是,我既然說了,就是自有手段。」

說到這裡,成霸天也是對著那漆黑如墨的深淵冷冷看了一眼,冷笑道,「就怕那東西不出來。」

鸞峰見成霸天森然的表情,心想,這成前輩也絕非是魯莽之人,看來也定然是有所施展,我待會兒也應該小心為好,要不然,拖了後腿,那可就不好了。

兩人慢慢地踏上那石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