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的手有那麼重”幽靈撓了撓頭。


“你手不重,但你太殘忍了,經你審訊的俘虜沒一個能挺過一個小時的”山狼把菸頭丟在地上踩滅,“守在這,別讓樹妖把他弄死。”

“是,長官。”幽靈敬了個絕對不標註的軍禮。

對於他這種沒正行的表現山狼早已習以爲常,也不見怪,轉身就走了。

兩個小時後山狼返回,艾森依然無力的坐在那裏,當然,他也沒辦法改變姿勢,他和椅子是困在一起的。

山狼站在他的面前一言不發。

“還有什麼花招”艾森輕蔑的看着山狼。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山狼盯着他。

“少廢話”艾森本來打算痛罵山狼,但他看到山狼手裏的照片時卻把後面的話全都嚥了下去,因爲照片上的人是他的女兒。

“崔西布朗,原名傑西卡布勞恩,23歲,現居瑞士,和母親芭芭拉住在一起,還要我在多說一些和他們相關的信息嗎”山狼表情漠然。

“這和她們沒關係。”艾森腦門青筋畢露。

“當然,如果你合作這件事就和她們沒有任何關係,反之”山狼撇撇嘴,“那就不一定了。”艾森不說話,看得出他在進行激烈的思想鬥爭,過了很久他纔開口道:“你保證不碰他們”“我保證”山狼淡淡地說道 206、背後黑幕(01)

艾森臉色慘白,看得出他非常擔心自己的家人,他沉默了片刻纔開口道:“我可以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但你必須保證我家人的安全。”

“沒有問題,只要你合作,我是不會對下手的。”山狼坐到艾森的對面,“但你別忘了,你必須保證提供的情報真實有效,否則……”

“你放心,我不會拿家人的生命開玩笑!”艾森嘆了口氣,“我可以告訴你一切,但你們必須保證我家人的安全,這句話的意思是你們要保護我的家人,直至這件事情結束!”

“保護你的家人?”山狼頗爲意外的看着他,“我們恐怕沒有這個義務,我只能保證不對付他們,保證我們不對她們構成任何威脅,其他的我們不管。”

“那很遺憾,我無法和你們合作!”艾森閉上眼睛,“我這個要求是有原因的,因爲‘握手’組織早已盯上了她們,也是爲了控制我,所以我不和你們的合作就是爲了保證他們的安全,但現在你們居然已經發現了她們的蹤跡,我只和你們合作,但你們必須保護他們,這是艱難的選擇,爲了家人我願意放棄一切。”

“你的要求太多了!” 何以念一葉扁舟 山狼冷笑,“我們不是保姆,沒有義務找你你的家人。”

“我也是出於無奈,這是一筆交易,如果你有其他辦法那請便吧,我只有這麼一個要求。”艾森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你以爲你是誰?你沒資格和我們談交易,給你一個小時的考慮時間。”山狼站起身作勢要走。

艾森急了:“好吧,我退一步,你們把我的家人護送到安全地點,然後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

“不可能。” 絕代名師 山狼一口回絕,“再說一遍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弄清你的身份和處境!”

艾森焦急的說道:“你們有這個能力,把她們祕密運走,脫離‘握手’組織的監視即可!”

山狼沒說話,轉身出去了,只留下忐忑不安的艾森,他知道這可能是艾森的底線,畢竟從前期用刑的效果上看,這是個不太好對付的傢伙,而他的家人才是他的軟肋,但山狼不打算那麼快同意與之合作,他要讓艾森徹底陷入恐慌。

山狼將這邊的進展向本·艾倫做了彙報,本·艾倫的意見是,如果艾森能夠合作保護家人這件事可以考慮,但不要過早答應他,現在他們需要艾森這個名義上的“握手”組織頭目的情報。

兩個小時後,就愛艾森快要崩潰的時候山狼纔出現。

“我可以先說出一部分你們感興趣的情報,然後你們幫助我的家人脫離‘握手’組織的控制,之後我在將剩下的全都告訴你們。”艾森焦急的說道,他在繼續讓步,看得出他真的很擔心家人安全。

山狼只是看着他,艾森吃不准他到底在想什麼,他越是不說話艾森的心裏就越沒底,“我可以給你們錢,我還有很多錢,我可以僱傭你們的人保護我的家人,不,只要你們能保護他們多少錢我都願意出。”

“這取決於你提供的信息有多少是有價值的。”山狼慢聲細語的說道。

從山狼的話語中聽到了一些希望之後艾森深吸了一口氣;“好,我先說一些你們感興趣的東西!”

山狼點了點頭:“好吧,最好別讓我失望,否則……”

“不會的,我說過,不會家家人的生命開玩笑。”艾森閉上眼睛整理了一下思路,“其實‘握手’組織並沒有你們想像中的那麼龐大,只是這個組織隱藏的比較深,我們幾個出席蘇帝米亞會議的目的只是爲了引誘你們上鉤,沒錯,我們是‘握手’組織的主要成員,我們都和你們‘黑血’有仇,所以才被推到了前面,名義上是是我們撐起‘握手’組織,但這也是我們吸引了你們的注意力,而背後的勢力在很長一段時間都被你們忽略了,可就算你們在發現了背後還有組織暗中掌控‘握手’組織的時候也很難查到他們究竟是誰,所以握手組織並不龐大,大觸角伸得很長,你們看到的一切都只是表象,追逐的一切也只是泡影,而幕後指使者卻安心的在暗處冷笑。”

“說重點。”山狼皺了皺眉,“這些全是廢話。”

“不要着急,要想知道細節必須從頭說起,但在這之前……”艾森動了動身體,“我想換一個比較舒服的地方。”

山狼冷笑:“希望你不要耍花樣,否則我讓你住在馬桶裏;軍醫,把他弄乾淨。”

軍醫處理了艾森的傷口並將他移到了乾淨的房間,因爲他外傷太重所以他只能躺在牀上。

山狼看着牀上的艾森:“說吧。”

艾森點了點頭:“可以說圖拉索、傑西卡·艾爾(復活撒旦教會領袖)和我都和你們‘黑血’或者在你們名下的‘護士團’有着不同戴天之仇,這也是我們能聚在一起的主要其原因,或許在你們眼裏並沒有和我發生過任何利益衝突,但你們不知道的是,兩年前你們在北非執行過一次任務,那次任務中我的弟弟被你們打死!怎麼?不記得了吧?”

山狼想了半天也沒一點印象,最終他只好放棄:“完全想不起來,三年前在北非我們曾經幫助一支叛軍和政府軍對戰,突襲過政府軍的指揮部,當時有政府軍的高官在裏面,任務很成功。”

“沒錯,我弟弟就在指揮部裏,他是去洽談軍火生意,就是因爲他跟着那名將軍去視察前線,卻遭遇了你們的襲擊!”艾森咬着牙說道,“他死的很冤,誰也不知道他的是我弟弟。”

“那隻能說他倒黴罷了!”山狼面無表情的說道。

“對你們來說只是多殺了一個人,可能你們根本就不在乎,但對我來說那是至親。”艾森幾乎開始咆哮。

“那只是誤傷,我們並非針對他進行的行動。”山狼點上一支菸,“所以,你應該把這賬算在叛軍頭上,另外我還要奉勸你,我的耐性有限,所以你最好快點回到正題。”

艾森呼呼的喘着粗氣半天才平靜下來:“好吧,我們回到正題,在大約半年前一個神祕人找到我,問我是否要對‘黑血’展開復仇,我當然願意,但我並不是傻瓜,所以我告訴他這件事我早晚了,讓他滾蛋,那個人並不生氣,而是說出了整個計劃,那是真是一個龐大的計劃,從美軍的內部情報,到整個針對你們的陷阱,一切都完美無缺,我不得不同意,於是他帶我認識了圖拉索、傑西卡·艾爾,還有幾個和你們有着深仇大恨的組織首腦,並着手實施行動,但你們就像打不死的蟑螂,從阿富汗到蘇帝米亞都逃了出來,包括對你們總部的襲擊都沒能將你們完全殲滅。”

“說-重-點!”山狼一字一句的強調。

“好吧。”艾森點了點頭,“後了在達成協議之後我們也知道了那名神祕人效忠者的身份,他就是薩迪曼將軍。”

“薩迪曼?”山狼覺得這個名字很熟,但一時想不起來。

艾森點了點頭:“對,薩迪曼將軍,莫尼比亞最大的軍閥,你們盧斯卡尼戰役中將他打敗。”

“他?”山狼終於想起了薩迪曼是誰,好像是被巨人用四聯裝高射機槍打成了碎片纔對,“我記得已經死了!”

“他在你們的偷襲中倖存下來,你們只是打垮了他的辦公室,他傷了頭,被手下人從廢墟中挖出來之後一直陷入昏迷,一個月之後才醒過來,但失去了記憶,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之後他終於想起了過去的事情,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他的軍隊已經被打敗,控制區域不足原來的五分之一。而他自己卻再也站不起來,頭骨三分之一變成了合金,身體只有手和頭還能動,他的餘生只能坐在輪椅上!這一切都是因爲你們的,沒有你們的介入他不會這麼慘,所以他恨你們,所以他要報復你們,雖然他已經失去了對莫尼比亞的一切,他再也沒辦法向總統寶座努力,再也站不起來,他對你們恨之入骨,他要殺光你們。這是一個讓人震撼的消息是嗎?”

山狼搖了搖頭:“只是感覺有些意外,但並不覺得有多驚訝,一個殘廢的軍閥而已。”

“他有的是錢,所以他組織了這次復仇,招募了我們一起對付你們‘黑血’!”艾森望着天花板,“但從計劃開始我們就沒成功過,卻遭到了你們的報復!”

“還有呢?”山狼問道。

“剩下的等我的家人安全了再說吧!”艾森閉上眼睛,“另外我還可以告訴你,薩迪曼只是發起者,還有其他人要報復你們,而且我還知道空騎的下落,如果你們想知道就保護我的家人。”“好吧。”山狼站起身,“你好好休息。”他並不擔心艾森耍花樣,只要控制住他的家人,不愁他不合作。 207、背後黑幕(02)

艾森·布萊恩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一定的優待,從牢房轉到了病房,雖然依然受到嚴格的行動限制,這和他之前的處境相比已經算是從地獄到了天堂,對於他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只要能保住他家人的性命一切他都不在乎,反正被“黑血”抓住活命是不可能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置好家人,至於自己的生死只有聽天由命了。

山狼將這邊所有的收穫都報告給了本·艾倫,畢竟不能艾森·布勞恩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很多東西需要覈實之後才能確定真僞,這些工作自然又落在了本·艾倫和紳士身上。

覈實情報需要時間,而艾森·布勞恩的卻心急如焚,因爲從他出事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四小時了,一旦“握手”組織確認他失蹤就會對他的家人動手,就算不直接處死也會立即控制起來,到那時就算山狼他們介入也可能已經晚了,所以他幾次要求見山狼,希望他能做出合理的安排



山狼看着一臉焦急的艾森說道:“合作需要誠意,你提供的信息需要覈實,在沒有確切的消息證明你說的是真話之前我們是不會給你的家人提供任何保護。”

“可你別忘了,她們要是真的出事了我們就在沒有合作的可能了。”艾森·布勞恩咬着牙說道,“我的家人是你們的籌碼,在賭局沒開始之前你真的想把本該屬於你的籌碼丟給別人嗎?”

“你的意思是在和我們賭運氣?”山狼眯起眼睛。

“不。”艾森·布勞恩才發現自己用詞不當,“我是說,她們的安全是我們合作的基礎,所以你們應該積極的爲這次合作而努力。”

“我再強到一次,我們之間不是合作關係,你是俘虜,只不過我們願意滿足你的要求,目的是換取需要的情報,別把自己放在和我們平等的位置上,你沒資格。”山狼的話如刀子一般一下下的紮在艾森·布勞恩的心裏。

艾森·布勞恩閉上眼睛努力平復內心的憤怒,最終他有開口道:“好吧,我願意出錢,聘請你們保護我的家人,每天一百萬美元,保證他們的安全,直到你們將她們轉移到安全地點,如何?”

山狼打了個哈欠:“對不起,我們現在不缺錢。”

“你……”艾森·布勞恩的肺都要氣炸了,但身爲階下囚他無論如何也沒有任何能力與山狼談判。

“你要明確一下自己現在的身份,你沒資格提任何要求,生死在我一念之間,你家人的命運也在你的表現,我可以等着‘握手’組織動手,也可以派人動手,要殺她們,太容易了。”

艾森·布勞恩呼呼的喘着粗氣,他徹底崩潰了,過了好一陣子他無力的說道:“好吧,我告訴你們薩迪曼的藏身之處,以此作爲對我家人安全的保障的條件,如何?”

山狼瞟了他一眼:“這還差不多,你很懂事,好吧,只要你說出來我就派人保護你的家人,但前提是你說的是實話,如果被我們查出來你在撒謊,那我們會立即打斷你女兒的雙腿,然後是雙手,接着是肋骨,一根根的打斷……”

“不要再說了

。”艾森無力的擺了擺手,“求你。”

“好吧!”山狼聳了聳肩,“如你所願!”

“你是個魔鬼!”艾森·布勞恩擡起頭,“我在和魔鬼做交易,希望我做的選擇是正確的。”

“少廢話,我沒心情和你在這扯淡,快說。”山狼不耐煩的說道。

“你保證不會耍我。”艾森·布勞恩還是有點不放心。

“你說不說,不說算了!”山狼起身就走。

“我說。”艾森·布勞恩徹底崩潰了,從現在開始,他再也不會和山狼將條件了。

“在哪?薩迪曼在哪?”山狼大聲的問道。

“薩迪曼在盧森堡,他在傷愈之後就一直在那裏接受治療,他是有錢人,很多醫療機構都希望在他身上小賺一比,所以他聽到的大多數信息都是他的傷病是可以治癒的,他的具體藏身地點在……”

十幾分鍾後山狼走出了房間,對於這次談話他非常滿意,雖然艾森·布勞恩的話依然無法證實,但他相信這消息應該是真的,他已經不可能在撒謊,除了薩迪曼的藏身之處之外艾森·布勞恩還提供了一些邊緣性信息。

上報本·艾倫之後不久就得到了回覆,艾森·布勞恩的家人的保護工作已經安排妥當,“護士團”半數人馬已經趕了過去,預計天黑之前到達;薩迪曼的情報也已經通過馬丁的官方情報渠道和私人情報販子兩條路開始覈實,相信不久就會有結果,另外從其他方面傳來的消息判斷,“握手”組織已經開始懷疑艾森·布勞恩的去向問題,本·艾倫也已經通過馬丁放出了假消息來迷惑他們,效果如何暫時還不知道,不過隨着“整個”握手組織浮出水面,他們才發現,這個組織不管是前臺還是背後的人物或者組織都實力雄厚,光一個薩迪曼就有兵、有槍、有軍隊,他手下還有大約兩千人的正規軍和上千人的游擊隊,雖然已經被莫尼比亞的聯軍趕入了深山老林,但依然有着不可小噓的戰鬥力,他手下還控制着幾個規模較大的鑽石礦,資金來源不是問題



另外的兩個被推到前臺的“握手”組織成員,東非的坦普亞前“總統”米洛斯迪爾還控制着該國四分之一的山林地帶,作爲當年該國的第一大軍閥他憑藉兵變當了三年的總統,後來因爲黑血幫助政府軍偵查情報,偷襲軍營,襲擊指揮部,暗殺他的高級將領,將他從總統位置上擠了下去,而他的“國防部長”和“空軍司令”也死在了“黑血”的手裏,這兩個人都是他的親生兒子。

之所以他沒有出席在蘇帝米亞的“誘餌”行動,所以馬丁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查出來,這家已經被“黑血”的暗殺行動過給折磨的膽量全無,整天躲在坦普亞北部的山地裏,幾乎很少外出,這次針對“黑血”的一系列陰謀他出資僅次於薩迪曼。

這個所謂的“握手”組織成員一個比一個難對付,和薩迪曼和米洛斯迪爾這兩個老牌軍閥相比,圖拉索和艾森·布勞恩的那點實力簡直太弱了,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爲了安全起見山狼打算將艾森·布勞恩運回法國,但本·艾倫卻不同意,他考慮的是艾森·布勞恩在“黑血”手裏這件事早晚都得沒美國人知道,所以趁着他們還矇在鼓裏這段時間儘量從艾森嘴裏挖出更多的情報,至少要把“握手”組織的信心都弄到手,雖然他們已經確認的薩迪曼是背後操控者,但按照艾森提供的消息推斷應該還有一股隱藏的勢力在其中起到主導性作用,應該和薩迪曼起到的作用不相上下,所以他們必須認真對待,時至今日,死在“握手”組織陰謀中的兄弟不再少數,空騎還在他們手裏,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先做,他們不得不謹慎對待,雖然這不一定是唯一的線索,但至少會讓他們順藤摸瓜的解開整個和“握手”組織有關的謎團。

在冰島鬧出的動靜不小,山狼不打算在這裏長期逗留,但帶着艾森·布勞恩又不能走得太遠,主要是要避開美國的情報機構,所以他們需要就近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選來選去最終選定了和冰島相鄰的瑞典,十幾個人也不必全留下,這是對戰鬥力的一種浪費,所有山狼打算只留下一半人馬,另一半人回法國和本·艾倫匯合,爲新的任務做準備,現在“黑血”正是確認的時候。

得到了本·艾倫的首肯之後山狼重新進行了部署,彎刀帶領剃刀、軍醫、和颶風留下負責看守艾森·布勞恩以及傳遞信息,剩餘的人回總部。

目前黑血的主戰力量接近三十人,如果將“護士團”的姑娘們都算作內的話至少有四十人上下,再加上目前已確定通過考覈的新人“黑血”的總人數已經超過五十人,這已經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僱傭軍隊伍了,而本·艾倫的目標是,常備兵力不低於一百人,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目標尚遠,仍須努力



回到總部之後他們才發現那些包括幾個剛加入的女兵在內的新人全都不再,基地裏只有信使、機械師和響雷三個“老傢伙”坐鎮,這次回來他們對佐伊城堡又有了新的認識,所有的防禦系統已經全部啓動,堅固的城堡到處都是感應器和掃描設備,無死角攝像頭到處都是,無時無刻的監視着內部活動者的一舉一動。

“三個老傢伙留守是不是人少了點?”重拳看着電子控制室琳琅滿目的電子設備說道,他和幽靈閒來無聊在基地裏亂走。“少嗎?有這些防禦系統就算基地沒人敵人要是沒有重武器別打算進來。”機械師放下手裏的活兒,“夥計們,歡迎回家!”“sir,你所說的重武器是什麼概念?”

“重炮轟擊或者是地毯式轟炸,這套系統可不是小槍小炮可以對付的,如果用槍榴彈和炸藥就能攻入城堡我好信使何必費力的弄這麼一個系統?”機械師走下控制檯,“放心,這裏的電子設備是抗干擾而且有着很強的防禦能力,如果沒有管理員權限想進入這個系統修改權限難於登天,而管理員權限分別由信使、響雷和我掌控,必須三人合一才能進入管理員系統。”

“靠,搞的這麼麻煩!”重拳看着滿屋子的電子設備頭都大了。

“出於安全考慮不得不麻煩一點。” https://ptt9.com/117531/ 機械師聳了聳肩,“其實也不麻煩,這個銀行金庫的密碼和鑰匙分開保存是一個道理。”

“我們的權限是什麼?”重拳又問。

“使用權,通過權!”機械師交給他一套新的士兵牌,“基地大多數區域都有權通過,但特殊區域需要得到許可,所以不要亂走。”

重拳接過識別卡仔細看了看發現除了姓名,血型,指紋,服役號等基本信息之外沒什麼特別之處:“和去之前的有什麼差別?”

“外表一樣,只是這個內置了芯片,能和基地的系統相連,系統會通過面部識別和芯片識別的雙重認可確認你的身份。”機械師指着士兵牌上的一個類似於箭頭標誌的圖案說道,“這是電話芯片,世界上任何一臺插卡電話都可以用,只要你插入識別卡我們會立即知曉你的位置,同時撥號到你所在的電話和你聯繫。”

“這還有點實用性

。”重拳將士兵牌掛在脖子上,“還有沒有什麼新鮮玩意?”

“新款隨身電腦。”機械師遞給他一個手臂電腦,“軍用級別屏幕,三防,指紋識別開鎖,電池續航力一流,通過檢測電腦本身在人的腕部位置及傾斜角度,一旦檢測到使用者手臂垂下,就會自動切換到待機狀態。局域無限聯網功能,配備無線耳機和話通,可以完全替代單兵電臺和定位儀,可連接衛星,上傳下載數據,保證遠程通訊,能自動調節亮度及對比度,在陽光直射情況下同樣能看得一清二楚。另外這東西同時可以監測你身體的健康狀況。”

“這玩意還有點用,不過重了點。”重拳將電腦套在左手上試了試。

“比之前用的老款重了三十克,不過別忘了,你可以省去單兵電臺和定位設備兩件設備的重量。”

“什麼時候能用上?”幽靈問了個最關心的問題。

“現在就可以配發,根據自己的士兵號領取!”說完機械師從桌下拉出一個箱子,“都在這,自己找吧。”

重拳看了背面的編號才發現這不是他的,於是順手丟在一邊到箱子裏去翻自己的。

“對了,幾個妞兒去哪了?”幽靈一邊試用隨身電腦一邊問。

“被隊長帶走了,據說是參與什麼保護任務。”機械師將剩下的電腦收好,“怎麼?回來就想泡妞?”

“隨便問問。”幽靈聳了聳肩,“煙鬼和賭徒怎麼樣了?”

“恢復的獲得還不錯,據說賭徒已經開始泡妞了!”

“他?現在還不能下牀吧?”重拳一邊說一邊四處亂看,他打算找找還有什麼新鮮玩意。

“能說話就夠了,個那張嘴不泡妞真的很浪費。”

……

閒扯了一陣之後兩人被機械師趕了出來,因爲他們差點把控制室翻過來。

兩人繼續在基地裏閒逛,雖然基地建成時間已經不算短,但他們在這裏呆的時間有限,加之前期大部分地點都還沒有建完,所以很多地方他們還沒去過



其實佐伊城堡從外表上看已經很大了,但讓人想不到的是它更加龐大的內部空間,在機械師的改造下城堡下面大部分區域被掏空,形成了一個地下遠比包層更加巨大的地下三層空間,各區域權限不同,但大多都對老隊員開放,所以兩人一路閒逛到了最下層,等下去才發現,下面是一個天然溶洞,洞中有一條暗河,河邊修建了一個小碼頭,停靠着幾艘快艇,看來機械師延續了被毀基地的逃生習慣,雖然在城堡頂部修建了直升機平臺,但地下的河道依然保留了之前的暗河逃生系統。

兩人上了快艇沿着暗河一路飛馳,他們這才發現,這條河道大部分都是認爲開鑿出來的,應該是爲了容納快艇進出而重新進行了加寬處理,前行了大約兩公里前面終於看到了亮光。

“這條隧道還真他媽的長!”幽靈一邊加速一邊說道。

“小心駕駛,別撞在石頭山。”重拳提醒他。“這條隧道比老基地的長很多,也寬很多,如果在高點我們在亞馬遜繳獲的遊艇都能開進來。”“別扯了,還不知道水深多少,弄不好擱淺了就操蛋了,再說那艘破船已經徹底報廢,根本沒有開回來的價值。”重拳打開快艇的儲物箱裏面是兩把m4a1,“這還他媽的準備了武器?”

“備用的帶着點有用,我們去打獵?晚上吃點野味不錯!”幽靈突發奇想。

“好主意。”重拳非常贊成的點了點,“就是不知道這條鳥通道最終通往什麼地方!”

“走到哪算哪,反正馬上就要出去了。”幽靈降低船速,因爲他們已經接近了出口,前面能清晰的看到巨大的鐵閘,“這玩意兒怎麼開?”

“我他孃的怎麼知道!”重拳在船上亂翻,“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靠遙控開關的纔對。”

說話間快艇就已經接近鐵閘不到三十米了,就在這時候鐵閘開始緩緩上升。

“孃的,是感應的!”幽靈將船速降到最低。

“那不是更好。”重拳跑到後面去檢查武器彈藥爲打獵做準備。出口是一個隱藏在樹叢中的水洞,他們剛從裏面鑽出出來就發現不遠處停着一艘快艇,位置就在出口旁邊船頭的方向正對着山洞…… 208、天生吃貨(01)

兩人都是一愣,這條路應該只有自己人知道纔對,哪裏來的快艇幽靈關閉推進器讓船上降下來,重拳端起槍警惕的觀察着四周的情況,河岸兩側到處都是濃密的綠色植被。

幽靈觀察了一下兩岸立即控制快艇靠左停了下來,那艘無人的快艇就在幾米開外,重拳先一步上岸,幽靈將快艇隱藏在濃密的草叢裏,在情況弄清之前他不打算暴露兩人的行蹤,藏好之後才提着一把槍跟着上岸。

重拳正蹲在地上觀察着四周的環境,幽靈越過他打着手勢示意他跟上,兩人一前一後的奔不遠處的林子摸去,幽靈盯着草叢裏的痕跡快速前進,一切細微的差別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從痕跡上判斷上岸的應該是兩個人,體重在五十公斤左右,從腳印的尺寸上看應該是女性。

進入叢林大約三十幾米他們就發現地上的痕跡分別延伸向不同的方向,兩人分開追蹤,幽靈三晃兩晃就消失在林子裏,重拳沒那速度,他只能穩紮穩打的向前推進,速度雖慢,但每一步都能準確的把握住痕跡延伸的方向。

走了沒多遠他就發現痕跡消失了,人是不可能憑空消失的,只要經過這裏必定留下痕跡,沒有找到痕跡不代表痕跡不存在,所以重拳單腿在地上觀察着附近的變化。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背影有東西在接近,他一個測滾同時舉槍對準了身後,卻見人影一晃,那人縮進了樹後,由於速度太快重拳連對方的面孔都沒看清,不過從身形上看應該是個女人,對方背後偷襲,有另種可能,一是她手裏沒有武器,至少沒有槍械,第二就是她並沒有打算直接幹掉自己。

“出來”獅鷲端着槍盯着敵人藏身的大樹。

對方沒反應,重拳小心的靠近,等他轉到樹後才發現樹後是空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他迅速擡起槍口對準上方,結果依然看不到半點人影。

“”重拳來了興致,他覺得很有趣,這娘們是什麼來頭,靈活的像只猴子。

一陣細微的聲響再次從背後傳來,這次重拳早有準備,搶上一步迅速轉身,這次他看清對面是個年輕的女性,讓他意外的是對方的面部特徵和他類似,五官並不分明,黃膚、黑眼、黑髮。

女人動作比重拳想像的更快,他只覺得手中一緊,槍管被抓住,重拳沒有打算將對方幹掉,所以並沒有扣動扳機,而是擡腿向對方踹了過去,對方不退反進,身體一縮避開他的腿直接搶到了他的身前,幾乎鑽進了他的懷裏同時右肘橫擊,直奔他的太陽穴,招式有很有準。

重拳只能身體後仰,步槍橫過來猛擊對方的後腦,兩人就這麼近距離的肉搏起來,重拳乾脆將步槍丟在一邊空出雙手和對方打成一團,他要看看這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幾個照明之後他發現對方的手法非常熟悉,和他在國內受過的特種訓練如出一轍,但大多數都是技巧性攻擊,畢竟女人從力量上無法和男人正面抗衡,所以完全是技巧性的打發,攻擊要害和關節,每一招都是奔着將他打殘下手,動作又準又狠。

兩人你來我往打得非常熱鬧,重拳開始的時候還偶爾發起進攻,但後來就只防守不攻擊,他想看看這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停”女人喊了一聲退到遠處,重拳收手之後看着她不說話。

“你是誰”女人盯着重拳。

“這就話應該由我來問。”重拳揹着手盯着對方。

“你是中國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