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笑了起來,還真是沒想到我的腦袋居然比莫拉斯還要值錢。


“將軍,那也就是說我們作爲後方的一個打游擊的計劃是失敗了,只是不知道將軍打算怎麼面對帝**的攻擊呢。”

這一下卻把我問住了,要知道我和艾希當初可不知道我的腦袋這麼值錢,所以我們制定的打游擊,騷擾帝**的後方和補給線,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過帝**會放棄隨時有可能被攻陷的莫拉斯,全力以赴就是要消滅我呢。

艾希嘆了一口氣,有些幽幽的問道:“將軍這幾天禁閉的時候難道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麼?”

我搖了搖頭,那幾天我並沒有思考未來的戰術,反倒是回顧了一下我來到了這個世界後發生的一切,仔細想想有時候也覺得真的很累了,好想休息一下了。所以纔會提出辭去職務的要求。

艾希見我沒有什麼辦法,也只好將自己的辦法緩緩地說了出來,我們一羣人就圍在她的身旁,聽着。

半晌我纔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者艾希,輕輕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根本不需要跟他們硬碰硬麼? 地煞七十二變 重生之最強豪門千金 只需要帶兵離開這裏,等他們準備攻擊莫拉斯的時候在出來騷擾騷擾他們麼?”

艾希點了點頭,看見史考特剛要反對,就前線開口問道:“史考特將軍,我想問你一句,一萬五千人又怎麼打才能正面拖住甚至擊潰敵人呢?”

史考特猶豫了半天還是默默地將自己的抱怨嚥進了肚子裏。

雖然我覺得艾希這個拖延戰術並不怎麼合適,但是此時此刻的我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也只能勉強死馬當作活馬醫了。命令被下達了下去,沒有一會士兵們就已經將自己的行裝都打點完畢了,我看着剛剛建立起來的村落,心中還是有些淡淡的不捨。艾希卻輕輕地推了推我的肩膀,我緩緩轉過身子去,身後煙霧開始飄揚了起來,老弱婦孺在一批新兵的帶領下慢慢的藏入深山之中,而其餘人則裝了足夠多的糧食慢慢的站在我面前,而一旁卻是正在燃燒的房屋和被搗毀的良田,我有些不忍看這漸漸崩塌的一切。 我嘆了一口氣,跟着艾希騎在馬背上慢慢的從另外一條路離開這個陌生的村子,雖然我並沒有對這個村子投入太多的感情,但是長時間的留在這裏,卻在走的時候將這裏一把火燒了乾淨,還是讓我心中有些許的不捨。

艾希卻沒有一絲的反應,似乎理所當然。

只見她轉過身子來,面朝着我緩緩地說道:“將軍,這一次我們人數很少,所以我們只能避開帝**的鋒芒,這一點將軍沒有反對意見吧。”

我目光向後面瞟了一眼,雪奈和史考特依舊是跟在後面沒有什麼反應,我們這一次並不是跟兩位大人物一起行動,不過是因爲順路也是爲了保護兩人才一同行走。

艾希見我看後面,依舊是無所謂的緩緩開口說道:“將軍,我們這一次目標是帝**的糧草,帝**能夠支撐這麼久必然是有一條順暢的補給線,所以才能維持一次又一次的討伐。”

還沒有等我有所反應,雪奈卻是來了興趣,“艾希將軍可知道帝**的補給線具體位置?”

卻見艾希很自然的搖了搖頭,才緩緩開口說道:“王女殿下,帝**的補給線必然是十分的隱蔽,所以探子什麼的根本沒有探聽出來什麼。”

雪奈微微皺了皺眉,似乎有些不高興。

艾希卻裝作沒看見,繼續說道,“但是我有一個不能算作消息的消息,那就是在距離莫拉斯附近的一個村子裏面,帝**的看守十分的嚴密,連我派出去的探子都被人抓住了幾個,雖然我的探子並不是什麼勁銳,但是想要僞裝成平民也是十分在行的。”

雪奈雖然聽了艾希的話,卻還是沒有反應過來什麼,皺着眉問道:“所以呢?”

艾希卻只是笑了笑纔開口說道:“只能說明哪裏帝**連平民都禁止出入,所以纔會將我派出去的探子抓獲。”

雪奈還是皺眉,剛想要說什麼,卻被史考特打斷了,史考特淡淡的說道:“艾希將軍的意思是,哪裏定然是帝**的機密所在,所以纔會如此戒備森嚴吧?”

艾希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而且,帝**如果想要運送糧草必然是在自己穩固的地方進行運輸,而那裏是帝**最先攻佔的地方之一,也就是說哪裏囤積糧草的可能性十分的大。”

史考特淡淡的點了點頭,卻是沒有什麼興趣。

但是雪奈的興趣再一次的被吊了起來,好奇的開口問道:“那個地方在哪兒?”

艾希卻是笑了起來,轉過身子去在馬背上向着遠處一指,緩緩地說道:“穿過這片樹林就在樹林的那一邊。”

雪奈卻有些愣愣的,要知道如果雪奈不知道地方也就算了,但是現在她知道了,而且這樣一直龐大的軍隊就在帝**可能隱藏着什麼東西的附近,如果什麼都不做有些說不過去,更何況如果雪奈裝傻不帶士兵過去,那麼野豬軍團這一次就算失敗了,聯盟也沒有辦法指責什麼。

我暗暗嘆了一口氣,怪不得艾希居然在這個時候跟我說這些情報呢,原來是放下了魚餌,來專門釣雪奈這條大魚。

雪奈張了張口,卻是笑了出來,“原來艾希將軍是想要藉助禁衛軍團一用麼?直說即可又何必繞來繞去。”

艾希微微欠了下身子,表示歉意。

顯然大家都知道艾希設計讓雪奈跳了進來。雪奈暗地裏吃了悶虧,但是臉上卻是不能說什麼,這個時候雪奈說出這樣的話,倒是聰明,將自己的難看一筆帶過,反倒是還讓人覺得她十分的爲人考慮。

我淡淡的笑了笑,緩緩的開口說道:“艾希,這個地方看起來距離莫拉斯也並不算遠,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我沒有說完,因爲我並不確定,如果是還好,如果不是倒是讓王女雪奈空歡喜一場也不太好。

艾希點了點頭,“王威將軍說的也很有道理,但是這個地方戒備如此森嚴,也就意味着這裏必定駐紮着帝**的部隊,恐怕是帝**算得上好的正規軍。”

史考特卻在這個時候傲然的開口說道:“我不知道帝**有什麼可以排上號的軍隊,但是想要擋住我禁衛軍的腳步,他們還不夠資格。”

我也笑了起來,我本來沒有這個意思,但是艾希卻還是用了激將法,利用史考特的傲氣讓他願意主動動用禁衛軍來對抗帝**,如果不是這樣,就算是看在王女雪奈的意見上,史考特出兵,但也不一定盡心盡力。

艾希這算計人的本事可是越來越狠了啊。

不過既然決定了要襲擊帝**駐守的那個地方,我們的軍隊也不再猶豫,在夜色的掩護下藏入茂密的樹林中慢慢的靠近了那個地方,甚至在快靠近那個地方的時候還停下來修整了一番。

在這個時候我曾經提出了反對意見,因爲兵貴神速,但是艾希卻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將軍你放心吧,帝**此時此刻就算去了我們曾經的防禦圈,看到了殘垣斷壁之後會回來,但是內心恐怕也會覺得我們畏於帝**的威嚴潰不成軍先行撤退了,絕不會想到我們會突襲這裏的。更何況,如果這次都不休息的話,恐怕我們再也沒有時間休息了。”

我雖然沒有明白艾希說的後半句是什麼意思,但是我還是明白了以後恐怕我們定然會很忙,也就默許了這一次的休整。

但無論士兵們多疲憊,我們能夠用來休整的時間也只有一白天,因爲入夜之後我們就要襲擊帝**嚴加看守的地方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漸漸過去,太陽也終於慢慢落下了山頭,黑夜再一次的籠罩了這個即將成爲戰場的地方。

野豬軍團和禁衛軍團以及剩下被整編在一起的殘兵們已經靜悄悄的在樹林中等了整整一天,這個時候已經是摩拳擦掌,隨時準備出擊了。

艾希緩緩地看着我們,開始分派起了任務,首先是史考特率領的禁衛軍團將和王女雪奈一起正面衝擊帝**的防禦圈,雖然我和艾希都表示了反對,但是史考特卻堅決表示王女雪奈在禁衛軍團裏面更加安全。我們才作罷。

而我率領的野豬軍團卻是從史考特突擊的相反方向攻擊帝**,而且時間是史卡特攻擊的半個小時之後。

而艾希率領的整編軍團則從樹林***擊,時間是四十分鐘之後。

雖然不明白艾希爲什麼不讓我們一起攻擊,但是想必有艾希自己的打算。

而史考特本該擔負起這次的指揮權,但是卻還是默許了艾希在裏面指揮,似乎上一次的聯盟掃蕩作戰中看上了艾希的指揮藝術,而王女雪奈居然也沒有意見,似乎是有意培養艾希,試圖在我離開之後讓她擔負起重擔。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史考特所率領的禁衛軍團出擊的時候終於到了,史考特和王女雪奈同時站起身子來,上了戰馬,這個時候我才發現,王女雪奈在脫掉她那一身榮裝換上戎裝也是英姿颯爽,騎馬握刀的姿勢顯然也是各種老手,我淡淡的笑了笑,看來這王族也不是僅僅在上面就行了。

也沒有多餘的話,史考特只是將帥旗輕輕傾斜,整個禁衛軍團就衝擊了起來,除了馬蹄的聲響之外,卻是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而我也站起身自來,轉過身子對着艾希緩緩說道:“我也是時候繞道帝**後面去了。”

艾希只是點了點頭,一句話都沒有說。

我轉回身子大步的走出了帳篷,而門外,野豬軍團的士兵也已經整裝待發了。我也沒有說什麼廢話,而是緩緩地吩咐士兵繞到後面去,整個軍團靜悄悄的從藏了一天的森林中緩緩開拔出去。

聽着不遠處叮叮噹噹的聲響,我默默地盤算着時間,時間尚早。

我把注意力放在了遠處的打鬥聲響,似乎聯盟的禁衛軍團已經撕開了帝**的哨馬組成的第一道防線,甚至已經將守夜部隊組成的第二道防線切穿了。

真不愧是大陸上公認的第一軍團,作戰能力之高讓人無以攀比。

而就當我們繞到了帝**背後的時候也不過是用了二十分鐘,顯然帝**這個地方並不是太大,顯然帝**最初試圖掩藏這裏的一切行蹤。

但是就是這短短十分鐘卻像是一年一樣,我們一羣人就在這裏乾等着,明明聽到裏面廝打的聲音不斷,卻是不能出擊,士兵們都有些按耐不住,甚至有些高層軍官都忍不住開口問我什麼時候攻擊。

我雖然着急,但是艾希的計劃定然是有她的意義,我強忍住激動,緩緩地開口說道:“還有十分鐘,十分鐘後我們出發。”

軍官們顯然都明白這個意思,也就是我們有所安排,所以不甚吵鬧,但是士兵們卻是有些按耐不住,流言淡淡的穿了起來,似乎是指責我們坐山觀虎鬥。

我卻也是充耳不聞,只是默默地盤算着時間,就在流言就要被傳爲事實的時候我終於下達了攻擊的命令,士兵們雖然有些聽到傳言有些好奇,但是此時此刻流言已經不攻自破。

顯然黑暗之中一支軍隊突然打起聯盟的旗幟並且高舉着火把讓駐守此處的帝**有些驚慌失措。我們毫不留情的撕開了帝**的防禦路障,卻發現帝**只有寥寥幾人,我向遠處看去,果然帝**的士兵都被調去阻擊史考特率領的禁衛軍團了。反倒是後部空虛讓我們鑽了空子,我率軍衝入之後不過是瞬間就將試圖阻擋我們的帝**打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

我只是微微掃了一眼,就忍不住暗自歡喜起來,因爲我不光是看到了堆積如山的糧草,更看到了帝**用來組裝的配件,也就是說這裏是帝**用來組裝攻城武器的地方,雖然我不能率軍拆掉帝**已有的攻城武器,但是能夠將攻城武器的配件抹去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士兵們顯然並沒有意識到我們此時此刻的關鍵性,甚至有軍官還不停建議我率軍前去支援禁衛軍團,我雖然有些覺得有些不妥,但我還是堅持道:“支援的問題尚且不着急,我們先把這裏的糧草能帶走的帶走,帶不走的糧草和這些東西都燒掉。”

士兵們雖然並不知道是爲了什麼,但還是很忠實的執行了命令,只是頃刻之間,濃濃的黑煙就已經飄了起來。

不過是瞬間,帝**的援軍部隊已經到達了過來,顯然他們留守後方的運糧兵已經將後方有聯盟軍的消息傳遞了過去,但是看這個人數卻是不多,不知道是帝**覺得只不過是小股部隊騷擾還是前面已經抽掉不出更多的兵力了,我冷笑一聲,其實也不用等我命令,等待了一天的野豬軍團士兵就已經如狼似虎的衝了上去了。

帝**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有這麼多聯盟軍,卻是因爲守護糧草和攻城配件是他們的職責,所以一時間既沒有進攻也沒有逃跑,倒是讓我們搶佔了先機,等我們的士兵已經離的有些近的時候,帝**士兵纔想到了逃跑,但已經有些晚了,也不知道艾希從哪裏想到的主意,讓聯盟軍士兵背後都揹着幾根短短的矛,這些矛並不是用來跟帝**近身作戰的,而是在追擊戰中投擲出去的。

只見聯盟士兵一排有一排的將這些短矛投擲出去,那些疲於逃命的帝**士兵雖然聽到了破空聲,卻是沒有膽子回頭看,只能一個有一個的被短矛所射殺。

但即便有了如此犀利的投擲武器,帝**還是逃出去了不少士兵。

我看着濃濃的黑煙,終於是放下心來,緩緩地命令道:“士兵們,現在讓我們支援史考特將軍和王女殿下。”

士兵們轟然答應,一羣人重整隊列,向着前面燈火通明的地方衝擊了過去。

只是讓我們大吃了一驚,本來以爲禁衛軍團會有些許的吃力,卻不曾想禁衛軍團居然將帝**打得潰不成軍,要不是帝**人數衆多,恐怕禁衛軍早就開始追趕逃兵了。

而我們的出現成爲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強撐着的防禦陣線終於轟然奔潰,帝**士兵們開始了逃亡,軍官們別說制止,甚至有些已經率先逃亡了起來。

但是我們堵住了帝**的兩頭,帝**有些無路可跑,大部分士兵都想着叢林跑去,因爲帝**士兵們都知道離着不遠就是一片茂密的叢林,只有逃進那裏面纔有可能躲開聯盟軍的追殺,更何況帝**的主力部隊也在那個方向,聯盟軍恐怕不敢追太深。

但是哪個方向卻並沒有帝**設置的出入口,而是一道厚厚的木柵欄,本來是用來抵擋聯盟進攻的防禦牆,此時此刻卻將帝**阻擋在了裏面,但是人的逃生**是如此的強烈,一羣人不停地撞擊着那面砌成的牆壁,終究還是將那面撞得崩塌了。

但是撞開牆壁的帝**卻是沒有一個人往外走,不是因爲那裏佈置了陷阱,而是艾希所率領的整編部隊正張開着弓箭對着那個豁口,帝**這約有一萬人的部隊被堵在了這裏動彈不得。

艾希冷冷的笑着,卻是沒有發話,這個時候已經脫離了戰鬥的時間,接下來是王女雪奈處理的時間。

王女雪奈緩緩地將頭盔摘下,看着那一萬餘人,威嚴的開口說道:“我乃聯盟王女雪奈,現在命令你們投降,負隅頑抗的必死無疑。”

帝**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究還是有士兵扔下了武器緩緩地從人羣中走了出來,一個軍官剛要抽刀將這個投降的帝**士兵正法,喉嚨卻插上了一根尾羽還在顫抖的白羽箭。

艾希緩緩地收起了弓箭,冷然說道:“妄動着殺無赦。”

帝**看着艾希那標誌性的長弓,更是爆發出了一陣騷亂,帝**士兵們開始丟下武器從人羣中走出來抱頭蹲在一起。

但依舊還是有不少帝**士兵站在那裏動也不動,艾希只是冷笑了一下,卻是不再說話,而是緩緩地手臂揮下。

我眼皮一跳,還沒有來得阻止,箭雨已經傾盆而下,那些沒有選擇投降的帝**不過是片刻之間已經被射成了蜂窩。

濃厚的血腥味涌了上來,讓我忍不住嘔吐起來,本來已經熟悉的氣味,此時此刻卻讓我再也無法忍耐。

艾希卻是什麼反應都沒有,而是冷冷的說道:“王女殿下,這裏離着莫拉斯並不算遠,就請史考特將軍護送您回去吧。我們還有重要的軍情要處理,所以就不再想送了。”

王女雪奈也是鐵青着一張臉,顯然她從來沒有想到過屠殺,這樣屠殺已經喪失抵抗能力的人,甚至艾希下達命令的時候都沒有徵求她的意見。

對於艾希後面說的話,王女雪奈卻是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一片鮮紅。

艾希也不管他是什麼反應,收攏了整編軍團向我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我扭過身子去不看身後那一片慘烈,卻聽到艾希在背後輕輕地開口說道:“將軍,對敵人的仁慈永遠是對自己的殘忍,無論這個敵人現在是什麼情況,即便是手無寸鐵,但等到了他們有機會的時候,他們絕對會反咬你一口。”

我輕輕的點了點頭,雖然知道這樣的道理,但是我卻還是無論如何不能做到向艾希這樣。

艾希也不再說話,而是騎着馬慢慢向前走去,我也不再猶豫緩緩地跟了上去,身後則跟着野豬軍團、親衛軍團和整編軍團共計一萬一千餘人。而我們面對的是失去了糧草補給而暴怒的帝**,似乎兩個人力量懸殊,卻是誰都沒有想到,不過是短短的一個多月,這看起來隨手都可能將我們撕成碎片的帝**卻倉皇的逃回了帝國的領土,而能夠回去的帝**人數甚至不滿一萬人,而作爲勝利者的我們到最後滿打滿算也再也湊不夠一支軍隊,但即便如此,死神和屠夫的稱號卻還是賦予了我和艾希的頭上。

就當我們襲擊了帝**的糧草部隊之後,我們緩緩地推向了帝**佔領的一個要塞,這裏並沒有什麼帝**士兵看守,甚至也不是什麼必爭的要道,但是艾希卻選擇了這裏作爲我們休息的地方,而看守他們的帝**雖然試圖抵抗,但是駐紮在這裏的一個營五百餘人又怎麼可能擋住我們的腳步,更何況我們都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就已經砍斷了吊橋的纜繩。

不過是短短十幾分鍾,帝**就倉惶逃竄了,這一次艾希沒有組織士兵們追擊,而是乾脆利落的讓士兵們躺下休息。

我雖然不知道艾希在擔心什麼,但還是乖乖的躺在了行軍牀上,只有當我躺在牀上的時候才發現我自己的身子早就已經疲憊不堪了。

沒有幾分鐘就已經進入了夢鄉,但是還沒有等我睡夠,就已經被艾希叫醒了。

我看着艾希又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夜晚,有些迷惑地看着她。

“將軍,我們該上路了。”艾希卻依舊是淡淡的開口說道,似乎理所當然一般。

我晃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帝**追過來了麼?”

艾希搖了搖頭,開口說道:“將軍,我們必須襲擊下一個帝**的駐紮地了。”

我吃了一驚,“現在?”要知道我們剛剛襲擊了帝**的後勤點,又襲擊了一個要塞,雖然並沒有怎麼拼死作戰,但是也是疲憊不堪,又怎麼可能有精力繼續作戰呢。

艾希點了點頭,依舊是理所當然的說道:“現在。”我看着艾希,見她的眼中有着胸有成竹的神色,終究還是不再遲疑,起了身子,撩開帳篷看到了外面也是哈切一片的士兵們。雖然士兵們哈切連天抱怨連連,但我們還是悄悄地從要塞裏面走了出來。 艾希不停地看着月亮,似乎在算着時間。

我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艾希,我們下一個襲擊哪裏?”

艾希看了我一眼,緩緩的開口說道:“下一個村子,哪裏有帝**的兩個營。”

我稍稍吃了一驚,這麼一個小小的村子怎麼可能會駐守兩個營,更何況在今日之前這裏都是帝**所謂的安全地帶,駐紮兩個營顯然有些不太符合常理。

艾希看我這幅模樣,才淡淡的開口說道:“那裏是一個交叉地帶,所以纔會駐紮兩個營。”

我哦了一聲,卻是沒什麼映象,在這外面的地方我並沒有怎麼留意地圖,一路上都是帝**不戰而逃,但是既然這裏被艾希單獨點出,又有兩個帝**的營隊守在這裏了,那麼絕對是一個戰略上很重要的地形。

艾希在前面淡定的縱馬向前走着,我看着艾希的身影,莫名覺得艾希不再是那麼熟悉。不僅落後了兩步,卻看到士兵們居然繞開我直直的圍在艾希身邊,我終於明白這個不協調在哪裏了。看來莫拉斯領主之位被迫讓出來,讓艾希更加成熟。

我淡淡的笑了起來,雖然我說過不想再擔任聯盟軍的軍官職務,但是內心還是對我一手建立起來的野豬軍團和親衛軍團有着莫名的眷戀,但是此時此刻我也終於知道我可以託付給誰了。

艾希卻不知道我內心轉過這麼多念頭,只是看我落後許久都沒有追上來,轉過來了身子,緩緩的說道:“將軍,怎麼不走了?”

我淡淡的笑了起來,迴應道:“來了。”說完,在馬屁股上打了一下,縱馬狂奔起來。

那個艾希說的村子實際上距離我們下午佔領的要塞十分的遠,從月上梢頭一支走到了太陽都要升起來的時候我們才走到了那個村子附近,匆匆吃了一口飯,艾希就不顧士兵們的疲憊下達了命令。

野豬軍團和親衛軍團以及整編軍團在三個方面包圍這個村子,而三個軍團的統帥分別是我、親衛軍軍團長以及艾希的副官梅維斯。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艾希,不知道艾希是打得什麼主意,明明村子裏面只有兩個營隊的帝**,艾希卻沒有選擇全部包圍起來,不知道是坐什麼打算。

就當我們即將出發的時候,艾希又緩緩地開口說道:“諸位將軍無需太過着急,帝**如果想逃就讓他們逃去就好,並無追趕之必要。哦,還有,三個軍團的弓箭兵恐怕是無法在村子這樣密集的地方有效地發揮作用,就都留下吧,能多休息一下就多休息一下吧。”

我們聽了艾希的話更是有些摸不着頭腦,什麼叫做沒有追趕的必要,難道我們如此興師動衆只是將帝**從村子裏面趕出去麼?但是即便是將帝**趕出去,我們又有什麼用,這樣的村子顯然沒有上一次佔領的要塞堅固,帝**只要大軍一來,想要攻陷這樣的村子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但是艾希卻不解釋,只是很悠然自得的坐在那裏,如果不是時間緊急,恐怕艾希這個時候就要好好地品茶了。

我轉過身子去,緩緩的開口說道:“出發。”既然艾希已經內心有所盤算,那麼我所需要做的僅僅是相信她作出的決定。

梅維斯本來就是艾希的副官,更何況梅維斯本人看起來理智的很,實際上也的確理智,但是如果有人試圖侵犯艾希的權利,恐怕這個理智的女子將化身修羅。

而我也是無條件的信任艾希,只有親衛軍團的軍團長看了看我,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因爲無論是權力上還是名義上我都應該是最高的,但是此時此刻艾希卻指揮了開來,如果平時也就算了,但是此時此刻艾希居然獨自一個人沒有任務,而且看起來很閒的坐在那裏,就有些不太合適,但是看我都選擇了按照艾希的命令執行,他也沒說什麼,緩緩地跟在我背後。

我們雖然不知道艾希葫蘆裏面賣的是什麼藥,但是按照能突襲就突襲的辦法還是緩緩的靠近了帝**的哨兵營地,但是卻發現本來應該巡夜的哨兵營,此時此刻卻是丟東瞌睡,顯然帝**士兵尚且以爲自己是處在安全的地方。

我冷笑一聲,看了看月亮,盤算着時間,終於到了我們約定的時間,我厲喝一聲:“出擊。”野豬軍團從隱藏的地方蜂擁而出,帝**哨兵雖然並不怎麼盡職盡責,但是也還是有人沒有睡着的,看到我們過來還是吹響了警報,本來這個時間天已經有些微微亮了,帝**士兵們有些醒得早的也都起來了,但是顯然帝**士兵們都覺得自己是處在腹地之中,並沒有第一時間準備就緒,只到警報哨聲一次又一次的想起,而且是從三個方向想起他們才反應過來。

但是等他們胡亂的套上衣服拿着兵器出來就已經看到我們殺到眼前,失去了凝結在一起的機會,帝**士兵不過是抵擋了兩下就選擇了潰逃,雖然艾希說了沒有追擊的必要,但是讓帝**就從我們的眼前逃脫,我還是心中有所不甘,不由得帶着士兵追擊了又一段距離,卻在合圍的缺口碰到了親衛軍團和整編軍團,顯然大家雖然都聽從了艾希的命令,卻還是追擊了起來。

就當那些帝**就要從村莊逃出去的時候,村口卻緩緩地打起了一面大旗,上面什麼都沒有寫,那些帝**剛開始沒有注意,但是面前的地上卻瞬間被羽箭插滿,帝**士兵們才注意到離着這裏並不算是太遠的地方,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正張開弓森然的看着他們。

帝**士兵們終於意識到了戰場的形式,看起來的圍三缺一不過是將村子裏面的帝**從村子裏面趕了出來,怪不得艾希說不用追擊,原來她的目標看來從一開始就不是這個村子,而是這個村子裏面的帝**。

艾希緩緩地從弓箭手中策馬出來,俯視着下面被圍困在一起的帝**,終於冷冷的笑了出來:“投降的出來。”

帝**在艾希話音剛落的時候就有人從人羣中走了出來,一邊走還一邊防備後面是不是有行刑隊,但是顯然他很幸運並沒有,只見他蹲在那裏將手中的兵器扔到了一旁。

帝**士兵們卻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過了半晌居然是全軍投降了。

艾希顯然沒有想到這樣的結局,但臉上卻沒有流露出半分的好奇,只是依舊冷冷的問道:“你們中間誰的官職最大?”

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最初站出來的那個人居然諂媚的站起來走到了艾希身邊,“我就是我就是,我早就打算投降聯盟啦。”

艾希臉上難得露出一絲微笑,那個人臉上笑得更是高興,顯然以爲自己前途無量,卻聽到艾希在一旁輕輕的開口問道:“敢問將軍,你的親衛隊在什麼地方啊?”

這一次也不用那個人說話,一羣人就從人羣中走了出來,還真是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還真是人以類聚啊。

艾希剛纔微笑的臉此時更是笑得高興,“向你們借個東西。”

那一羣人顯然還沒有意識到艾希的意思,我卻心頭一寒,似乎猜到了些許。

最初投降的那個人率先開口笑道:“沒問題啊沒問題。”

艾希點了點頭,緩緩的坐直身子冷聲向遠處剩下的帝**士兵喊道:“諸位我現在不能帶那麼多俘虜,所以我啊只能帶上哪些我值得信任的人走,而那些不能被信任的人啊,下場是怎麼樣的,大家也不會想知道,所以我現在就想看看你們值不值得信任。”

那一羣帝**士兵躁動起來,顯然這個不能信任的人會有什麼下場,都已經猜到了。反觀這個帝**將軍和他的親衛隊卻是奸笑起來,顯然爲了自己的小聰明慶幸不已。

艾希卻是冷笑連連,繼續說道:“而這個值不值得信任,就看你們有沒有膽量來替我殺死這羣敗類了。”說完竟是用手指指向了帝**將軍和他的親衛隊。

那個將軍臉色慘白,有些不敢置信的開口說道:“將軍,可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不是要借什麼麼?不用借了,都給將軍,將軍要什麼我都給將軍。”

艾希卻是森然的笑了起來,“這可是你說的,那麼將你的項上人頭借我一用吧。”

那個帝**將軍才明白過來,艾希從開始就沒有想過將自己收攏進去,臉上更是冷汗連連,想要求饒但是卻似乎也內心明白自己恐怕是逃不過今天的這一難了。竟是抽出一旁一個親衛的短刀要向艾希砍來。

艾希眼神微微的眯了起來,似乎在等什麼。

我內心卻明白過來,只要那些帝**士兵再不動彈,艾希恐怕就要連他們也一起誅殺了。

但是卻在這個時候傳來了破空聲,一枚羽箭向艾希這個方向射了過來,艾希端坐馬背動也不動,卻見那麼羽箭卻那麼直直的釘在了那個帝**將軍的肥大的後背上。

那個帝**將軍吃痛轉過身子去,臉上的神色已經扭曲得不像樣了,大喊大叫了起來:“是誰?你們敢向我射箭?我要弄死你們這羣螻蟻。”

羽箭停頓了一下,一個帝**弓箭手緩緩地從人羣中走了出來,向我們這個方向走來,我閉上眼睛,知道第一個抉擇者已經出現了,那麼接下來選擇將被帝**的士兵挨個做出。

那個帝**將軍卻是不明白,還肆無忌憚的亂喊着,不時還試圖指揮着那些帝**士兵將那個叛徒抓回來。

但是帝**士兵除了他的親衛隊卻是動也不動,弓箭再一次緩緩的張開,在這樣嘈雜的戰場上卻是那樣的刺耳,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第二個張開弓的帝**士兵身上。

卻見他閉着眼睛射了過來,卻是偏差了不少,艾希向右麪點了一下頭,才避免了弓箭射穿頭顱的威脅,艾希臉上卻是依舊平淡,冷然說道:“行了,出去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