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或許開啟聖光之力的人實力上沒有他們強大,但是卻是擁有絕對的權威,這種權威沒有人能夠挑戰,能夠動搖。


「怎麼?聖主要親自動手嗎?」

趙庸冷冷的看了一眼秋月說道。

「秋月拜見光明聖主!」

秋月在眾目睽睽之下,徑直的走到趙庸的面前單膝跪了下去。

柳青兒等人頓時被眼前這戲劇性的一幕給弄懵了,光明神殿的聖主給趙庸跪下喊他聖主,這是什麼情況啊?

「仙兒拜見聖主!」

仙兒在遲疑了一下之後,也走到趙庸的面前單膝跪了下去。

「殿使容黎,殿使唐雲,殿使寧華,殿使方園拜見聖主!」

四大殿主也是一起走到趙庸的面前,下跪施禮拜見,她們跟隨仙兒的時間最長,也是看著仙兒從小長大的,她們也是對八大長老和八大殿衛倚老賣老的行為多有看不順眼,表面上他們對正主秋月和仙兒客客氣氣的,實際上這光明神殿的大小事宜都是他們說了算。

秋月雖然名義上是聖主,但是卻處處受制於八大長老和八大殿衛,而且他們是以巴達克大長老為首,實際上他們是架空了秋月聖主。

只是他們受制於光明神殿的歷來的一個規矩,那就是光明聖主必須是女子,不過擁有聖光之心並開啟聖光之力的人除外,要不然,那巴達克早就把秋月聖主取而代之了,雖然她們為秋月和仙兒不平,但是實力有限,她們也無可奈何,趙庸的到來讓她們看到了希望。

巴達克等人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其他的長老和殿衛都看著巴達克,似乎在等著他做決定。

「巴達克,你們想要做什麼?還不快拜見新聖主!」

秋月看著巴達克等人厲聲的說道。

「冒犯光明神,其罪難恕!」

趙庸還沒等他們有所反應,就身形一動,欺身到巴達克面前,一手覆上他的頭頂,吸星**頓時展開,巴達克身上的靈氣頓時瘋狂的湧入趙庸手掌心那金色的符文圖案之中,不消片刻的工夫,巴達克就像一根軟麵條似的癱軟在地,一身的靈氣盡失,變成了一個普通之人。

趙庸也是看出來了,那秋月聖主就是個擺設,剛才那巴達克向自己等人動手的時候,秋月聖主的話對他們是根本不起作用,其他的人也是看巴達克行事,這個傢伙不除,早晚是個禍害。

就算不為秋月考慮,那也得為仙兒這小妞考慮,她可是光明聖女,未來的光明神殿的聖主,現在秋月都控制不了他們了,更何況仙兒這小妞,怪不得先前老是那一副冰山一樣的臉,原來根在這裡,巴達克要是繼續存在,那她的日子會比秋月更不好過。

「我等拜見聖主!」

剩下的那些長老頓時臉都嚇白了,這個小子夠果斷狠辣,巴達克那可是聖大魔導師中階的實力,就那麼片刻的工夫,就成了普通人一個,這樣的結果,那是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如果他們還不屈服的話,他們相信,趙庸會毫不猶豫的對他們出手,他們也不能施展光系魔法,現在他們就像在砧板上的一塊肉,如果趙庸下刀,除了表示服從,他們是毫無辦法!

柳青兒等人也是心緒狂亂,這趙庸走到哪裡似乎都有好運,來一趟東陸,竟然是直接把人家的聖主之位給佔了!

「你們要拜的不是我,是秋月聖主,是聖女!」

趙庸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突然成了聖主了,不過自由的日子過慣了,他可不想被一個什麼名頭給束縛住。

「趙庸聖主,光明神殿有一個規矩,在聖光之心沒有出現、聖光之力沒有開啟之前,歷代的光芒聖主都是由女子出任,但是一旦聖光之心出現、聖光之力開啟,那光明神殿的聖主必須由掌握聖光之力的人出任,這也是保證我光明一系魔法師的團結、光明神殿永遠昌隆的根本,希望您就不要推辭了!」

秋月也是希望趙庸能夠接受,他一來,壓在自己心頭的那塊石頭就被他被搬開了。

「你們先起來,這樣說話也不像樣子!」

趙庸也不知道讓她們這樣一直過著說話,有什麼事還是坐下來好好商量。

「就是,聖女姐姐,幹嘛要跪庸哥哥啊,我們不都是朋友了嗎?起來起來,要是庸哥哥敢對你們凶,我收拾他!」

南宮燕兒上前一把拉起秋月和仙兒說道。

秋月:「……」仙兒:「……」四大殿使:「……」

你收拾他可以啊,但是我們不能不以聖主的禮節相待啊!

那些長老和殿衛不斷的抹著額頭的冷汗,正要隨著秋月和仙兒等人站起來,卻是隨著趙庸的一句話噗通一下又全跪下了:「我讓你們起來了嗎?沒有我的允許,你們就一直跪著吧!」

「趙庸聖主,我就當是您這是答應了,這巴達克如何處置?」

秋月來個就坡下驢,直接坐實了趙庸的身份,那巴達克已經是是普通人一個了,也不知道趙庸會如何處置。

「這巴達克目無尊上,現在他已經是普通人一個了,那就是說,他已經不是一名光明魔法師了,所以,也就沒有必要留在光明神殿了,從今天起,巴達克就不再是光明神殿的長老了,逐出光明神殿,隨他去吧!你,把他拉出去吧!」

趙庸說著,隨手指著其中的一名長老說道。

「是,聖主!」那名長老戰戰兢兢地爬了起來,然後架起癱成一堆泥的巴達克就向殿外走去,邊走邊在心裡嘀咕:「巴達克啊,你千萬不要怪我啊,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我要是不聽話,那就和你一樣的下場了啊,今後你就自求多福吧!」

「接下來聖主有什麼打算?」

秋月看著趙庸問道,這光明神殿的事先前都是有巴達克把持,現在他人完蛋了,但是光明神殿還要繼續走下去,還有這些老傢伙怎麼處置,這都需要解決。

「好吧,這聖主之位我暫且坐著了,那我就封你為光明神殿的副聖主,光明神殿的一切事務還是由你來管理,仙兒還是光明神殿的聖女,其他的一切不變!」

趙庸可是不想被一個聖主的名頭給束縛住,如果這樣安排的話,那自己也就是掛個職的閑差,也省得費力費腦的去管理光明神殿。

柳青兒等人也是無語了,這趙庸明顯的又是做甩手掌柜的做法,天才聯盟他是這麼做的,把聯盟直接交給了龍千陌等人,那中陸的黑魔一族也是那麼做的,也是一把都交給了南宮平,現在他是把光明神殿又物歸原主了,想讓他老老實實的坐下來管理,那是難如登天!

「這……聖主,這恐怕不行吧?光明神殿可是從老沒有什麼副聖主一職啊!還有這光明聖女,仙兒恐怕也是不行了!」

秋月也是頭痛了,這是什麼聖主啊,自己一點事不管,除了那個倒霉的巴達克,可以說還真的是什麼都沒變。

自己就是做個副聖主也沒什麼,畢竟自己不再年輕了,但是仙兒就不一樣了,她還很年輕,要是還坐在那個聖女的位子上,估計那就要那麼的孤老一生了,自己那是沒有辦法,但是現在趙庸來了,那就不能那麼幹了。

要知道擁有聖光之心的人的生命那是僅次於光明神的存在,仙兒這輩子都沒有再成為光明聖主的可能了,趙庸要是還把她放在聖女的位子上,那就等於直接宣判了仙兒此生再也沒有了婚假的可能了。

仙兒也是神色黯然,她知道繼續做回聖女意味著什麼,之前那是沒有辦法,從小就被以聖女的身份來培養,她的人生沒有選擇,但是現在……

「怎麼不行了?你還是聖主,仙兒還是聖女,這一切不是都沒變嗎?」

趙庸也是奇怪了,之前就是這個樣子,怎麼現在反而不行了? 「聖主不知道,您擁有聖光之心,開啟了聖光之力,生命綿延無盡頭,仙兒永遠也不會有成為下一代聖主的可能了,身為聖女,也不會再有嫁人的機會了……」

秋月淡淡的看著趙庸說道.

「啊?那可不行啊庸哥哥,你這不是把仙兒姐姐給害了嗎?仙兒姐姐,那咱就不做這什麼聖女了!」

南宮燕兒一聽也是有點急了,一個女孩子家就那麼的孤苦一輩子,那多可憐啊!

「秋月聖主,這輩子我不嫁了,您就不要為我操心了!」

仙兒的臉一紅說道,這還是第一次在那麼多人面前說自己的事,這要放在之前,那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這樣啊,這也好辦啊,聖女不行,那就來個長老吧,巴達克那個傢伙不是被驅逐出去了嗎?那仙兒就頂替他的位子,做個大長老也不錯!」

既然做聖女不能嫁人,那當個大長老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這樣也不行,仙兒原來是聖女,您讓他做長老,那不是降格了嗎?」

秋月搖搖頭說道,看來趙庸這傢伙還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這不行那不行的,那你來說個我聽聽!」

趙庸也沒招了,往上升不行,往下降也不行,那可就難辦了。

仙兒的臉是更加的紅了,她知道秋月聖主之前給她提過建議,也知道接下來她要說什麼,胸膛里就像有隻小兔子亂跳。

「以我看,讓仙兒做光明神殿的聖母是最好了!」

「光明神殿的聖母?這是什麼職位啊?」

光明聖母,在自己之上?和自己平等?這秋月老妞比自己還能想,自己弄個副聖主出來,她弄了光明聖母出來!

「嗯,這個可以,我認為這是最好的安排,庸哥哥可以考慮考慮!」

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柳青兒確實明白秋月的意思了,趙庸是聖主,她讓仙兒做聖母,這不是明顯的想讓仙兒嫁給趙庸嗎?

「那好吧,你們認為合適,那就讓仙兒做聖母吧!」

趙庸也沒往其他的方面去想,只要不耽誤她的終身大事,做什麼也無所謂了,如果可以自己把聖主的位子讓給她都行,反正自己也是占著茅坑不拉屎。

「呵呵,仙兒,那以後我就是你的姐姐了,恭喜恭喜!」

柳青兒看著無比嬌羞的仙兒笑嘻嘻的說道,這一塊冰看來早就被趙庸給暖化了,只不過先前礙於聖女的身份,她沒有表露出來而已。

「嘻嘻,我們又多了個姐妹,恭喜恭喜!」

雀兒也是隨著青兒的話說道。

「這聖母的職位比先前的聖女的職位還大嗎?」

南宮燕兒也是不解的看著柳青兒和雀兒問道。

「呵呵,那是當然啊,不然我們還恭喜什麼啊!」

柳青兒看著南宮燕兒開了句玩笑,她也沒有點破,這丫頭估計和趙庸一樣,還沒回過味來呢!

「哦!」南宮燕兒好像明白了似的點點頭,「原來仙兒姐姐是升職了,那我也恭喜你了!」

仙兒羞得也是滿臉的通紅,就差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幽離還是冷著一張臉,臉上也是說不出有什麼表情,就好像一***不變的臉譜似的。

趙庸疑惑的看了青兒和雀兒一眼,當個聖母和姐姐妹妹的有個毛關係啊?仙兒那小妞也是,當個聖母用得著那麼的激動嗎?

「那就多謝聖主了!」

秋月也沒有想到趙庸答應的那麼快,只要趙庸答應了,那就不會放任光明神殿不管。

「這個就不要客氣了,」趙庸然後轉身看著那一夥還跪在地上的長老、殿衛:「你們對這樣的安排有什麼意見嗎?」

那些個老傢伙一抹額頭的冷汗,哎呀媽啊,終於想起他們了啊,看這傢伙問的,他們敢有意見嗎?

「聖主英明,您這樣安排很妥當,我們堅決支持聖主的決定!」

「是啊,是啊,今後我們就是聖主最堅定的擁護者,聖主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

這些老傢伙你一句我一句的拍起了馬屁,誰讓他們現在是趙庸砧板上的一塊肉呢?那把刀就懸在他們的頭頂,隨時都可能落下來,說點好話總是沒錯的。

「行了,你們起來吧,也不要拍馬屁了,今後你們一切要聽從秋月聖主和仙兒聖母的,如果再有人不聽號令,那巴達克就是你們的榜樣!」

「謹遵聖主教誨!」眾長老和殿衛齊聲說道。

「聖主,既然你已經接任了,也應該舉行一個隆重的儀式,好讓東陸都知道此事,也讓他們都高興高興,還有仙兒這聖母也要有個正式的儀式,這樣才說得過去,聖主可以選個日子。」

秋月也想趁熱打鐵,把仙兒的事情給坐實了她才放心,先前先說的沒錯,趙庸是不可能老老實實是留在這裡的,怎麼也得讓他有個牽絆才行。

「這個就沒有必要了,只是實際主事的還是你,也就沒有必要興師動眾了,另外我確實還有事要辦,能省就省了吧!」

趙庸也不想舉行上面儀式,要是舉行的話,估計東陸各個帝國都要派人前來,陸陸續續的也不知道拖到什麼時候了,光是應付就夠他頭疼的了,能免則免最好了。

「這……」秋月也是無語了。

「秋月聖主,其實你安排人給各個帝國發個正式的通告也一樣的,等有時間了,再補上也是一樣的!」

柳青兒說道。

「那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四位殿使,這件事就交給你們去辦吧!」

秋月也知道,如果自己堅持的話,說不定會引起趙庸的反感那就麻煩了,只能按照柳青兒說的辦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