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戚呈均手一頓,嘖嘖稱奇。


「你看,就是這樣。」他微微低頭,壓低聲音跟陸照影說話。

比起現在,徐校長的反應算啥?

你能在京城找出一個可以讓雋爺低頭的人?

陸照影見怪不怪,只是翹著二郎腿問秦苒,「秦小苒,你怎麼認識徐校長的?」

「徐校長去過我們鎮上扶貧,我來一中的介紹書就是他給我的。」秦苒小口小口的吃蝦。

臉上看不出來什麼其他異樣。

陸照影撓撓頭,覺得這也太誇張了,張了張嘴,還想問什麼,程雋斜他一眼,他立馬給嘴巴上封條。

程雋低了低眼眸,眉目清朗,可心裡也不如表面上那麼平靜。

面前這孩子究竟是什麼人?

712的大案件有她的身影,資料還被封鎖了一半;封樓城為她找了129,連一向淡定的徐校長也護著她,邏輯思維好到讓人心驚肉跳……

挺謎的一人。

**

與此同時。

市郊的一個小區。

「吳妍,是我對不起你,我沒想到喬聲竟然連徐少的話都不聽了,害得你……」秦語推門走到吳妍房間。

吳妍只是呆坐在自己的床上,聞言,有些緩慢遲鈍的反應過來,「不關你的事,這件事不是喬聲做的。」

她聲音嘶啞,低垂著眼眸。

白色的手機被她扔到一邊,屏幕停留在貼吧畫面。

貼吧里現在幾乎每一個帖子,都在討論譴責她,吳妍現在看都不敢看。

「不是她,那還有誰能拿到視頻監控?」秦語看著吳妍,驚訝的開口。

「還能有誰?……」吳妍笑得有些奇怪,不知道想起了什麼,還未開口的話又被吞下,很生硬的轉了話題,「我爸媽下個學期準備要給我換學校。」

秦語嘴角微揚,只一瞬,就斂下,「你要有什麼事直接找我,我能幫上忙的一定幫。」

殭屍老公晚上好 吳妍胡亂的點頭,等秦語離開這裡時,人看不見了。

她才拿起手機,手指點開相冊,一眼就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那一張。

她手指捏著,冷漠又猙獰,眸底全然是瘋狂。

**

次日,星期六。

秦苒沒去醫院,而是打了個電話給陳淑蘭之後,中午去的寧薇家。

寧薇今天休息。

秦苒到的時候,屋內食物的香氣縈繞,寧薇在廚房忙忙碌碌。

「表姐,你來了。」沐盈打開門,讓秦苒進去。

秦苒進去之後,才發現秦語跟寧晴都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自從上次鬧翻后,寧晴又被陳淑蘭數落一通,這是寧晴第一次看到秦苒,她尷尬的拿起桌上的茶。

「苒苒,你的手……」

她看著秦苒的右手,想著陳淑蘭說的話,張了張嘴,想問一句她的右手是怎麼回事,這也是她這段時間十分煎熬的一件事。

只是一句話還沒說完,秦苒就轉去了廚房看寧薇。

寧晴僵硬著手,端起沐盈給她倒的一杯茶,以便掩飾尷尬。

「二表姐,喝茶。」沐盈把另一杯茶遞給秦語。

秦語看著那茶杯,接過來,卻沒有喝,而是放在了桌子上,這玻璃杯不知道被多少人喝過,寧薇家連個消毒櫃都沒。

沐盈沒去廚房幫寧薇跟秦苒,而是坐在秦語身邊,她看著秦語一直低頭看手機,笑得十分乖巧,「你的手錶真好看。」

目光看到秦語是在翻學校貼吧頁面,沐盈不由拿起手機,「二表姐,你看學校貼吧幹什麼?」

習慣性點進去。

隨意翻了翻,在看到一條回復足有一千條的帖子標題上看到「校花」這兩個字,知道這是說秦苒的,她不由點進去。

一眼就看到鎮樓圖,還有後面被掩蓋的半邊標題,她瞪大眼睛,手指僵住,不可思議。

這時,秦語收起手機,微微側身,不解的問,「沐盈,你怎麼了?」

寧晴目光也看過來。 “我怕你們會難過——這套房子,是你們專門爲我準備的新居……”

汪靜雯此事顧不上那麼多了,既然已說出了口,她索性將內心所有的猜測和感受一吐爲快:

汪靜雯有些不解地問:“怎麼,你們不願意?”

“我想不出別的理由了。”汪靜雯說,“我住進這裏短短几天,就接二連三地出現各種幻覺。如果不是環境造成的,我真不知道還會是什麼原因——爸,我在療養院呆的最後一年多時間裏,可是一次都沒出現過幻覺呀!要不然的話,醫生是不會同意我回家來住的!”

悶了好一會兒,汪靜雯像作出什麼決定似的對父母說:“爸、媽,我想明天跟聶醫生打個電話。”

汪九*九*藏*書*網靜雯緊緊咬住嘴脣,沉重地點了下頭。

“你爲什麼一定認爲出現幻覺就是這套房子的關係呢?”父親問。

這句話讓雙親都一下變了臉色,他們怔怔地呆住了,露出爲難的神色。

“那有什麼關係?我們在乎的,是你的感受啊。”父親說,“如果你在這裏住得不開心,那我們精心準備的又有什麼意義?”

“我並不是不開心。爸、媽,和你們住在一起,我非常愉快。只是……”

汪靜雯楞了一下,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變得遲疑起來。

父親緩緩地說:“靜雯,你有沒有想過,你讓聶醫生知道這些情況之後,他可能會又讓你回到……那裏去的。”

這一點,母親確實沒有說錯。其實這五天來,汪靜雯早就細心觀察過了——這個家裏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新嶄嶄的,幾乎沒什麼使用過的痕跡——想到這裏,她覺得有點無話可說了。

聽完汪靜雯這一大番話,汪興宇和董琳驚詫得瞠目結舌。汪興宇不解地問:“靜雯,你說踏進這房子的那一刻起就有種怪異的感覺?那你爲什麼一直不告訴我們?”

汪靜雯張了張嘴,隨即垂下頭來:“你們還是不相信我說的,認爲是我又發病了,對嗎?”

“那怎麼可能呢?”母親說,“這套房子,包括這個家中的每一件傢俱都是在你住進來之前新買的。你也能看出來99lib?net吧,這個家裏的每一部分,不管是桌子、櫃子、牀;還是窗簾、被單、廚具;甚至包括掃帚、抹布這樣的小東西,也全都是新的呀——我們以前那個家中的每一樣東西都沒有帶到這裏來。”

“而事實上,這幾天發生的怪事也恰好證實了這一點。我第一天晚上便看到可怕的幻覺,當時你們認爲是忘了吃藥造成的。可後來幾天我都按時吃了藥,今天晚上卻變本加厲地出現了兩次更加可怕的幻覺!”汪靜雯恐懼地搖着頭說,

“房子?”汪興宇和董琳同時一驚,“房子會有什麼問題?”

“我無法再欺騙自己的感受了,我知道,這一切肯定不正常!”

汪靜雯咬着下嘴脣,仔細思索父親所99lib?net說的話。過了片刻,她擡起頭來:“可是,爸,有一點我覺得剛好相反——我剛進這個家門的時候並不是產生了一種陌生感,而是隱隱約約地覺得對這個家中的某些東西有種熟悉感。就像有些東西我曾經在哪裏見過一樣,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重生之豪門千金 “可是……”董琳爲難地說,“我和你爸都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啊。”

“靜雯,我們真的沒這麼認爲,我們相信你是完全好了的。”父親坐到汪靜雯身邊,挽着她的肩膀說,“我剛纔仔細思考了你所說的話,並分析了一下。你看會不會是這樣——你幾天前剛進門時所產生的那種莫名其妙的懼怕感只是你對於新環境感到陌生才引發的一種錯覺,這種錯覺對99lib?net你造成一種心理暗示,讓你覺得這套房子裏有某種令你害怕的東西存在,所以纔會時不時地出現幻覺。”

“我從踏進這房子的那一刻起,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懼怕感。我本以爲是種錯覺,會轉瞬即逝。可是,在我回來這五天的時間裏,這種感覺一直縈纏在我身邊,時隱時現、時強時弱——我終於明白,這不是錯覺,我會產生如此怪異的感覺,肯定是有什麼原因的!”

“靜雯,也許你爸說的有道理,你只是纔到一個新環境來,還有些不大適應。 爹地,媽咪又奪冠了! 大概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你也別再胡思亂想的,那樣會自己嚇着自己。”母親緊緊握着女兒的手,“靜雯,爸媽不想再一次失去你了。你也不想再次離開我們,對嗎?” 秦苒在廚房,寧薇把罐子的蓋子蓋上,一偏頭就看到秦苒手心包著的厚厚紗布。

「好好獃著,別碰水。」寧薇揮手,讓她出去。

秦苒想了想,將手裡的青菜扔回水池,不過也沒走,就靠在門邊,眯了眯眼。

寧薇想想寧晴跟秦苒的關係,心裡嘆氣,卻也沒逼著她出去。

「這裡的空調是你找人來裝的吧?你打工也不容易,不要花在我們家,姨雖然沒本事,但還能養活一家人,」寧薇絮絮叨叨,繼續開口:「還有,下次不要給沐楠買衣服了。」

上次在學校,秦苒讓沐楠帶回來的一個袋子就是給沐楠買的新衣服。

秦苒盯著冒著煙霧的罐子看,漫不經心的應一聲。

寧薇知道她脾氣,嘴裡是應著,下次該買還是得買。

幾個大菜做好了,湯也是一早就在煲。

寧薇先端了湯出去,秦苒拿著幾個碗慢悠悠的跟著。

狹窄的客廳氣氛不太好。

寧晴盯著手裡的手機,低著眉眼,不言不語,秦語坐在她身邊,一臉擔憂的樣子。

沐盈手指捏著裙子,坐立不安。

寧薇將罐子放到桌子上,下意識的問,「怎麼了,都這個表情?」

寧晴抬眸,手機被她「啪」的一聲扣在桌子上。

她沒看寧薇,目光落在秦苒臉上,聲音顫抖:「你老實告訴我,上次你給你外婆的錢哪裡來的?」

秦苒彎腰,把碗放在桌子上,然後拖開一張椅子,坐到飯桌邊,不太耐煩的回答,「我自己的。」

「那這是什麼?」寧晴從沙發上站起來,拿起扣在桌子上的手機,走到秦苒身邊,把放大的一張照片給她看。

秦苒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靠著椅背。

那是一張背景有點黑的照片,有路燈,挺模糊的,但能看清照片上是她,背對著她的人看不清臉,但年紀不輕了。

旁邊是一輛賓士。

這種照片發出來太有歧義了。

秦苒拿杯子的手一頓,她側頭,打量了片刻,輕笑。

「你的錢是不是他給的?」寧晴腦袋有些炸,「我給你錢你從來不用,現在……你什麼意思?故意挑釁我,報復我?」

秦苒明白過來寧晴在說什麼。

她慢吞吞地抬頭看著寧晴,眉眼裡都是漠然。

寧薇也知道事情的不對勁了,她連忙抓住寧晴的手,「大姐,你別衝動,有話跟孩子好好說,苒苒不是那種不聽話的孩子。」

誤會了秦苒很多次,寧晴又緩了緩情緒,她看著秦苒,「你告訴我,著照片上的人到底是誰?這麼晚你為什麼要去見他?」

秦苒拿著碗給自己倒了一碗湯,挺漫不經心的開口:「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油鹽不進的,寧晴腦子一陣抽疼,連沐家都不願意呆了。

拿著自己放在沙發上的包氣沖沖的走了。

「姐姐,你……唉。」秦語看了秦苒一眼,欲言又止的,最後嘆氣,追上寧晴,「媽,你等等我!」

寧薇還是不知道具體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秦苒淡定的開口。

她喝完了湯,又吃了一碗飯,看著林思然給她打了奪命連環call,才離開沐家回學校。

**

今天是星期六,除了住校的人,大部分學生都在家。

住校的人在班級自習,也有在路上閑逛的。

學校水泥路上的人不多。

九班的人還站在一起討論,有人用手比劃著跟秦苒說著什麼,義憤填膺的。

「苒苒,我打你電話你怎麼不回?」林思然把秦苒拽過來,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你看學校貼吧了嗎?」

林思然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一個帖子,翻給秦苒看——

「現在的女學生真的是為了錢什麼都能做出來。」

「這女生,不就是某班那新生?」

「難怪我看她明明家境不好,竟然還用奢侈品。」

「這男的都夠當她爸了吧?」

「……」底下的回復一條比一條激烈。

有照片在,基本上是一片倒,評論還在不斷的增加。

秦苒就漫不經心的看著。

就是這時候,九班的門被敲響了,門邊的人站得筆挺:「秦苒是哪位,出來一下。」

開口說話的是一位老師。

秦苒將手機還給林思然,就跟著那位老師後邊兒走。

班級里的人看著她,等她走後,又小聲討論起這件事來。

這一邊。

秦苒跟著這位老師後邊兒去了辦公室,辦公室里坐著幾位老師。

「是這樣的,秦同學,」教導主任上次是在演講比賽時認識秦苒的,對她印象深刻,語氣挺好的開口,「有人匿名舉報你,行為不檢點,對此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解釋什麼,」一個女老師看了秦苒一眼,挺厭惡的,「現在的學生,什麼做不出來……」

有幾個其他老師阻止了她。

教導主任看了她一眼,目光轉向秦苒,斟酌著:「秦苒,這件事已經發酵到微博上了,對我們學校名聲,對你影響也不好。你能告訴我,你跟照片上的人認識嗎?是不是有人故意營造了假象,還是有內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