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方昊天的話,並沒有讓人皇感到意外。


「既然如此,朕也不強求。但是不管你姓方還是姓陳,都是真的兒子。」

抬起頭,人皇瞬間有了決斷。

「方昊天聽旨。」

口中輕喝,人皇的聲音猛然覆蓋全天下,彷彿是直接穿到人的腦海之中。

這樣的方式,讓方昊天感到了一種驚奇,人皇一聲輕喝,居然能夠帶來靈魂的力量。

而且這一種靈魂力量不是自己修鍊的那一種,而是天生的。

言出即法,金口玉言。

好強!

方昊天微微躬身,看起來是很恭敬,但實際上確是大不敬的舉動。

不過,人皇並沒有管,因為方昊天背後的金龍,一直充滿敵意。

所以,方昊天的心思多少也會受到金龍的影響。

人皇接著說道:「朕即為天下之主,卻讓子嗣流落在外。愧對列祖列宗。加之子嗣尚幼,從人作父。其人有撫養之功。朕會嘉獎之。然,吾子昊天。文武兼備,實力超然。為太子之位已遊刃有餘。朕百年之後,亦可稱帝。茲爾天下萬民,朕之子方昊天,封武親王。其母方氏,封昭儀皇后。入宗廟,享受四時祭祀。欽此。」

武親王,可當太子,百年稱帝。

方昊天的心中突然泛起了冷笑。

還真的是大手筆!

這個封賞聽起來是皇恩浩蕩,可實際上,確實把他放在火上烤。

才相見,就跟見到了仇人一樣。居然很不得把自己弄死。

不過這個封賞,也讓很多的人心思活絡了。

且不說其他的,方昊天的實力大家不是很了解,不過能夠在人皇面前不下跪,人皇還一點都不覺得是不好的事情。這個恩寵不得了啊!

可為太子,百年稱帝。

更是讚譽不凡。當然,也同時成為逼迫方昊天的工具,就算他真的不想要那個位置,別人會怎麼想?

只會覺得你是心機深沉。只要有機會,就會弄死你!

尤其是有繼承權的人皇子嗣們。

他們可都不是好相與的人。

如今的大武王朝,人皇漸漸變老,諸子開始走起了奪嫡的戰爭。

太子,四王爺,八王爺。

這是三足鼎立的架勢,彼此互相牽制,倒也沒有太大的風浪。

不過,人皇已經看不下去了。這樣的暗鬥,就好像娃娃戲。所以他決定加一把火。

民科的黑科技 本來想著從自己膝下幾個兒子找的。但是找了一圈,沒有一個人適合。不是太慫,就是太弱。

而現在,方昊天,這個流落在外的孩子出現了,瞬間結束了他的其他念頭。

就他了!

之所以選他,其實很簡單。因為,他很強,實力自己還是看不透。

很有心計,一個小小的城守,他的功績在覆滅了大齊王朝的餘孽顧天縱的勢力,徹底的粉碎了一絲計劃,就展現了他的能力。

最後一點,就是桀驁不馴。不管是自己本能的反應還是心理的想法,自己這個兒子跟自己太像,那一種神態,那一種心態。

拍了拍方昊天的肩膀,他才躬身說道:「謝主隆恩。」

「不必如此。」人皇覺得方昊天這樣的做法生份,輕聲說道:「昊天啊!就算你不願意叫我一聲父親,但是叫朕一聲父皇也不為過吧。」

人皇的話,讓現場匍匐的一個青年的雙眸閃爍不定。這一句話,人皇從來沒有跟他們說過一句。

自小教他們的就是尊卑貴賤。而眼前這個人,流落在不知多久,但是憑藉著實力跟血脈,一步登天。

武親王方昊天!居然能夠叫人皇父親。多麼平民化的稱呼。可是,自己,從來沒有這個待遇。

嫉妒的火焰在熊熊燃燒,氣息也有點兒明滅不定。

「四哥,穩住。」

七王爺似乎感到了自己同胞哥哥的心情,急忙傳音。

一語鎮壓了四爺激蕩的心神。將自己的心思收斂。四爺感激的傳音道謝。

而方昊天也在人皇期待的眼神中心中輕嘆,輕輕的喊了一聲:「父皇。」 以前總是在午夜夢回的時候想起這一幕,然後此刻卻清晰地感受到失去愛人時候的痛徹心扉。

倘若那一天,他郁林楓能不顧世俗的批判,正面回應秦菲的表白,興許有資格為秦菲披荊斬棘的那個男人會是他自己。

如今他經歷了一段失敗的婚姻,而失憶后的秦菲依舊選擇跟東方玉卿復婚……這一切終究是錯過了,而且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原本想迴避的東方玉卿,突然抬腳走向了愣在沙發旁的秦菲。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他高出秦菲很多,對立而站時幾乎遮住了她頭頂上方的所有光亮,「老婆,怎麼了?」

「我二哥就是不識好歹,活該他找不到女朋友……我出於好意問候他,他居然反過來擠兌我?」秦菲的眼底掠過一抹懊惱,早知道就不主動跟郁林楓聯繫了。

在東方玉卿面前,她覺得自己沒什麼好隱瞞的。抱怨郁林楓的同時也算是為自己找個宣洩口罷了。

還有那麼一瞬間,秦菲暗自發誓要儘快找點事情做才行,免得整天無所事事。

或許秦海之前跟她談過的那些代言廣告和劇本,可以適當地挑選幾個出來。

興許是感受到了秦菲的氣憤,東方玉卿難得替郁林楓解釋:「他前段時間遭人算計,心裡難免憋屈。如果惹你不開心了,你多擔待著點。」

一提到「遭人算計」,秦菲的腦海中就莫名地浮現出楚銀南之前跟她說過的話,記得當時他提起過清邁那個地方。

如果她當時能夠敏銳一點的話,說不定就能早點找到郁林楓的藏身之處,那他也就能少遭點罪。

秦菲抬頭瞥了東方玉卿一眼,然後又快速低頭,顯得有些頹廢。

「老婆,想什麼呢?你要是累了,不如我送你回去。」東方玉卿不可避免地以為是他昨晚把秦菲折騰累了。

秦菲聽后猛然抬頭,卻跌進了東方玉卿那深邃如海的眸光中,還挺沒出息地做了個吞咽的動作,「啊?沒……沒什麼!」

秦菲極力否認的神情越發引起東方玉卿的懷疑,使得他纖長溫熱的指骨覆上她的眉眼,「老婆,我真心希望時刻都能看到你,不管是眉飛色舞,還是黯然神傷。」

「……」秦菲有些懵,不明白東方玉卿為何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卻讓她覺得很欣慰。

沒有給秦菲更多失神的時間,東方玉卿又兀自補充道:「謝謝你能重新回到我身邊。」

面對如此前言不搭后語的東方玉卿,秦菲著實有些心慌,不明白他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按理說東方玉卿很少會說這麼煽*情的話才對,可是不知為何,最近似乎總能聽到他這麼說。

「那個……你午餐想吃什麼?」秦菲說著就錯開東方玉卿的視線,若有所思地瞥看了一眼百葉窗外的走廊。

外面的餐廳都差不多吃膩了,她在想,要不要體驗一下東方集團公司的員工食堂?

幾乎沒有半點遲疑,東方玉卿就脫口而出:「準備吃你!」

「……」秦菲眨巴了幾下眼睛,才恍然明白某人又在取笑她。

「無聊!」秦菲出於本能地想遠離東方玉卿。

只可惜,還沒跟東方玉卿擦身而過,她的手腕就被一雙溫熱的大掌拽住。

接著東方玉卿那低啞性感的嗓音就在秦菲的耳邊響了起來,「我家菲兒看著就秀色可餐,我想吃你有錯嗎?」

東方玉卿的雙手很輕易的就環上了秦菲那不盈一握的腰身,並隔著單薄的衣料,放肆的揉捏著她的腰側。

秦菲目瞪口呆地看著東方玉卿那雙溫和平靜的眸子里漸漸地升騰出一絲毫不加掩飾的亢*奮,「你……可不可以正經一點,這裡是上班的地方,被人看到不好。」

真心懷疑這廝是個悶騷的靚仔,情話是信手拈來,讓她應接不暇啊!

「嗯,可以。」伴隨著話落,東方玉卿突然俯身吻住了秦菲的嘴唇,那隻放肆摩挲在腰側的手也順勢拖住了秦菲的後腦勺。

東方玉卿的吻帶著以往特有的強勢和霸道,甚至還帶著那麼點故意欺負和蹂*躪的味道。

「唔……你發什麼……神經!」

秦菲手舞足蹈地推拒著東方玉卿,顯然被他這突如其來的粗魯舉止整懵了。

饒是秦菲再怎樣反抗,東方玉卿似乎都不管不顧地吻著,壓根沒有半點憐香惜玉。

時隔兩個月,這個不辭而別的女人終究還是回到了他的身邊,這怎麼能讓他無動於衷。

不管怎麼說,都要在這間空曠的沒有半點溫情的辦公室里留下一個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美好回憶才對。

「阿卿……不要……」

秦菲漸漸地體力不支,感覺自己渾身都被吻得軟綿綿的,只能依靠著東方玉卿的身體來支撐著全部重量。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甚至覺得東方玉卿會把她就這麼辦了。可就在這個想法剛剛衝出腦袋的下一刻,東方玉卿卻突兀地停止了這個吻。

秦菲大口呼吸著,儼然忽略了東方玉卿已經將她攔腰抱在了懷裡,且大步流星地向休息室走去。

東方玉卿的鼻尖碰觸著秦菲的鼻尖,語氣略顯無奈地說著:「老婆,你還是缺乏鍛煉,這還沒怎麼吻呢就踹不上氣了?」

「你好壞,快放我下來。」秦菲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什麼,驚慌地掙扎著。

東方玉卿的眉頭微蹙,不吝威脅道:「別亂動,再動的話我可不敢保證今晚你能安然無恙地離開這兒。」

其實東方玉卿壓根就沒有危言聳聽,此刻他的身體的確在瘋狂叫囂著,有股勢不可擋的衝勁正蠢蠢欲動著。

想必是秦菲感受到了,有些哭笑不得地抱怨道:「你到底有完沒完,你想累死我是嗎?」

「老婆,別擔心,我怎麼忍心再折騰你?」東方玉卿尷尬一笑,接著解釋道:「我只是想帶你去看樣東西。」

「是不是又拍賣到了奇珍異寶?」秦菲快速腦補著之前進去時的樣子,那裡似乎也沒放著什麼特別的禮物。 人皇的封賞就好像颶風般席捲了天下。

無數的家族族長,各大勢力的掌舵者,各方大人物紛紛陷入了沉思。

武親王有繼承權,這個是最關鍵的。

而且還能夠成為太子跟皇帝一樣的人物,這樣的認可也讓高層們陷入了沉思之中。

在多方沉思中,拒北府的方家則是陷入一場狂歡之中。

這一次封賞徹底讓拒北府方家成為了天下交口稱讚的地方。

即使以前方昊天的母親被族人怒斥不要臉,甚至居住在那樣髒亂的地方。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受盡白眼以及欺負。也不妨礙這一些人已經打算用著方昊天的名頭開始欺行霸市,掠奪資源。

因為方昊天是方家人。就算他是人皇的子嗣,但是只要他還姓方,那麼他的身份就改變不了。

如果方昊天未來稱帝了,要是不改姓那還是姓方,他們方家也就成為了人皇的家族了!

再不濟,也是皇親國戚。

「安靜。」

隨著一聲令下,明亮的廳堂中,德高望重的長輩們正看著下方鬍鬚黝黑的小輩。

首座的方家太爺爺,同樣也是方家的如今威望最大掌舵人。

這一聲下令也是他的手筆。

眾人在他的聲音中,都安靜下來,隨後目光灼灼的看著方老太爺。

「太爺爺。現在我們方家算是出人頭地了。以前我們在拒北府還是受人欺負。現在昊天那娃子成了武親王,這個親王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是可以爭奪皇位的!所以,要我說,我們要不要開始幫他造勢,然後助他將來登基。根據我在帝都的朋友說,皇帝現在的身體已經一日不如一日。如果昊天能夠掌握這個機會,將來我們都是皇親國戚啊!」

現在的家主方昌平嘴角泛著得意的笑,他已經沉浸在方昊天將來登基,報恩的喜悅之中了。

當然,他這話也讓身邊的許多人都會心一笑。只是全場與家主平輩的人中,只有一個人還是愁眉苦臉。

「唉……昊天那孩子的心性如何你們會不清楚。當初小妹是怎麼被你們一個個對待的。今朝得勢,你們肯定是被報復的對象。下場如何會不自知?」

說話的人一身青衫上打著補丁,兩鬢染著霜白,面色有點疲倦,身軀佝僂,聲音沙啞。

此人正是方昊天的三叔,也是養父方昌盛。

方昌盛的話就好像一盆冷水澆在了無數的人腦袋上。

熄滅了心頭的熱火。

方昌平這才將臉沉了下來。

方昌盛的話很有道理。當初他們到底是怎麼對付他們母子倆的,一筆一劃其實已經銘刻在了方昊天跟他身邊的每一個人的心中。

接下來衣錦還鄉會發生什麼?

不用想都知道。

唉!

跟方昊天關係不好的人們緩緩的嘆息著,此起彼伏,讓方老太爺的心已經起了波瀾。

自己不過閉關多久時間,家族中居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著實太讓人失望了。

一揮手,沒有任何的言語。

方昌平心頭一驚。隨後身上的靈氣瘋狂消散,雙目漸漸變得渾濁,直至渙散。

咳咳!

方昌盛看著這一幕,心中震驚。家主居然被……被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