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這張地圖,前期最集中的博弈,基本上都在香蕉道產生。


這一回合也並不例外。

faze前期依然是放了三b的開局,就是為了爭奪第一時間香蕉道控制權準備的。

第一身位的niko給上了一顆匪口煙,嘗試着進入香蕉道。

可是navi這麼輕鬆地讓他拿到香蕉道的控制。

蘇醒一顆火就塞到了木桶旁邊,將niko給攔住無法前壓。

niko手中沒有煙霧,所以也只能靜靜等待。

再說,他也不急着用煙霧滅火強行前壓。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想要獲得一些什麼,必須得有耐心。

蘇醒第一身位被這顆煙霧給勸退了,卻意外地發現了這顆煙霧右邊有一點縫隙。

「煙右邊有縫,他們沒有前壓!這波香蕉道可以搶!」蘇醒立馬開始報點。

nafany立馬衝到了凹槽,等待火焰快要熄滅時,繼續往木桶出補上一顆火。

而第一身位的niko,聽到了凹槽的點火聲音,立馬橫拉出來。

他想要抓nafany一個丟道具的timing。

因為樹位他們剛才又給火清了,所以他現在只用看一個位置,那就是凹槽。

但他沒有想到,他自己的這一刻匪口煙,會漏出縫隙。

蘇醒直接從煙霧邊緣架著,等待niko漏出破綻,直接一槍精準爆頭。

拿到了本回合的首殺!

看到niko陣亡,身後的雨神想要補槍,可是nafany丟的這顆火擋住了他前進的退路。

他看了一眼地圖,隊友離他的距離還有點遠,如果他這個時候在前點因為磕槍死了。

那麼b區就會只剩下一個人孤立無援。

他很理智地選擇了撤退,可就是這樣,他還是被nafany追到,打成了半血。

看到雨神溜走之後,他們沒有選擇掉以輕心,依舊是一個點位一個點位搜過去。

最後將香蕉道穩穩拿下。

幾人架了一會,嘗試準備迎接第二時間b區的反清。

但是b區的防守人員卻只是簡單的架槍。

幾人只好掉頭去做a區的進攻默認,嘗試從a區拿到一些收益。

「雙方又來到了控圖時間,現在faze人數劣勢,選擇了保守地打法,將許多地圖控制權給丟掉了,這一回合的輸贏就看他們的防守人員第一時間能夠接住幾人,不然另一個包點的防守人員就可以直接保槍了。」

將二樓拿下之後,navi選擇給上了一顆a1火和一顆鏈接火,將中路和a區給隔斷開來。

然後再利用一顆閃光,將蘇醒送進了中路。

「中路是空的。」

「你們三在二樓等著吧,蘇醒在a1和你們一起出,我們打一個垂直角度的雙拉,我給隔斷煙和包點閃,你們等閃光爆再出。」

二樓上的三人緩緩移步,等待着nafany的道具。

a區的瓜點和奧拉夫兩人選擇守着包點打。

奧拉夫拿着步槍看a1,瓜點拿着一把大狙看二樓,現在他們的人員配置不足,面對navi給到的壓力,只能將鏈接放空。

伴隨着nafany的道具展開,一顆隔斷煙給上,兩顆包點的閃光。

蘇醒和二樓上的三人迅速開始進攻。

蘇醒率先發難,直接橫拉看向a1.

奧拉夫第一時間也看到了他,但是並沒有精準地定位到蘇醒。

反而被蘇醒鎖定,一槍頭將他給擊殺。

「a1的奧拉夫被蘇醒瞬秒,包點就只剩下瓜點一個人獨自防守,他的壓力很大!」

「電子哥這邊飛二樓直奔大坑,卻被瓜點大狙給空摘了,好快的狙,s1mple非常自己,站在二樓上拿着大狙直架瓜點!」

「可是他沒有打過!瓜點展示了一波龍抬頭!瞬間將s1mple給擊殺了,這個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瓜點身上,蘇醒也在找擊殺瓜點的機會。」

「可是瓜點又打了一個!我的天,他靠着箱子足足打了三個,他實現了破局!」

「蘇醒將他給爆頭擊殺了,才沒有讓瓜點這把大狙繼續開火。」

「二打二的殘局,adren和雨神已經回防到了包點,但是他們沒有太多的道具來打這個回防,navi有機會贏下這個殘局。」

確實如解說員所說的,這個回防兩人的壓力很大。

首先是兩人的道具就只剩下一顆閃光,不能幫助他們很好地清點。

第二,就是雨神的狀態只有半血。

兩人面前還有一顆沒有散去的隔斷煙,他們只能靜靜地等待這顆煙霧散去,再慢慢地往包點裏面推。

而等待地這個時間,蘇醒兩人卻已經一人來到了大坑,一人躲在了二樓。

位置都已經選好了。

蘇醒手中道具也不是很多,而且二樓的nafany是不太好動彈的。

所以他只有利用時間差來peek。

從a1靜步到包點,時間需要4秒,從鏈接靜步進入包點,時間需要3秒。

所以他卡著3秒的時間差,來晃身看a1和鏈接。

在他又一次晃身鏈接,終於看到了鏈接左右的兩人。

蘇醒知道自己或者更重要,所以開了兩槍瞬間縮了回來。

「adren被打成了半血,他們這下完了,只要蘇醒不出來,這個殘局他們就不會輸,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了,是打是撤,faze需要做決定了。」

「nafany在二樓給出了一顆反彈閃,蘇醒再次拉了出來,adren直接被打掉。」

雨神沒有過多猶豫,直接保槍。

navi勉強扳回一城。

比分來到了10:15.

7017k所有輿論全部襲向敏親王時,玉姝已經整頓兵馬,開始出發南下。

臨走前,她交待二嫂陸知錦和蔣姑姑:「若無必要,還是莫要將兩個孩子露於人前。便是父皇打聽,也莫要告訴他。」

在玉姝心目中,承順帝並不是一個可信的人。

她如今的身……

《鳳臨朝》第979章送男人啊? 「我不管你師父怎麼樣,反正我們茅山派中就是沒有浮屠道長,你要是敢動手,你就試試。」

胡小飛聽到那道士慫中帶狠的話,瞬間怒氣就去了一半。

當下就裝作要動手的樣子,說到。

「試試就試試,有種你別跑。」

那道士一聽,還可以跑的嗎?我怎麼沒想到。

後退了一步之後,擺了一個架勢。

胡小飛一看這道士的動作,就知道這個倒是並不會武功,估計也沒什麼修為,就算文才來了,也能打的他滿地找牙。

胡小飛上前一步,那道士轉身就跑。

追著道士來到內殿,只見那道士正站在一個老道旁邊。

「青魚師叔,就是他要衝殿,我已將極力阻攔了,可是他就是不聽,我怕打傷他,所以只好放他進來。」

青魚道長笑咪咪的說到。

「元塵啊,你今天怎麼這麼硬氣了?」

元塵嘿嘿一笑,沒有反駁,只是瞪大眼看著胡小飛。

青魚道長看到這裡,回頭對著胡小飛問到。

「不知小居士是有什麼大事,非要追著元塵跑進內殿。」

胡小飛對著青魚行了一禮,然後說到。

「弟子胡小飛,這次來茅山祖庭,主要是為了拜祭祖師,順便找浮屠道長,商量真名上冊的事情。至於追著元塵師兄,也是實屬無奈之舉。」

青魚聽到這裡,才算是搞明白。

「原來是護教一脈的弟子,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已經有人師修為了,看來我茅山護教一脈又要出現一個青年才俊了。」

元塵聽了青魚道長的話,好奇的問道。

「師叔,什麼是護教一脈,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青魚道長看了元塵一眼,笑著說道。

「這事情不是你該知道,你還是趕緊去看著內殿大門吧,不然一會要是再有人闖進來,你師父可是要罰你了。」

元塵顯然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內殿。

青魚道長打發走元塵后,才帶著胡小飛穿過內殿,走進後院。

從小門離開九霄殿,沿著山路,他們來到一個山洞跟前。

青魚指了指山洞,告訴胡小飛。

「浮屠就在這裡修鍊,你進去吧。」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胡小飛走進山洞,發現裡面一點都不陰暗,空氣流通也很好。

一點都沒有一般山洞那種閉塞感。

再往裡走,終於看到一些石室,桌椅。

在一間石室的門口,胡小飛看到浮屠二字。

「這裡應該就是浮屠道長修鍊的地方了吧。」

敲了敲門,聽見裡面傳來一聲。

「進來。」

推開門后,胡小飛走進石室,看到一個老道,穿著黃色道袍坐在那裡。

老道正在畫符,低著頭,看樣子很專心。

「有什麼事情,說吧。」

「弟子胡小飛,參見師叔祖。」

胡小飛對著老道行了一個跪禮。

「起來吧,你是誰的徒弟。」

老道這時候才抬起頭,朝著胡小飛抬了抬手問道。

「弟子是林正英的徒弟。」

老道仔細打量了胡小飛一會,然後微笑著說。

「很不錯,鳳嬌這孩子收了個好徒弟啊,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了人師階段,很不錯,好啊。」

浮屠道長說完,就站起身來。

帶著胡小飛來到山洞的最裡面,這裡只有一尊太上老君的塑像。

從神像下方的桌子上拿起一本看起來時間很久遠的冊子。

浮屠道長打開冊子,拿出符筆,開始在上面記錄著什麼。

不一會,浮屠道長再次把冊子放到原來的位置,拍了拍手,說了一句。

「好了」

這就完了,胡小飛感覺這個過程是不是有點草率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