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這一次他才想要將她留下幾日。


「娘親,」白小晨拉著白顏的手,天真無邪的說道,「我們去看看王叔叔吧,他受傷了,肯定需要娘親的治療。」

「好。」 白顏微微點頭:「小胖,你爹現在在什麼地方?」

「白顏姐姐,我帶你去找我爹,他看到你肯定很開心。」王小胖那張胖乎乎的小臉蛋上揚起一抹笑容,眼睛都被肉擠得只留下一條縫隙,走起路來肥肉一抖一抖,像是隨時都能甩下幾斤肉。

白顏看著王小胖的背影:「一段時間沒見,王小胖又胖了些許,他如此下去,身體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等我有時間研究一下減肥的丹藥,好讓他不再如此肥胖。」

可當務之急,還是先治好王德秋最重要。

王德秋被安排在偏院之內,與正院有些距離,白顏走了幾分鐘,才走到那處地方。

一路上,王小胖都跟在白顏的身旁,或許只有隨在她身邊,才會讓他有安全感。

「白顏姐姐,好在你當年賣給王家的丹藥藥效極強,我爹才保下了一條命,否則,他剛才也被那群人害死了。」王小胖笑呵呵的向前走去。

不消片刻,就已經走到了門院之外。

白顏推門而入,入目的是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

他臉色煞白,毫無血色,縱然有白顏給的丹藥保命,他依然受了不輕的傷。

「你爹沒什麼大事,我再給他一枚丹藥,服下之後修養片刻就好,」白顏見王德秋還活著,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對了,小胖,你妹妹與小龍兒還在王家,你與晨兒去接她們一下。」

她離開短時間內倒是無事,若是幾天不回去,難免小龍兒會著急,所以,她才讓王小胖去接她。

「娘親,你放心,我和王小胖會去將小龍兒與小瞳妹妹接來。」

白小晨的聲音稚氣十足,一張粉撲撲的臉蛋兒很是可愛天真。

「去吧。」

白顏揉了揉白小晨的小腦袋,微笑著道。

白小晨用兩隻小手抱了抱白顏,這才戀戀不捨的鬆開,他轉頭望向王小胖,小小年紀就已經顯露出了霸氣之色。

「王小胖,我們走。」

王小胖獃獃的看著這依舊稚嫩的臉龐,總覺得,白小晨與半年多前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當年的他,只是一個狡猾機智的小孩子,而如今的他,卻如同一個君王……

是的,他那神色,氣質,都像是高高在上的君王,眉眼霸氣,君臨天下。

若非是那稚嫩的臉蛋,王小胖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只是一個未滿七歲的孩子……

正當王小胖遲疑白小晨的變化間,他已經將他拽出了門外,快速的跑向了府外。

眨眼間,那兩個身影就消失在了白顏的眼前……

……

王家。

王小瞳擔憂的看著緊閉的房門,她緊緊的抿著嘴唇,不吭一聲。

小龍兒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來的糕點,一個勁的往嘴裡塞,她邊往嘴裡塞著食物,還不忘口音模糊的安慰著王小瞳。

「你不用擔心你的家裡,王后與太子很厲害的,沒有他們對付不了的敵人。」

在小龍兒小小的心裡,白顏就是無敵的存在,而身為白顏之子的白小晨,自然是繼承了她優良的血統。 這母子兩聯手,還有誰能抵擋的住?

至於帝蒼……早就被小龍兒拋到了腦後。

對她而言,白顏驚才絕艷,更為萬獸之上的王后,帝蒼……僅是王后的夫君而已。

王小瞳嘴巴一撇:「我哥哥膽子小,那些人那麼凶,他會被嚇死的……」

「沒事,就算他死了,王后也能去冥界就他回來。」

小龍兒驕傲的揚了揚小腦袋,她的王后,就是如此厲害。

可她這話,本就讓受到了驚嚇的王小瞳再次被嚇得不清,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哥哥死了,他死了,嗚嗚……他死了之後,再也沒有人欺負我了,再也沒有人偷吃我的零食,也再也沒有人和我搶白小晨了……」

小龍兒目瞪口呆,這丫頭說這話,到底是在為兄長的死痛心,還是在慶幸?

「王小瞳,你說誰偷吃你零食了,誰和你搶白小晨了?」

忽的,一道怒喝聲從前方傳來,驚得王小瞳揚起了小腦袋。

淚眼模糊間,她見到一個如球般的身影氣勢洶洶的而來。

「哥哥!」王小瞳滿是淚痕的小臉上浮起一抹欣喜,她再次哇的一聲大哭出來,沖入了王小胖的懷裡,「哥哥,你還活著,你真的還活著……」

王小胖翻了翻白眼:「聽你剛才那話,好像巴不得我死似得。」

王小瞳沒有和王小胖爭論,她將眼淚鼻涕擦到了王小胖的胸口。

感受到胸口之處黏糊糊的,王小胖急忙將她推到了一旁,一臉的嫌棄:「王小瞳,你都多大了還這麼噁心?你……」

他正想熟絡王小瞳,卻驀然間看到了站在王小瞳後方的小龍兒。

小龍兒的嘴角滿是糕點的殘渣,但長得好看的人,不管如何都不顯邋遢,反而為她更增一分的可愛天真。

「小龍妹妹,你還記得我嗎?」王小胖雙眼發亮,眯眯眼中滿是笑意。

這是王小胖第二次與小龍兒見面。

第一次,也是白顏與白小晨帶著她來到王家,從而踏入幻府。

可自從見到小龍兒的第一眼開始,王小胖就感覺自己的心被一根箭給擊中了,他也明白了何為一見鍾情……

小龍兒眨巴著大眼睛,無助的轉頭看向白小晨。

「王小胖!」白小晨小臉一黑,他走上前,將靠近小龍兒的王小胖推離了幾步,護犢子似得將她護在身後,「這是我妹妹,你不許打我妹妹的主意!你有一個妹妹還不夠?」

「老大,你不懂,這叫做身不由己,等你長大了,你就明白了。」

王小胖輕嘆了一聲,一副小大人似得模樣。

「太子殿下,」小龍兒不理會王小胖,她扯著白小晨的衣袖,小臉上揚著比陽光還要璀璨的笑容,「我還是很餓,我想吃飯。」

白小晨的臉色緩和了下,他警告的瞪了眼王小胖,旋即牽住了小龍兒的小手,稚嫩的臉龐同樣帶著笑。

「我們先去幻府,那邊有很多美食,當然最好吃的還是娘親親手製作的膳食,不過娘親最近很累,我要讓她多休息,不能為這點事去麻煩她。」 他已經不是五歲的小孩了,他都快七歲了,不能像之前一樣,為了一點美味就纏著娘親一整天。

他要當娘親的貼心小棉襖,哪怕外面的食物難以下咽,他也不能去麻煩娘親。

王小胖目瞪口呆,錯愕的看向白小晨:「老大,你也重色輕友?」

「重色輕友是什麼?和壞蛋爹爹一樣,眼裡只有娘親而遺忘我?」白小晨疑惑的望向王小胖。「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承認我重色輕友,小龍兒是我妹妹,我肯定要先顧著她。」

王小胖嘴角抽了抽,雖然白小晨的氣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他還是個孩子而已,依舊對男女之間的事情很懵懂。

不過……

王小胖儼然忘記了,他也只年長白小晨幾歲罷了。

……

幻府的門並未關閉,是以,他們幾個輕而易舉的就進入了幻府之中。

一路上,小龍兒都忽視了王小胖的存在,只在白小晨的耳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而王小胖只能默默的跟在後方,一臉心酸的看著前方的兩人……

「小瞳,還是你最好,」王小胖抹了一把辛酸淚,,「只有你陪著我。」

他說完這話,轉頭望向跟在身旁的王小瞳,卻見王小瞳兩手托著腮幫子,正滿臉崇拜的看著白小晨。

「哥哥,你說世上怎有長得這般好看的男孩子?他連背影都這般好看。」

王小胖臉色一黑,這個小叛徒,他能不能當從來都不認識她?

「太子殿下,我想吃這個……」

就在這時,前方的幾個人停了下來。

小龍兒的手指著街邊的一家酒樓,酒樓內散發出陣陣的香氣,勾的小龍兒連步伐都移不開。

「老大,」王小胖的嘴角抽了抽,他有些糾結的說道,「這家酒樓我知道,因為廚子的手藝極佳,所以這酒樓內的生意非常好,我們現在去……恐怕沒有位子。」

小龍兒聽到王小胖這話,急忙擦了擦流下來的兩行銀絲,她扯了扯白小晨的衣袖,說道:「太子殿下,那我們換一家吧。」

看著小龍兒可憐兮兮的小模樣,白小晨立刻拍了拍胸膛:「龍兒妹妹,你不用擔心,這一切都交給我。」

「可是……」

「娘親說過,女孩子是用來疼的,任何何理的要求都需要滿足,你是我的妹妹,我必須滿足你。」

白小晨拉著小龍兒的手,邁開步子走入了酒樓之中。

王小胖瞪大了眼睛,獃獃的望著白小晨。

這小龍兒還不是白小晨的親妹妹,他就這般的疼寵他,以後白小晨有了親妹妹之後,不知道會被他寵成什麼樣……

「嘖,什麼時候龍寶酒樓檔次變得這麼低了,連一個看門狗都能進來?」

就在王小胖跟著走入酒樓之後,一道諷刺的聲音傳了出來。

王小胖愣愣的眨了眨眼睛,他好奇的轉頭四處張望:「狗在哪?我怎麼沒看到狗?」

「哈哈哈!」

一陣哄堂大笑傳來,笑容滿是輕蔑:「王家的人還真是愚蠢,你們幫我幻府看人,豈不是看門狗?」 這一下,王小胖才知道那人在說他,不覺揚起頭,憤憤的瞪了過去,瞪向剛才出言諷刺之人。

只見那人比他年長几歲,也就十四五歲的模樣,一聲青衣,手中持有羽扇,正嘴角含著嘲弄的看著他。

「你哪位?」

青年冷笑一聲:「王胖子,你似乎忘了幾個月前,我們斗家的人從外面回來幻府,結果由於身份令牌給丟失了,你爹死活不願意放我們入幻府。」

之前的門一直是王德秋的父親在看著,後來王德秋回來之後,鑰匙就交到了他的手中。

因此,他並沒有見過這些人離開幻府,自是沒有什麼印象,所以,身份令牌就是他們唯一的證明,誰知這些人將身份令牌給丟了,他身為幻府守門人,必然不能允許他們進入幻府。

王小胖被他這一提醒,恍然大悟:「原來是你?我爹又沒有做錯,誰讓你們把令牌給丟了?他只是按規章制度辦事而已。」

「放肆!」青年的手重重的落在桌上,拍案而起,「你們王家只是幻府的看門狗,而我們幻府內的所有人,都是你的主人,你們身為狗敢不讓主人入門,這就是你們的錯!」

他一口一句看門狗,將王小胖氣的不清,他胖臉漲的一片通紅,向著青年沖了過去。

青年淬不及防被他退後了幾步,正當他反應過來將要動手的時候,一根筷子從旁邊穿來,穿過了他的衣袖,將他牢牢的釘在後面的牆壁之上。

他驚了一下,伸手想要拔下筷子,卻發現筷子插的很緊,他用了幾下力都沒能拔出來。

這種時候,王小胖又到了他的面前,滿是肥肉的拳頭轟在了青年的臉上,一邊打一邊怒罵道。

「你罵誰是看門狗?你全家都是看門狗!」

「你……」青年氣的抬起另一隻手正打算教訓這胖子。

誰知,又有一雙筷子飛來,將他另一隻手臂的衣袖也釘在了牆面上。

青年本想用力將衣袖撕碎,可他不知道怎麼回事,身體都無法使出力量,用了幾次力連衣袖都不曾撕開。

「你們這群蠢貨,還愣著幹什麼?」青年憤怒的轉向斗家的那些護衛,「趕緊救我。」

「啊?」

那些護衛都有些懵逼。

不就是一根筷子而已,少爺只需要一用力就可以拔出來,再者,你就算不拔出筷子,那衣袖也能輕易撕開。

這種事,還要他們去救?

可這些護衛縱然心裡想法很多,卻不敢違背青年的意見,急忙上前將插在牆面的筷子拔了下來。

青年脫險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找王小胖算賬,而是憤怒的看向酒樓大廳的眾人。

「誰?剛才是誰暗算我?」

看到青年這狼狽的模樣,眾人都憋著笑,只是那上揚的嘴角還是出賣了他們。

然而,青年沒空找這些偷笑的人算賬,再次問道:「剛才是哪個混賬暗算我?既然敢暗算我,又當什麼縮頭烏龜?給我滾出來?」

他雙眼血紅,顯然氣的不清。 就在此時……

大廳內,傳出了一道稚氣霸道的聲音。

「你剛才太吵了。」

一瞬間,所有人都將目光望向了那一張粉雕玉琢的容顏。

這孩子太小了,約莫也就六七歲的模樣,除了那張極其好看的臉之外,貌似也沒什麼特點。

所以,青年僅是掃了一眼就將目光收了回來:「剛才到底是誰偷襲我?敢做不敢當?」

「啪!」

大廳過道上的小龍兒一掌拍向了旁邊的餐桌,嚇得正在用餐的人差點跳了起來。

他幾次想開口就是這小男孩拿了他的筷子偷襲了斗家少年,但每次正要說話的時候,又不敢開口……

「太子殿下說你太啰嗦了,你沒有聽到不成?」小龍兒可愛甜美的小臉上一片憤怒,「你既然話這麼多,那我就乾脆讓你閉嘴!」

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