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有人的擔心是多餘的,艾十三用手按住茅十八的膝蓋,借力用力,身體往後一跳。兩個人便飛了起來。


艾十三用巧妙的動作規避了茅十八的攻擊。落地之後,艾十三的腳步漂移,茅十八隻覺得身影一閃,人就不見了。

回頭,再次攻擊。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艾十三像靈活的魚兒,游來游去,始終不給茅十八出手的機會。

兩個人雖然纏在一起,可看上去不像是搏擊比賽,更像是艾十三在耍茅十八。

作爲老特種兵,洋康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茅十八雖然兇悍,身體結實,但跟艾十三比起來,差距還是太大了。

於是站起來,朝他們說道:“別打了別打了!”

茅十八停止動作,望着大隊長大聲問:“怎麼了?爲什麼不打?”

洋康答:“結果已經出來了!”

“誰勝?這沒打完嘛!怎麼會有結果呢?”

茅十八對大隊長的決定很不滿意。這在他看來,雖然沒有擊倒艾十三,可艾十三也沒討到什麼便宜啊?

而艾十三笑嘻嘻的說:“我贊成茅十八班長的意見,這比賽還沒結束,不能就這麼草草收場!”

洋康不忍心點破,想,既然他們要比個明白。那就只好繼續比下去。說實話,洋康是不忍心茅十八在這麼多人面前失敗。

失敗的方式有很多種。

有比較紳士式的,也有大敗而歸是!

洋康不好點破,只能朝兩個比賽選手說道:“繼續繼續,進行比賽第二輪。” 794:戲耍老兵

“茅班長,你看你打了半天的醉拳,連一根汗毛都沒撈着,這樣吧?要不,你再叫三個人上來,一起跟我打!”

艾十三笑嘻嘻的跟茅十八說道。

“什麼?四個人跟你打?小子,你膽子也夠肥的,我承認,你技高一籌。但是4個人跟你打,這不是我們老兵欺負你的新兵嗎?”

“哎呀,算不上什麼事。您一個人跟我打,我嫌不過癮!”

艾十三的這番話,讓在場所有的老兵肺都氣炸了。儘管很多人已經看出來了,茅十八不是艾十三的對手,但是在整個特種兵大隊挑戰老兵羣體。這在他們看來,註定要栽跟頭。

一個貌不驚人的小兵,一個大傷初愈的小兵,一個乳氣未乾的小兵,居然這樣囂張跋扈。是可忍,孰不可忍!

衆人的目光盯在洋康身上,只要大隊長同意。估計有很多老兵跳出來,要跟艾十三一決雄雌。

“哈哈哈哈!”雷諾這個小子更得意了。他指着一班全體老兵說道:“看看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老兵,還好意思說自己的特種兵。連我們都打不贏,以後別在外面瞎吹牛自己是雪狼突擊隊的人了!”

這話說得一班全體隊員垂下頭。一個個臉紅耳赤。

終於,三個老兵商量了一下,跳了出來,跟茅十八說道:“班長班長,既然新兵同志想跟我們較量一下,我們也不能往後躲啊!反正都是一個班的,什麼輸啊贏的,都是戰友加兄弟。!”

“好好好好!”

此話一出,贏得滿堂喝彩聲。

把輸贏看到如此境界,說明他們在部隊沒白呆。

洋康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算是同意了。

洋康根本沒想到,兩個新兵蛋子剛剛來到特種兵大隊,就把部隊攪得一團糟。看看周圍那些老兵的樣子,一個個咬牙切齒的,都恨不得衝過去跟艾十三較量一場。

看來,兩個新兵蛋子刺中了他們的痛處。他們是真真切切受刺激了。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偷懶。兩個新兵就把他們逼向絕路,如果是敵人呢?恐怕會敗的慘不忍睹。

洋康表面上十分嚴肅,實際開心到極點。這是他最喜歡看到的。雷諾艾十三這樣一挑釁,毫無疑問,以後的訓練工作會登上一新臺階。

這是洋康夢寐以求的事情。只要能提高戰鬥力,能提高部隊的整體軍事素質,能促進部隊士氣。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不過,他還擔憂一些事。兩個新兵蛋子要是真的勝利了,那以後的管理工作將更難了。

該如何折服兩個狂妄的小兵呢?恐怕還要多做做工作。

訓練場上,4個老兵對艾十三的搏鬥已經開始了。

只見茅十八等4個老兵在東南西北四個位置站立,把艾十三團團圍住。艾十三終於擺出了一個防守的動作。雙腿叉開,成馬步站立,一拳握在腰間,一手成單掌準備。

4個老兵左右移動,並不慌忙進攻。而是像螺旋槳一樣圍住艾十三旋轉。

老兵還是太狡猾了,他們想尋找艾十三的破綻。

是啊!你牛逼,很牛逼,非常非常牛逼!但你是個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肯定有弱點,況且你一個人要對付4個人,總有一個人能找準你防守空虛的位置。

艾十三也在變幻位置,成“8”字形在原地轉圈。

轉圈的目的是想最堅固的周密的防守。

可是他一個人力量有限,無論他怎麼變化,他的背後總有一個老兵對着他們。

終於,茅十八帶領的老兵進攻了。南北方向兩個老兵同時進攻,前面是茅十八,他衝向艾十三的底盤,想攻擊對方的雙腳。而後面的老兵則高高躍起,想用腳踹向艾十三的腦袋。

一上一下,一前一後。艾十三腹背受敵,險象環生、

衆人一聲驚呼。生怕兩個老兵擊中了艾十三。如果力道太猛,把人給傷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種比賽最難搞。不使出真正的本事吧?對方笑話你毛手毛腳。下定決心真正打吧?又怕把人打傷了。畢竟這是訓練,是比賽,不是真正的實戰。

就在大家心驚膽戰之際。

茅十八和那個攻擊的老兵像樹枝一樣發出“嘩啦”的巨響,兩個老兵居然神奇般的倒地,被艾十三擊倒了。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茅十八進攻下盤的時候,艾十三來了個側翻。在空中360度轉體,既避開了茅十八的攻擊,又在空中旋轉,及時伸出右腿擋住後面老兵的長腳。

後面那個老兵如受重擊,失去平衡,在控制倒地,摔了個四仰八叉。

艾十三旋轉落地後,一腳蹬向茅十八的胸.脯。茅十八的身體像炮彈一樣直線往後飛,飛出四五米,跪在地上,摔得再也爬不起來了。

面對如此的失敗,左右兩翼的老兵再也承受不住了。

大叫一聲“老子跟你拼了!”

話音剛落,艾十三像野馬一樣驟然啓動,迎面朝東邊的一個老兵奔去。東邊的那個老兵撲的太猛,跟艾十三迎面相撞。

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了。艾十三像牛皮糖一樣貼在他的身上,突然轉了過來,站在他的後面,伸出雙臂一推。

只是輕輕一推,那個老兵就倒下了。灰塵漫天,他摔了個狗啃屎。而後面的那個老兵敗的更慘了。

他還沒靠近,就被艾十三的掃堂腿掃了個倒栽蔥。揹着地,雙腿在空中發抖。像個大河蝦一樣滑稽可笑。

4人對1人的搏鬥比賽就這麼落下帷幕。所有的老兵不敢正面看那4個老兵,一個個摔的鼻青臉腫,嘴脣都翻轉過來,活脫脫一個大鯉魚一樣可怕。

比賽結束後,裁判說:“新兵隊第一輪勝!”

“第一輪?”

“怎麼是第一輪勝呢?”

訓練場上炸開了鍋!衆兵議論紛紛,迷惑不解。

而茅十八也發出質疑,他對裁判說道:“說好了是三局兩勝,怎麼成了第一局?”

雷諾也跳開了,吼道:“說話不算數,騙人是小狗!這特種兵大隊也忒可笑了吧?怎麼能出爾反爾!” 795:收拾新兵蛋子

所有的兵並不知道,洋康已經改變比賽規則了。他早就安排好了,如果老兵勝,就把兩個新兵蛋子打發到一班訓練,如果新兵勝,比賽科目就要增加。不能只比五公里越野,器械練習,搏擊比賽。還要增加射擊科目。如果射擊科目還是新兵勝,那麼就增加解救人質的演練。反正一句話,一直比到新兵蛋子認輸爲止。

但是其他的老兵不知道啊!都以爲聽錯了。或者是裁判說錯了。

艾十三一反平常的鎮定,徑直向洋康走來。

“首長,我沒聽錯吧?這是第一局的比賽?”

“對啊!第一局啊!”洋康笑盈盈地回答。

“那個啥?不是專門比五公里越野、體能、自由搏擊等幾個基礎型的科目嗎?”艾十三漲紅臉說道。

洋康停頓了一會兒,目光落在艾十三的臉上,慢騰騰地說道:“哎呀。我忘記了。是這樣的,我改變主意了!”

“什麼?這比賽的規則怎麼能說改變就改變?”艾十三氣得快說不出話來了。

“是啊!你們新兵能隨意改變比賽規則,我也想改變一下。你說,比賽是在公平公正的基礎上進行的嘛,這有這樣,成績纔算是真實的。是不是?”

“這個—-”艾十三一時語塞了。

是啊!雷諾和他都改變規則幾次,現在人家首長改變一下,你就不願意了。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行,那麼第二局的比賽是什麼?”

洋康擡頭看天,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對艾十三認認真真地說道:“這樣吧?我們是特種兵,是軍人,這裏是打仗的部隊,我們接下來就比射擊科目,你看成嗎?”

“這個—-首長啊首長,我們在新兵連只進行過最基本的射擊訓練,這要跟他們比,能比得過嗎?”

“哈哈哈哈!”洋康仰頭大笑。說道:“怎麼?怕了,贏得起,輸不起?”

艾十三想了想,在後勤倉庫畢竟呆了一段時間,論起射擊理論,不比老兵差,關鍵是雷諾,在老連隊什麼也沒學到,他是爲雷諾擔心啊!

但是,不管願意不願意,比賽科目是增加了。

既然增加了,就得硬着頭皮比下去。

射擊場上,代表老兵出戰的代表是洋康。他一手持95式自動步槍,一手持***,同時開火,200米外的鋼靶應聲而落。

不用說,艾十三和雷諾栽在射擊科目上了。大隊長洋康用實際行動抽了他們一耳光,讓他們看看,到底什麼是真正的特種兵。

洋康問雷諾:“還比不比?如果比,我陪你們玩玩!”

雷諾明白了,首長這是鐵了新讓他和艾十三出洋相。只好說:“不比了,不比了,我認輸了!”

“那麼還要你們的班長鑽褲襠嗎?”

“不不不,那—-那只是開玩笑!”

“開玩笑?”

艾十三賠笑道:“對對對!是開玩笑!”

“不是出爾反爾吧?”

“哪能這樣說啊!要出爾反爾是我們兩個啊!”

比賽就這麼結束。也沒分個誰輸誰贏,反正艾十三和雷諾住進一班了。從此成爲雪狼突擊隊一班的特種兵。

洋康在這次比賽中坐收漁利。既逼了老兵一把,讓那些老兵不敢再懈怠了。兩個新兵蛋子就把他們打的如此狼狽,如果不加緊訓練,恐怕以後就被新兵蛋子遠遠扔到身後。

雪狼突擊隊來了這麼兩個刁蠻的小兵,像是給平靜的生活加了一些催化劑,一下子就燃起熊熊大火。 九零年代藝術家 訓練的激情上去了,那麼戰鬥力比以前提高了一大截。

又借比賽的機會敲打了雷諾和艾十三一次,讓他們老老實實呆在雪狼突擊隊,跟其他的特種兵融入到一起。

洋康知道,雷諾和艾十三不比別的兵,算的上是真正的特種兵好苗子。但是想把兩個好苗子培養成作風完全,軍事過硬,思想可靠的特種兵佼佼者,恐怕還得一段時日。

不過,洋康是大隊長,他有的是時間,會慢慢想辦法把兩個小兵鍛造成一把真正的鋼刀。

F軍區司令員孟鎮南聽說這個事後,找來洋康談話。

“聽說他們對7308有仇,是嗎?”

洋康以爲首長在責備他,怪他把事情搞砸了。於是回答:“他們的確有一些毛病,思想上有些問題。不能真正做到愛崗敬業,是懷着其它的私心來當特種兵的。請首長方向,我回去以後,督促他們改正!”

孟鎮南司令員擺擺手說:“不是那個意思,我覺得挺好的,正好可以促進他們的訓練熱情。就說是7308不要他們,嫌棄他們,我們是可憐他們,才收留他!”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洋康感到意外,問道:“這樣能行嗎?”

孟鎮南大笑:“哈哈哈!這有什麼不可能的?只要能培養出合格的特種兵,厲害的特種兵,使用什麼法子都不爲過!說不定一激將,把他們給激出來了!我看,這兩兵不錯!”

洋康點點頭說:“是不錯,脾氣也很大!”

洋康把雷諾艾十三跟老兵比賽的事情津津有味的講給司令員聽,孟鎮南聽後開懷大笑。連連誇獎洋康手段高明。

又問:“有初步的培訓計劃嗎?”

洋康笑道:“有,當然有!我準備把他們打回阿拉古山一連!”

“什麼意思?”

“哪裏跌倒,從哪裏爬起來!打發他們去一連,是想讓他們去連隊學習射擊技能,合格後,再回來接受磨合訓練!”

孟鎮南知道洋康這樣做的目的,是想挫挫兩個新兵蛋子的銳氣。

雷諾和艾十三在雪狼突擊隊一班只呆了一個星期,就被一紙命令調到阿拉古山一連,當了一回不在編的特種兵。

出發前,洋康找雷諾兩人談話。

兩個小兵很不服氣。他們質問大隊長:“我們來特種兵大隊是當特種兵的,不是讓你們當猴耍的。一句話,雪狼突擊隊要不要我們?如果不要我們,我們這就走,再也不回來!”

洋康笑得喘不過氣來,反問:“怎麼?怕了!”

шшш▪тTk ān▪¢〇

雷諾大吼一聲:“誰說我怕了?”

洋康說:“你如果不怕,爲什麼輕言失敗呢?” 796:回到阿拉古山

“我沒認輸,是你逼我們走!”

“看看你們這個樣子,像個特種兵嗎?連最基本的射擊科目都不會打,難道讓我們的雪狼突擊隊去教你們訓練科目第二練習第三練習嗎?不錯,你們在搏擊方面越野方面體能方面器械方面出類拔萃。但我們的特種兵大隊講究的是軍事素質平衡,也就是綜合能力強。打起仗來,可不是好玩的。不是你身手好,體能好,就能打贏戰爭,而是要靠頭腦,靠手中的武器,才能打得勝!”

洋康的一席話,如鞭子抽在兩個小兵的身上。

是啊!如今不是冷兵器時代了,現在的敵人,裝備精良,已經呈現出高科技的跡象。如果不能熟練掌握手中的武器,將來跟敵人遭遇的時候,那可是要吃大虧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55993/ 兩個小兵灰溜溜去了阿拉古山一連,成爲兩個穿特種兵訓練服的編外戰士。他們不是一連的兵,但要跟一連的戰友一起訓練。

這回,一連的戰友們不再捉弄雷諾了。而是把雷諾當成最好的戰友,包括艾十三,都受到良好的接待。整個一連爲兩個特種兵特意安排了射擊科目,包括其它的基礎科目訓練,都盡心盡力的配合他們,幫助他們把訓練搞上去。

用指導員衛進前的話說:“雖然雷諾去了特種兵大隊,但他仍然是我們的戰友,能去特種兵大隊,就代表着成功,這也是我們一連的光榮!雷諾身上的短板就是我們的短板,說什麼也要把功課做足,不能讓他在外面出洋相!因爲雷諾代表着我們一連的形象。我們決不丟下一個兄弟!”

有了指導員這些話,那些昔日的戰友成長了很多。大家都敞開胸懷,全心全意幫助兩個小兵做好軍事訓練。

一個星期之後,經過加強訓練的雷諾和艾十三在幾個科目成績優秀。到底是底子好,經過點撥後,一學就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