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有人都躲得遠遠地,看著街道上戰鬥,少年提著鐵劍衝殺上去,不顧對面虛天的威勢,敢打敢拼。


而接著他手中祖傳鐵劍碰到餘波便脫手翻飛,還斷成幾截,跟著就要被浩蕩攻勢淹沒,忽然江中郎白衣飄逸出現在前面,一劍便斬殺那人,瀟洒的很。

江中郎自始至終都控制戰場,幾個兇徒轉瞬全滅,已經結束。

「江門主威武。」

「義薄雲天……」

躲在角落的掌柜率先呼喊,周圍很多人都是大喜,歡呼起來,除掉悍匪,他們的日子會好過很多。

江中郎站在場上,白衣飄逸,依然一塵不染,含笑揮手四方。

「年輕人,沒事吧?」江中郎看向身邊的少年。

「我的祖傳劍沒了……」少年目光獃滯。

「人沒事就好,還是要往前看。」中年人拍了拍少年肩頭,以示安慰。

「多謝江門主。」少年感激看去,順便抬手,接著氣勢驟變。

咻!抬手的瞬間,戰槍乍現,寒光冷冽,已經刺穿江中郎喉嚨。

周圍很多人還在歡呼,羨慕少年能夠站在義薄雲天江門主身邊,都傻眼了,愣愣的看著。

少年正是千星,此人是玄級風雨目標,表面義薄雲天江中郎,人人稱讚,實則根本是幽冥族,一個詭異稀少的洪荒種族,喜歡吸食人的骨髓,越是強者越喜歡,暗地裡不知坑害多少人,偏偏還讓所有人感恩戴德。

剛剛所謂的悍匪,也是他暗中扶持,幫他抓人的,所以千星沒有救,狗咬狗而已。

他來之前核實過,風雨澗情報無誤,不過現在說出來這些人也不信。

之前風雨澗玄級殺手已經有三個栽了,被江中郎反殺,表面他是八重天戰力,真實實力情報上也沒有,千星覺得肯定更強,被反殺的三個都是九重天。

此人十有也是風組殺手,知曉情報。

這是他選定的一個,誰讓你喜歡裝逼,義薄雲天呢,我就讓你最後義薄雲天一次。

周圍人楞過之後,一個個怒目而視,「他也是悍匪一夥的,殺了他。」

剛剛真的悍匪出手,他們都躲起來,那些悍匪太凶,現在面對千星他們敢了。千星看著年輕,剛剛給人的印象掌柜都能欺負,他還沒凶氣,所以沒人怕。

他們不怕千星,還沒衝到,一個個又癱倒一片,后逃回去,被江中郎嚇得了。

江中郎反應過來,喉嚨發出尖銳嘶吼,怨毒的盯著千星,這個時候他儒雅氣質早沒了,眼神都變得詭異幽冷,他的身體也在變幻,生出獠牙利爪,越來越高大,「哈哈……風組刺客?你們都得死,是你害了他們。」

江中郎變身狂笑,猙獰恐怖,戾氣席捲肆虐。

他的對手可是千星,從來不會耽擱時機,一槍刺穿江中郎人身,江中郎身子變幻,他手中流星槍旋殺,江中郎變身後鱗片暗紋,防禦極強,依然被千星殺出一個血洞。

然而竟然止住流血,還沒死去,猙獰的幽冥身,揚天嘶吼。

轟!他剛剛嘶吼,漫天的槍影呼嘯砸下,生生給他砸飛出去。

江中郎狂暴,接著便又陷入無邊殺招。

十步之內,處處殺招,凌厲槍影,所向披靡。

下一刻戾氣凌亂,江中郎還沒完全變身的身體重重落下,身上多處血洞,已經無力回天。

他不甘心,怪異吼著,死死盯著千星。

他根本不是八重天,他是九重天巔峰,這誰都不知道,知道的都死了,他也知曉風雨澗懸賞,正好都是送寶物和美味的。

不過他想發揮真正實力,還得是變身幽冥身,人身有所欠缺。

幽冥族對任何生命氣息感應十分敏銳,一般人臨近都逃不過他感知,他很小心,稍微有威脅的都不給臨近機會,這個人他沒感覺到有威脅,怎麼瞞過他的。

他連變身時間都不夠。

「他……他殺了義薄雲天江中郎。」

「什麼義薄雲天,那是怪物。」有人說道。

「肯定是他用了妖法……」

千星回頭,沒人再敢臨近,剛剛的掌柜更是癱在地上嚇尿了,他附近的打手也一個個臉色煞白,驚恐不已。

千星再看地上,本想收了戰利品,什麼都沒了。

有人搶了他的戰利品,還有刺客需要交的任務,剛剛那幽冥族的幽冥晶?千星火氣上涌,暗中還是風組刺客,自己不動手,他剛滅了,這是搶了他的果子。

「操。」千星閃身消失。

那人是從地下把所有東西都拿走的,地形術十分厲害,千星正好也會。

漆黑的地下,兩道影子極速遠去。

街道上的人們,看到一切結束,緩緩鬆口氣,有人大罵,有人沉重。

江中郎死了,他老巢的事自然掩飾不住,之後人們都知道一切,什麼義薄雲天,把他們當食物圈養了,千星才是英雄,這都是后話。

千星覺得太憋屈,還有這樣的,真是注意了所有,卻沒有防範住自己人?

這他媽也不算自己人。

呼!遙遠的荒野,一道瘦小身影忽然出現,把玩著守著的戰利品,不但有儲物袋,還有幽冥晶。

「這個傻缺。」瘦小男子鄙視。

跟著他又回頭,詫異看著後面,千星倏然出現。

頂級經紀人圖鑑 「咦?你也會鑽地。」瘦小男子驚奇。

「拿來。」千星冷然。

「什麼呀?」瘦小男子還故意甩了甩手中的東西,一手一個,志得意滿,「你說這個,這是我的,誰拿到是誰的,你不會連這規矩都不懂吧。」

千星橫槍,直接動手。

「我去,暴力狂。」瘦小男子驚呼,接著身影倏然一動,霎時間周圍化作無數一模一樣的影子,所有影子還都在沖千星怪笑,繪聲繪色,根本看不出不同,齊齊豎中指,然後四散逃跑,「暴力小子,能追上我再說。」 千星冷哼,眼神冷冽,剎那又消失地下。

他捕捉準確,那個主身應該是趁亂地下逃跑。

兩道影子在地下穿行逆轉,前面那人還專挑難走的岩石地帶,速度極快。

很快瘦小男子出現在山谷,回頭鄙視,「追得上嗎?同級還沒有幾個能和我聖二代比速度。」

「我去,還真來了。」瘦小男子臉色精彩,後面千星跟著出現。

瘦小男子飛逃,直入虛空雲朵,身影都消失不見。

沒多久落到一處山頭,緊隨著鷹擊扑下,千星手持戰槍已經殺到。

「見鬼了。」瘦小男子再逃,上天入地,都被緊隨,「我最討厭鷹……」

連續在山中閃爍,都被撲殺截住,下一刻瘦小男子氣喘吁吁還沒站穩,手中東西已經易手,被千星反搶回去,誰讓他不服,非要拿著膈應千星,結果自己沒保住,還翻退出去。

「我這暴脾氣,老實人也是會怒的。」瘦小男子大叫,「我生氣了,還給我……啊啊……」

瘦小男子回頭,不再逃跑,霎時分身無數影子,全部撲殺千星過去。

千星踏步,地煞霧影出現,一聲長嘯,氣波成刀煞,一側的影子直接凌亂破碎,同時一步邁過,十步殺氣場成,凌絕孤冷,另一邊的影子一樣破碎。

瘦小男子狼狽翻了很多跟頭,灰頭土臉,跟著如靈蛇的槍點再到他眼前。

「媽呀……」男子反應很快,鑽地消失,千星刺出大洞,卻也落空。

「住手,停,停下……」瘦小男子遠方出現,連連擺手,「累死我了,不打了好嗎?君子動口不動手。」

「還來?」男子逃跑,叫苦不停,他發現他被克制了,地下雖然還行,但也沒優勢,空中速度不如千星,打還不是對手,很快已經不少傷痕。

千星也心驚,這個小個子傢伙也是八重天,他還奈何不了了?滑溜的很,到現在也只是輕傷。

「兄弟,別……之前我也在埋伏襲殺那個人,你先動手而已,我們各憑本事,東西你都搶回去了,你還追我幹什麼?」小個子快哭了。

「我也等很久,我早就來了,我還……」小個子說著,忽然回頭,眼睛溜溜,盯著千星搶過去的東西,竟然還想搶回。

千星輪迴槍打出影網般的鎖定,直直給砸落下去,瘦子一個跟頭便鑽地消失,下一刻又出現一側。

「我還不信我聖二代搶不來了。」瘦小男子閃步身法,十分滑溜。

千星連續擊退,直接把東西都給收入流星槍空間。

瘦小男子瞪眼,「不公平,剛剛我都沒收走。」

「要不我拿出來放那邊,誰贏給誰?」千星哼道。

「這個好。」瘦小男子喜悅點頭。

「好你妹,這本來就是老子的。」千星橫槍再殺。

戰到這個時候,他不止是殺敵,還有磨礪,這個瘦子手段不錯,戰得過癮,先打過再說。

瘦小男子喊叫連連,逃也逃不掉。

千星覺得這貨也不甘心,還想搶他東西,兩人交手,殺過很多地方。

「你這什麼神通,說過最討厭鷹了,別過來啊……」

很久之後,戰鬥結束。

千星凝立戰場,瘦小男子坐在遠處,渾身破爛,灰頭土臉,小眼睛滿是幽怨。

千星也很震驚,他雖佔上風,但也無法殺掉對手。當然戰到最後,他發現這個瘦子並不是惡徒,沒有凶厲之氣,對他也沒有殺意,他便沒有再下狠手。

東西搶回,戰的過癮,一些東西只有戰鬥中才能感受。

「大哥,我真的很窮,那江中郎我盯了幾天,你不能截胡……」瘦小男子看著千星,打不過,偷不過,開始用感情牌了。

「誰截胡了?我動手也沒見你出手,我殺完了,你去搶。」千星哼道。

「哇,大哥,你就給我吧。」

「要不分我一半,見面分一半……」瘦子還想湊過來,眼睛溜溜,一看就是想看看千星身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

「滾。」千星哼道,取了之前的幽冥晶,刺令法器道之規則掃一下,已經顯示他任務完成,這也是此任務要求。

瘦小男子還想搶,看到后徹底鬱悶,沒有興緻。

千星離開,瘦小男子還跟了上去。

「大哥,你叫什麼呀?」瘦子自來熟,好像忘了剛剛他們還打的厲害。

「你叫什麼。」千星說道。

陸太太復婚吧 「我……聖二代。」瘦子自豪說道,「我刺客的代號,酷吧?」

千星嘴角抽搐,懶得評價。

「你是老鼠?」千星狐疑,感應到一些氣息,難怪賊眉鼠眼。

正是因為這樣,他反而有些親切,他曾經也是虛日鼠星主,戰過癮后,心情放下,並不排斥。

「什麼老鼠,我是鑽天鼠,聖獸。」瘦子很不滿,轉頭又笑呵呵,「大哥,我叫無影,嘿嘿。」

「無影?我看你遍地都是分身影子,你無影?」千星說道。

「這不是可以迷惑敵人嘛。」無影一樣很自豪。

「大哥,你是鷹,還是什麼鳥,最不喜歡雜毛鳥……哦,我是說大哥你很威武。」無影笑道。

千星無語,「我是人。」這貨是說天敵嗎。

「大哥,你騙我不好吧?我都告訴你了,我們可是不打不相識。」無影不信。

千星嘴角再抽動,我說過不打不相識了嗎。

「我這是神通。」千星說道。

「是嗎,還是大哥威武,小弟甘拜下風。」無影屁顛趕著,「大哥你怎麼稱呼?」

「星帥。」千星淡笑。

「一看就很符合大哥的氣質。」無影笑道,「星哥,嘿嘿。」

「你跟著我幹什麼?」千星看去。

「我沒地方去啊,和星哥你一見如故,我剛剛的……」

「就知道你還惦記著我的戰利品,想搶回去。」千星哼道。

「你怎麼知……星哥,你冤枉我了。」無影叫道。

「我太苦了,從小無依無靠,好不容易長大,在妖域還經常被欺負,因為我是孤兒,剛剛從妖域出來,又總被欺負,人生地不熟,天天餓著,好不容易找個工作,還被星哥你先做了,我……嗚嗚……我還以為大家都是智慧生命,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一起修鍊,問鼎長生,世界是美好的……」

「離我遠點,口水弄我身上了。」千星說道。

「嘿嘿,想起往事,有些激動。」

「你也是玄級殺手?」千星問道。

「當然,我無影就是天生的刺客,來無影去無蹤,鑽地無痕,穿雲無影……」無影吹噓起來。

「那你還不出手,還觀察幾天,我看你根本就是剛來發現我得手,過去就搶。」千星說道。

「嘿嘿,沒有。」無影擺手。

致命誘惑:霸道首席偷孕妻 「我是說我們聯手,肯定所向披靡。」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