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有的尊級強者都呆住了,凌傲天發出的那道巨大劍影,給他們了極大的震撼。


劍影一出,誰與爭峰!

所有的尊級強者都有了這樣一種想法,在此刻,那道他們原本看不上眼的巨大劍影,已經成為了強大無敵的象徵。

「擋住!不能讓他們逃了!」尊級強者的領隊再次大喝。

然而,這一次,那些尊級強者沒有再聽從他的命令,迎向那道巨大的劍影,反而是在那道巨大劍影臨近的時候向側面避開,為那道巨大劍影讓出了一條通道。

就這樣,那道巨大劍影,如同先鋒一般,在尊級強者的隊伍里開闢出一條寬兩三米的巨大通道,而那幾道緊隨在它後面的劍影,則是連半點阻礙都沒有遇到,便直接通過了尊級強者的隊伍。

幾道劍影沒有遇到阻攔,跟在後面的凌傲天等人自然也沒有遇到半點危險,便順利地通過了尊級強者的封鎖。

「該死的!快攔住他們,別讓他們逃了!」見凌傲天等人衝出了他們的包圍,尊級強者領隊怒吼,然而,在這個時候,那兩千多名尊級強者卻沒有一個人有所動作。

所有的人都在心裡想:開玩笑,攔住他們,怎麼攔,僅僅是那一道劍影便已經將十多名強者逼退了,再加上後面那幾道劍影,誰敢嫌名長去阻擋?

因為這些尊級強者都有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等人順利地穿過了他們的封鎖,沖入了峽谷當中。

「該死的,追啊!你們這些笨蛋!」尊級強者領隊怒吼。

然而,再次讓那名領隊詫異的一幕出現了,那兩千多名尊級強者,並沒有按他的話去追凌傲天等人,而是把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你們……想要幹什麼?」看到兩千多道目光同時落在自己身上,那名領隊一陣發毛。

「就知道在我們面前吆喝,早看你不順眼了!兄弟們,扁他!」一個聲影從強者隊伍中響起。

這個聲音,無疑喊出了眾人的心聲,在話音剛落的那一瞬間,兩千多人一窩蜂地涌了上去。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徹了山谷。

約莫十分鐘后,兩千多名尊級強者慢慢散開,地上,出現了一個鼻青臉鐘的身影。

「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奏明王上……讓你們……」那名鼻青臉腫的領隊叫囂。

不過,那名領隊的話音尚未落下,一柄長劍已刺入了他的胸膛。

那名領隊瞪大了眼睛,看著那柄刺入胸膛的長劍,緩緩地倒了下去。

「哼!無知!」殺掉領隊的強者冷哼著拔出刺入領隊胸口的長劍,把目光投向了已陷入獃滯狀態的眾強者。

「兄弟們,我們在前面流血流汗地拚命,卻要受這樣一個無能之輩的喝斥,大家甘心嗎?」

沒有人回答,但可以看出,兩千多名尊級強者的眼中都有著一絲不甘,畢竟,一名尊級強者,在以往那可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又有誰甘心被人指揮?

「看來,大家和我的想法一樣,那就好,現在,這個無能的傢伙死了,我們可以不用再受氣了。」

「可是,要是王上追問他的死因?」終於,一名強者說出了擔心的事情,畢竟,那名領隊的身份太不一般,不然也不會得到如此的重任。

「他可是咱們的英雄,我們追擊那兩女一獸,卻不小心陷入敵人的埋伏,危在旦息,在這個時候,領隊大人毅然斷後,才讓我等有了逃出的機會,而領隊大人,則在與敵人的激戰中屍骨無存了。」那人說出了一個理由。

所有強者沉吟了半晌,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這個理由,倒也不錯。

「那好! 傾世王妃 那我們就回去向王上復命吧!」

兩千多名尊級強者,跟在那人身後,慢慢地朝著破滅王城方向退去,一場驚動大陸的追擊,無疾而終。 兩千多名尊級強者放棄追擊,退回破滅王城復命的事情,凌傲天幾人並不知曉,他們脫離了包圍后,便不停地朝峽谷內疾馳,直到行出數百公里,確定後面沒人追來后,才停了下來。

「總算是甩掉他們了!」綠朧喘了口氣,拍了拍胸脯。

鳳青衣沒有說話,只是死死地盯著凌傲天。

「怎麼了?」凌傲天讓鳳青衣看得有些發毛。

「傲天,你的實力,究竟達到何種程度了?」鳳青衣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尊級初期!」凌傲天實話實說。

「尊級初期,這怎麼可能?」鳳青衣實在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在鳳落閣中,鳳落閣主對凌傲天的實力評價她很清楚,也知道凌傲天雖然只是尊級初期便有了尊級巔峰的戰力,可是,她依舊有些無法相信凌傲天能憑藉那樣的戰力力敵兩千多名尊級強者,最終以橫掃之勢帶著他們殺出了重圍。

「凌傲天有些無奈地說道:「青衣,我有必要騙你嗎,我的實力,確實還在尊級初期層次,距離突破,還得一段時間。」

「可是,就算你在尊級初期便有了尊級巔峰的戰力,但要想發出先前那樣的攻擊,應該不是一名具有尊級巔峰實力的人能發出來的吧?」鳳青衣所指,自然是凌傲天先前發出的那幾道劍影。

凌傲天無奈地笑了一下,剛想說出實情,綠朧卻將話接了過去:「青衣姐姐,想不到你也被天哥哥騙了,其實,他先前的第一道劍影威力強大確實不假,可是後面的幾劍,卻是花架子,如果當時那些傢伙不是只盯著天哥哥發出的第一道劍影的話,天哥哥早就露餡兒了。」

鳳青衣愣住了,不過,她對綠朧這小丫頭的話可不太相信,把確認的目光投向了凌傲天。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道:「綠朧說得沒錯,我發出的那幾道劍影,確實只有第一道劍影具有尊級巔峰的威力,至於後面幾道,只不過是藉助了第一道劍影的氣勢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如果對方攻擊我後面的幾道劍影的話,肯定會發現其中的問題的,而且,我發出的第一道劍影的威力也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大,能夠將那些強者的兩輪攻擊盡數化解,其實已經是它的極限了,若是他們中有不怕死的再次攻擊的話,那道劍影早就消散了。」

聽了凌傲天的解釋,鳳青衣和三頭看向凌傲天的目光中充滿了異樣的神色,他們沒想到,那兩千多名尊級強者同樣也沒有想到,在那種情形之下,凌傲天竟然能憑著這一手直接將對方震住,最終從容離開。

「天哥,我服了,你這一手,玩得可真是太漂亮了!」三頭的四個腦袋不斷地晃動著,青達著它對凌傲天的佩服。

沒有理會三頭的拍馬屁,凌傲天把目光落到了綠朧身上,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綠朧,這都是你的主意,對吧?」

看到凌傲天的神情,綠朧有些心虛地向後退了一步。

「天哥哥,我……」

「傲天,你就別怪綠朧了,她也是擔心你,才會如此做的,而且,她出的這個主意,也是得到我與三頭同意的。」鳳青衣趕緊替綠朧說情。

凌傲天看了鳳青衣一眼,臉上的神情雖然有所緩和,但卻依舊嚴厲:「青衣,你也別急著幫綠朧求情,綠朧不懂事,你怎麼也跟著如此胡鬧,要是你們落入了破滅的手中,他們拿你們的安危來要挾鳳落閣,會是什麼後果?你想過了嗎?」

「有天哥哥在,我們怎麼會落入破滅手中,現在,你不是把我們都救下來了嗎?」綠朧小聲地嘀咕。

凌傲在狠狠地瞪了綠朧一眼,嚇得她趕緊向後退出一步,避開了凌傲天凌厲的目光。

「傲天,若我說,我們所做的這些,都是閣主的意思呢?」見凌傲天一本正經的樣子,鳳青衣嘴角一翹,搬出了一尊大神。

「閣主?」凌傲天呆住了,「不可能,閣主怎麼這樣做?」對於鳳青衣所說,凌傲天完全不相信,憑他對鳳落閣主的了解,對方絕對是一個大局觀念極強的人,是絕對不會作出如此決定的。

「傲天,你錯了,我們這樣做,真的是閣主默許的。」鳳青衣把留書給鳳落閣主的事情跟凌傲天講了一遍,然後說道,「你想啊,要是閣主不同意我們的做法,他大可以讓人直接將我們帶回去,那樣的話,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到得了破滅帝國。」

凌傲天皺起了眉頭,鳳青衣說得沒錯,綠朧他們離開鳳落閣來找自己,若是鳳落閣主不同意的話,他確實是可以直接將綠朧他們帶回鳳落閣的,那麼,他這麼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見凌傲天皺眉苦思,鳳青衣微微一笑,說道:「其實閣主會這樣做,應該有兩個方面的原因,其一,閣主已經意識到動亂將起,想讓我們得到磨礪,成長起來,第二一點,就是對你十分信任,他相信憑你的實力,完全足以保護我們,讓我們在實戰中得到磨鍊。」

鳳青衣的解釋,非常合理,凌傲天皺眉想了一會,發覺鳳青衣說得也沒錯,便不再追究幾人私自離開鳳落閣之事,把話題轉回到他們被破滅強者追殺上面:「好了,既然你們離開鳳落閣是閣主默許的,我就不再說什麼了,現在,我們來說一說你們被破滅強者追殺的原因吧。」

「天哥哥,我們找到理德.卡納斯的消息了!」見凌傲天不再追究他們私自離開鳳落閣之事,綠朧立即興奮起來,邀功似地對凌傲天說道。

「什麼?你們找到與理德.卡納斯大人有關的消息了,他在哪裡?他怎麼樣了?」凌傲天對理德.卡納斯十分在意,剛一聽綠朧提起,便開始不停地追問起來。

「傲天,你別著急!聽我們慢慢跟你講。」見凌傲天激動的樣子,鳳青衣趕緊勸住凌傲天。

「快說!」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崔促道。

「理德.卡納斯就在破滅王宮的秘密地牢中,他還活著!」鳳青衣用簡短的語言說出了凌傲天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接著,開始細細敘述起來。

原來,當初綠朧他們決定先行前往破滅帝國打探消息之後,就直接到了破滅王城之中,打探起與理德.卡納斯有關的消息,可是,就如同凌傲天先前的打探一般,他們在城內詢問了無數的人,都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理德.卡納斯這個人,似乎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打探消息,卻毫無結果,鳳青衣他們的沮喪是可想而知的。

也許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就在幾人為所要打探的消息毫無結果而沮喪之際,路人的一句閑談引起了他們的注意。「破滅的王城中,最大的秘密在王宮之中」,就因為這樣一句話,鳳青衣他們有了新的目標,幾個人也算是膽大無比了,明知道破滅王宮守衛森嚴,他們卻還是義無反顧地潛了進去。

破滅的王宮確實隱藏了不少秘密,幾人潛入王宮,很快便發現王宮中存在著幾個把守特別嚴的地方。

理德.卡納斯會不會與那幾個把守森嚴的地方有關?

帶著這樣的想法,鳳青衣他們開始想要打探這些地方,然而,這些守衛森嚴的地方,又怎會讓人輕易闖入,幾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依舊沒有半點進展。

想要避開這些守衛潛入裡面辦不到,綠朧這丫頭竟然想出了一個更為大膽的主意,硬闖。

不得不說,鳳青衣與三頭同樣也是不怕事的主,綠朧的提議,很快便得到了他們的贊同,於是,兩人一獸竟然在一個晚上,大搖大擺地出現有一個守衛森嚴的地方,沒有給那些守衛半點發問的機會,他們直接動手,解決掉幾名守衛,直接沖了進去。

破滅王宮的守衛森嚴,卻是給了鳳青衣等人的機會,也許正是因為守衛過於森嚴,王宮的主事者認為沒有人有這樣大的膽子硬闖,竟然對若有人硬闖后該如何處理方面出現了漏洞,而鳳青衣他們則利用了這一個漏洞,成功地闖了進去。

在這個秘密之地,關押了一個人,當然,這個人並不是理德.卡納斯,不過,他們卻從對方口中知道,理德.卡納斯確實被關押在王宮中的某一個地方,理德.卡納斯被抓后,破滅帝國的國王似乎想要從理德.卡納斯口中得知一個秘密,因此一直沒有殺掉他,而是將他關在了秘密監獄之中日夜拷問。

得知理德.卡納斯確實被關在王宮內,鳳青衣他們本想趁機救出他,卻因為行蹤暴露,不得不退出了皇宮,另謀他法。

然而,讓綠朧等人沒想到的是,破滅帝國對理德.卡納斯的重視程度,在他們第二次闖入王宮后,他們吃驚地發現,王宮之中,竟然埋伏了將近兩千多名尊級強者。

兩千多名尊級強者,那可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數目,綠朧他們哪敢與對方對手,發現情況不對,便立即逃之夭夭了,然而,那些潛伏的尊級強者似乎接到了什麼命令,竟然全部出動,來追擊他們了。 就這樣,鳳青衣等人一路逃亡,進入了太皇山一帶,最終被那些尊級強者堵住了。

事情講到這裡,便已算結束了,鳳青衣與綠朧都把目光落到了凌傲天的身上,到了這種時候,能夠拿主意的也只有他了。

凌傲天皺起眉頭,久久沒有說話。

「天哥哥,我們直接闖入破滅王宮,將理德.卡納斯救出來吧!」見凌傲天久不開口,綠朧忍不住了,她能夠感覺得到凌傲天對理德.卡納斯的重視。

「綠朧!」鳳青衣瞪了綠朧一眼,這小丫頭也太能出餿主意了,破滅王宮強者如雲,憑他們這幾個人,想要衝進去,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啊,瞪過綠朧之後,她把目光落到了凌傲天的身上,在這一刻,她生怕凌傲天一個衝動,便聽了綠朧的建議。

讓鳳青衣鬆了一口氣的是,聽完綠朧的主意后,凌傲天緩緩地搖了搖頭:「不行,破滅王宮守衛森嚴,就憑我們幾個人,想要衝進去,根本就討不了好,再說了,從先前破滅帝國派出兩千多名強者來追你們這一點來看,他們對理德.卡納斯是十分重視的,經你們這麼一鬧,他們恐怕也加強了防範,想要再次衝進破滅王宮,恐怕會很困難了。」

「那怎麼辦?」綠朧也知道自己的想法過於簡單,被凌傲天反駁后並沒有再提。

凌傲天沉吟了片刻后,抬起頭,看了一眼破滅王城所在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從時間上來看,理德.卡納斯大人落入破滅帝國手中,也有數月的時間了,既然破滅帝國想要從他的口中知道秘密,就肯定不會對他下殺手,從這一點來看,他目前應該是安全的,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必輕舉妄動,先留意一下破滅帝國的動靜再作打算吧!」

「啊!」綠朧呆住了,本來在她看來,凌傲天知道了理德.卡納斯的下落,肯定會迫不及待地想去迎救對方,而她與鳳青衣則應該扮演勸阻的角色才對,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在第一時間出了一個餿得不能再餿的主意,為的就是在勸阻凌傲天的時候起到一點作用,可從現在看來,她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白費力氣了,此刻的凌傲天的冷靜,已經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看著綠朧一臉驚愕的樣子,鳳青衣馬上便猜到了綠朧先前的打算,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暗道:「看來,我還真小看了綠朧這丫頭了呢。」

見綠朧吃驚的樣子,凌傲天也笑了:「小丫頭,你是不是以為,我在聽到了理德.卡納斯大人的消息,會失去冷靜?你錯了,我確實在意大人的安危,可是,越是這樣,我就越要冷靜,因為,如果我一時衝動,就會釀成大錯,到時候,非但救不了大人,反而讓我們也處於危險當中。」

確定凌傲天並不是為了安慰他們才裝出鎮靜的樣子后,綠朧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天哥哥,太好了,我還以為……」

沒等綠朧說完,凌傲天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打斷了她,說道:「走吧,我們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呆上一段時間,你與三頭的實力,也該再提升一下了,不然,到了關鍵的時候,你們可就只能拖後腿了。」

聽到凌傲天的話,綠朧不禁嘟起了嘴,可是,凌傲天所說的,都是實情,自己和三頭的實力,確實是最弱的,在這個尊級遍地的時代里,九級的實力,根本就是炮灰。

就在綠朧為他們的實力而有些難堪之時,在一旁的三頭突然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這樣一來,綠朧可就有了撒氣的地方了,只見她身形一閃,便到了三頭跟前,在三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一把掌拍在它的一個頭顱之上。

「虧你還笑得出來,實力那麼差,還不知道努力。」

綠朧這完全是在拿三頭撒氣,化解自己的尷尬,而被她拍了一巴掌的三頭則是一臉無辜地看著她:「綠朧姐,你還講不講道理,你的實力不也在九級層次嗎?」

「還說!你現在翅膀硬了,是吧?」綠朧怒視著三頭。

看著綠朧與三頭的樣子,鳳青衣微微一笑,並沒有出面勸阻,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凌傲天的身上:「傲天,你要突破了嗎?」鳳青衣對凌傲天極其了解,因此自然不會認為凌傲天先前的話是專門針對綠朧與三頭。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積累,我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極限,再花上一兩個月的時間,便可以突破到尊級中期了。」

尊級中期,對於一般修者來說,也不過是尊級中的墊底存在罷了,可是,凌傲天僅憑尊級初期的實力便已能與尊級巔峰的強者對抗,那麼,他突破到尊級中期,會強到何種程度?

聽到凌傲天突破在即,鳳青衣一臉喜色:「太好了,傲天,憑你的實力,若是突破到尊級中期,恐怕在尊級強者中,將再無敵手了吧?」

凌傲天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既然凌傲天已經達到突破邊緣,幾人自然不會多作耽擱,直接在太皇山中尋了一處僻靜之地住了下來,開始修鍊起來。

在山中修鍊,極其無聊,再加上凌傲天的話讓綠朧與三頭都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都開始靜下心來,進入了苦修之中。

時間不斷流逝,轉眼間,兩個月過去了。

讓人沒想到的是,凌傲天的修為依舊處於尊級初期的程度,反倒是綠朧與三頭先後突破,晉級到尊級的層次。

豪門掠愛:顧少的明星前妻 綠朧與三頭的實際戰力,比他們自身的修為要強得多,突破尊級的他們,就算是對上尊級中期的強者,也絲毫不落下風,至此,綠朧與三頭的實力,在這強者倍出的時代,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當然,除了這一點之外,三頭的血脈,也在這一次突破之時再次蛻變,又多了一個頭顱。

由於對自己九頭炎獅的身份有了認知,對於這次多長出的一個頭顱,三頭倒是沒有過於激烈的反應,只是嘟嚷了幾句,便沒了下文。

綠朧與三頭雙雙突破,在短暫的喜悅之後,幾人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正在全力突破的凌傲天那邊。

「天哥不是說馬上就要突破了嗎,怎麼我們都突破了,他還沒有動靜?」三頭看著凌傲天修鍊的地方,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啪!

三頭的話音剛落,腦袋上便挨了一記。

「你以為尊級突破那麼容易嗎?一般的修者,沒有個幾年十年的苦修,根本就沒有突破的可能,天哥哥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便達到突破的邊緣,已經很厲害了,就算他突破要花上個一兩年功夫,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綠朧一副教訓的語氣。

對於綠朧,三頭可不敢拿她怎麼樣,被敲了一記之後,也不敢說些什麼,只得嘟嚷了幾句后,便再次看向凌傲天修鍊的方向。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前方散發了出來。

「天哥哥要突破了!」綠朧驚喜起來。

「綠朧姐,你高興過頭了,這次,還是不是天哥突破!」三頭倒還算清醒,很快便感覺到那股氣息並不屬於凌傲天。

「啊!那一定是青衣姐姐,真是太好了,想不到青衣姐姐也突破了!」對於突破的不是凌傲天,綠朧倒也沒有什麼,同樣欣喜無比。

不一會,鳳青衣突破完畢,朝綠朧他們走了過來。

「傲天還沒突破嗎?」鳳青衣問道。

「青衣姐姐,放心吧,天哥哥肯定很快就會突破的!」綠朧對凌傲天總是有著莫名的信心。

鳳青衣微笑著點了點頭。

等待,再次繼續。

又是三個月過去了,凌傲天依舊沒能突破。

「綠朧姐,青衣姐,都三個月了,天哥哥那邊還沒有突破,我看,天哥突破到尊級中期恐怕還得要花上一段時間,我們與其在這裡枯等,倒不如出去打探消息。」三個月的枯等,讓三頭有些受不了了。

「不行,天哥哥說了,在他突破之前,我們絕對不能出去打草驚蛇!」綠朧直接拒絕了三頭的提議。

對於綠朧,三頭不敢反抗,只得把目光轉向鳳青衣。

「三頭,綠朧說得沒錯,傲天突破在即,我們還是先耐心等候一番吧!」鳳青衣自然猜到了三頭的打算,卻沒給它機會,再一次否定了他的主意。

醫亂情迷,高冷男神在隔壁 見綠朧與鳳青衣都反對,三頭只得放下了心中的想法。

「唉,天哥,你快點突破吧,不然,我們不知道還要在這個地方呆上多久了。」三頭在心裡哀嘆。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凌傲天所在的地方散發了出來。

「哇!突破了,天哥哥突破了!」綠朧歡呼起來。

感覺到那股不斷增強的氣勢,鳳青衣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