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謂的血脈相連的親戚,處處針對,冷嘲熱諷,無盡謾罵,鄙視,不屑。


上一世父親一生好強,承受了莫大的侮辱與委屈,最後徹底絕望。

心灰意冷的父親,那雄偉如泰山的身影,隨之轟然倒塌。

最後一絲希望破滅的父母鬱鬱寡歡最後心力憔悴死去。

「蕭家,仙界的老東西們,沒想到我蕭然能夠回來吧。」

上一世,我無能,懦夫,逆來順受,這一世,吾為仙!

近千年瘋狂修鍊,在突破之時被幾個老傢伙偷襲重傷重修歸來,既然有此機緣,這一世,我絕不會讓悲劇重演。

那些對我不利的人,那就讓對方永遠消失。

仙帝寒落下的威名,從此之後,不僅僅是在修仙界。

我咬緊了牙關,指甲都深陷在肉里。

眼前的少年不僅恨別人,也恨自己的無能。

父母的雙亡,使得這位少年在本應該花樣年華的年紀,變成了孤兒。

天空慢慢下起了雨,霎那間電閃雷鳴。

我的身影緩緩地消失在了雨幕之中,我明明沒有打傘,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便能發現,當雨水靠近我身體三寸的時候,全都會自動彈開。雖然我身處瓢潑暴雨中,但身上卻沒有一絲水漬,就好像周圍有著一層無形的屏障。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來到了一座獨棟別墅門口,停了下來。

別墅的房門緊閉,房門和周圍的牆壁,已經覆蓋了一層青苔,顯然很久已經沒有住人了。

「轉眼千年光陰一閃而過,我回來了!」

我抬頭,露出了那張清秀的臉龐,眸子凝視著別墅,神情不停變幻著。

追憶,懷念,感傷……

各種情緒不斷交雜,最終只剩下一種情緒。

恨!

刻骨的恨!

不僅如此,我的的雙拳更是猛然攥緊,周圍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殺意!

殺意席捲,周圍的雨幕彷彿都無法承受,朝著四周濺射而逃!

千年前的往事彷彿不斷浮現,我不禁喃喃自語道:「蕭家,千年不見不知道你們過的怎麼樣,我真好奇你們見到我會是什麼樣子,這次回來,定要你們血債血償!」

說道最後,我的眼眸已經是充滿血紅。

「說起來,我還應該謝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會誤打誤撞進入那個地方,更不會擁有強大的實力。」

「雖然我兵解重修,如今的實力與常人無異,但是有了近千年的修仙記憶,回到巔峰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想當年蕭家發難,讓人覆滅了我父親蕭戰的所有產業,更是痛下殺手,讓人將我父母屠戮殆盡!

最後,父母用身軀擋在了殺手身前,給了我逃離的機會,之後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逃離了上京,在某處深山中意外觸動了一個陣法,被傳送到了那個修仙世界,靈武大陸。

近千年的時間,我從最開始懵懂無知的少年慢慢成長到靈武大陸的一方強者,神霄仙帝寒落下,那可是靈武大陸最巔峰的存在!

可就在我突破仙尊境的時候幾個老怪趁機偷襲,我被一道天雷劈中,用盡最後一絲修為兵解重修,不料竟然意外重生到了少年時期。

停留了幾分鐘,我轉身離開了這棟別墅。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回住的宿舍落腳,其餘的事情再慢慢規劃!

路過一個巷子時,我突然聽到女人的呼救聲,只不過十分微弱,在暴雨的掩蓋下,根本無法聽清。

身為修仙者多年,見死不救肯定是不可能的,我尋聲而去,十幾個呼吸過後,在一個小巷子里看見了呼救者。

巷子中,一名賊眉鼠眼的男子,正死死地抓著一名女子的手,不停的朝著牆角擠去。

此女二十歲左右,膚白貌美,瓜子臉配上五官精緻秀麗,一雙筆直而又潔白閃光的長腿在微弱的燈光下閃閃發光,好似能掐出水來。

「小美女你看著皎潔的月光襯托著你獨特的美,而你的郎哥哥我又在這,這風前月下又沒有人看著,咱不如做點什麼?」男子色迷迷的望著這美女動手動腳道。

「你,你別這樣,你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的,我有很多錢!」

女子用力的掙扎著,但力氣方面,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

撕拉!

女子的一隻袖子被這男子扯斷,露出雪白的玉臂。

看到這一幕,男人更加興奮,就要將女子撲倒在地。

女子臉上充滿了絕望,淚水混合雨水從臉頰滑落。

就在這時一隻手掌抓住了那男子的肩膀,只聽咔嚓一聲他的胳膊被硬生生折了過去,形成了一種驚人的角度。但這也讓玉商璽前來打擊木國的自信又加大了許多。

而聽到玉商璽的解釋,步海差點破口大罵,「放屁!」

玉商璽讓屬下帶着寶貝敬獻給梵傾天,讓這些人將寶貝交出一個人帶去就好了,…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五百四十二章、是不是蠻夷之地 眾人的目光皆都落在宋牧陽一家五口的身上。

五人跪在宋長青的面前,態度誠懇。

龍鷹鶴鵬兄弟四人更是跪著磕頭,「爺爺,我們都知錯了。」

宋斜陽眉宇輕掀。

楚塵嘴角輕輕地揚了一下,他當然知道宋牧陽一家的目的,金灘城開業盛典上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過錯,毒師是他們最後的一張底牌,可也被廢掉了。

他們還想留在宋家,不成為無家可歸的過街老鼠,只剩下最後的一絲希望……親情。

用親情來感動宋長青。

宋斜陽一家面容皆都不善地看著對方。

從他們試圖謀害宋秋的那一刻開始,雙方註定不可能再有任何親情可言。

宋秋,是宋斜陽一脈唯一的男丁。

不過,宋牧陽一家的最終命運,還是在宋長青的手中。

宋長青坐在椅子上,背後正是宋家列祖列宗的靈牌,莊嚴肅穆。

此刻的宋長青彷彿蒼老了些許,目光緩緩地落在了宋牧陽的身上,「宋家家規,家主之位,能者居之。但是,你們忘了,其中的前提條件了嗎?宋家,絕不容許出現惡性的競爭出現,一旦違背,輕則,家法處置,重則,從宋家家譜抹除。」

聲音猶如雷霆貫下,宋牧陽一家彷彿遭遇雷擊,渾身劇烈地顫抖。

「爺爺,孫兒知錯了,求爺爺給我們一個機會。」宋慶鶴的眼淚鼻涕一起流了下來,朝著宋長青磕頭。

「爺爺,我們一時鬼迷心竅,已經知道錯了。」宋慶鷹也是連連的開口。

「爸,你聽我解釋。」宋牧陽說道,「前些時日,一名來歷不明的毒師出現在慶鷹的面前,用各種言語利益,蠱惑了慶鷹,所有的事情,都是那個來歷不明的毒師策劃的,今天的事情敗露之後,毒師就失蹤不見了。」

「夠了。」宋長青猛然拍桌,怒目睜大,注視著幾人。

幾人噤若寒蟬。

「一句話,就能夠將所有的責任推卸給一個虛無縹緲的毒師嗎?」宋長青怒火眼中燃燒,「竟然如此惡毒,要在奪青大賽上將小秋置之死地,你們眼裡,還有宋家家規?還有宋家親情?」

「前幾天,家規長鞭上的毒針,也是你們的手筆吧。」

宋牧陽的身軀輕震。

今天用的,也是毒針。

兩者結合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疑問。

由不得他不承認。

「是毒師,親手將毒針放在長鞭裡面。」宋慶鷹急忙開口。

宋長青緩緩地站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列祖列宗的靈牌,點了三炷香,從上面取下了一本古老的族譜。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自宋家家規制定以來,世世代代,都遵循著。只是,還從來沒有一個宋家子弟,因為觸犯家規,被逐出族譜。」

宋長青緩緩地翻著族譜,「我宋家族譜上,有不少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們都是憑藉著自己的一身實力,在商界留下自己的傳奇。這份族譜,不容玷污。」

宋長青拿著族譜,對著宋牧陽一家,振聲地開口,「宋牧陽,我問你,你們今日所舉,對得住宋家的列祖列宗嗎?」

「爸……」宋牧陽心中突然間升起了一陣極為害怕的感覺。

宋長青拿起了一支筆,翻到了族譜的一頁。

「宋家列祖列宗在上,今日,宋長青將宋家五子,逐出宋家,撤離宋家族譜。」宋長青在族譜上劃了五筆。

由不得宋牧陽一家人的絕望,哀求,一切,已成定局。

「爺爺,你不公平。」宋慶龍突然間抬頭,雙眸睜大得通紅,竭嘶底里,憤怒地咆哮起來,「當年宋斜陽害死我母親,就不是觸犯家規嗎?為什麼沒有將他逐出宋家?反而,還讓宋斜陽當宋家家主!」

宋長青的目光如電,注視著宋牧陽,「你是這樣教兒子的嗎?」

宋牧陽的面容急變。

「簡直可笑。」這時,蘇月嫻怒極而笑,「當年你們母親懷著最小這個兒子的時候,突然早產。當時,還是我們斜陽親自開車,送你們母親去醫院,最後,醫生說,大人小孩,只能保住一個的時候,宋牧陽人沒到醫院,就一個電話決定了,保住你啊,宋慶鵬。」

宋家兄弟幾人的臉色都一下子煞白起來。

紛紛看向了宋牧陽。

這些年來,他們心中埋藏著的怨恨,原來,都是假的嗎?

宋斜陽根本沒有害過他們母親。

宋牧陽的身軀輕顫,半晌,眼眸猛然地睜大,「無緣無故為何會早產?肯定是你們趁著我們一家都不在家,使的手段,你們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才說得理直氣壯罷了。」

宋長青擺擺手,「限你們今晚太陽下山之前,搬著所有的東西,離開宋家。屬於宋家的財物,一針一線,都不能搬走。今日這件事,不是謀財,是害命。斜陽沒有報警立案,已經是念及最後的一絲親情了。」

宋牧陽看著宋長青,嘴唇囁嚅了幾下,半晌,轉過身,走出了大廳。

四個兒子見狀,也急忙站了起來,狼狽地走了出去。

大廳內,一陣寂靜。

宋斜陽看著宋牧陽一家的背影,內心也是一陣的苦澀。

親兄弟,自然不願見到這般局面。

可到了這個地步,宋牧陽不可能還能留在宋家。

宋長青目光落在了楚塵的身上,「楚塵,你今天的表現,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給宋家爭了一口氣,也可以說,給宋家化解了一場災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