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打他的人是鍾奎順便扔下一句話給他道:“你是不是男人”就揚長而去了


霧靄散盡從表面看村落裏好像沒有出現特別異常的情況

受到那件事的影響在誌慶和鍾奎多次質問之下由村長出面找到幾名懶漢給誌慶和鍾奎他們一個交代

在誌慶看來他覺得村長好像在走敷衍形式在刻意迴避話題在故意掩飾什麼而且帶來的幾個懶漢也沒有那種真心實意要悔改的樣子

最受傷的小碗從那以後整個人變得鬱鬱寡歡活蹦亂跳的她因爲連貫的打擊再也回不到起點

秦南自覺得顏面丟盡對於捱打一事不敢追究只是默默無語的做事繼續表現自己力求小碗的諒解

徐倩把夢境裏的預測告訴給鍾奎並且在講述中把小碗存在心裏的疑問順帶說了出來

冉琴心裏擱置着左小木事件一直在想法給局裏聯繫就在他們撤離寒山寺時她悄悄的用一塊碎布抹了一下左小木流淌出來的血跡她想查出他感染的是什麼類型的病毒感染的途徑是怎麼來的

誌慶督促山民造船並且承諾要給他們應得的酬勞把原造船的責任人換成李老幺

李老幺這位憨實質樸的男人很是感激誌慶並且讓他們都搬來他家裏住一日三餐由老婆負責他所做的這一切不爲別的只是想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們不要再出什麼意外也可以安心的做自己的事

香草對霧靄產生濃厚的興趣她時不時喊上文根到湖邊去觀察霧靄的起源可惜的是自從鍾奎回來之後那詭異的霧靄就沒有再襲擊過死水灣

小明成小碗的臨時陪伴他是受到師父的委託要隨時注意她的情緒變化不要單獨留下秦南和小碗在一起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鍾奎和冉琴在偷偷調查捉姦以及小樹林襲擊事件 033 查證

→徐倩、香草、鍾奎都知道詭異霧靄不是來歷不明??而是有跡可循

誌慶求的是無人荒島真相??同時在聽到關於無人荒島的傳說後??更加想去揭開無人荒島的面紗??探測出它不爲人知的祕密??在傳說中??大概有十幾個島國士兵爲了躲避後面的追兵??迫不得已想到從這裏穿插過去然後逃循

可是傳說中說的是;那些潰逃的島國士兵??受不了荒島的孤寂寒冷??有倒戈的??他們就發生了自相殘殺的事件??最後全部消失在無人荒島上

傳說歸傳說??畢竟不是眼睛看見和經歷過的事情??誌慶是搞勘測的??只對地理環境以及一些神祕的傳說感興趣??至於其他無感

要去無人荒島??就得考慮後患??死水灣將是他們的大後方??大後方不能有隱患存在??要不然一切都有可能前功盡棄

大後方的隱患??當然就是這些心術不正的人??比如跟蹤小碗他們倆??再比如在小樹林攔截他們的這些人??都是隱患來源

俗話說:‘一顆螺絲打壞一鍋湯’如不及時找出這些隱藏的隱患??那將是一着不慎全盤皆輸的問題??矛盾就在這兒??要想揪出這些隱患??不但要耗費一點時間??還基於一些敏感性話題??就得狠心觸及小碗還沒有結疤的痛處

究竟誰去說服小碗??把那天發生的事情重新回憶一遍??羅列出在現場出現的人數??以及這些人有什麼特徵和特別的舉動

誌慶倚靠在藤椅上??淡藍色的煙霧繚繞下??劍眉擰緊……手指夾住菸頭??眯縫着眼眸陷入深深的沉思中??一丁點的灼熱之後??指尖被燃盡頭的香菸燙了一下

‘嘶??’手指一彈??菸頭掉下??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燙了之後有一點紅的指尖??視線看向冉琴道:“我看只有你去做小碗的工作??話儘可能的委婉些??小姑娘不容易??總算挺過來了??咱不能在她痛處撒鹽??那樣子太殘忍??”

“嗯??我……儘量試試??”

“冉琴能行的??”鍾奎讚許道??因爲他深知她懂得心理探測??要想在短時間內切入正題又不要傷害到人??她就得預先探測對方的心理活動

“冉琴姐加油??”香草有些僵硬的玩笑鼓勵道??遇上這種事??誰心裏也不好受??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黃金年齡段的小姑娘

“要不??我也去??”徐倩有些擔憂的樣子道

誌慶擺擺手道:“這種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裏??鍾奎說行的??就一定行??”

一直低眉垂眼坐在一旁的秦南??遲疑了許久??憋紅一張臉道:“陳師傅??鍾奎師父??要不我去試試??”

“你??”香草面色一沉??柳葉眉一挑“你還是稍停稍停吧??昨天小碗想死的心都有了??你不明白還是裝蒜??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你還想咋滴??去捅她一刀??”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唉??好吧??我不去了??你們幫我好好勸婉兒??告訴她我還是愛她的??”

“呸??你給我收聲??別讓我罵你難聽的??”香草氣呼呼道??好像還沒有罵夠的樣子??在誌慶剛剛要出口攔住她的情況下??再次出口罵道:“收起你僞善的面具??別讓我們鄙視你的無能??連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護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男人??”

香草在罵??秦南滿臉陰霾??神經質的揪住自己的頭髮胡亂抓扯??看他抓狂的樣子

誌慶和鍾奎不得不出面說一句

“香草好了??想必秦南也不是孬種??只是嚇懵了??一時不知道怎麼來應對??是吧??”誌慶犀利的目光??逼視秦南道

“什麼也不要說了??我去小碗那??你們都安靜安靜??等我的好消息??”冉琴嘆息一聲??起來走進一直閉門不出小碗的臥室裏

在衆多帶着譴責目光的鄙視下??秦南心理壓力加大??恨不得找一地縫鑽下去??也想過離開他們回a市??可是小碗自從那天之後??就不言不語鬱鬱寡歡呆在房間裏不出來見人??他已經大錯特錯??不能再繼續犯錯??不能丟下她一個人逃避現實吧

有志慶鎮壓??伶牙俐齒的香草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徐倩倒是一如既往的安靜??蒼白的面龐憂鬱更甚??貌似很久沒有睡好覺似的有些倦怠的樣子

小明進進出出的給師父添加茶水??茶末還是香草一路採集的桑葉??別看這小小一片不起眼的桑葉??抿一口其味道??清香微苦??它的用途可大了??可以用來養蠶??還可以用來泡茶??具有清熱解毒的功效??連茶葉水也是綠色的

小碗眼睛哭腫了??不好意思出來面對他們

冉琴進來??一抹十足的親和力微笑??關切的看着小碗??並且愛撫的撩起她額頭劉海??輕言細語就像聊家常話那般??談起誌慶和鍾奎目前心裏的隱憂

“冉琴姐??我……”小碗貌似察覺到她的來意??欲言又止的看着她??吞吞吐吐冒一句??又停下??眼神複雜且無助的看向窗口??窗口有幾片微微在風中顫動的綠色??那是山民種植在窗口下面的豆秧子??就是那種扁扁的豆類蔬菜

“沒事??姐跟你說??什麼話到姐這兒就閘斷??誰敢胡言亂語??我把他抓起來??”她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神態道

這本來就是安慰小碗的話??可是小碗聽起來就是舒暢??也感覺到對方的誠意??她就像自己的親人??親姐姐??瞬間小碗眼睛溼潤了??她不是因爲傷心流淚??而是感動得流淚

冉琴賜予小碗似親情一般的關懷??就像是一縷柔柔的陽光??讓她冰凍的心靈無聲溶化

據小碗說:那天出現在小樹林攔截他們的一共是八個人??她覺得有一個人非常熟悉??這個人身上有一股煙味??特別是他的手指來摸臉時??那種煙味……就是秦南經常抽的那種煙味道

聽冉琴這麼一說;誌慶和鍾奎已經知道此人是誰??他們倆看向一直沒有出聲的李老幺??後者點點頭??就走出了屋子

李老幺出去??誌慶對秦南提出一個要求

村長被李老幺一杆獵槍逼着來到家裏??他們倆的身後跟着一羣鬧哄哄的村民??大傢伙都以爲李老幺這是要造反的節奏

有一部分是村長的親信??有一部分則是記恨他的??據說這位村長在平日裏??驕橫跋扈、做了不少缺德事??一直以來村民敢怒不敢言??如今看見他被人用武器逼着??一個個都暗自叫好??偷**手稱快 034 浪漫走火

→在堂屋臨時設了一個酷似公堂的審訊臺??冉琴最有資格審訊犯人??她有工作證件??這次出來也是受命於上級的安排

起初村長裝出一副老實巴交很委屈的樣子??在秦南出面指證他??數落出他的一系列罪狀時??還據理力爭??萬般狡辯

“你們憑什麼就認定小樹林事件有我參與??”

“因爲你自己出賣了你自己??”

“不明白??”村長囂張的氣焰??懶得搭理秦南

“記得我送你那包紅梅香菸嗎??那可是我捨不得抽??還是我女朋友給我買的??要不是陳師傅喊我送你??我他媽的纔不會白白給你這麼一個披着人皮?? https://ptt9.com/3996/ 卻有着狼性的傢伙??”

“噗??一包煙能說明什麼問題??”村長一副不屑的神態傲然道

“說明什麼問題??你就閉嘴??聽我說:你把香菸散發給你的那些爛人朋友??然後把煙盒一直保存下來??裏面放的是你手工做的葉子菸??在你……你……”秦南說到這兒??眼圈一紅??聲音變調道:“你搞我女朋友時??她看見你衣兜露出一截煙盒子……”

“夠了……”冉琴生怕秦南繼續說下去??讓在屋裏躲避不願見人的小碗聽見??心裏會更難受??就急忙阻止道:“證據確鑿??村長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村長匆忙擡頭看向??這位英姿颯爽??氣勢逼人的女警察??神情一下子就嫣嫣的啞口無言了

審訊順利進行中??一顆心揉碎般疼痛的小碗??在屋裏默默流淚??她沒有感激秦南的作爲??同時也知道這是誌慶要求他代替自己指證村長的

現在的秦南??在受到各方面的壓力??發生那件事??他心裏也不好受??無時無刻不在接受着良心的譴責??好不容易有贖罪的機會??可以減輕心理壓力??所以他在指證村長時言辭犀利??咄咄逼人??讓對手無辯駁的機會

冉琴隨身攜帶有拘捕證??這是給左小木準備的??沒想到卻用在一個完全意想不到的人身上??村長和他的同夥被逮捕??並且及時被關押在臨時預備的木板房裏??等待附近的治安人員趕來再說

據村長和他的同夥交代??他們也是無意間想到要欺凌小碗的

在鍾奎他們來到死水灣後??其他人都在忙碌救助沉入湖泊的陳誌慶??唯獨秦南和小碗無所事事??四處閒逛??他們倆沐浴着自然風光??愜意的享受這裏的一切?? https://ptt9.com/89846/ 時不時的還做出那麼一段曖昧的親熱舉動來

秦南勾搭女孩子的花樣繁多??走一路他就要親吻一下小碗??還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裏揉捏??這一幕恰好被一位遊手好閒的懶漢子看見??他原本就捉狹的心態??微微一動??就悄悄的尾隨在這對情侶身後??親眼目睹了他們這一路的浪漫舉動

懶漢子的心??都被眼前看見的這一幕幕??由真人真事??真實演繹出來的愛情浪漫畫面給勾走了??特別是在看見那個帥小夥把手伸進漂亮女孩的衣服裏面時??他就閉眼意淫起來??誰想到褲襠下的物件不爭氣??就那麼意淫一下就特麼的卸掉了

意猶未盡的懶漢子??無奈之下只好找到同伴??眉飛色舞??唾沫橫飛??一對眼珠子乏着異彩??把看見的一切加油添醋細細的描述一番給同伴聽

在他大力的喧嚷??同伴也受到鼓舞??兩個人如此這般的商量??然後爆發出一陣肆無忌憚的大笑??就決定去找他們的頭??實施下一步截美計劃

村長文化不多??但是損人的計謀不少??他很有頭腦的樣子??爲了他們所謂的計劃佈局??設點??首先他安排兩個人??二十小時的跟蹤??觀察秦南和小碗的動靜

那一晚鐘奎他們離開??守候在旁邊的眼線急忙告知村長??走了一個厲害角色??就少了一個對手??他們說這是天意要成全計劃??興奮得就像撿到寶似的

在秦南眼中??鍾奎就是一個愛管閒事的怪咖

他去寒山寺??這也正是他秦南一直巴望的機會??反正覺得有鍾奎在??就礙手礙腳的??在他面前不能放肆的玩浪漫情調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秦南決定立馬就和小碗成就好事??成就好事還得選一隱蔽安靜的地方??所以在大白天??他就四處走動仔細觀察??定下一處堆放稻草堆的位置

秦南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們倆的身後??跟着幾隻變態綠頭蒼蠅

一路的親吻??愛撫、小碗被誘惑得渾身燥熱??身子也不聽使喚般處在極度飢渴的狀態中??在走到稻草堆旁邊時??就迫不及待的進入正題

兩人正如膠似漆黏連在一起時??就被幾個突然出現的傢伙嚇得忐忑爬起來??在月光的映照下??渾身雪白的小碗??就被這羣惡狼大飽眼福

饞得他們簡直是流口水??很想很想撲上去??要不是村長故意想上演一出正義的戲份??這些惡徒說不定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維了

秦南後悔??小碗憂苦

他們倆都不能淡定的繼續呆下去

冉琴的出差如期也到了??她得回局裏報道

小碗求冉琴送她回去??拒絕秦南陪同

冉琴和小碗??秦南要回a市

鍾奎第一次嘗試到失落的苦頭??他在村口依依不捨的看着冉琴離開??心裏糾結得就像被一塊大石頭壓住似的沉甸甸的??又好像她帶走了他什麼似的??那麼空落落的

這就是愛情??他捫心自問無數次

無論他怎麼料想??也不會想到冉琴這一別就是一輩子的距離??不是那種生離死別的距離??而是活生生被拆散的距離??別急??後面來講述是怎麼回事??現在先來看看這裏的情況

冉琴回去了??不光是鍾奎不習慣??就連香草、徐倩也是大大的不習慣??他們總覺得身邊少了什麼??卻又必須忍耐接受這個她已經暫時離開他們的事實

這一晚鐘奎做了一個夢

夢境裏少不了黑白無常哥倆

一張木桌子??一壺好酒??黑白無常哥倆說是來給他慶功的?? 紀斯豪 靈魂中轉站的成功??都是他的功勞??酒是好東西??可以麻醉意識和苦苦的思念

鍾奎一杯接一杯的喝??黑白無常哥倆詭笑詭笑道:“你丫的??這可是要醉人的??你猛喝小心醒不來??”

在他淺顯的意識裏??知道這是一個夢境??夢境而已??何必當真??醒來那自然是清醒白醒的??怎麼可能會醉 035 鬼妻

→在第二天??日上三竿??鍾奎還沒有起來

誌慶、小明輪流去喊他??他只是支吾一陣??繼續呼呼大睡

香草和徐倩覺得奇怪??也走進去喊他??在喊了好幾聲之後??他沒有反應??才隱隱嗅聞到空氣裏有一股醇香甘甜的酒味道

屋裏怎麼會有酒的味道??徐倩嗅聞到這股酒味??同時感到一種超強的鬼魅感??不動聲色的四處查看??暗自猜測昨晚是什麼東西來過這裏??或者是鍾奎他出去會晤過什麼異常的東西

香草也嗅聞到屋裏的酒味??嘴上沒有說出來??暗自想;難道是他捨不得冉琴的離開??纔會借酒澆愁??雖然是片面的想法??但是心裏怎麼還是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

鬱悶??鍾奎哥一再重申他只是把自己當妹妹的??可是這心裏咋就放不下他??迷惘的目光??看着他熟睡的樣子??就像一個懵懂無知??需要幫助的孩子??令人頓生一絲憐憫滋之心

香草鼻子發酸??拉了拉被褥??柔聲喊道:“哥……哥你醒醒……”連喊數聲對方沒有反應??依舊鼾聲如雷??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

一旁的徐倩??苦笑一下道:“算了??他可能的確是太累??在寒山寺回來就沒有消停過??就讓他多睡一會吧??咱們去看看造船的??”

鍾奎的確感覺很累??夢境中他還是在睡覺??恍恍惚惚聽得見誰在說話的聲音??也能感覺到屋裏有人在走動的響聲

可就是沒法完全清醒過來??意識裏好像看見一位渾身素白的女人??款款進來??手裏端了一碗醒酒湯??恬靜的神態??含笑道:“看看你??人家都說喊你別喝得太急??你就是不信??醉了吧??”

鍾奎醉眼朦朧??看不真實眼前的人是冉琴還是香草??或者是徐倩??憑感覺??這個女人貌似跟他很熟悉??也很親切那種

這種親切感??不單單是指一般的男女朋友??而是更進一步那種??情侶、夫妻關係那種??女人好像很平靜的樣子??扶起他的頭??把碗湊近他的嘴脣

笑容依舊“來慢慢喝??別嗆到了??”聲音溫柔??帶着甜絲絲的味道??她身上有一股鍾奎熟悉的體香??在意識裏??他好像認識她??又好像很陌生

女人看着他的眼神??不由得有些黯然神傷??幽幽的低語道:“冤家??就知道你不會記住我??我們就像露水夫妻??也許今生的緣分就是如此吧??”

瞥看着女人幽怨的眼神??聽着她話裏的哀傷??鍾奎微微一怔??努力去回憶究竟給這個女人有什麼淵源

“你呀??唉??“記不住就別想??想多了反而不好??女人再次起身??款款飄了出去??就在女人飄出門口時??鍾奎靈光一閃??她是……

她是趙小蝶??他鐘奎的鬼妻

黑白無常無意灌醉了鍾奎??導致他一時間不能醒來??慌忙求助於趙小蝶??讓她想法把他從醉酒中喚醒過來??小蝶進來臉上掛着悽迷的微笑??眼裏不似別的幽魂鬼魁那般空洞??而是充滿憂鬱??柔和的愛意看着鍾奎

他遲疑片刻??艱澀開口道:“你還好嗎??”

小蝶投以他一抹悽楚的笑意道:“好??你還記得我??我好感動??”

“嗯??我怎麼就醉了??”

“這是兩位將軍特意用千年醉混淆百年積雪融化的甘泉??釀製的美酒??一般人聞到氣味都要醉上幾十年??你好厲害喝了兩小杯??只是小睡了一下??”

鍾奎乍一聽小蝶說自己是小睡一下??才明白眼前看見的這一切都是在夢境中??敢情自己還沒有醒來??“小睡一下是多久??”

見對方這樣問??小蝶的眼神頓時暗淡下來??貌似有些不捨的樣子說道:“你就那麼不願意見到我嗎??”說着臉上的悽楚更甚??眼睛也好像要流眼淚似的閃動着晶亮的液體

鬼有眼淚麼??見小蝶這樣??鍾奎的心莫名疼痛起來??“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害怕在這裏耽擱久了誤事??”

“那就好??以爲是你不喜歡看見我??你在這裏小睡一會在陽間也就是大半天的時間??如果兩位將軍不告我你醉酒??那麼你有可能要睡上十五天吧??”

小蝶的話??把鍾奎驚得渾身冒汗??暗自道:喝酒誤事果然不假??倘或在夢境中呆上十五天??那麼死水灣就要出大事了??不知道要害死多少無辜的人士

見對方陷入沉思之中??小蝶賢惠的坐在一旁??沒有驚擾他的思緒

鍾奎驀然擡起頭??歉意的看着小蝶道:“我真的要離開這裏??必須回到現實世界去??要不然真的要壞事??”他惦記着造船的事??惦記着那怵目驚心的霧靄

“好吧??你我畢竟是人鬼殊途??你好好保重……”小蝶說着話??眼眶裏滴答出一顆粉紅色的液體??她拿出一根白色的絹帕??輕輕拭去粉紅色的眼淚??然後雙手遞給鍾奎道:“你拿着這個??如是想我時??就放在枕頭旁我就會在夢中來見你??”

鍾奎接過絹帕??衝她點點頭

小蝶動動嘴好像還有什麼話要說

他投以她一抹難得一見的微笑道:“說吧??把心裏的想法都說出來??”

“我……我有一個孩子……”

鍾奎一驚??暗自道;不可能吧??怎麼就沒有聽到趙老頭說小蝶有孩子來的??忽而轉念一想??不對吧??小蝶第一次和他溫存時??明明就是一個處女??她怎麼可能會有孩子??難道……後面的想法??他自己都感到有些荒誕??一隻鬼和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有孩子

他奇怪的看着她??默默無語的等待她要說出來的話

小蝶複雜而深邃??探究卻怯生生地望着鍾奎??她的眼神很犀利就像要洞穿整個世界那般??對視着這一束目光??他的心都不由得微微一顫

“孩子是你的??”

“我的??”

“嗯??我不能給你??只能藉助她的肚子給你??”

早安,檢察官嬌妻 “什麼??”鍾奎吃驚道??同時明白小蝶所暗示的她是誰??不由得擔憂起來

“你擔憂她??”

我去??不知不覺中??鍾奎居然忘記了對方是鬼魂??忽略了她可以探測內心世界來的??不過小蝶沒有惡意??她應該不會傷害冉琴

“你要記住??必須捨棄其一才能保其一??無論做什麼??想什麼都要理性對待??”

鍾奎對於小蝶的暗示有些摸不着頭腦??究竟她所指是何意??就在他想問明白時

小蝶神色緊張??且又無奈道:“我得走了??他們來了??”

“誰來了??”

“我們來了啊??”香草一口接住鍾奎在夢境中說的話??“咦??我哥在說夢話??” 036 夢魂索繞

徐倩也湊近了來看??果然??鍾奎是閉住眼睛在說話

有人說;一個心思縝密的人??如是心裏有祕密??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會表現出來??但是在睡夢中??特別是有說夢話習慣的人??就會把心裏隱藏的祕密??無意識的說出來

看看一個在睡夢中??一個在現實裏??他們是如何對白??如何知道他心中的祕密的

香草說:“咦??我哥在夢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