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扯犢子吧,靈植都還沒醒,怎麼吸收靈丹裏的靈氣?”


“那你說他在幹嗎,總不見得是在用靈丹行賄吧?”

“……只能說,有錢人的世界,我們不懂……”

……

傅溯原本就沒抱什麼希望,看傅雲這般胡鬧,心窩子頓時涼透了。

沈雍、沈逸羣看得一頭霧水,傅雲這一手除了炫富。似乎就沒其他用處了。

現場之中,只有劉坤的心態最爲穩定。

這場技藝切磋已經毫無懸念了,傅雲只是在故弄玄虛而已。

傅雲還不罷休,伸手將落到花土上的靈丹一顆顆捏碎,將細細的粉末均勻地灑在土壤和翠玉吊蘭的枝葉上。

看他忙着不亦樂乎,原本想上前直接宣佈切磋結果的劉坤停住了腳步。

你既然這麼喜歡演,那就讓你多演一會兒,反正也翻不了天。

傅雲顯然是蓄意搗亂,不過越是這樣,劉坤就越是高興。

他代表的可是百花園,在這麼多人面前亂搞一通,大家對百花園的印象必然一落千丈。

“好了。”

劉坤正想得高興,突聽得耳邊傳來傅雲淡淡的聲音。

好了?什麼好了?

他擡頭望去,便見傅雲桌上的那盆靈植,倏然散發出點點柔光。

“這就……醒靈了!怎麼可能?”

他剛纔看得真切,傅雲明明連體內靈氣都沒有調動,更不要說和靈植進行靈氣互動了。

劉坤一個箭步衝到桌前。

與此同時,另一道身影也竄到了桌前,赫然便是傅溯。

他倆的眼神間,透出同樣的不可思議。 近距離仔細感受了下,儘管內心非常不甘,劉坤還是不得不承認,傅雲的“醒靈”確實是完成了,而且完成的非常徹底。

與劉坤那棵靈植的半醒狀態不同,眼前的翠玉吊蘭周身的純白光點更多更密,而且圍繞着植物周身有規律地緩緩遊動着,彷彿母星周邊的無數衛星一般。

這盆翠綠吊蘭已經處於了最佳的“完醒”狀態。

他想不通,和靈植都沒有任何交流,傅雲究竟是怎麼“醒靈”的?

腦海中突然跳出一個詭異的想法:莫非真的是用靈丹賄賂的?

在場不少人看到這棵靈植“完醒”狀態,頓時驚呆了。

場面一下子詭異地安靜下來。

然而,帶給他們的驚訝還沒有結束。

只見這盆翠玉吊蘭,周身柔光倏然受到牽引一般,向着根部聚攏而去。

隨着靈植倏然變亮,原本耷拉着的枝葉突然挺立起來,彷彿完全恢復了精神,中央處原本緊閉的花骨朵倏然綻放開來。

潔白如玉的靈花綻放開來,點點潔白的花粉向着上方猛烈濺射,宛如一道奪目的噴泉。

先前看到這盆靈植進入“完醒”狀態時,劉坤已經面如死灰,再一看到眼前的奇異景象,頓時心神震盪,只覺胸口氣悶鬱結,腳下一軟癱坐在地。

周圍很多人都沒見過這番景象,紛紛互相詢問起來,有幾個見識多些知道情況的,紛紛驚訝地叫出聲來。

“這、這是進階了!”

“沒想到傅家運氣這麼好,居然淘到一盆即將進階的靈植!”

“就這麼一進階,從仙階下品到中品,靈植身價至少翻了五倍!”

……

在場所有人之中,傅溯和沈雍是最驚訝的。

其他人並不瞭解,他們兩人對這盆翠玉吊蘭的情況可是最清楚的。

它的狀態其實並不好,距離進階中品還遠得很,怎麼突然就進階了。

這便是傅雲的另一個靈植輔助技能“靈植培育”的功勞了。

將翠玉吊蘭送上中階的同時,他的“靈植培育”技能也進階了,由於培育的是仙階靈植,所以一波收穫了800經驗值,直接跳到了“靈植培育”(Lv.4 300/400)。

最終,這場靈植切磋以傅家百花園大獲全勝結束。

作爲慣例,劉坤將自己那盆翠玉吊蘭輸給了傅溯。

傅溯一轉手便交到了傅雲手上,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次可多虧你了,不然我們百花園的聲譽必然大損。”

傅雲暗想:只是運氣好罷了,萬一碰到脾氣糟糕的靈植就沒戲了。

“我們都是自家人,溯叔你還客氣啥啊。”他接過靈植,小聲嘀咕道,“不知道把它賣了夠不夠那些水靈丹的錢。”

傅溯可能武尊級別的高手,聽覺遠超常人,傅雲一番話盡數落入耳中。

他連忙道:“既然是幫我們百花園出力,豈能讓你再出錢,回頭到園裏去支取一百靈幣就權當出場費了。”

傅雲頓時眉開眼笑:“多謝溯叔!”

傅溯翻了個白眼:“一家人有話就直說,背後嘀咕可不好。”

他也是老油條了,哪能不知道傅雲剛纔那話是故意讓他聽見的。

傅雲嘿嘿一笑:“知道了。”

隨着劉、傅兩家的人陸續離開,商肆的經營秩序很快恢復正常,但關於這場靈植切磋的新聞如同長了翅膀般,迅速在城中傳開了。

“雲少爺,你這風頭出的可不小啊!”

傅雲跟着傅溯出了西河商肆的大門,傅崇興立即笑着迎了上來。

先前他便知道傅溯在二樓與劉坤在切磋,卻沒想到是派傅雲下場,更沒想到他還碾壓了對面的正式靈植師。

傅雲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運氣,運氣而已啦。”

他原本還想採購些草食和水生靈獸回去,但身上靈幣已經不多,而且傅溯就在身旁太不方便,所以便和傅溯一起出來了。

三人隨即上了返回傅府的馬車。

傅雲與傅溯並排坐着,傅崇興坐在對面,一眼看到傅雲挎着的籃子,不由好奇。

“雲少爺,您買了這麼多種子,這是準備專攻靈植了?”

傅雲鄭重地點了點頭:“嗯,溯叔對我悉心教導,還幫我當了上品學徒,我也要對得起他才行。”

一旁傅溯聽得暗自心虛:我好像沒有教過他什麼吧?

卻又不好點破,只得含糊其詞地“嗯嗯”兩聲。

傅崇興信以爲真,有些茫然地點了點頭,突然覺得不對,又搖了搖頭。

“可、可是雲少爺您的靈膳也不能落下啊!膳房這邊還指着您這裏開發新菜呢!”

“嗯?開發新菜?”

傅雲一頭霧水:“我什麼時候答應幫你們膳房開發新菜了?”

“事情是這樣的。”傅崇興解釋道,“我們大管家江長老昨日將小人叫過去,交待了下準備半月後羣英宴的事。”

“羣英宴?那是什麼?”

“這可是城主府主持舉辦的美食盛會,每年舉辦一次,邀請城中各大靈膳坊、酒樓的大廚參加,席間每位大廚要獻上一道菜品進行角逐。江長老讓我去幫富貴靈膳坊準備參賽的菜品。”

富貴靈膳坊是傅家開設的靈膳坊,也有城中僅有的六家靈膳坊之一。

靈膳坊由於需要靈獸食材,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涉足的,即便是西山城四大武學世家之中,也只有傅、張兩家擁有全權控制、自主經營的靈膳坊。

傅雲聞言揚了揚眉。

通過這次比賽,將小龍蝦這道菜推向市場,藍鉗蝦的價值就能體現出現了!

傅崇興:“……勝者將能夠在接下來一年裏掛上城主親手寫就的“西山第一樓”匾額。”

傅雲聽完,心裏暗暗鄙視了那城主府一番。

我還以爲有什麼好的獎勵,搞了半天就一塊破牌牌而已,這城主還真是夠小氣的。

“所以,你們想用這道麻辣小龍蝦參賽?”

傅崇興點點頭:“是!相信一定能一炮而紅的。”

傅雲皺眉,立即道:“這不可能吧,好歹也是城主親自主持的廚藝比賽,而且還是和城裏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廚交手,我們傅家好歹也是城中的巨無霸,就拿出一道小龍蝦未免也太寒磣了些。”

傅崇興一愣:“那雲少爺您的意思是?”

“龍蝦宴。” 傅崇興、傅溯齊齊一愣,異口同聲道:“龍蝦宴?”

傅雲點點頭:“正是。小龍蝦這道菜其實有很多種做法,麻辣小龍蝦只是其中最常見的一種。既然是要參加比賽,評委們的口味偏好肯定各有千秋,如果我們以‘龍蝦宴’的形式一下子推出多種口味的小龍蝦,就能滿足不同人的需求,勝算就更大了。”

傅崇興、傅溯聽得不由連連點頭。

這主意好啊,這樣他們就能品嚐到好幾種口味的龍蝦了。

想到這裏,兩人不由直咽口水。

傅崇興連忙拱手道:“這小龍蝦是雲少爺您的首創,那除了麻辣小龍蝦之外。其他幾種烹飪方法的研究您看……”

傅雲立即擺出一副愁苦的表情。

“其實吧,這幾種烹飪方法我也只是在構思當中,還需要大量時間來嘗試完善。可你也知道,我現在沒這麼多時間啊!要修煉準備玄武宗入門考試,還要學習靈植知識,我都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幾瓣用了。”

傅溯連忙道:“靈植學習其實不用很着急的,羣英宴事關我們傅家名譽,傅雲你先幫下膳房這邊吧。”

傅雲暗笑:溯叔這個吃貨,說到美食,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傅崇興也趕緊接口道:“是啊,江長老這一日三次每次見到我就問羣英宴準備的事,雲少爺您可千萬要幫幫我啊!您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盡力而爲。”

傅雲暗地裏給他翹了個大拇指:果然上路,就等你這句話了。

假裝嘆了口氣:“既然兩位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只能盡力而爲了。還請崇興叔撥一批蝦給我,一會兒回去我就開始嘗試做做看。”

傅崇興當即拍胸口答應道:“包在我身上,後面的那些蝦給你100只,剩下的我給富貴靈膳坊的大廚先練習做麻辣小龍蝦。”

“多謝崇興叔了。”傅雲立即轉憂爲喜,“另外還有件小事,崇興叔可知道這藍鉗蝦的卵哪裏有賣?”

傅崇興:“這個膳房裏倒是存着不少,我剛纔也買了一批。雲少爺不知你需要多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