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按照網站與人間這邊的時間換算比,希拉里斯在裏面關了已經差不多三年了。


雍博文這段時間事情太忙,已經把這位妖王忘到了腦後,此時既然提起來,便起了放他離開的心思,又仔細問了下妖精養殖和販售這一塊的情況,確認即使讓希拉里斯離開,也不會影響這部分業務後,即登陸公司網站,進入希拉里斯所在的地圖。

當初這片地圖一片荒蕪,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如今卻是變成了綠蔭遮天的森林,其間妖氣瀰漫,無數小妖出沒,一派非人間的氣象。

希拉里斯住的小屋倒是沒什麼變化,只不過附近多了一個小湖,有兩個狗頭人身的妖怪正坐在湖邊釣魚,想就是希拉里斯培養出來的那兩個助手,已經脫離了低級妖怪的層次,開始變人化了。

而希拉里斯就躺在小屋門前的躺椅上悠閒地喝着茶,小虎妖萊絲則正逗弄着一隻剛剛妖化的小貓玩耍。

氣氛輕鬆而愜意。

不過雍博文的突然降臨打破了這種安詳輕鬆。

一看到雍博文,希拉里斯就立刻從躺椅上跳起來,畢恭畢敬地跪倒行禮,萊絲也抱着小貓妖跪下,倒是湖邊那兩個狗頭妖不明所以地看着這邊,不曉得來的是什麼角色,連手裏的魚竿都沒丟下,還是希拉里斯喝斥了一聲後,才慢騰騰跪倒。

“這就是你培養的兩個助手,都已經半人化了?”

雍博文隨意問了一句,也沒什麼情緒,卻把希拉里斯嚇了一跳,還以爲大天師閣下有什麼不滿,忙解釋道:“也不算什麼助手,只是比剛啓智的小妖聯明一些,我用妖法對他們進行半人塑化,也方便管理這些小妖,只要解除妖法,就會變回犬狀。” “不,不用解除妖法,這樣挺好的,讓我想起了阿努比斯,或許你能讓它們變得更聰明一些?”

雍博文看出了希拉里斯的緊張,便緊接着加了一句。

“當你不在的時候,它們可以替你掌管這個牧場,保證這裏的低級小妖持續生產。”

希拉里斯是個聰明妖。

足夠的頭腦與實力是他成爲妖王必不可缺的條件之一。

只不過在雍博文展示的神蹟面前,他不敢把這兩樣東西表露出來。

自作聰明的人往往都會死在自己的小聰明下,而足夠聰明的人絕不會自作聰明。

所以希拉里斯從打被放逐到這個世界中就一直保持着對雍博文足夠的敬畏,絕不耍任何小聰明,有一說一,有二說二,老老實實做事,踏踏實實蹲監。

但老實並不代表他就不動腦筋。

雍博文補充的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希拉里斯心裏開了鍋

我不在的時候可以替我掌管這個牧場?

這是什麼意思?

是要給我換個地方?還是想要殺掉我?或者是放了我?

希拉里斯悄悄地看了看雍博文,一身輕鬆坦然,沒有任何殺意,應該不是來殺妖的。

那麼就是換個地方或者釋放這兩個可能了。

希拉里斯決定小小的試探一下。

“大天師,您需要它們掌管牧場多長時間?如果時間很長的話,我就需要直接把它們升級,讓它們有足夠的智慧來管理這裏,比如可以語言交流?”

雍博文渾不在意地道:“高級一些沒問題,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裏以後大概就要歸它們管理了,我希望它們能夠有足夠的智慧來執行這項任務,以後也不要出什麼岔子。畢竟你回妖界以後,要忙的事情會很多,一些小來小去的問題也不能總找你回來解決不是?”

希拉里斯心中一震,呼吸立刻變得急促起來。

他低下頭,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既然這樣,我會將它們晉級成你專屬的妖衛,當然這需要您的兩滴鮮血,這樣它們會有足夠的智慧來管理牧場,又會絕對服從您的命令。”

小虎妖萊絲卻沒有希拉里斯這等深沉,聽到雍博文的話,就迫不及待地搶上來問:“大天師,您要放我們回去了嗎?”

“是啊,我這次來就是安排這件事情的。”

雍博文轉頭對希拉里斯道:“雖然你惹了不少事情,但畢竟沒有造成大禍,關了你這麼久,懲戒已經足夠了,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好,你和女兒就可以回家了。”

希拉里斯垂着頭,儘量讓自己的恭敬更加明顯,“大天師,感謝您的寬宏,我會永遠牢記您的恩德,從今以後希拉里斯就是您最忠實的僕從,我願意奉獻自己的忠誠與全部。”

希拉里斯深知自己這個妖王的身份在人間來說是何等的奇貨可居。

想當年人間術法興盛時,高人們可是最興跑到妖界去捉如他這般的妖王當寵物、坐騎、看門狗什麼的。

而如今,人間法術衰微,一般的妖魔精怪都是價值連城,更何況妖王?

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

大天師閣下救活了他,不計較他犯下的罪過,反而要放他回妖界,難道會一點要求也沒有?不如自己主動提出好了。再怎麼說這位也是能自創新世界的角色,放到什麼時代都是天底下頂尖的人物,給這樣的人物當坐騎、寵物、看門狗,也不算辱沒自家的身份。

這種想法在妖界也不算是新鮮。

想當年多少被捉走妖王成了高人的坐騎或寵物,在高人不需要它們跟在身邊的時候,都會被放回妖界,一點也不影響它們在妖界稱王稱霸或是興風作浪,反倒因爲它們身後有那些不好惹的高人,而使得其它妖怪不敢輕易得罪它們。

希拉里斯身爲一代妖王,在妖界裏得罪的妖怪自然海了去了。他琢磨着自己離開妖界也好幾年了,那邊肯定已經選出了新的妖王,他這一回去立刻會成爲新妖王的眼中釘肉中刺不說,以前的那些仇家也肯定會找上門來,若是有這麼一位高人當靠山,日子反而會好過些。

雍博文自是不知道希拉里斯這麼一句話的工夫,腦子裏已經盤算了這麼多的利害得失,饒有興趣地打量着希拉里斯,暗想:“弄這麼一隻威風凜凜的大老虎當坐騎似乎也挺不錯的,門規上就是不許役鬼,沒說過不許役妖,要不收了它?”但這個想法僅僅是一閃而過,雍博文清楚的知道這些妖怪向來桀驁不馴,沒有足夠的實力壓服它們,它們隨時都有可能反咬一口。雖然在眼前這個網站地圖裏,他能壓得這妖王死死的,但出了這地方,雙方實力就會發生重大轉變,就算現在收了這妖王,到時候還指不定有什麼變化呢。

“用不着,你怎麼說也是一方妖王,給我當僕從太委屈了。這樣吧,我打算建一道通往妖界的門戶,以後販賣些妖界特產,這事兒你回去以後上上心吧。”

希拉里斯微有些失望,聽了雍博文的要求,有些爲難,“大天師,建立門戶這件事情怕是不好辦。”

“怎麼?”雍博文有些不爽地挑了挑眉頭,“有難處?”暗覺這妖王着實不識趣,現在就講條件了,剛剛不收他果然是正確決定,或許再關他一陣子?

魚承世提出的殖民異界的想法深深打動了雍博文,而在地獄初期開拓的順利也讓他信心倍增,連帶着也想在妖界那邊這般做,有妖王在手開個門戶還是相當容易的。不過考慮到希拉里斯的妖國相當強悍,當年與俄羅斯法師協會打得兩敗俱失,想直接從他那裏開始殖民只怕不容易,而且會引起俄羅斯方面的不滿,所以雍博文考慮由希拉里斯選個荒僻安靜點的地方建一道門戶,圍繞門戶建設一個全新的殖民地,站穩腳跟後再慢慢發展。

希拉里斯見雍博文不爽,心中便是突的一跳,趕緊解釋,“大天師,不是小妖不肯幫忙,這建立門戶需要大量的奴工和資源,若小妖還是妖王的話,不管是用原來通往俄羅斯的門戶,還是建一個全新的門戶都不成問題,可小妖離開妖界有好幾年了,那邊肯定已經選出了新的妖王……”

感謝帥氣的豬哥哥看官的捧場。 妖界雖然也有國,但大部分都跟非洲黑哥們的國家一樣,是多個部落的集合體。

每個妖國的妖王都是國內各部落酋長聯合大會選舉出來的,實力比較強的一個部落首領。

希拉里斯就是虎妖一族的首領。

虎妖一族在該國內屬於實力最強的部落,但相對其它部落而言,也沒有絕對的壓倒性優勢。

希拉里斯要是離開十天半個月的還好說,可如今已經離開三年多了,部落肯定會選新的酋長,國內肯定會選新的國王,他這個前任酋長兼國王一旦回國,就會立刻處在一處尷尬的地位,連小命能不能保住都兩說,更別提搞建設界門這種大工程了。

雖然說回到妖界後前途堪憂,但在得知雍博文會釋放他的消息,希拉里斯還是一點猶豫也沒有的想要回去。

此地雖好,終非吾家。

再漂亮的籠子也只是個籠子而已。

妖怪們生於自然,長於荒野,對自由自在的生活的向望已經刻在了血脈裏,絕不會因爲一點點危險就當縮頭烏龜。

聽了希拉里斯的解釋,雍博文哈哈一笑,道:“這點你不用擔心,我調快了這裏的時間,你雖然感覺過了三年多,但實際上在人間只有一個多月,回到妖界,你還是你的妖王,什麼影響都沒有。而且……”他沉吟了一下,決定一次把話說清楚,“我不打算用你們原來的界門,那樣會影響俄羅斯方向與你們的貿易交流,我要一個新的界門,最好是不在你國內的,可以選個荒僻點的地方,最好不要與其它妖國發生衝突。我會在那裏建設一個基地,收購妖界特產。”

希拉里斯大驚。

大天師居然要在妖界建設一個基地!

當年俄羅斯與希拉里斯兩方打得血流成河,原因不就是俄羅斯法師法師協會想進軍妖界,在希拉里斯國內建立據點嗎?

妖界太平這麼久,就是因爲人間已經失去主動進軍異界的能力,如今大部分異界門戶都是當年術法興盛時建成的,當時的法師們還沒有太多想法,基本上就是到異界打打秋風搶錢搶糧搶娘們什麼的,對於搶地盤卻是沒有興趣,可如今的人間法師們雖然術法衰微,但貪婪之心卻遠盛當年,直接就想搶地盤,有了地盤那錢糧娘們什麼的,就統統都有了。

當年萬妖遷界,就是被人類給生生趕出人間的。

那場悲慘的大遷徙中,妖族死傷慘重,能活着抵達妖界的,不過千分之一,數千年才恢復元氣,好容易在妖界這蠻荒之地站穩腳跟,繁衍生息。這纔多少年啊,人類又要跑妖界搶地盤了。

難道還要再上演一次當年的遷界慘劇嗎?

不,絕不能答應他!

如果讓這個法術通神的天師在妖界站穩了腳跟,只怕會後患無窮,那我就會成爲妖界的千古罪人。

可是正面拒絕這位大天師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希拉里斯不敢想像,或許對方會一怒之下像掐死小雞一樣把他和女兒都掐死吧。

要不然先口頭糊弄過去,等回到妖界不做也就是了。

不,肯定糊弄不過去,這位大天師即有開天創世之能,怎麼會被些小伎倆糊弄過去,如果答應下來,他肯定會有一萬種手段讓我履行。

希拉里斯腦中念頭急轉,一時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回答的不免有些遲疑。

雍博文便問:“怎麼?還有困難? 婚婚欲醉:總裁我要離婚 說來聽聽,我或許可以幫你解決。是兩個異界門戶不能距離過近,選不到什麼好位置?”

希拉里斯聽到這句話,腦中靈光一閃,有了主意,當下苦笑道:“大天師說得是,我國地界有限,無法同時容納兩座異界門戶,若是再往遠,那可就是其它妖國了,您或許也知道,因爲我國和俄羅斯法師協會的交易,導致與鄰近妖國的關係一直相當緊張,邊境不時有摩擦產生……”

“那就是不能建了……”雍博文想得倒是簡單,一時沉吟。

希拉里斯卻怕他再起意直接用聯通俄羅斯的那座門戶,趕緊搶道:“倒不是不能建,在我國格魯斯妖國的邊境漫長,很大一部分都屬於蠻荒地帶,要是建一座門戶,倒是神不知鬼不覺,完全可以掩過格魯斯妖國,但門戶開啓時會產生界壁動盪,格魯斯妖國肯定會派人來查看,到時候肯定會發現這座門戶。您也知道,妖界對人間門戶向來特別在意,當年我們與俄羅斯剛接觸時也是狠狠打了幾次大戰才坐下來談判。如果格魯斯妖國派軍圍堵的話,可能會對大天師的計劃有些影響。我國雖然也可以出兵,但卻不能太過明顯的幫助您,那樣就會成爲妖界公敵了。”

希拉里斯的算盤打得好,直接拒絕小命不保,答應不做,下場只怕也不妙,倒不如一箭三雕,利用大天師對妖界情況不熟悉,把門戶建在鄰國境內,到時候通風報信,讓格魯斯知道大天師這邊相要建立據點的念頭,格魯斯派大軍必然會出動圍堵門前,讓大天師這邊的人就算是出來也沒有辦法開展建設,只能迎頭血戰,打得幾仗之後,就可以像當年與俄羅斯那樣和談協商了。雖然少不得讓格魯斯得些來自人間的利益,但卻以一座門戶牽制了格魯斯的兵力,減輕了邊境內的壓力。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又不得罪大天師,到時候或許還能左右逢源得到更多的好處。

雍博文聽完之後,卻滿不在乎地道:“不妨事,你只要建起門戶,負責開啓就行,其它的事情我這邊解決,要是打不過那個什麼格魯斯妖國的話,大不了就取消這個計劃好了。對了,到時候給我一些格魯斯妖國的情報。”他的想法自然不是如此簡單,讓希拉里斯建設門戶的主要目的是爲了獲取這個門戶的相關數據,到時候就算是這個門戶當真守不住進不去也不要緊,有了數據就可以在電腦中建模驅動,重新開啓。

一人一妖各自把小算盤打得噼啪直響,也不知到時會順了誰的意。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雙方談妥,希拉里斯立刻着手升級那兩個狗頭妖。

這個升級需要人間時間兩天,在此之前自是不能放希拉里斯離開的。

雍博文辭別希拉里斯,自電腦中出來,看了看時間,已近與逄增祥約定,便拉着艾莉芸先回了家裏。

他這些天一直在地獄裏,即不洗澡也不換衣服,弄得一身火燒火燎的炭氣味,老遠聞到了十之八九會把他當成賣燒烤的。

簡單洗了個澡,又換上了套乾淨衣服,便即出門。

因爲逄增祥說了這只是一次私人家庭之間的聚會,自然也不用穿得太過正式,雍博文是老一套的t恤牛仔褲運動鞋,艾莉芸則穿了套很簡單的連衣裙,淘寶網上淘來的,樣式很新,不過一看就是很便宜的貨色。

逄增祥把聚會地點定在了一處名爲金王府的酒樓,也是春城的老字號,着實有幾樣拿手的特色菜,當然同樣聞名的還有其高昂的價格,與市裏幾家四五星級的酒店菜價也不遑多讓。

因爲離着住處不遠,時間又還充裕,兩人也沒開車,就那麼靠兩條腿溜達過去,手拉着手,一路輕聲漫語,不像去赴宴,倒像專門騰出時間來壓馬路。

到了地頭,正是晚飯時段,就見酒樓前車來人往好不熱鬧,停車位都已經佔滿,卻還有車子陸續開過來,幾個負責停車的服務生忙得滿頭是汗

進門報了包廂號,服務生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了兩人幾眼,這才領着上樓。

兩人進了包廂才發現,裏面早已經坐滿了人,少說也有二十多號,男男女女分成幾堆聊得熱火朝天。

看到雍博文挎着艾莉芸進來,一衆人紛紛起身相迎。

這打頭的卻是雍博文最熟悉的四位,逄增祥、祈萌萌、顧西江和李木子,後面的老老少少中不少也是臉兒熟,一時叫不上名字,胸前都端端正正的彆着高級法師徽章,各色俱有,想也是春城法師協會裏有頭有臉的法師。

這些法師年紀都比雍博文高了一截,但卻如衆星捧月般把雍博文和艾莉芸讓到主位上。

雍博文推辭了一下,沒推出去,也就大大方方的坐上去了。

不說別的,單從協會階級上面看,他也是最高的,更何況今天這場子擺明了是衆人有求於他,若是太過做作,反倒讓人瞧不起。

雍博文坐好,衆人才分別落座。法師們都與雍博文坐一個桌,那些沒有法師協會身份的家屬坐另外一張桌。

衆人坐定,逄增祥便即吩咐上菜。

敢情雍博文和艾莉芸是最後到的,所有人都在等他們兩個。

菜是好菜,酒是好酒,擺滿桌面,便即開席。

逄增祥也知道雍博文貴人事多,大抵是記不清這些法師都是哪一個,便一一介紹,言談神態都是相當親熱,顯然都是一個圈子裏的。

審席之上大家都只說閒話,沒有人談正事兒,倒是吃喝得盡興。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在場諸位都是吃好喝好,又閒談片刻,有一法師提議去ktv消閒一下,贏得衆人一致同意。

雍博文也就無可無不可的答應了。

出了酒樓,衆人各上各車,浩浩蕩蕩直奔歌廳。

這歌廳原是那提議法師開的,最好的包房已經預先留了下來,想是早就計劃好的。

衆人興致勃勃地點了啤酒零食,開始輪着一首接一首的唱歌。

逄增祥卻悄悄拉了雍博文進入裏面的休息間。

祈萌萌、顧西江和李木子三人早在房間中等着。

這四人便是這小圈子的核心,也是春城法師協會的中堅力量,向來是緊跟魚承世腳步。

五人坐定,漫無邊際的閒聊幾句後,顧西江最先忍不住了,“大天師,前幾天我們在協會總部看了你攻佔驚怖魔王領地的現場視頻,你動用了好些機器傀儡,可是從電腦裏下載下來的?是靠什麼驅動的?”

顧西江的物華派做的就是傀儡生意,對電腦下載傀儡這件事情最是在意,研究也是最多,但一時還沒有什麼頭緒,畢竟他不是雍博文手頭有那麼多鬼可用,要不然的話也不會研發法力驅動核心來替代精魂核心了。而且就算是手頭有足夠的鬼,也不能賣一個傀儡搭一個鬼,所有僱傭鬼魂都是隻是打工的員工,不是賣身的奴隸,身分歸協會所有,將來到了日子都是統一超生轉生,要是賣了那還了得,協會第一個就不讓。

攻佔織田信長領地後,魚承世將不肯投降的數萬役鬼統統擄回人間,交給顧西江煉化精魂,不過所有權卻依舊是歸協會所有,顧西江雖然試着申請了一下,卻被魚承世給駁回了,理由是這批精魂協會有用,不能給他做商業用途。

做爲春城法師協會的核心成員,魚承世的計劃他是一清二楚,所以也是所有人中最心焦的。

等到大家都能上電腦下傀儡之時,就是他們物華派公司破產之日。

雖然說這傀儡有一部分是賣給普通的凡人富商,但大部分銷路還是術法界,如果大家都能從電腦裏下載鬼附上去就能用的傀儡,那誰還會來花大價錢賣他的傀儡?

物華派雖然不是隻會做傀儡,但這些年在傀儡項目上投資極大,已經成爲派中的支柱產業,就算是想要轉產,也得有時間空餘,要是一下子就全都停了,那可是承受不起的。

思來想去,這解決的辦法還得着落在地獄殖民這項上。

既然要擴張殖民,那以後要打得仗必定不少,抓來的地獄土著和惡鬼肯定很多,不見得每一個都會老實投降做二鬼子,那這些拒不投降的死硬分子的唯一下場就是煉化爲精魂另做他用。

如果物華派能得獲得這部分煉化精魂,以物華派專用法術重新制造老式精魂核心,安裝到下載的傀儡體內,那就比普通鬼魂附體的傀儡要高端好用,到時候專走高端路線也不是不可以。

但這個計劃的關鍵就在是雍博文。

在此之前,顧西江已經跟魚承世探過風,魚承世的表態也很明確,這些事兒都跟雍博文商量就可以,地獄殖民是由雍博文主導,所有事情也都由他負責。

所以,在這四人當中,顧西江其實是最爲急迫的。

明天端午,提前祝各位看官端午節快樂。 雍博文將那機器人惡鬼的具體形式講了一下,特意提到了惡鬼越強,能驅動的機器人就越大,只是到底還有其它什麼功效卻是還沒有試驗過,本來想借着實戰機會好好檢驗一下這些機器人惡鬼倒底能起多大作用,可惜那些頂着挺響亮名字的魔王卻是一個比一個不給力,稍一打就投降,根本沒機會真正開戰。

除了實戰檢驗外,再就是實驗室檢驗了,但傀儡與惡鬼契合這種檢驗需要很多專門的法術與設備,雍博文目前還不具備條件。

顧西江一聽,立刻拍着胸脯道:“這沒問題,大天師要是信得我過,那就包在我身上,別的不敢誇,但這傀儡與鬼魂契合的檢驗上,我敢說是全國,不,是整個亞洲第一流的水準,跟西面那些法師比起來也毫不遜色。”

“這太麻煩顧掌門了。”雍博文立刻客氣地道,“還是不用了,反正地獄惡鬼多,慢慢在實戰裏檢驗也就行了,要是因此耽誤了顧掌門的生意,就不好了。”

顧西江心話說,再耽誤我就要連飯都吃上了,忙道:“不麻煩,不麻煩,說起來,我也是地獄開發公司的股東,但白拿分紅也是心有不安,一直想在幫公司出份力,若大天師有地方的話,我可以在地獄那邊建立一個實驗室,一方可以檢驗傀儡與鬼魂的契合與應用,另一方面還可以直接將那些不肯投降的惡鬼煉化爲精魂,第三呢,要是大天師在地獄裏發現什麼特殊的精魂土著之類的,可以隨時在實驗室裏檢測,一舉三得。”

這地獄開發公司到現在正式成立不過兩個多月的工夫,第一季的魔英花剛剛收割產粉,到公司還沒有正式營利,沒有一個股東拿到分紅,天曉得顧西東怎麼會因爲這還沒拿到的分紅而心裏不安。

不過,顧西江說得也有道理。

雖然人間跟地獄打交道已經有些年頭了,甚至還有好些高人曾經在地獄長期呆過,但對於人間來說,地獄仍舊是一個相當陌生的世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