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接着,瀟雨閉起眼睛,感受着暗印宮的萬境之力,希望憑藉這樣來找到那些碎片,但是依然一無所獲。


“這裏的萬境之力都是一個樣…”瀟雨想,“不過,想深一層,既然那些碎片是打敗他——夜蓮的關鍵,而且我又拿了一點,那麼他怎麼可能還會放在這裏…”

“……我一直在避免思考到這種情況,因爲那是唯一的希望…”瀟雨十分無力地站着,“因爲我,真的沒辦法………”

“……不對,不是沒辦法…”瀟雨好像想到了什麼,“剛剛打到他了,是他在猶豫失神,還是其他的原因…”

“總之,還是有辦法的,先去找小瑤…”瀟雨細聲自語,“然後,再出去找到夜蓮……”

說着的同時,瀟雨動起身來,往外面跑去。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瀟雨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整個烏魅城都被黑色的煙霧所纏繞,無論是道路亦或是房屋,這些黑色的煙霧無處不在。

“夜蓮那個混蛋,他到底想幹什麼?”瀟雨有點憤怒地說道。

“他到底在哪裏?”瀟雨四處觀望,查找着夜蓮的身影,半空中的牢籠,被冰住的大人,還有,外面的黑色煙霧,周圍的環境沒有一處被他忽略。

“……我們難道要靠那傢伙拯救我們的城市嗎?”小星擦了擦眼淚,好像被瀟雨所觸動一樣,他停止了垂頭喪氣地哭泣,站了起來,鼓勵着周圍的小孩子。

“我們應該要用我們自己的雙手來拯救我們的城市,不是光靠他…”小星繼續說道,但是周圍的小孩子依然無動於衷。

“可是應該怎麼辦,我們又不知道怎麼逃出這個籠子…”一個小孩垂頭喪氣的說道。

“總之,不要放棄……”說着,小星就嘗試着用各種方法逃出去。

“我也應該不要放棄……”瀟雨有點被小星的行爲所觸動了。

“瀟雨哥哥,我怎麼找也找不到你說的那些碎片…”劍小瑤氣喘吁吁地從闇冥殿裏走出來。

“抱歉,小瑤,我也找不到,不過我一定會像小星那樣的…”瀟雨望向小星,意味深長地說着。

劍小瑤聽得一愣一愣,她又望向小星那邊。

“總之,小瑤,要快點找到他,不然這個城市會被黑色煙霧所包圍…”瀟雨說着便跑起來。

劍小瑤這才注意到這個城市已經變了另外一個模樣,她嚇得說不出話來。

“你來了…”突如其來的聲音傳入了奔跑中的瀟雨的耳中。

瀟雨立馬停了下來,尋找着聲音的來源,他望向某個房子的屋頂,只見夜蓮站在那裏,俯視着瀟雨。

“看樣子你是沒找到那些碎片吧…”夜蓮輕笑了一聲。

“看這美麗的景象…”夜蓮把手揮向周圍的黑色煙霧,激動的說道。

“是不是有種花正含苞待放的感覺……”夜蓮再說。

“因爲還沒完成,等我讓那些大人還有小孩像老人一樣昏迷,就會讓你知道暗之美是什麼…”夜蓮有點陶醉的說道。

“你這混蛋在說什麼…”瀟雨有點憤怒,“你還想讓其他人昏迷嗎?”

“可惡,我不會讓你得逞的…”瀟雨說着,並立即吸收萬境之力,準備着發動招式。

“看我的鳳凰之火…”接着,瀟雨的一手燃燒了起來,化成鳳凰一般的模樣。

“之前沒對他用過鳳凰之火,也不知道有沒有用…”瀟雨內心想到。

之後,燃燒的鳳凰之火從他手中飛出,鳳凰在空中飛舞,交織出一道曼妙的軌跡。

“這個鳳凰之火,幸好在玄極師父那裏加強了…”瀟雨控制着鳳凰之火的軌道,思考着,“可以不用再燒燬我的衣服了……”

不過,任憑瀟雨的鳳凰之火怎樣飛,怎樣燒也好,對夜蓮一點作用也沒有。

“…我沒告訴你嗎?”夜蓮見到瀟雨的鳳凰之火對他沒什麼作用,說,“萬境器具所產生的我是隻有用萬境器具才能消除的,而萬境器具夜神冥被暗裂帶走了…”

“所以說,你現在是不可能打倒我的…”夜蓮再說道。

“怎麼會?”瀟雨無力地說,“那我之前做的……”

“雖然現在的我只是依附在破碎的花瓶碎片裏,不過,就算把組合好的花瓶給你,你也一樣不能打倒我…”夜蓮笑着說。

“你乖乖地看着這個城市完全黑暗吧…”夜蓮對瀟雨下了最後通牒。

“…不,不要,我真的做不到…”瀟雨大喝道。

“現在的我只剩下這一招了……”瀟雨狠狠地瞪着夜蓮,內心想到。 “上次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冰魄龍的強大,而且我又見識過暗裂的劍之強力,還有南山子葵,面具男…”瀟雨內心想,“……我一直在思考着應該以怎樣的方法去鍛鍊自己才能像他們一樣強,以怎樣的方法才能查出雪茫村的真相,要怎麼做才能不像面具男說的那麼弱………”

“當時,我在玄極師父的指導下,理解到除了萬境之力的探測,還有萬境之力的強力一擊……”

“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用纔是強力…而且也不明白暗裂的招式是如何地運用萬境之力……”

“我知道萬境之力有很多種運用的方法,但是我一直以來只會探測與吸收放出招式,或者說好多人也只會這兩種,但是蝶卻會其他地運用方法,不過也不確定是不是其他的,新穎的方法…”

“所以,我在這裏要用出的就是,我在這段時間內所領悟到的,自己的原創招式……”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這招必須在這裏用出來……”

瀟雨突然從他的內心世界走出,說了一句:“夜蓮,看好了,這是我上次對抗暗裂沒用出來的招式…”

“看我的天正飛龍…”瀟雨擺好架勢,說了一聲。

“天正飛龍?”夜蓮愣了一下。

“你應該很清楚你的任何攻擊招數都對我沒有任何用處的…”夜蓮隨口一道。

但是,瀟雨並沒有回答夜蓮的這句話,反而準備着發出這招——天正飛龍。

隨即,在瀟雨的身面前騰躍在一條小龍,它眼神凌厲,模樣兇狠,而且還不時噴出凍氣。

“這就是我根據冰魄龍的模樣製成的——天正飛龍。”瀟雨說道。

“雖然你用招式還原一條龍好厲害,但是你應該知道你做什麼都沒用的。”夜蓮看着天正飛龍說。

“不試試怎麼知道?”瀟雨輕笑了一聲,道。

“去吧,天正飛龍。”瀟雨大吼。

只見天正飛龍往着夜蓮那邊一騰一躍,而夜蓮則不爲所動,他着手於將烏魅城變得完全黑暗。

就在這一瞬間,天正飛龍加快了速度,它直直地穿過了夜蓮的身體,而夜蓮見到在自己身體中的天正飛龍,笑了一聲。

“就這樣嗎?你所謂的天正飛龍…”夜蓮輕蔑地說道。

但此時,處於夜蓮身體之中的天正飛龍它從它口中噴出了冰錐,這些冰錐往夜蓮的腳直下。

掉落的冰錐劃傷了夜蓮的雙腳,瀟雨見此,輕笑了一聲。

隨之,他更控制天正飛龍再加快速度,往着夜蓮的身體不斷穿入然後離開,如此反覆。

夜蓮見此,有點不耐煩及憤怒,他說道:“你把我的身體當玩具是吧…”

“本來我還想看看你的天正飛龍到底……”夜蓮頓了頓,“但是現在還是先把你解決了……把我的身體當成玩具…”

之後,夜蓮甩甩手,將那些黑色煙霧再次纏繞着瀟雨全身,特別是手腳,使得他不能動彈。

“…可惡,動不了………”瀟雨掃視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想,“…不過,天正飛龍……”

“這下子就老老實實地看我實現完全黑暗吧,就像滅之聖子…”夜蓮帶有敬佩說道。

“你真的以爲天正飛龍會因爲這樣而停止嗎?”瀟雨輕說道。

天正飛龍不斷地加速衝入夜蓮的身體,隨之離開,如此反覆。

“…哦,原來如此,這隻龍是可以自己活動的…”夜蓮看了一下瀟雨還有天正飛龍,恍然說道。

“說錯了,應該說是靠我的手指…”瀟雨想,嘴角稍稍微微上揚。

“不過,這樣的龍…”說罷,夜蓮打算對天正飛龍用黑色煙霧,但是被快速躲過。

夜蓮眼見不能阻止天正飛龍,怒火中燒,不斷往其使出煙霧,但是依然比不上天正飛龍的速度。

瀟雨見到這樣的夜蓮,微微地笑了一聲。

“好的,看我進一步的天正飛龍…”瀟雨微笑着說道。

在瀟雨他的話語剛剛落下的時候,夜蓮被攻擊了,從他注視不到的後方。

“…這是?”夜蓮把注意力稍微轉向後方,他見到了三隻天正飛龍正對他使用爪擊、嘴噴冰錐等攻擊。

夜蓮由於招架不住這些出自天正飛龍的攻擊,他跪落在地上,齜牙咧嘴的說:“可惡,竟然這麼做…”

“從剛纔我揍到你的時候,我就一直考慮着是什麼原因導致的…結果讓我想到的原因之一,也是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在你專心致志的時候,你不會煙霧化……”瀟雨說道。

“雖然我缺少花瓶,但這也是你致命的弱點……”瀟雨瞪着夜蓮,說道。

“好吧,雖然這不是我的作風,就讓我打到你讓烏魅城恢復原狀爲止……”瀟雨惡狠狠的說道。

隨之,幾隻天正飛龍的飛躍與攻擊讓夜蓮毫無辦法,不能兼顧。

所以,夜蓮他在萬不得已的時候,也就是現在,他說了一聲:“等着…”之後,就化爲一團煙霧從天正飛龍的攻擊逃跑了。

而纏繞在瀟雨身上的黑色煙霧也解除了。

“他就這樣認輸了嗎?”瀟雨望了望周圍依舊的環境,以及望了眼不在纏繞在他身上的黑色煙霧,“不……不是,他應該是尋找着攻擊我的機會…”

瀟雨控制着天正飛龍,他的頭不時在四周圍環顧,四處戒備着。

但是,夜蓮沒有如他所料的攻擊他,而是將周圍環境的黑暗進一步加劇。

因爲映在瀟雨的眼眸中是不斷變得更黑的街道以及建築物。

瀟雨見狀,他馬上閉起眼睛,感受着周圍的萬境之力,希望可以找到夜蓮的所在地。

“可惡,周圍的萬境之力還是一個樣,什麼都找不到…”瀟雨不時頭冒汗珠。

“夜蓮那個混蛋到底在哪裏……”瀟雨感到陣陣頭疼,不由地捂着頭。

就在瀟雨他頭疼着到處奔跑尋找夜蓮的時候,這個城市——烏魅城,完全變成了一個只有黑的城市。

“從剛纔開始就越來越黑…”瀟雨停止了腳步,伸手不見五指地,“現在已經完全看不到了……他已經完成了嗎?”

“可惡,我還是救不了任何人……小瑤…”瀟雨憤怒地說道,眼角崩出些些淚花,“我還是太弱了,不僅連南山子葵都救不了,而且連這個烏魅城的人也一樣……”

“明明再也不想像那時候一樣什麼也做不了……”瀟雨帶有哭腔的說道。

“也不想再見到像雪茫村、暮色村那樣的慘劇…”瀟雨再說道,“也很想知道雪茫村……蝶他們幹了什麼……”

“我太弱了————”瀟雨大聲哭喊。 這時候,處於瀟雨周圍環境的黑色煙霧把他全身上下都纏繞着,使他再一次不能活動。

“我,現在來報剛纔的仇了…”在瀟雨前方的黑色煙霧聚集在一起,聚成了夜蓮的模樣。

夜蓮一步一步地往瀟雨慢慢走來,他邊走邊說道:“就算他們說過,在清楚一切之前,不能對如此的紕漏之處出手,但是——”

“把你的手腳拔掉,再讓煙霧代替,應該很好玩吧……”夜蓮面無表情的冷笑道。

“做得到的話就來啊,雖然我不知道你在什麼地方,但是,別讓我見到你……”瀟雨惡狠狠的說,“我怕你會像剛纔那樣被我打得落花流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