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揮舞著拳頭沖了上去與欺負格木的那一群人扭打在了一起。可是優勢很明顯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休得就被他們按倒在了地上開始拳打腳踢,一分鐘之後被迅速趕過來的魔法糾察隊制止了這兒童之間的紛爭。


打人的男孩兒們被很快的調查清楚送回家並對他們的家長進行了嚴重的口頭警告還要求對於這些鬧事男孩兒家長的對他們進行為期三天的禁足。休得與格木,對於他們來說一位很漂亮的大姐姐給他們好幾塊很好吃的糖果,這些糖果好像是能根據自己的想法變化味道一樣。

格木身上很快被使用水魔法的女法師將水排干,而休得則是被溫和的水元素慢慢的幫助身體的血液循環系統疏導了堵塞的毛細血管,把打的像豬頭一樣的他迅速的回復了常態。還用水元素幫助他洗乾淨了挨揍時衣服上粘上的塵土。

「嗨!傾嵐你怎麼和我說著說著,就消失不見了。你還沒有告訴我萬聖節裡面的女巫最後怎麼樣了呢?」一個身體有些小肉的**歲男孩兒急急忙忙的從街邊上的傳送門跑了過來,臉上帶著有些焦急的樣子身後一名帶著假髮頭的管家跟了上來。

「好啦!金斯德!人家在執行任務呢!一會兒回去和你講。」傾嵐面帶微笑快步走了過去。「對了這兩個小弟弟的風箏壞了,你幫他們買一個吧!」

「好的,這都是小事。」金斯德回頭對著面無表情但很敬業中年管家「克爾,你帶著他倆去街上,買一個最好的風箏。不用擔心我的安危,這裡可是有最年輕的大法師傾嵐在呢!」

「好的,沒問題少爺。」對著一臉迷茫的休得、格木二人說著「請兩位和我一起來。」

說著轉過頭就走向魔法傳送門開始設定前往主商業街的坐標,而休得與格木一聽可以有新的風箏當然一臉歡喜的跟了上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歷472年,天資聰慧的休得與格木通過自己十幾年不斷的努力當上了法師協會通天塔第十五層構築區的主管法師,兩人對於神奇的構築魔法產生了極大的熱情與憧憬。兩人的關係也更加的親密,雖然海洋天堂對於同性戀並不是很排斥,但這樣的排斥只是相對於神聖帝國而言的,畢竟大多數人還是很看不慣他倆。

除非必要通天塔里的法師很少願意去哪裡,包括剛剛被選入的實習魔法學徒也從不選擇這裡,可是對於魔法的熱愛與對於真愛追求的他們又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呢?繁重的體力活完全可以交給剛剛做出的傀儡來去完成。直到這一年的三月格木被查出患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

這樣的晴天霹靂,突然之間打破了休得與格木安靜而又祥和的二人世界,休得因為得知這樣的消息每天都鬱鬱寡歡不願意說太多的話。每一天都在用熱情的酒精來麻痹自己,他將手底下所有的研究工作都放下了。

每一天都是在酒精與睡覺中度過,自己瘦的比一天天肌肉萎縮的格木還厲害。而格木不知道為什麼每一天都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在研究著什麼,直到有一天喝醉酒的休得再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愛意與心中的悲傷一腳踹開了格木的實驗室大門。

他赫然發現了一幕,驚天動地的改變。格木的實驗室里出現了一個高高胖胖的金屬傀儡,因為他知道,金屬鐵對於魔法的傳導性與穩定性是最不好的,很少會有純金屬的傀儡就算是用於戰爭的傀儡,必要的零件都會由秘銀或者是金烏金來代替。

他赫然大怒對著趴在地上用一隻手對金屬傀儡調整的格木說道。

「你個白痴在幹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鐵的屬性么?就剩了這麼短短的幾個月!你就不能好好的陪陪我么?」

格木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放下手中的扳手,面無表情的走到比自己高了一頭多的休得面前。用自己的還能行動的左手牢牢的抱住了休得的腰部,眼睛里留下了悲情的淚水漸漸的濕透了休得褐色的法師袍。

「對不起!對不起休得,我錯了。我沒有完成當初我們的承諾!你一定對此很失望,一起等到我們長出白髮,一起收養我們的孩子。對不起!休得請你原諒我的身體。他不能再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休得溫情的推開趴在自己胸口處的格木,用手指輕輕擦乾格木眼角上的淚珠。什麼也沒有說就吻上了被淚水打濕有一些鹹味的,乾澀的雙唇,同時手也伸進了格木沾滿機油的法師袍。而格木也沒有想前幾次那樣的拒絕他,迎合著伸出了自己的小舌頭……(註:剩下的不方便描寫更多的細節,請各位腐女讀者大大們自行腦補。)

第二天清晨休得扶著自己頭疼欲裂的腦袋,做來起來發現手上沾滿了粘乎乎的液體。昏暗的實驗室裡面濃重的血腥味,從他的鼻腔再到顱腔直到大鬧雙眼朦朧的他立刻驚醒。看著自己左手粘乎乎的液體分明是已經沒有了氧氣而變得暗紅色的血液。

雙眼通過昏黃的魔法光線希望可以找到他最擔心的那個人「格木」可是他失望了在試驗台面前只有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他猛地站起來想跑過去可是不小心摔倒了忍著摔倒的劇痛他拚命的爬到已經變冷的格木身旁,他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彷彿在告休得不要因為他的不辭而別感到悲傷。

休得抱著格木的屍體大聲哭泣,眼淚散落在格木的全身流進了格木空口上的大洞。那裡本來應該是心臟的位置,此刻已經變成了黑洞洞的血窟窿。就在這時休得耳邊傳來了機械般的聲響。

「爸爸……爸……爸,不要……哭」試驗台上的胖傀儡張口說開了話,胸口處赫然是一個跳動有力的心臟,傀儡的一隻手拿著一張用血寫成的書信。

「親愛的休得哥哥:

我親愛的休得,不要因為我的離世而哭泣。也不要因為我的一時執著而感覺到憤怒,你永遠是我最愛的休得哥哥。雖然我的肉體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但是我一直與你同在我做的傀儡里爾斯·肯亞就是我還在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證明。以前總是從書上看到最完美能與金屬鐵融合的除了高深莫測的古德里安參謀長,就只有魔法師的心臟。如果說你能看到這份信就代表我成功了,希望你能幫我完成他。我最愛的人啊!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愛你的格木·夏里戈爾」

看著手中的書信,休得並沒有停止心中的悲傷與憤恨。他將腦子裡所有的怒火全部發泄在了嘴裡還在喊他爸爸的里爾斯·肯亞,可是當他把傀儡拆到,傀儡內部的循環系統突然停止了,因為他發現整個傀儡的循環系統都與格木的心臟緊密鏈接如果強行取出心臟或者破壞循環系統,心臟會立刻死亡停止跳動。

最後他只好無奈的將里爾斯·肯亞組裝好,並幫他安裝好了雙腿。但是休得依然很恨奪走了格木生命的里爾斯·肯亞將它趕了出去。讓它在海洋天堂裡面默默的流浪……最後休得花了整整四年做出了與格木·夏里戈爾不管是從身高還是語氣,動作都像極了格木的傀儡可是這個傀儡沒有心臟也沒有任何的靈魂。

他只能用死去格木的骨頭作為它的仿人能量體進行維持這可是這種東西一天比一天的需求量大,總有一天格木將會徹底的離開他。

神歷476年2月休得·利柯與格木·夏里戈爾一改往日的低調行事將自己手頭上所有新型發明的服務型和工作型的傀儡全部拿了出來公布在一年一度的法師協會年度新魔法發明大會上。其中服務型3號、工作型的6號以及戰鬥型90號被廣受好評。

服務型3號設計之初互就是用來幫助一些大型的飯店賓館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外觀形狀長的非常接近人類通過魔法驅動的發音器甚至還可以說出簡單的人類語言。震驚了整個會場的所有觀眾和一些對於魔法有著深度研究的老法師。

這可以說是一個革命性的創新,因為人們知道在他們所認知的範圍之內。魔法傀儡是人類整個對於機械魔法結構的一個全新的認識,是古德里安為了應對傷殘的士兵無法具有正常的戰鬥力所發明的魔法機械假肢上基礎的發展而來。

他們不會說話只是會用自身的零件發出巨大的響聲來震懾敵人。在麥金塔帝國與神聖帝國的戰爭時期,神聖教廷的牧師以及神職人員秘密研究的大型戰爭傀儡,將傀儡的戰鬥能力發揮到了極致他們只是用來攻城,由於這是違背他們信仰的所以在戰爭結束后一直不承認這是他們自己生產出來的。

工作型的6號形狀並不是很大,形狀很像是一個加大版的巨型蜘蛛它主要是用來維修幾乎遍布在海洋天堂每一個角落的魔法監控儀所涉及的,自身應用了黑魔法師牛頓·卡亞當的重力魔法可以熟練的改變自身的重力。

這樣使得這些工作型的魔法傀儡一個攀登任何地方不管是冰川、灑滿油脂的城牆。擁有八條腿的他們可以隨意的征服,這也很好的解決了維修魔法監控儀需要一個對於魔法有高深控制能力法師的問題,可以讓這些突出的人才有更多的魔法來進行自己的魔法研究。

戰鬥型90號它的戰鬥力與前幾代相比十分的無力,因為他們安裝的並不是魔法製造的仿人型的腿,而是更加方便行駛在海洋天堂平坦的路面上。速度很快最高可以達到每小時80公里它們身上擁有可以發出強力的麻痹術射程在50米範圍內而且精準度很高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進攻手段。它的主要功能是為了制止碼頭區勞工與水手的紛爭,減少人員的傷亡以及法師糾察隊對那裡投入的過多精力。

休得·利柯與格木·夏里戈爾的新發明得到了很多人的讚賞,同時也引起了神聖教廷的注意。他們想盡自己一切的可能性將二人挖到神聖教廷的秘密研究院,不管是金錢、地位、美女、殊榮。

休得·利柯與格木·夏里戈爾都從為之動心直到一名擺著白色面具身穿黑色的神父裝的老者拿著一本神聖教廷視為禁書的《萬聖節之夜》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什麼也沒說,當休得·利柯翻開書頁,那位老者從他的面部表情知道休得·利柯動心了…… 「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按照這樣的順序來殺人?我怎麼就一直想不通!」阿里苦苦的在一次又一次的否定自己的判斷,在房間裡面穿著便衣來回的踱步。窗外美麗、祥和的大海美景一點都不能平伏阿里內心的急躁和臉上的愁容。

而床上睡大覺的金斯德則沒有良心的打起了呼嚕。白天和黑天也對上午的發生事情耿耿於懷,因為就連他們所認知的最兇殘的「今」也不會這麼殘忍的將獵物剝皮最多也就是分成小塊餵食自己的孩子。

急匆匆的吃過午飯他們就已經出發前往下水道尋找老約克去了。莫提剛剛回到房間努力的平靜著內心的情緒獨自一人去完成昨晚沒有進行下去的任務。

一臉愁容的阿里走出房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掏出一直別在自己后腰處的槍。仔細觀摩者這個山地矮人工匠們設計的藝術與古德里安高超只會的結合體,他一手打開轉輪裡面赫然是六個用秘銀打磨的十分耀眼的六枚破法子彈。整個槍體也十分精美每一個細節上都十分的考究。

聽莫提說這是古德里安一身中從未離開過的武器之一,還有一件就是寄存在法師協會頂層歷代會長手裡的黑色魔法短杖。相傳你要是擁有與古德里安一樣強大的魔法能力就可以統領這個世界。

可是事實是距離古德里安離開人世,整個琳達大陸上就再也沒有人可以完美的發揮這根短杖的威力,包括阿里現在手裡的「槍」阿里曾經在莫提不知道的情況下扣動過扳機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生就連強大裡面的子彈都不願意跑出槍口。

阿里收起手中的強整個人癱倒在舒適的沙發上面,摘下藏在襯衣裡面深藍色的魔法水晶握在手裡將左手拿著的黑色筆記本蓋在自己的臉上,也一改前面臉上疲憊的愁容很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你好!請問我可以幫你做點什麼?」一個女性的聲音出現在阿里的腦海里。

「幫我打開麥金塔帝國的圖書庫,找出有關一些禁忌的書籍。我想了解一下有關一下特殊的魔法儀式。」

「好的,請你稍等。」一座大型的圖書館形成在阿里的腦海里,每一個書架都足有3米高,裡面擺滿了玲琅滿目的圖書,從三歲小孩看的童話故事到八十多歲老魔法師的筆記這裡幾乎是整個麥金塔帝國時期所有書籍的總和。

一本本有關禁忌魔法的書打開書頁飛落在阿裡面前的書桌上。

「閱讀!」阿里很愜意的靠在腦海里形成的沙發上靠著。

剛才那個女性的聲音很機械似的一個字一個讀了出來。

「邪教,天理教祭祀標準將十八名同天月經的處女殺死在祭……」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來是莫提姐姐啊!你昨天唱的夠好好聽啊!」大大的眼睛笑起來很好看。

「休得今天在家么?」莫提看著這位滿臉陽光的小男孩。

「在的,莫提姐姐你進來吧!」格木將黑色的金屬大門打開,很熱情的拉著莫提的大手。

「休得!休得!!別玩捉迷藏了!有客人來了!是昨天那位唱歌很好聽的姐姐。」格木雙手放在嘴巴的左右兩邊大聲呼喊著。

「噢!真沒想到你來了!現在可沒有到晚上的狂歡時間。」休得順著鐵鏈從房樑上滑下來,拍拍自己弄髒的衣服走向旁邊的水池開始洗手。

「真的沒有想到,你們都這麼大了還喜歡玩這種小時候的遊戲。」莫提臉上帶著微笑看著這對充滿活力的特殊情侶。

「那是當然啦!這是我和休得從小最喜歡的遊戲之一,我們共同最愛的就是到外面廣場上放風箏。」格木趕緊搶著說道,同時一手指著前方不遠的牆上掛著的紅龍風箏。

「是嘛!現在能保持這樣童心的人很少了呢。」莫提的眼光從格木上身轉移到休得身上。

「我今天是有一些別的事情和你們談一下。」

「好的,沒問題你稍等一下。」休得拍拍手服務型的侍者傀儡馬上開始收拾起亂糟糟的會客廳。

把亂放的酒瓶和酒杯撤走換上上好的鹽焗腰鼓和一些很美味的小點心。客廳里東倒西歪的裝飾物也很快的被扶了起來,小小的窗台上擺放著各式各樣對於他們倆成就認同的獎盃被這些傀儡們打掃的很乾凈。

「好了,請坐吧!我尊敬的客人,我不知道我可以給於你什麼樣的幫助。」休得坐在沙發上面連禮儀式的笑容抬手示意莫提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

「我想了解一下,關於魔法傀儡的一下相關知識以及這些魔法傀儡是如何運作的,而且也想讓你幫助我們分析一下你對於最近比較猖獗的魔法傀儡**案有什麼樣的看法。」莫提掏出自己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一臉認真的開始準備進行記錄。

「這個么!關於魔法傀儡的事情我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你也知道我們倆的關係一直以來我們都是深居簡出的對於外面的事情相對於來說了解的很少。但是關於魔法傀儡我只知道金屬鐵對於魔法傀儡的製造是一大忌諱,因為它很不穩定如果魔法能量稍有不穩定就會土崩瓦解,這個傀儡就相當於是個廢物。」休得一手摟著格木,一手拿起桌子上的點心吃了一口。

「實在抱歉我早上起的有點晚,沒有吃早飯你要不要嘗一嘗這可是格木親手做的很好吃的。」莫提忙完記錄伸手拿起身前桌子上草莓味的點心咬了一小口。

「嗯,謝謝!真的很好吃!」莫替忍不住誇讚了一句。

「那好吃就多吃點,我現在就去在做一些走的時候你可以帶給你的同伴們吃。」格木起身掙脫開休得在自己身上作亂的大手起身準備走向廚房。

「那就麻煩你了,格木!」

「好說好說都是些小事。」

休得看著消失在客廳格木的背影接著說道「魔法傀儡本事並沒有自己的意識和行動命令他們都是根據……」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午後的陽光依然十分的強勢,尤其是在海洋天堂的上空彷彿是有兩個太陽一樣。在拚命的要榨出地面上多餘的水分,可是效果並不是盡如人意空氣中大量的水分只會讓人們感覺到很悶熱。

這發生的一切都被通天塔旁邊的氣候控制塔所裡面的法師時刻通過氣候測量儀實時的掌控,正在著手準備降雨法術的他們正在通過魔法將漂往遠方的雲朵拉回來準備形成積雨雲。讓美麗的海洋天堂來一次痛快的冷水澡,最快也要傍晚的時候才能下吧!

桑拿似的空氣中「鋼拳」被老約克派到下水道的入口處等待本該是今晚才會到達的客人們,心裡很不情願的「鋼拳」早在心裏面怨聲載道憤恨的踢著腳下的酒瓶子。脖子上的白毛巾早已濕透,他不得不摘下來用力擰出多餘的汗水,雖然心裏面有怨言但多數是對白天和黑天的哪兩個小傢伙的……

即便是在炎熱酷暑的天氣也絲毫不能減少商業區與碼頭區的人們對於錢的熱情程度,自由市場上不斷有人兜售來自家鄉或者別處的快消品以及土特產解暑的利器冰激凌就在各個糕點店裡的櫥窗上。

終於黑天與白天出現在狹小的巷子里雖然說有陰影來幫助抵擋耀眼的陽光但是還是降低不了周圍的氣溫,白天也難得的穿上了方便行動的短褲一手拿著冰激凌另一隻手拿著調羹大口大口的吃著。

大老遠的「鋼拳」就跑過來打著招呼。

「嗨!你們終於來了,跟我走吧!老約克早在等你們了。」

「鋼拳」擠過白天與黑天身體之間的空隙往街上走。

一路上都是只能並排三個人勉強通過人煙稀少的小巷子。「鋼拳」的腳步走的很快就好像是要甩掉後面的兩個跟屁蟲一樣左拐右彎的前往老約克的地方就和一個迷宮一樣,如果沒有熟悉的人幫忙帶路,任何人都不可能發現一個小巷深處還有一家僻靜的三層麵包房,這裡的溫度顯然比外面要好很多因為這裡的進光量相當的少。

門口全部都是一個個賊眉鼠眼的小偷手裡雙手拿著熱氣騰騰的黃油麵包身旁的油紙上則放著一塊煙熏肉和一些蔬菜再看到「鋼拳」身後跟著倆個陌生人時都停止了進食,賊溜溜的眼睛們都發出了警覺的目光。

「鋼拳」撇了他們一眼低聲的說道「他們是老約克請來的客人你們誰要是敢動他們身上的東西,可以試試看看你們的手還會不會在!」

一進房間客廳裡面都是一些身著華麗服裝的人,也有同「鋼拳」一樣的壯漢。他們都三三兩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咖啡杯中還有剛剛倒好的咖啡一旁是各自喜歡的飯菜或者是飯後甜點都在熱情的交談著,說著今天上午的所見所聞。

例如:今天的紅狼號貨船的目的地是哪裡、最近哪一些是銷量最好的快消品、法師協會雇來的行政專員今天又在那裡卡了一些少的可憐的油水等等一些事情,但是人們談論的最多的則是今天上午在安定區發現的那具殘忍的女性屍體……

沒人理會今天「鋼拳」帶來的兩個年輕的陌生人,因為他們通過自己的眼線早已經知道他們的老大老約克今天要幹什麼,當然也沒有人上前隨便的打招呼。他們知道多說一句話會遭受到老約克什麼樣的懲罰……

「鋼拳」徑直的帶著黑天和白天上了三樓,一推開門裡面沒有絲毫的陽光只有用來照明用的黃色的魔法燈。三樓整整一層都是一個巨大的辦公室老約克坐在舒適的椅子上面雙手十指交叉擋住了半張臉。辦公室的一角上面有一個木質的小床上面是一個沒有了鼻子的男人在睡覺。

「歡迎你們的到來!我親愛的小朋友們,一路上幸苦了要不要喝一杯清涼的飲料補充一下體力?」老約克放下雙手,一張十分硬朗臉上沒有過多的皺紋的老人臉顯現了出來,如果自己觀察額頭上還有臉上有些散落的老人斑。老約克示意他們坐倒他面前左前方的沙發上。

「謝謝!不要了。」

「謝謝!給我們來兩杯!!」

黑天與白天同時開口一個要,一個不要惹得老約克這個老傢伙微微的笑出來一些聲音。

「我想還是聽這位美麗的小姐的吧!」舉手示意「鋼拳」下樓去拿飲料,同時拿起即將坐下去白天的右手輕輕的吻了上去。

「好了!尊敬的老約克!我們……」已經坐下的黑天開口詢問面前這位看上去很有威嚴的老者。

「年輕人!不要急等他從噩夢裡驚醒過來再說。」老約克很有禮貌的笑了笑。

「啊!救命……」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驚醒……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就是有關傳說中地獄所過的節……」

阿里突然間從沙發上跳起來,在自己的腦海里大聲驚呼。「我終於知道,兇手為什麼要按這麼詭異的順序來殺害被害者了……」 「Head(頭)、Arm(手臂)、Leg(腿)、lip(嘴唇)、oesophagus(食道)、waist(腰)、ear(耳朵)、eye(眼睛)、Nose(鼻子)、Hand(手)、abdomen(腹部)、pate(大腦)、peel(剝皮)」阿里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在嘴裡不斷地念叨著。

「將它們的首字母聯繫起來H、a、l、l、o、w、e、e、n、H、a、p、p。」阿里一隻手托著下巴,眺望著遠處平靜的愛琴海。「看來今晚它還要殺一個人也是最後一個了!」這時身後的房門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