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收起丹爐,雷動也沒多說什麼。黃素那妮子也是聽聞雷動的話語後,對着他們招了招手,臉頰紅潤的笑了笑,隨後挪動着婀娜多姿的身形跑向一個正在不願的另外一個白色布包裹的房子裏面。


雷動也是在到達這個白色房子之後才發現,這個就是上次吃飯的地方,而且仔細一看,這裏面居然還真的很大。雷動隨即閉上雙眼,腦中的神經元力四處散發開去。只見一條條十分通透的地底空洞就浮現在了他的腦中。

正當在他驚訝的時候,雷動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極爲熟悉的能量,就在自己等人站立的地面底下。起碼有個上千米,按照往常來說,上千米的地底是沒有什麼生物活動了。或者是說,只有那些極少的生物才能在上千米的地底生活下去。

可是讓雷動覺得十分奇怪的事,就在自己的神經元力快要觸碰到那一股神祕的能量之時,突然神經元力被另外一股十分強悍的能量給阻擋了回去。

“空間力量???”雷動沉吟一聲,但依然緊閉雙眼,神經元力給他傳遞過來的信息裏面,雷動能仔細的看到地底之下那一條條十分通透而且串通在一起的路線。

“幹什麼呢?雷哥?”

就在這時,孫洪的手突然從背後拍了一下雷動,孫洪是奇怪進門後,雷動一直平視着前方,而且一直沒有動靜,所以想問問他,他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

可惜,那隻手剛剛拍到雷動背部的時候,一股極爲強大的能量突然爆射了開去,而雷動自己也是一驚,這股能量十分的強大,完全是自己的潛意識放出去的。瞬間的能量爆射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望着能量散發出去的地方一看,只見雷動的背部一驚升騰出一股十分精純的火焰牆壁。而且火焰牆壁的身上,留着一道道的鋼刺,彷彿你一觸碰就會被其傷到一般。

“不好!”

雷動心裏一緊,說實在的此刻的他可能比在場的其他的人都要緊張,如果因爲自己的一時失誤傷到了孫洪,那麼如果孫洪的傷嚴重的話,自己這輩子也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突然的變故,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變了臉色,只是就在那股能量要爆射到孫洪的手掌之時,一股淡淡的,白色的煙霧迅速的從雷動的胸口鑽了出來,而後那股雷動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居然是被迅速的吸收,最後被包裹進煙霧內。

全部的人都是親吐一口氣,彷彿是一快石頭緩緩的落到了心底。原本的那種承重感已經消失了。

“我擦,剛纔什麼情況啊!”王倩妮子此刻早已耐不住性子,上前打量了一下雷動,而且她的手此刻也是想要觸碰到雷動的背部。

“別動。”雷動隨即就冷喝一聲,可是喝聲剛出去,黃素那纖纖玉手就搭在了雷動的背部,而且剛纔那股十分古怪的能量也沒有再出現。

“呼”雷動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他的眼睛也是早在剛纔的變故中睜開了,回過頭去看,只見孫洪的雙眼裏面還有殘留着一點驚恐,驚恐的那點呆滯還是歷歷在目。

嘴巴都是張大開來,隨後看着雷動說道“雷,雷,雷哥,剛,剛,剛纔什麼情況啊!!!嚇死我!”

說完孫洪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要知道,別人可能不瞭解雷動的那種奇怪的實力,可是孫洪確實完全知道雷動的底細的。而且雷動也曾經偷偷和孫洪說過,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如果自己的潛意識認爲有危險,身體就會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股十分奇特的能量,就像上次突然跑到了一重天一樣。這次那火焰壁壘,帶着刺尖的壁壘,可着實嚇壞了孫洪。

可是大家見孫洪這樣,剛纔吊着的心,此刻也是緩緩的落了下去,見孫洪到底,幾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雷動也隨即伸出右手,示意孫洪爬起來,無奈的搖了搖頭。

當然這次變故也是讓得雷動發現自己的內氣實力到了一種十分古怪的程度。按照常理的2品內皇,什麼時空轉移,或者自己體內發出的火焰壁壘,應該是完全沒有的。

想了想這些,雷動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晚上自己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自己的體內,腦子裏,各種躲在陰暗角落的器官,是不是有超乎常人的不同。

下午的時光匆匆過去,幾人也是相互交談了一番,直到最後,雷動還是忍不住將自己以後只能從這裏出去三次的事情說了出來。顯然,幾人都是傻了。雖然都是猜到了,那個白蛇和她說的。但是幾人還是十分的鬱悶,因爲如果雷動在這裏,而不出去,那麼外面十分動盪的光明大陸,可能又要不安分起來。

特別是孫洪,在聽完雷動的敘述後十分嚴肅的板起了臉色,雙眼緊閉,思緒起了什麼。

說實話,雷動從來都沒見過孫洪正經過,就算是那天要進入龍錫學院,這孫洪也是嬉皮笑臉的進去了,可此刻眼前的孫洪十分的嚴肅,兩眼之間那淡淡的緊皺的眉頭,也有猶如幾道溝壑一般,十分的深入。

直到一旁那一身素衣猶如天女一般的劍彤緩緩的開口說了一句話以後,孫洪的眼睛才緩緩的睜開,原本那承重的表情,才緩緩的淡去。

“雷動,要是你真出不去,我看我父親真的有點危險了。我出來的時候得到一封十分詭異的密信,密信上面告訴我了,如果半個月還不能把雷動找到,帶到落神之都,那麼整個劍宗可能將會被偷偷洗掉!” 嘴裏說着沒事,可是臉上的汗珠卻沒有及時收住,還是屁啦帕拉的掉落到地面上。

王倩妮子看着雷動這樣,心裏也是微微一緊,身形一動,就跑到了雷動面前,那雙無骨柔軟的小手順勢拿出胸口處的手帕,給雷動擦起汗來。

這一擦不要緊,小妮子的動作很緩,很柔美。但是此刻的高度卻只能看到雷動那挺挺的鼻樑,雙眼眸子像似做賊一樣,向着雷動的眼睛處看去。

這下四目相對,而這個王倩妮子突然看到雷動的眼睛躲閃了一下。再向雷動躲閃目光的地方看去,妮子低頭看了一下自己那有點豐滿的小胸脯,這下子,妮子小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來了。

低聲“哼,壞蛋!”一句後,推開了雷動的胸懷,往後退了兩步。

只是這麼一推不要緊,自己卻因爲退步的時候腳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身子一下子傾倒向着後面倒去。

看着眼前妮子就快後腦碰地,雷動說時遲那時快,右手一伸,左腳一弓,就欄腰將妮子那柔軟的小腰給抱住。

四目相對,郎情妾意,妮子的雙手突然猛地扣住雷動的額頭,將雷動的臉和自己的臉湊的緊緊的。而雷動好像沒有一點招架之力,因爲現在的身體已經不太協調了,如果自己亂動,那下場可能就是兩人都同時倒地,那就難看多了 。

妮子的攻勢很猛,沒有一絲猶豫,兩人的臉就在湊到一塊時,妮子櫻桃小嘴就湊了過去,而且沒有一絲絲停頓,猶如玫瑰花瓣的小舌頭在雷動嘴裏鑽來鑽去。讓得雷動猛地一閉眼,開始享受起來。

房門此刻也是被緊緊的關了起來,雷動也偷偷的將腦中與雷毅的那點能量隔斷開來。他可不想再次讓這傢伙看到自己與王倩幹這種十分高尚的事情後,偷偷的嘲笑自己實力還不夠咯。

心裏一狠,還將雷毅的空間與外面空間一封。這下雷毅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燈在兩人脫光的時候悄悄的滅掉,夜晚,妮子的享受聲響在房中不停的傳出。也可能是因爲處女的關係,妮子此刻感覺有點痛意,但是緊咬小嘴,一言不發,大聲的喘息着。

一夜激情,悄悄的過去,只是半夜,雷動只感覺迷迷糊糊之際,這妮子還想和自己做這有點高尚的事情,迷迷糊糊之中的雷動又是做的精疲力竭。

第二天雙眼一睜開,雷動真是嚇了一跳,這張小牀上此刻加上自己居然有着三個人。黃素和王倩兩人一左一右將雷動抱的緊緊的,雷動也不好意思將這兩人給叫醒,就任由她們二人睡醒。

直到要快正午了,兩個妮子才緩緩的醒過來,兩人對視後,都是十分的害羞,臉頰像似紅透了的紅蘋果一般。

雷動也算是解脫了,對於現在的場景,雷動沒有什麼好說的。對於她們對自己的感情他心中很清楚,所以他既然接受,就不會拋棄她們。

正午十分,短暫的交流一番後,雷動已經決定了接下來的事情安排。和孫洪她們交代一番,就馬不停蹄的去到婆婆的方向。

一進房門婆婆嘶啞的嗓音就傳到了雷動的耳邊:“呵呵,你小子昨夜春風可得意?”

這麼一說,原本雷動覺得很正常的事情也覺得有點偷偷摸摸的,不好意思起來。對着婆婆擺了擺手。

“婆婆,別開我玩笑了。說正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雖然臉紅着,但是話語一絲不苟十分嚴肅的樣子也是讓婆婆點了點頭。

“呵呵,好!”

好字一完,突然一股強風從婆婆的身邊旋動起來,隨後居然是向着雷動身形邊上湊了過來。

“嗯?!”

疑惑的一聲**後,雷動再次睜開眼已經站着一片十分寬大的湖邊了。轉頭一望,他看到身邊的婆婆居然是已一條白蛇的樣子躺在自己的邊上。而且不僅僅就婆婆這一條蛇,站在她身邊的還有其他各類的9種形態各異的妖獸。

“一星王者妖獸吞地鼠。”雷動口中不禁念出了這隻鼠的名稱,他身邊可是還有兩隻一模一樣的吞地鼠,可是按眼前的吞地鼠身形之上散發出來的感覺來看。雷動又不禁的嘖嘖驚歎,因爲一股巨大的威壓在雷動的身形邊圍繞起來。

眼睛又是一撇,二星王者妖獸沖天巨吼,這妖獸其實就像一隻普通的猴子一樣,雖然沒有自己手上的那隻弒天神猴那樣牛X,但是對於二星王者的妖獸來說,這沖天巨吼想必應該是這光明大陸上爲此僅有的強者了。

三星王者妖獸九尾火狐,四星王者妖獸羅剎虎,五星王者妖獸等等等。

一隻只形態各異的妖獸,而且是王者級的妖獸放在雷動的面前,真是讓他有點驚呆了。根本是說不出話來的那種。

“怎麼?嚇傻了?開始吧!我們可是王者級妖獸之中的佼佼者,我們已經安排好了下一代接替我們一族的族長。別看我們已經老了,哼哼,這一份年歲,一份力。小子你今天可是賺大了!”

眼前的白蛇婆婆此刻又是說出話來,話語十分的平淡,但是能聽出這話語中的一點無奈。

廢話沒有多少,雷動當即就拿出了自己的萬獸訣,一道精光之後,升決儀式正式開始!!!

猶如以前進行過一星,二星,三星,四星,王者級妖獸的升決儀式。所以這次雷動還要廢掉上次的升決,重新開始。

這廢掉,可不是嘴巴上說說的不要就行了。這一下子廢了4個決的等級。雷動的實力突然猛地下降,感受了一下自己現在的實力品級,可着實嚇了他一大跳!

“1品內尚師?”

這反噬真的是太恐怖了。雷動心有不甘的想到,但是又沒有什麼話能說出口。兩眼一望那對面一直凝視着自己的妖獸王者們,雷動吸了一口長氣,隨後又緩緩的吐出。

因爲四星妖獸已經和自己斷絕了訣,從現在開始,自己就又可以重新開始,進行升決儀式了!

“準備好了嗎?”

“嗯!” 第二百七十四章:

隨着雷動的一聲吼“好”之後,瞬間整個湖面氣氛就是凝聚下來。

湖邊一縷清風吹過雷動現在有點微紅的臉頰處,此刻的雷動在清風吹過之時端坐在地面之上,緊閉着雙眼。

萬獸訣此刻漂浮着在雷動的面前,再次,一滴精血滴入萬獸訣中,再後一聲“開”。

頓時那剛纔的縷縷清風就演變成此刻那咆哮着像似一隻吃人的野獸,伴隨着一縷蒼白的光芒,那邊已經期盼已久吞地鼠頓時已經被吸入了萬獸訣之中。

猛地一束白光過後,雷動的心神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正在自己丹田處凝聚,凝聚着的強大能量,也在雷動的吐氣聲後,變成一道淡淡的霧氣。

“突破了!”

雷動兩眼一亮,此刻的實力已經從原本的一品內尚師變成現在的五品內尚師,而且體內的內氣也是在不斷的翻滾着。

乘勝追擊,雷動並沒有要緩下來的意思,又是一道低吼聲“喝!”

那道亮眼的白光又是亮了起來,接着二星王者妖獸沖天巨吼就又被雷動面前的萬獸訣吸入了其中。

循循漸進過程又將盡2個小時,當雷動雙眼再次睜開之時,一股股淡紅的內氣已經在雷動的背部閃動着了。

此刻的雷動已經不能壓制住心裏那種異常興奮的感覺,雙眼不停向着自己的雙手看去,因爲此刻的雷動只感覺體內的內氣又回到了內皇級別時,那種暢快淋漓,那種隨心所欲。

天色由白轉黑,在由黑轉白,三天三夜,雷動不眠不休,但是奇怪的是居然沒有一點疲乏的感覺,現在的他只感覺體內內氣充裕,好像內氣力量已經無窮無盡了一般。

“哈哈哈!”

仰天長笑,在白蛇婆婆的身形吸入萬獸訣之後的10個小時候後,雷動感受着體內那自己想擁有,卻一直沒能達到的力量,不禁的大笑起來。

“呵呵呵,恭喜了!小子!3品內聖?哼哼。終於,你有對抗黑鷹教的實力。但我必須先說明了。你現在其實在他的眼裏還不過只是一個雜毛。哼!繼續努力吧!”

此時,那消失了或者說是沉睡已久的毒王金正日的話語緩緩響起。

“嗯!大叔,我可沒驕傲。只是太激動了。壓制不住心中的興奮。”

說完雷動原本興高采烈的樣子已經消失,換上了平常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

望着平靜的湖面,雷動此刻心中不禁的暗想“爸爸!媽媽!師傅!我終於,終於已經達到內聖了!!!我會替你們報仇!黑鷹教!你!就!等!着!死吧!”

————————————————————–分線君路過↖(^ω^)↗—————————

陽光照射大地,地面上的綠草像似有着靈智的動物一般隨着清風舞動着。草地上面,一羣青年男女正笑嘻嘻的談論着什麼,直到一個身穿黑衣衣袍的男子腳踏一隻金灰色的兇鳥緩緩落入草地平面上,才止住剛纔的笑意。

一邊,草地之上一個身穿紅色素衣的女子也是期盼的看着從遠處飛來緩緩落下的男子。也是在男子身形緩緩落下的那一刻。女子的臉上緩緩的浮現出一道亮眼的笑容。

說的沒錯,這身穿黑色衣袍的男子就是雷動,而雷動腳底踏着的是那隻7星王者妖獸雛古鳳。這隻看起來十分兇惡的鳥類妖獸,其實是那九個妖獸裏面脾氣最爲安逸的一個。而就是因爲這個原因,雷動纔敢腳踏的它的身體,緩緩的飛到孫洪等人的面前。

“雷哥!”

“雷動!”

“動哥!”

看見雷動的身影與自己越來越近,孫洪、李博東、王倩不禁的大呼小叫起來。當然這其中還包括那對相思自己夫婿與那夜晚中能抱一下自己的劍彤母女。

只是一個躲在幾人背後,紅着臉,腳步還有點微微顫抖的小丫頭,低着頭喃喃了一句“雷哥”後,居然是不再喊叫。因爲此刻的她已經看到雷動的目光,正死死的注視着自己,讓她那顆十分柔軟的小心臟不停的小鹿亂撞。

遠處,雷動看着地面之上正呼喊着自己的朋友,親人,兄弟們,眼角微微有點開始紅潤起來身形一個翻滾,穩穩的落入地面。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淡綠色的紗衣伸出的纖纖玉手,那被紗布矇住的面容,露出的那雙亮眼的雙目,不禁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雷瑩!!!”

終於,在目光凝視那個身影許久後,雷動止不住心中的吶喊,大聲的一聲呼喊。想着當時自己的懵懂,因爲片面之詞而相信泥宮主人的一席話。真的,雷動想想當時因爲自己的懵懂,居然有一個能爲自己默默付出卻一點也不做聲的女人。

那邊,腦袋有點微微的底下,因爲害羞而看地面上草坪的雷瑩,以爲雷動早已將自己忘記的她,聽到雷動呼喊自己的那一刻,腦袋突然看向了雷動。女子的柔軟,猶如那娟娟弱水一般,從眼角流出,透過臉頰緩緩掉落如地面。

終於在衆人熱淚盈眶的時候,雷動有力的將這柔弱的像水一樣的女子緊緊的擁入懷中。

“雷哥!”

“雷瑩!”

女子的頭緩緩的靠在雷動的肩膀之上,安詳的享受這夢中不知思念多時的場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