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敖古都吸了一口氣,被王乾這樣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按照王乾所說的,他們就是從這裡開始,一路殺進去,那不用說,絕對是血流成河,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他們手上。


「哼,這算什麼膽大的,玉虛仙尊雖然厲害,但大約也嚇不住我,這玉虛一脈一直都在找我的麻煩,陰謀算計,大肆追殺,他們什麼事情沒幹過,殺這些人我是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

王乾冷哼一聲,縷縷殺氣開始升騰起來,說不定下一刻他就要大開殺戒了。

「好了,事情要一件件地辦,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先把這天獄給他搗毀了,這個天獄,和玉虛一脈沆瀣一氣,沒有多少分別,我們今天就先把天獄給毀了,至於玉虛一脈這些人,慢慢收拾不遲!」

敖古稍微冷靜一點,連忙勸阻了一下,王乾一聽也是,他現在都是太乙聖主了,在仙界簡直就是無敵人物了,想要收拾這些玉虛一脈的人,什麼時候都可以,也不急在這一時,還是先把天獄毀了再說。

於是兩人冷冷地看了一番這些時空世界一眼,就悄無聲息地朝著更深處殺去。

不到片刻的功夫,兩人遠遠地就看到前面的虛空一片幽暗深沉,森然冷酷的氣息激蕩翻滾,彷彿一片漆黑的魔域,隱約間可見一座座黑鐵城堡巨大無邊,像是一顆顆星辰一般矗立在虛空當中,似乎還可以聽到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聲不斷傳來。

這裡就是天獄!王乾和敖古心中同時出現了這個念頭,這樣的場面,他們一眼就認了出來,絕對是天獄。

「哈哈,終於找到天獄的老巢了,敖古,開始行動吧,先給那天獄獄主一個下馬威再說!」

王乾哈哈一聲大笑,手臂一伸,無盡大道法則之力匯聚,形成一隻巨大的手掌,撕裂長空,瞬間出現在一座巨大的黑鐵城堡上空,也不用什麼神通法術,就是巨大的手掌蓋下去,然後捏住那黑鐵城堡。

這黑鐵城堡都是天獄一個個據點,其中不僅有大量的天獄執法者,還有關押的許多古老的囚犯,不過這些事情王乾都懶得管,他那巨大的手掌捏住城堡之後,就感覺到這城堡周圍無數密密麻麻的符籙在閃爍光輝,顯然是布置了大量的禁制陣法,不過王乾現在的修為是何等高深,太乙聖主級別的修士,簡直橫推八萬里,縱橫仙界都不是問題,區區陣法禁制符籙,哪裡被他放在眼裡,眼眸中閃過一道凌厲的神光,大手一用力,咔嚓咔嚓聲中,無數禁制陣法符籙紛紛破碎成了一縷縷光華碎片,然後王乾長笑一聲,狠狠地一用力,那巨大的黑鐵城堡就在他手上開始崩潰。

「不!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人,這麼大膽,竟敢在天獄放肆!」

「找死,敢來天獄搗亂,殺!」

嗡嗡的怒吼聲不斷響起,黑鐵城堡內的人似乎被王乾這一下給驚動了,一個個黑衣修士面容冷酷地從城堡中沖了出來!

這些人一出來,就看到不遠處王乾和敖古矗立的身影,紛紛怒罵一聲就要衝殺過來。

「哼,螻蟻一般的角色,也敢如此張狂,統統給我去死!」

王乾看到這些天獄中人,個個身上煞氣繚繞,隱隱有鬼哭神嚎的聲音不斷嘶吼著,顯然一個個手上的人命無窮無盡,不知道虐殺了多少人,每一個都是兇殘狠辣之輩,但是在他眼裡,也就是螻蟻一般的角色。

輕輕一哼,王乾那巨大的手掌擒拿著一座黑鐵城堡,狠狠地一拔,崩崩聲中,這些城堡本來和周圍的虛空都凝練為一體,不知道布置了多少重手段,甚至還有一條條空間鎖鏈和城堡相連,但是這一下在王乾狂野無邊的力量下,紛紛崩斷了,接著王乾那巨大的手掌就揮舞著黑鐵城堡,當空就是狠狠地一砸,噗噗聲不斷,一個個黑衣修士在他這猛烈的轟殺下都當場爆炸開來,什麼法寶神通仙術,在絕對恐怖的力量面前都是渣渣。

剎那間就有成百上千的黑衣修士被王乾拿著巨大的城堡給生生砸死,這些人修為最弱的都是金仙,碎道金仙,虛空金仙,神國金仙,密密麻麻,每一個走到仙界去都算是一方人物了,但是現在就像是螞蟻一樣被王乾生生砸死。

血流成河,殘肢碎片亂飛,空間轟隆作響,最後王乾大喝一聲,大手用力,噗的一聲,就連那黑鐵城堡也難以承受他的力量,在這一下被捏成粉末,城堡之內,也不知還有多少修士存在,此時全都成了灰灰,大量的血水迸濺出來,這方天地彷彿下了一場血雨一般,慘烈血腥的氣息激蕩千萬里。 「好大的排場,這又是宗族內哪尊大人物來了啊。」

「不知道,不過看這般氣象,顯然不是尋常皇者。」眾多坐鎮此地的半仙尊者遙遙望著這一幕,紛紛嘀咕道,以他們的身份,尚且難以得知來者的具體身份,只是這般場面,卻也足以判斷出來的是何等的人物。

「少仙主竟然會來我虛空甲字大世界?」

「當真是稀奇的緊啊。」

「有什麼好稀奇的,聽說仙主有意將大位傳下,少仙主提前來此巡視也是應有之意,畢竟虛空大世界涉及我李氏宗族的根本,豈能等閑視之。」縱然虛空大世界與外界的聯繫並不算如何緊密,但是諸多皇者自是有著特殊的消息渠道,知曉李洛的身份,紛紛議論了起來。

不過這般氣象明確是令得不少新來此地的各大勢力紛紛側目,盡皆是駐足觀看,眸中帶著隱約的艷羨與嚮往。

「好大氣派的架勢!」

「大丈夫生當如是也!」不少方才踏出這洞虛神陣的諸多生靈看著這般景象,亦是極為感慨地說道,縱然一眾勢力能與李氏宗族建交,也不是尋常勢力,仍然被這番光景所震撼,再加上流轉開來的晦澀法則之力,所有生靈盡皆能夠知曉在這大世界之中的李氏宗族究竟有著何等的底蘊。

繼而漫天仙樂為之一靜,旌旗招展不復,偌大的隊伍在剎那之間齊齊靜立,天藍色道袍的俊美青年緩緩自仙輦之中現身,招徠了無數目光。

「好年輕的公子哥。」

「無上皇者,這怎麼可能!」來此的不少勢力的強者中自然有著些許幾尊皇者,在察覺到了李洛那一身修為以及濃郁的可怕的生命氣機之後,更是難以置信到了極點,在他們感知之中,這是一尊不滿五百歲的無上皇者,這等存在,簡直是顛覆了眾人想象的極限。

「老夫紫夜,見過少仙主,不知少仙主此來所為何事?」一名周身環繞著雷霆法則的中年皇者越眾而出,頗為恭敬地詢問道,諸般雷霆法則若隱若現起伏不定,其周身一寸左右赫然是雷霆之力的液化,極是駭人,用李洛前世的說法便是這是一個披著雷電的人,很顯然這是雷霆法則已然精深到了極致的表現,身與道合不外如是。

紫夜?李洛貌似有著隱隱約約的印象,最後頗為猜測地詢問道:「敢問可是紫霄皇當面?」

「正是老夫,」紫霄皇亦是笑著說道,似乎因為少仙主知道自家的名號而感到欣賞,畢竟李氏宗族的皇者與無量真人何其之多,尊號個個都有,但是不是每個人的本身姓名都被外人所關注,李洛能夠從其姓名知曉其尊號,看來並非對其陌生。

而李洛此時亦是難免心中的驚駭,紫霄皇是當代仙主曾經的宗衛,道武同修,以雷法證就皇者之威,凶威亦是極盛,伴隨仙主立下了不少的大功,哪怕是在皇者之中亦是頂尖的存在,據傳曾經憑藉其一身雷法生生打入深淵,雷道行屬天生戰力極強,對魔族更是有著天然的剋制,在這一尊皇者手中有著足足十餘尊各族皇者的性命,尤其以魔皇居多,可以說是被魔族恨得牙痒痒,只是其本身戰力強悍,造化不出幾乎罕有人能夠留得下他,方才逍遙至今日,這麼一尊凶人,竟然在此見到,也著實是令得李洛驚異,看來宗族對這虛空大世界果真是重視無比。

不過,有著一尊造化帝尊於此便足以了,為何還令得這等近乎皇者極致的紫霄皇在此坐鎮?參悟洞虛神陣的空間本源對其裨益應當是不大了啊,李洛此時亦是無量之身,對於紫霄皇的境界亦是極為明了。

「我李氏宗族正在同數方魔靈域交戰,洞虛神陣所牽連的盡皆是此陣,因而老夫在此以防戰事發生意外。」似乎看到了李洛眸中的疑惑,紫霄皇輕笑著說道。

怪不得,李洛心中暗道,這便能夠說得通了,這麼一尊足以定鼎乾坤的極致皇者坐鎮,待得哪方戰場出了意外,可以以最快速度支援,倒也是說得過去。

邪魅殿下霸吻純丫頭 「紫霄前輩,晚輩今日前來,意欲將一方大世界的洞虛烙印銘刻於洞虛神陣之上,還請紫霄前輩派人相助。」李洛很是客氣地說道。

「哦,銘刻洞虛烙印,看來少仙主頗有些收穫啊。」紫霄皇聞言微微一笑,繼而言道:「既然如此,何須旁人,老夫恰巧閑來無事,不知能夠開開眼。」紫霄皇笑著說道。

「那自是再好不過,原本晚輩還有些擔憂,現在看來完全不需要了。」李洛亦是欣喜地說道,畢竟這一次要銘刻的洞虛烙印的距離委實有些太遠了,他還擔心一般弟子出什麼差錯,眼下紫霄皇若是願意親自動手,那自是再沒有絲毫的憂慮了,畢竟一尊臻至皇者極致,又駐紮於此地的紫霄皇親自動手,哪怕是想出血什麼岔子都難。

「哈哈,看來少仙主這收穫果然非同凡響啊,」紫霄皇聞言一愣,再度一笑,眸中也有了隱約的期待,畢竟李洛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貴為少仙主,自然是眼界極寬,這般慎重對待的世界,紫霄皇也很是好奇。

「便是這。」李洛翻掌之間,取出了一方彩色玉佩,只是此時已然色彩黯淡,玄奧至極的牽引之力逸散而出,極為晦澀,一絲的氣機近乎不存在一般。

「嗯,這般遙遠嗎?」紫霄皇眉頭微微一皺,這玉佩其在眼中的那一絲空寂牽引自是無所遁形,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這空間牽引之線已然是到了一個極為稀薄的地步,若非空間牽引之線依舊緊繃,他簡直要懷疑這牽引之線已然被拉扯到斷裂的地步了。

「是相當的遠。」李洛輕輕一嘆說道,「在那邊已然建立其了一座地階的洞虛神陣,應當足夠同宗族這座天甲大洞虛神陣牽引起來,待得這虛空真靈佩閃爍之時,那邊的帝尊也會出手接洽,雙方共同對接。」 「什麼,帝尊?」紫霄皇的面色驟然間變了,自家少仙主這究竟尋到了何等世界,竟然還會有帝尊坐鎮,極道帝尊在這個時代堪稱絕世般的存在,有極道帝尊坐鎮,縱然是強如仙祖李家也需要謹慎對待,自家少仙主這不聲不響的,尋來了這麼一個勢力結盟?

「極道帝尊,還是一尊極為古老的帝尊轉世,是北海魔淵的敵人。」李洛簡單地介紹了一番,想了想又補充道:「死敵。」

「不錯,不錯。」紫霄皇很是滿意地說道,看向手中的虛空真靈玉佩的眼神愈加的火熱,眼下黃金盛世將至,星空之中的戰事亦是頻繁了起來,北海魔淵的勢力同東土神州的盟友激戰正酣,不知有著多少強者因此隕落,此番若是能夠拉攏一個視北海魔淵為死敵的帝尊以及其勢力,顯然是極為重要的。

「我這便幫你烙印上。」紫霄皇手中變化連連,捏碎了一方虛空靈符之後,打出了成千上百道玄奧務必的印訣,一枚枚印訣漂浮於虛空之中,泛著玄奧的空間大道規則,短短片刻時間,半空已然盡數是被這些空間靈符所覆蓋,密密麻麻的,繁瑣至極。

半柱香的時間,這無窮無盡的虛空印訣已然將這四州區域盡數覆蓋,層層交錯,帶起陣陣虛空漣漪,無窮無盡的空間法則環繞在此間,令得此地這諸多生靈駭然變色。

「這是幹什麼?」

「像是在烙印洞虛印記。」

「這麼多的虛空印訣,這究竟是要牽引多遠的世界!」不少強者咂舌,他們各大勢力之中,自然也有見到過烙印洞虛印記的,可是哪裡用得上如此許多,難不成這李氏宗族要橫跨半個虛空不成?

「好玄奧的虛空印訣,不愧是仙祖李家,這虛空印訣的效率可是比我宗強了百倍不止!」一邊有對空間或陣法造詣深厚的修者目光灼熱地盯著這虛空之中沉浮的諸般虛空印訣,眼都不帶眨一下,神念完全活躍到了極致,遠遠感受著這一道道的虛空印訣之中的玄奧,當然不敢將神識靠近,那樣便有些太過了,不過似這般遠遠觀望,倒也不至於引得對方不虞。

「無量真人,怎麼可能,竟然還在增加,這當真是要烙印洞虛印記不成,這麼多的洞虛印記,也不怕損毀了洞虛神陣!」一個男子驚訝地喊道,旋即惹來陣陣怒目,看到眾修者盡皆如同看傻子一般望著他,這男子再度一怔,看向那直入天穹的龐大金藍水晶門戶,這般洞虛神陣已然是泛起了陣陣氤氳,彷彿重岳一般巍然不動,男子自知失言,臉一紅不再多言。

足足小半個時辰,這漫天的虛空印訣已經凝練成了數百萬道玄奧的符文,流淌著空間法則的氣機,霧蒙蒙的,若是靈覺敏銳的人甚至能夠從中感受到大恐怖!

紫霄皇面色亦是凝重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控制著這數百萬道符文,壓縮到那洞虛神陣之上,繼而整個世界彷彿都在微微顫慄,不過不到一息的時間,盡數恢復了平靜,紫霄皇看向李洛,李洛揚手打出了那虛空真靈玉佩,微微的空間漣漪盪起在洞虛神陣之上,繼而那虛空真靈玉佩彷彿回歸本源一般,沒入了那洞虛神陣之上,一方璀璨的紅菱晶石顯化在洞虛神陣之上,李洛看著這一幕,靈識牽引,書下了「聖靈大世界」五個古老的篆字。

「嗡,」莫名的空間波動蕩起,洞虛神陣似乎承受了極大的威能一般,盪起了數道空間裂隙,不過下一刻,世界本源之力強勢鎮壓,不曾掀起半點風浪。

周邊圍觀的生靈包括李洛在內,頓時為之一陣心驚,這洞虛神陣分明是與整個大世界煉為了一體!以整個大世界之力鎮壓這一方已然超出了等級界限的洞虛神陣,這是何等的大手筆!

這也便是意味著,若是洞虛神陣出現了意外,整個大世界亦是會受到重創,嚴重的甚至會直接崩壞碎裂,化作塵埃,當然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這洞虛神陣的承載力幾乎是難有上限了,一整座大世界為之容納萬般虛空真訣與洞虛定位坐標,以整個大世界之力鎮壓虛空反噬,這洞虛神陣的威能近乎不可想象!

看到周邊生靈面上的驚駭,眾李氏宗族的弟子亦是有著幾分的與有榮焉,洞虛神陣之上瘋狂涌動的空間真力頓時泛濫開來,紫霄皇面色一變,急忙喝道:「雲山,單方面封鎖天甲,將這洞虛神陣的坐標暫時歸到天乙洞虛神陣,這天甲洞虛神陣現在不能動用!」

這般浩蕩的虛空風暴正在緩慢誕生,若是有其他勢力來此,必然會被其波及,遭遇莫大兇險,就連紫霄皇也沒有想到,這與之對應的聖靈大世界竟是如此之遠,天甲洞虛神陣竟是也難以安穩接引,當真是出乎意料。

李洛亦是面色一變,他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等變故,亦是周身萬古星辰大道顯化而出,法則星辰高懸於虛空之上,萬般星光投射而下,浩瀚星力牢牢鎖定住虛空!

空間真力在震蕩,只是卻難以在這星芒之中泛起太大波瀾,這般聲勢亦是驚動了其他幾尊閉關的皇者,九道神茫齊齊衝天而起,繼而浩瀚的法則之力降臨,亦是隨之鎖定住一方虛空,自然是在這大世界中坐鎮的其餘幾尊皇者。

看著那愈加暴動的洞虛神陣,雖然不至於損毀,但是任其這般攪亂虛空顯然也是不合適的,不過一息之後,虛空頓時化作平靜,玄之又玄的空間本源之力撫平了這原本糟糕的一切,莫名的神韻流轉此間,霧蒙蒙的空間本源之力雖然給人一種驚悚之感,卻是在相助眾人。

下一刻,一道暗灰色人影顯露於此間,似真似幻,頗為不真實,彷彿與眾人隔了幾道屏障一般,只見他單手輕輕一揮,原本泛濫的空間真理亦是如同順服的羊羔一般,紛紛沿著既定的路線前行。

造化道尊!

帝尊強者!兩個不同的稱呼響徹在一眾生靈的心中,諸多生靈面面相覷,甚至猶自有著幾分難以置信,在這方大世界中,竟然有極道帝尊坐鎮,這仙祖李家,好可怖的底蘊!

而一眾李氏宗族的皇者顯然淡定多了,散去了原本的法則之力,任憑老者施為,繼而看著這諸般空間真力回歸了正軌,不再興風作浪,老者轉過了頭來,精神矍鑠,面容很是有著一種滄桑之感,看向李洛,開口道:「那新世界有帝尊強者方才與本尊呼應,實力還不弱。」

「回稟前輩,那帝尊願意同我李氏宗族結盟,而且其同北海魔淵有著血海深仇。」李洛恭敬地說道。

「嗯?」老者目光一凝,面上亦是帶了幾分笑意:「不錯,雖然這距離也太遠了,但是能夠尋到這麼一方盟友,你功勞不小。」

「老祖謬讚,李洛愧不敢當。」李洛很是謙遜,這是一尊不知存活了多久的古老帝尊,其身上那汪洋一般的本源之力近乎是無窮無盡,堪稱是諸般虛空融匯,這般可怖的實力,端的令人驚悚。

「方才天甲洞虛神陣已然同對方建立了聯繫,剩餘的一切按部就班即可,下次這般遙遠的距離莫要這般冒失。」老者微微提了一句,不過也沒有多說,畢竟這本是他分內之事,李洛找來了這麼一方盟友,哪怕有什麼考慮的不周到的,也沒必要苛責。

「晚輩曉得。」李洛再度躬身一禮說道,眼前那身影已然消散,臨行前看了一眼那圍觀的生靈,又對著身邊的紫霄皇點了點頭,沒有一絲其他的動作。

「好可怕的帝尊,他那一眼掃來,我彷彿感到整個人都不存在於這世界了一般!」有生靈心驚膽戰地低聲嘀咕道,當然更多的還是默不作聲,依然低著頭不敢亂來,帝級強者,與眾生靈已然是完全不同的生命層次,在場沒有人會覺得自己活得太長了。

「少仙主,你還是將這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稟報給仙主吧。」一邊的紫霄皇正要離去,突然又喊住了李洛說道:「極道帝尊非同小可,不可等閑而視之。」

「前輩放心,晚輩曉得,」李洛亦是微微呼了一口氣,在那般古老的造化面前,他也是有些心神為之所攝。 彈指間,就有一座黑鐵城堡被王乾一把捏碎,其中的無數修士都化作飛灰,滾滾血腥氣瀰漫千萬里。

「哈哈,好手段,且看我的!」

敖古在一邊看著王乾大殺四方,也激動起來,大吼一聲一柄可怕的神劍出現在他的手上,正是敖古自己煉製的誅仙劍,這柄劍現在也是聖兵的層次,而且和敖古無比契合,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來。此時要在天獄中進行破壞,他自然是施展誅仙劍來進行。

一聲長嘯,一劍劃破時空,可怕的劍氣粗大無比,仿若一條浩瀚的天河一般,直接淹沒了一座黑鐵城堡,茫茫劍氣鋒芒凌厲,那堅固的黑鐵城堡就像是豆腐渣一般,在敖古的一劍之下被徹底粉碎成灰,其中的修士不用說也沒有一個活得下來。

轉眼間王乾和敖古連連出手,就有兩座黑鐵城堡被徹底粉碎,這下簡直是捅了馬蜂窩,整個天獄都被驚動了,更深處的時空中,一聲聲驚天長嘯傳來。

「是誰?」

「敢在天獄行兇,找死!」

唰唰!一道道黑色的身影撕裂長空而來,不多久就到了王乾和敖古身前不遠處,一雙雙凌厲如刀劍的眸光死死地盯在了他們身上。

「不好,是王乾和敖古!」

「怎麼可能,他們不是在幾十年前就消失無蹤了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們天獄!」

來者是幾個天獄神將,不過現在他們卻是心中驚顫,王乾和敖古可不是普通人物,天獄在他們兩個手上那是吃了大虧的,更是有不少神將死在他們手上,如今這兩人竟然敢殺到天獄大本營中,這就讓他們吃驚了。

再查看一下王乾和敖古身上的氣息,深淵如海,無邊無際,比起他們自己不知道要厲害多少倍,這就更讓他們驚慌了。

現在到來的這三四個神將,在天獄三十六神將中算是排在最後幾位的,實力在神仙境界中也就是普通水平,如今一看王乾和敖古那可怕的氣息,就讓他們深深地震撼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完全不是對手,差距太大了。

「哈哈,天獄神將,你們幾個小小神將也趕來阻擋我們,真是笑話!」

王乾大笑一聲,眼中卻是一片冰冷,現在他是什麼人,太乙聖主,而且因為那血海世界本源之力的緣故,就算是在仙界也可以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來,這種層次的修為,眼前這幾個神將在他眼中,那無疑就是幾隻螻蟻!、

「哼,王乾,不用和他們說那麼多,直接殺死,倒是要看看那天獄獄主什麼時候出現,不要等到我們把整個天獄都毀掉了,他才姍姍來遲!」

敖古也是冷哼一聲,抓住手上的誅仙劍,一劍揮動,蒼茫慘烈的劍氣蘊含浩瀚的誅仙之力,彷彿一道閃電在虛空劃過,下一刻,那幾個神將身形猛然停頓下來,身上的氣息更是消失無蹤。

死了,一劍之下,三四個神將就被他直接斬殺,沒有半點難度,這就是太乙聖主的厲害,殺神仙如屠狗!

「繼續!」

王乾和敖古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他們一步跨出,就是一大段遙遠的距離,然後兩人再次動手了。

嗡!一口大鐘突然出現,混沌蒼茫,有玄黃色的神光閃爍,猛然變得遮天蔽日,瞬間籠罩一座黑鐵城堡,然後發出巨大的轟鳴聲,無數混沌波紋激蕩,噗噗聲中,那巨大的黑鐵城堡就開始紛紛瓦解,化作一團團齏粉!

另一邊,敖古手持誅仙劍,如同一尊絕世殺神一般,一劍之下,就是一座黑鐵城堡被劈碎,無數劍氣肆虐,像是萬劍齊發一般,不知有多少天獄的修士在他的劍氣下被生生絞殺一空。

「不要啊,到底是誰,這麼兇殘!」

「死了,都死了,我們天獄難道要迎來毀滅之日了嗎?」

無數修士慘烈地嚎叫著,這些天獄執法者,平日里雖然在仙界名聲不顯,但卻是個個在暗中生殺予奪,囂張無比,仗著天獄在背後支持,有種無法無天的氣概,但是現在,在王乾和敖古兩人面前,也只是一群可憐的螻蟻,每一個剎那都有大量的天獄執法者被直接殺死,魂飛魄散,結局慘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