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整個鳳凰城的人俱是看到了此種情形,無數的人走上街頭駐足觀望,紛紛祈福。


潛伏在楚域的大漢密探們立即有人前往鳳凰山探查,在自己房中正要休息的黃老婆子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自鳳凰山主峯瀰漫開來,她極快的走出屋外,看到禁地上空羣星墜落的異象,便一個飛身往鳳凰山奔去。

守在禁地結界之外的王護法等人看到此異象,便以爲是賽玲瓏參悟石碑所引發,正在那歡呼雀躍,就見飛奔而來的黃老婆子遠遠喝問:“誰在禁地之中?”

“回稟教主!是玲瓏在之中參碑!”王護法恭敬地道。

帶着面紗的黃老婆子落在幾人跟前,看着紫色光膜之上仍在下落的繁星微感訝異,不禁暗道:莫不是玲瓏有什麼重大突破了?

想到這兒,黃老婆子心中一喜,下令道:“通知所有教衆,琉璃教全面戒嚴,不許任何人進入!”

“諾!”

說罷,王護法便帶着幾名武宗紛紛飛身朝琉璃教大殿方向去了。

黃老婆子在結界之外激動的來回踱步,不明情況的她,心內萬分激動。

幻影神術她參悟到第四層,便已經能稱霸楚域,若是玲瓏有更高的突破,那將會是怎樣一種神力?

此際的她想到楚域的弱小,又想到很久以前那個高傲囂張卻讓他一件傾心的男人,口中喃喃道:“那時我的資質你根本看不上眼,但現在呢?這樣的天象出現,恐怕比你晉升人帝時的氣勢還要大。你當初若是要了我,何至於落地這般田地?十年了,十年了,即使你已死去,我卻還是忘不掉你,怎麼辦?”

結界之中,涅槃石散發着無比璀璨的白光不住晃動,就像是之中的鳳凰在不安的燥動。

孔雀明王弓上的火焰越燃越亮,亮到姚青薇與賽玲瓏二人已看不見徐默。

在白光之中的徐默此時卻並不好受,他的靈臺之處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猛烈敲擊,直至他的意識恍惚。

石碑之中複雜玄奧的那些線條此刻已組成了天象圖不斷運轉,並且從之中脫離出來,散發着藍色玄光越轉越大。

不過一會,那幅巨大的天象圖已飄到了發着璀璨白光的涅槃石的正上方,然後發出一道極爲粗大的藍色光柱將巨蛋整個罩在了其中。

咔嚓!

足有百丈大小的涅槃石忽然開裂,隨着一聲來自九天的鳳鳴響起,便見一隻巨大的渾身燃着紅色火焰的鳳凰破殼而出。

“鳳凰出世啦!”鳳凰城的老百姓們仰望着那隻神鳥,紛紛跪拜在地,就連正在王庭之中觀看的楚王楊闖也帶着一衆侍衛婢女朝着鳳凰山方向跪了下來。 那隻散發着璀璨火焰的鳳凰,在天地間恍若太陽一般耀眼。

所有人都震驚了,所有人也都不明白,爲何那涅磐石中的鳳凰會突然降臨世間?是預示着什麼嗎?讓楊闖這個新王激動的是,楚國曆代先帝在位時都無此祥瑞,他剛當新王沒有多久,便有神鳥出世,看來他楊闖稱王當是天命。

想到此,跪伏在地面色無比陰青的楊闖不禁高呼:“天助我也,我楊闖自當奉承天命,造福萬代。”

巨星從綜藝主持人開始 一衆侍衛婢女隨之高喊:“恭喜大王,賀喜大王!”

鳳凰山紫色結界之前,正無比激動的黃老婆子,突然看到了那隻遮蓋天地的神鳥,心中不能自已的激動着,她在想,賽玲瓏居然召喚出了涅槃石中的鳳凰,以後的楚域還會弱小嗎?她這個教主當了多年,也該退位清修了,等大王封后結束,便退位讓玲瓏做教主。

渾身散發着橙色火焰的鳳凰在夜空之中展翅翱翔,不斷嘶鳴,似是慶祝自己再次涅槃重生。

孔雀明王弓上的光芒漸漸暗了下來,只是弓身之上纏繞的絲線還在發着金光,徐默渾身顫抖面色蒼白,他的意識已經恍惚,完全不知道此刻發生情形。

火鳳凰似是遊蕩夠了,便悄然回落到橫亙於空的巨幅天象圖之上,巨大的鳳眼看着孔雀明王弓之前那個顫抖的少年驀然叫了一聲。

徐默便被這聲鳳鳴驚醒,他擡頭看着那個不可一世的火焰神鳥,心內也有種想拜服的衝動,但一想到它是孔雀明王弓之中的封靈,便硬是忍住了。

姚青薇與賽玲瓏已是雙腿發軟,皆跪伏於地。

“萬物衆生我爲主,化靈!”徐默突然爆喝一聲,單手指向天象圖之上的火鳳凰發出一道血色魂力。

可火鳳凰只是在運轉的天象圖之上輕輕探了探巨爪,便將那道血色魂力捏碎了。

徐默心中一驚,看來這個鳳凰神獸根本不想認他爲主。

火鳳凰在天象圖之上抖了抖翅膀,鳳目之中突然射出一道金光,直接鑽進了徐默的靈臺之中。

一陣頭暈目眩過後,徐默再睜開眼時已是來到了一個純黑色的空間之內。

不遠處,耀眼如陽的火鳳凰便立在那裏,渾身散發着的橙色火焰獵獵作響,徐默明白,他這是來到了孔雀明王弓的封靈空間之中。

“人類,你憑什麼叫我做你的封靈?”那鳳凰竟然開了口,聲音優雅動聽,不高也不低,分不清是男是女。

儘管火鳳凰天威十足,但徐默此刻卻絕不能在它面前表現的懦弱,否則便無法震懾封靈,只聽徐默傲然道:“我已與孔雀明王弓心意相連,你是之中封靈,便要臣服於我!”

“你憑什麼?”火鳳凰目露不屑,“一個小小的武宗也像讓我臣服?”

徐默笑道:“若你不臣服,我便要打敗你!”

唰!

徐默已祭出了瞬刀,在意念空間之中,他便可以做回人帝,此刻又有瞬刀在手,他不信制服不了一隻鳳凰。

火鳳凰看到瞬刀亦是無比震驚的道:“瞬!你居然認一個人類少年爲主!”

可瞬刀並無反應!

徐默笑道:“它是我的刀,怎麼可能與你說話!”

火鳳凰展開翅膀,渾身閃爍着如夢似幻的火焰,樣子美到極致,卻並不理徐默,只道:“瞬,你爲何不與我說話?”

徐默可沒時間聽火鳳凰跟自己這神祕的瞬刀尋什麼舊情,一個閃身已是衝了上去,速度瞬間達到了武者極限的一息十萬步,再加上他施用斬龍訣的身法,快到那鳳凰根本無法反應。

一刀刺出,黑色閃電沒入火芒之中,可火鳳凰竟是十分不屑的瞧了瞧徐默道:“我是不死鳥,會這般輕易受傷麼?”

徐默不信,又往進刺了幾分,火鳳凰果然連反應都沒有,他自己反而被火鳳凰渾身散發出的火焰燒得快要爆體。

刺啦!

徐默抽出瞬刀向後疾退數十丈,看着火鳳凰不禁暗道:這傢伙好像沒有什麼弱點。

火鳳凰遙遙看着徐默道:“放下孔雀明王弓,自己退走,我便留你一命。”

徐默立時道:“笑話,我是你的主人,不把你制服怎麼走?”

“人類,我奉勸你不要自尋死路!”火鳳凰如電的雙目之中射出一股無比的威勢,竟迫的徐默有些窒息,“你根本無法戰勝我。”

“是嗎?”徐默狂傲的笑道,“在意念空間之中要再打不贏一隻鳳凰,我徐默便自廢魂脈!”

“那就來吧!”火鳳凰嘶鳴一聲,黑暗空間登時雷光爆閃,無數的火浪自徐默四周噴涌而來。

好啊!等着你呢!

徐默朝靈臺之處的金色識海微一運力,便見麒麟珠從中浮起,然後急速旋轉,一股滔天火力立刻涌遍徐默全身。

轟!

徐默的全身燃起了白色火焰,心中暗暗驚道:人帝之體居然只能承受四層麒麟火體。

“麒麟火體!”扇動着火焰巨翅的鳳凰看到徐默的樣子無比震驚,“想不到那個臭麒麟竟然將麒麟珠賜予了你。”

徐默冷笑一聲沒有說話,只在心中暗道:今天老子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屠龍九式!

渾身散發着耀眼火焰的徐默緩緩揮出瞬刀,竟將火鳳凰發動的火浪全都引於刀上,再驀然一劈。

整個黑暗空間猛然亮了起來,所有的火焰在那一刻都在虛空中聚集成一個極小的亮點。

徐默看着那個亮點,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了當年還是人帝的時候。

麒麟火體的火力要比火屬性魂脈厲害的多,再加上他又引入了鳳凰之火,這一刀驚龍斬何止逆天?

轟隆!

亮點突然爆炸,一隻無比巨大的龍首便填滿了整個空間,便是那隻火鳳凰與這隻龍首比起來也只能算是一隻小麻雀。

去吧!

徐默瞬刀向前一刺,巨大的龍首張開那彷彿能吞噬天地的火焰巨口照着那隻略想驚恐的小麻雀便吞了過去。

這是武者的功法麼?一向覺得武者無比弱小的火鳳凰此刻忽然感受到了渺小,它淒厲的嘶鳴一聲,整個身體的火焰又暴漲數倍,可卻還是被那大到無法形容的龍首吞了進去。

嘭!

整個空間爆出一股毀天滅地的火焰氣波,所有的黑暗瞬間極致扭曲,就彷彿有人把空間當做繩子纏到了一起。

許久許久,巨龍消失,一切歸於平靜,而那隻鳳凰已化作了一顆火焰巨蛋。

一根橙色的鳳凰羽毛在空間之中來回飄蕩,徐默如天神一般笑道:“區區一隻鳳凰,也該在老子面前囂張!”

說罷,一個閃身到了火焰巨蛋之前,正要舉刀再劈,卻忽然被巨蛋之上噴出的一股火力逼得退了幾步。

“啾!”一聲鳳鳴響起,便見那火焰巨蛋竟從中間裂開了一道縫隙,火紅的岩漿便從那道縫隙之中噴涌而出,卻是不到片刻,火鳳凰又破殼而出,而且身上的火焰好似比之前濃厚許多,好似一團團岩漿在空中烈烈燃燒。

“你妹!”徐默叫罵一句,“這他孃的是在逗我?”

火鳳凰的鳥喙之上橙紅的岩漿在不斷嘀嗒:“我每重生一次,便會增強一分,你殺我的次數越多,我就越強!我看你怎麼打贏我!”

徐默無奈道:“我能不能不玩了?”

“不能!”火鳳凰十分得意,“進了封靈空間,必須打敗我才能出去。”

“我自殺行不行!”徐默嘴角微微揚起,“這空間之中死亡又不能算真正死亡,我會怕你?”

火鳳凰有些無語,但轉念又道:“你若是自殺,出去的話,我也會再次殺死你。”

“這也太欺負人啦!”徐默叫道,“我退出,不玩了不玩了,孔雀明王弓還給你還不行?”

“不行!”

“你剛纔不是說可以的嗎?”

“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徐默嘆了口氣道:“這麼說,我只能打咯!”

“不錯!”

“那我就不客氣了!”

麒麟火芒大盛的徐默突然動了,如同一道火焰流星般直接閃到了火鳳凰身邊,瞬刀驀然刺了出去。

噗嗤!

黑色的瞬刀毫不費力便穿破了火鳳凰周身如岩漿一般流動的火焰。

死亡一指!

兩道雷電猛然劈下,繞着瞬刀如毒蛇一般鑽了進去。

譁!

火鳳凰卻是不懼,一隻巨翅恍若天火一般扇了過來。

我會怕你?徐默直接用窮奇之力揮出一拳,便聽轟的一聲,竟將火鳳凰的翅膀砸出了一個大窟窿。

火鳳凰再次慘叫一聲,徐默一躍而起,刺進岩漿之中的黑色瞬刀隨之抽出,到了火鳳凰上方,又猛然一劈。

斬龍訣第二層,黑噬!

嗖!

一道極爲細密的黑色裂縫閃電般飛出,連一眨眼的工夫都沒有,那道黑色裂縫便從火鳳凰身體之中穿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