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數學老師為楚香君的傲慢態度有點不高興了,在她看來,楚香君這個孩子,驕傲自大的過頭了,有點目中無人。


於是,他又在黑板上寫下一道題目,這一次完全是自己設定的數值,連書上都沒有答案的。

「楚香君,你上來解一下這道題目。」數學老師道。

楚香君略帶不耐煩的抬頭望了一眼黑板上的題目,還是站起身走了上去,拿起講台上的筆,楚香君語氣平淡的轉過頭對著數學老師問了一句:「還是需要用三種方法解嗎?」 「如果你能夠做到的話。」數學老師盡量壓制住心中的不平靜,語氣卻有些微怒。

這驕傲自大的口吻,聽著真讓人不爽啊。

數學老師就不信楚香君真能解出來。

台下的同學們也不相信。

叮鈴鈴,放課的鈴聲響起。

楚香君望了一眼數學老師,數學老師臉色漆黑一片。

同學們也懵逼了,就放學了嗎?這可真是時間過的最快的一節數學課啊。

以往放學,蝸牛班的學生那都是被放入大海里的魚,歡脫的那叫一個肆無忌憚。

可是今天,教室十分平靜。

沒有一個同學起身離開,大家都注視著楚香君,等待著楚香君解題。

「放學了。」這題還要做嗎?

楚香君望向數學老師。

數學老師掃了一眼教室里望眼欲穿的同學們,於是點了點頭道:「繼續解題。」

拖堂這種事,向來只會發生在天才班。

因為,如果你要在蝸牛班拖堂,學生們會炸的。

只不過,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蝸牛班的學生變成好學寶寶了。

楚香君點了點頭,於是開始解答題目。

因為也快到飯點了,副校長交代了李主任陪同考察團去食堂吃飯,吃飯的路是要經過蝸牛班旁邊的走道的,李主任故意拖延了一會兒,為了就是避開讓考察團的老師們看到蝸牛班那大海歸魚的「壯觀景象」,結果,當李主任帶著考察團經過的時候,從打開的門看到裡面的場景,李主任驚奇的下巴都要掉了。

考察團也看到了教室里還有人在學習,當即也是面露欽佩和敬重的神色。

不愧是櫻蘭啊,老師太敬業了,學生太好學了,值得好好學習啊。

刷刷刷,刷刷刷,楚香君落筆很快,每一個步驟都寫得簡短、必要,半點不拖泥帶水,偶爾會在旁邊的空白區域演算一下,又快速的擦掉演算內容。

數學老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那因為驚奇而張大的嘴巴,怎麼也閉不上。

妖孽,楚香君簡直就是妖孽啊!

從她擦掉的那些推算,數學老師已經可以肯定,這些解題方法還真是楚香君自己想出來的。

因為,她的推算有些十分複雜,有的又十分繁瑣,期間的推演用了特別多的方法去試驗,還真不是書上的教條主義啊。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蝸牛班的學生只除了家世比數學老師好,在智商上面,那都是學渣,他們看不出楚香君擦掉的精彩推算內容,看到的只是楚香君不斷的塗寫后——還真的用三種方法解答出來了一個相同的答案。

只不過,大家只能看懂楚香君最先寫的那個用初中課本知識解答的方法,後面兩個,大家表示完全看不懂啊,可是好神奇哦,得出來的答案竟然是一樣的呢。

楚香君不會是故意寫一大堆步驟,然後就直接寫了第一個方法的答案吧?

可是,這能糊弄過去數學老師嗎?

大家是初中生水平,數學老師又不是,能來櫻蘭教書的老師,那都是學霸、學神級別的。

楚香君以為她糊弄得過去嘛。 楚香君寫好后,將筆放在了講台,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在氣氛詭異的環境裡面,整理了書包背著就要走。

傅淑蘭說要回去給賴洪勝慶祝生日,自己已經被老師拖堂了許久了,走回去的話,該晚了,楚香君可不想聽傅淑蘭嘮叨,所以她並未打算留下來看數學老師將自己已經得出來的答案重新推算、講解一遍。

「老師,我家裡還有事,先走了。」楚香君跟數學老師打了聲招呼。

數學老師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只是出於本能的點了點頭,然後,目送楚香君的背影離開教室。

楚香君離開了,教室裡面其他同學滿眼渴求的望著數學老師。

數學老師額頭汗滴!

這種熱切的對知識的渴望眼神,就是在天才班,也很少會看到啊。

可是現在卻出現在了蝸牛班學生的臉上,不過數學老師可不會真以為他們這是好學,完全是,他們想知道楚香君解出來的答案到底是不是正確的而已。

數學老師於是拿起桌上的筆開始解題,因為是自己隨便出的,所以,要知道正確答案還是需要重新推算一遍的。

得得得,得得得。

教室裡面安靜的只剩下數學老師鼻尖觸碰黑板的聲音。

因為放學已經很久了,教學樓早就安靜了下來。

數學老師推算了一陣子,最後得出了答案后,他的臉上是苦笑。

從剛才看楚香君那些有模有樣的推算,數學老師就知道,楚香君的答案絕對是正確的。

看看自己解答出來的答案和楚香君的答案,完全是一樣的,數學老師的神色複雜極了。

教室裡面,先是沉默,一直到有一個同學感慨了一句:「居然是正確的」之後,教室裡面炸開了鍋。

「我滴媽天呀,楚香君簡直是學霸,不,是學神啊。」

「居然用了初中、高中、大學的知識解題,太牛逼了,天才班的人能做到嘛,就是天才班的第一名小蜜蜂也做不到好嗎!」

「楚香君簡直就是我們蝸牛班的驕傲,我的偶像啊。」

「嗷嗚,她不止是我偶像,還是我女神。」

……

同學們激動不已。

喬山神色複雜的盯著沒有任何反應的楚瑩萱的背影,欲言又止。

楚瑩萱此刻已經雙眼通紅,眼裡噙著委屈和不甘心的淚水。

……

入秋之後,天黑的比夏天早。

楚香君步履輕鬆的走在大路上,今日梁小刀沒有粘上來,倒是落得清靜。

兜里的電話忽然響起,楚香君拿出電話,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可是卻並未被標記是騷擾或者是廣告電話,楚香君於是按了接通鍵,一聽到裡面傳來的聲音,楚香君倒是頗為驚訝,因為這電話,居然是數學老師打來的。

「不行,天才不能被埋沒,你的天賦需要更好的環境學習,蝸牛班的學生心浮氣躁,心思全沒有用到學習上,你呆在裡面會受到影響,我明天就去和李主任說將你調到天才班。」

數學老師的語氣十分強硬,說罷,怕楚香君在拒絕,他直接掛斷了電話。

楚香君:「……」 其實天才還是蝸牛班什麼的,對於楚香君來說真的無所謂,因為楚香君一門心思都在廚藝上面,只可惜最近系統特別安靜,什麼任務也沒有。

楚香君以前特別害怕系統坑爹的任務,到現在卻有點期待了,因為,正是上一次的任務讓自己吃了智慧丹藥,不然,楚香君哪裡能穿透現象看本質,秒變數學學霸啊。

電話再次響起,楚香君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是傅淑蘭的名字,直接就將電話揣到兜里,然後小跑著就往回跑,卻是沒有留意到,一直跟在他身後不遠處,那雙閃閃發光的眸子。

狂奔了兩個公交站,天已經全黑了。

楚香君從兜里掏出錢包,準備坐公交車回去。

秋日的車站,在寒風中顯得別樣蕭瑟,不過因為此刻是下班高峰期,所以車站等車的人不少。

楚香君將手揣在衛衣的衣兜裡面,跺著腳翹首以盼公交車快點來。

嘟嘟,一輛計程車由遠及近,最終停在了楚香君跟前。

楚香君心中疑惑,自己沒有叫計程車啊?

計程車後門被打開,從裡面探出一張熟悉的臉,滿臉微笑的沖著楚香君打招呼:「快上來。」

楚香君微微一愣神,卻是鑽進了車,她的身後,其他等公交車的上班族紛紛對楚香君投去羨慕的目光。

計程車上開了暖氣,一上車便猶如春天一般。

龍棋和楚香君,一左一右並排坐著,車上氣氛詭異的安靜。

在前面開計程車的大叔,從後視鏡瞟了一眼後面,然後問了一句:「去哪裡?」

龍棋望向楚香君,示意她說,楚香君便報了自家小區的名字。

「好久不見。」龍棋道,聲音略帶憂愁,不似往常那般親昵。

楚香君點了點頭,的確是有蠻久沒見了。

在楚香君的印象之中,龍棋就是一塊粘人的小牛皮糖。

怎的今天這塊牛皮糖轉性子了,變得這麼疏離?

楚香君望向龍棋,卻見他一雙晶瑩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眸中泛著淚花,在來往燈光的閃現中,讓人心疼。

車緩緩地停住了,因為是下班高峰期,所以城市中心堵成狗。

司機見怪不怪,堵車的時候,他開著廣播,聽得美滋滋的,還隨著廣播里播放的動感音樂搖晃著腦袋。

龍棋打開錢包,從裡面掏出兩百塊錢遞給了前面的司機,然後轉過身對楚香君道:「我們下去走吧,看樣子要堵很久。」

楚香君點了點頭,那大叔滿眼懵逼,龍棋一句:「不用找了」,大叔立刻喜上眉梢。

城市的夜晚,繁華熱鬧。

中的廣場馬路上堵滿了車,而廣場之中,則來來往往的穿梭著各色行人。

龍棋陪著楚香君往她家的路上走著,他走得很慢,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語,搞得楚香君都有些莫名其妙。

「發生了什麼事嗎?」

楚香君話音未落,猝不及防,身旁的龍棋忽然跨出一步,直接給楚香君來了個一個大大的擁抱。

只不過短暫不到三秒的擁抱,龍棋卻希望時間能夠永遠定格在此刻。

退回原位,望著懵了的楚香君,龍棋眼裡是一陣苦笑:「當做告別擁抱好不好,我……要走了。」 一直到龍棋的離開,楚香君都還懵里懵懂的。

小破孩子,不就是被她媽媽強制的給轉到國外去讀書了嗎,至於搞得這麼生離死別的嘛,又不是以後回不來了。

居然還趁自己不注意擁抱自己,楚香君覺得這小牛皮糖的粘人本事和厚臉皮,根本半點沒改變嘛。

虧得自己之前還擔心他是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心情低落,感情……一切都是小狐狸故意表現出來的表象,為的就是擁抱一下自己。

楚香君無語極了,想起擁抱自己后的龍棋,宛如大灰狼一般,奸笑著就跑開了去,跟惡作劇一般,楚香君就覺得淡淡的憂傷。

不過,龍棋拋開前,卻是強行的塞了一張沒有密碼的信用卡給楚香君,還留下了一句話:「娘子,隨便花啊。」

望著手中黑底金蓮的黑色超級貴賓信用卡,楚香君都不知道要怎麼處理,誰知道,旁邊一個人直接伸手就從楚香君手裡將信用卡給拿了過去,速度快得不得了。

「這張卡太丑了,我給你換一張好看的。」

夏侯欽酷酷道,然後將龍棋的卡放到了他的錢包,轉而從他的錢包裡面拿了一張粉色的信用卡塞到了楚香君手中。

「夏侯欽?」

楚香君怎麼也沒想到,會在中央廣場這裡碰到夏侯欽。

「老婆,跟我這麼疏離?」

夏侯欽眉頭微皺,語氣里滿是火藥味。

楚香君只覺得心跳加速,剛剛龍棋的擁抱讓楚香君覺得有些無地自容。

夏侯欽不會看見了吧?

他沒看見吧?

「剛剛那個小朋友看來很喜歡你啊。」

夏侯欽身後的阿元,依舊一身藍色西裝,笑的如沐春風。

他此話一出,楚香君無語扶額。

阿元你這刀補得也太狠了吧,不過就是一個告別擁抱,你哪裡看出來了很喜歡啊?

「我可以解釋的。」楚香君對著夏侯欽道。

夏侯欽卻癟了癟嘴,對著阿元認真道:「一個有戀母情結的小孩子而已。」

然後他望向楚香君,臉上是溫柔的笑:「老婆你不需要解釋什麼的。」

楚香君:「……」

戀母情結!

這四個字,莫名有種讓楚香君暴走的衝動。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楚香君趕緊轉移話題,順便打算將卡還給夏侯欽來著,誰知道,夏侯欽卻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摟住她的肩膀,強硬的將她帶到自己懷中摟著。

這曖昧的姿勢……楚香君的臉「刷」的就紅了。

光天化日秀恩愛,這樣不好吧?

頭頂卻傳來夏侯欽霸道冷酷的聲音:「我不在這老婆都該被別人拐跑了。」語氣酸溜溜的。

楚香君嘟著嘴巴,趕緊辯解:「哪裡有,你都說了人家是戀母情結,啊,夏侯欽你不會是在吃醋吧?」楚香君掙脫了夏侯欽的懷抱,壞笑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