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數落完,他的鐮刀倏然下去。


真是一個狠心的!

「啊——」

霎時,王鐵棍疼得撕心裂肺地大叫,瞬間臉上就慘白得無血色。

看王忠當真下手,許多人又唏噓了一口氣。

割了王鐵棍的小手指,王忠羞愧地看了看宮玉,又看了看里正。

見兩人都沒有阻止,他憂心忡忡地砍斷王鐵棍身上捆綁著的藤蔓,然後在王鐵棍疼得快暈過去時,扶住王鐵棍。

王鐵棍斷掉的小手指不住地流血,他瞥了一眼,撕下王鐵棍身上的衣角隨意地包紮起來,而後轉身背起王鐵棍,面色沉重地離開。

作為一個父親,他也只能做到這點了。

眾人靜靜地看著,全都不說話。

而王忠離開后,適才掉在地上的那半截小手指似乎特別的醒目。

解決了王鐵棍,還有王明友和趙二狗。

被嚇到了,吊在樹上一直唧唧歪歪的趙二狗都閉住嘴巴不敢多說了。

但眾人靜默了盞茶時分,便有人回過神來提議解決王明友和趙二狗的事。

默認王忠將王鐵棍背著走,宮玉知道此次趙二狗三人偷她的馬,也算是默認不去報官了。

否則,一旦趙二狗和王明友被嚴刑逼供,那王鐵棍就得被他們兩人供出來,屆時便顯得她不守信用了。

宮玉不是那樣的人,是以,當有人提議同樣斷掉趙二狗和王明友的一根手指頭時,她沒有反對。

只是,王錢氏居然還不滿意。

「不行,你們不能割掉我家王明友的手指頭,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割掉他的手指頭,他的身體不就不完整了嗎?」

王錢氏擋在王明友的面前,怒氣橫秋道。

這口氣像是要給王明友留一個全屍一樣。

有人道:「既然你捨不得,那你便幫他受著唄!」

王錢氏一呆,「那怎麼能行?不是說子不教父之過嗎?讓他爹來。」

扯了王富貴一把,她當真要讓王富貴去斷一根手指頭。

王富貴有些猶豫,同時也有些憎恨王錢氏的陰狠,但想著自家兒子的手指頭,他也只有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瞧他倆人這表現,難怪王明友會不學無術,想來就是他倆人給慣的。

宮玉冷笑,「這種事還能頂替?真是稀奇。算了,也不用斷王明友的手指頭了,就這樣將他捆在樹上,七天後,若他不死,你們便把他帶回去。」

王錢氏想了想,眼睛一亮,「真的不用斷手指頭了嗎?那好,捆七天就捆七天吧!」

她暗自竊喜,但忽然想起什麼,她又道:「那我可以給他送吃的喝的吧!」

這話一下觸及到宮玉的底線——真是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宮玉凌厲的眼神朝她一瞥,「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滾!」

森冷的話語,擲地有聲。

而那眼神撞進王錢氏的眼中,王錢氏陡然心底一涼,頓時覺得遍體生寒。

。 速水引起的叛亂平息的很快。

哭著喊著大姐的小弟團也一同被送進監獄。

場外的觀眾跟各國首腦居然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

夜深,兩人離開海邊。

等余歡拉開門,臉上有點愕然的看著一直在自己身後的秋山楓。

什麼鬼?

英雄救美的勾女效果這麼好嗎?

而且昨晚自己那樣,真算的上是英雄救美?

這心態自己把握不了啊!

余歡一臉迷惘,真這麼簡單自己上世也不會是胎生孤男了。

「你?」

「我可以幫你清理一下身上的碎沙。」

鼓起勇氣說出這句話,秋山楓耳朵瞬間充血,低著頭讓余歡看不到她緋紅的臉頰,雙手在後背絞成了麻花。

「這個,不合適!」

余歡也低下頭,但是他是在看自己的下身。

艷福襲來,余歡只感覺舌頭有些發苦。

暗暗決定等吳雷庵好了以後,一定要再去找他玩玩。

「什麼不合適?」

秋山楓翹嘴鼓腮,眼中泛起淚光。

自己的意思已經很明了了。

結果,她秋山楓,秘書界第一美人居然被拒絕了。

我秋山楓表白被拒絕了?

是我的腿不長?

臉不美?

胸型不夠好?

還是我不夠妖嬈?

一堆亂七八糟的念頭從秋山楓腦海飄過。

「時機不合適,就是現在是比賽的關鍵時期,我不想分心。」

余歡找了個自己都不信的借口,難道要說,我現在哪裡還是個水袋,你等等我啊!

「混蛋二虎,你什麼時候在意過比賽?」

秋山楓嘭的一聲在外面將門用力砸上,小腳氣急的狠跺門角,走了。

她走了。

「喂喂,真有事啊?要不你再等我一兩個星期?我能證明我行的。」

余歡摸摸被撞紅的鼻尖,拉開門對著秋山楓的背影大喊。

「你混蛋…蛋蛋蛋!」

人沒了,蛋字還在走廊中迴響,像是在嘲諷余歡。

「吳雷庵庵庵!」

憤怒的咆哮取代了蛋蛋迴音。

……

咚咚咚!

「二虎君,起床了,你今天是第一場。」

敲門聲傳來,秋山楓有點冷漠的聲音響起。

余歡套上背心,騰騰跑過來打開門。

秋山楓眼中帶煞,小嘴微撇,臉色既兇惡又委屈。

「呵呵…來了,你等會。」

舔著臉給秋山楓露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余歡瞬間閃進了洗漱間。

不是我不要,奈何小弟爭氣。

早餐間,兩人相對無語。

「小秋山,我…那個….現在真的還…」

「我不聽!」

秋山楓頭一偏,帶著鼻音道。

余歡還想找話頭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也都被秋山楓堵了回來。

一早上無話。

「先生,女士好!激動人心的拳願賽新一輪挑戰正式開始!」

鞘香換了一身無比性感的長裙,對著話筒拉出長長尾音。

「他就是統治擂台的無敵魔神,阿修羅·雷霆戰虎,十鬼蛇二虎!」

「十鬼蛇」

「二虎」

「十鬼蛇二虎!」

余歡一出現在光屏上,歡呼聲轟然響起,這聲勢比上一次出場高了何止十倍。

看來上一場吳雷庵沒有白挨打,至少把余歡的名聲提高了不少。

「嗯,我現在得把精神集中在事業上…個鬼!」

「鬱悶!」

體檢跟水袋事件,讓余歡空前煩躁,慾火升騰烤的身體溫度都上升了。

「而他的對手就是贏得雙美之爭的最美,絕世美男「美獸」桐生剎那!」

精緻的輪廓,完美的身材,妖異的氣質,桐生剎那披著及腰長發緩緩走了出來。

在看到余歡的那一眼開始,身體就忍不住在激動中顫抖。

「終於,終於對上十鬼蛇二虎了,神,你看著,我會殺死他讓你重新降臨!」

「桐生君!」

「桐生君!」

花痴們的叫聲居然將余歡的聲勢壓了下去。

無形氣勢在場上碰撞!

一個想要用痛苦來發泄內心的鬱悶,不管是對手的還是自己的。

一個拼盡全部也想要殺死對方,讓自己的神重新降臨,不管最後死的是對手還是自己。

「真好…真好,我終於能在眾人的見證下殺死你了!」

兩人走到場中的一刻,桐生剎那的表情已經在變態中扭曲,一股無法形容的妖異從他身體中散發出來。

「呵呵…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我很期待你能給我帶來驚喜!」

余歡舒展了一下身體,全身骨骼發出一連串的脆響,一天多的時間,身上的多道刀痕,較淺的刀傷已經癒合,只留下道道紅印。

眼睛瞟了一下裁判,「不要廢話,開始吧!」

「預備!開始!」

被余歡眼睛一橫,裁判直接吼道。

經過速水叛亂事件,身為內部人員他可是知道,這個人已經被當晚的倖存者稱為不可招惹的惡魔。

瞬!

裁判聲音未落,人還沒跑開,桐生剎那就利用瞬消失在余歡視線。

下一刻,手掌擦著裁判的身體攻了過來。

他完美利用裁判的身體貼近了余歡,在裁判跑開的瞬間發出攻擊,距離極短,速度極快。

嗯?利用了視角盲點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