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斯坦丁點頭,「沒錯,根據家族的指示,肯定有它的存在,但是也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果然已經消失。」


洛雅無所謂道:「沒就沒了唄,反正對我們現在也沒用,該鬱悶的是外面那些翹首以望的半神,就是可惜了某位公主得不到了~不能用它去做某些交易」

她的語氣充滿了幸災樂禍,迪麗拉淡淡道:「這種寶物有緣者得之,既然它消失了,說明我與它無緣,沒什麼好可惜的。」

「裝的倒是不錯」洛雅心中鄙夷,不過倒也沒說什麼,接下里才是真正的戰鬥,到時候還需要他們四人的合作才行,作為豪門子女,並不會將情緒帶到正事之中。

斯坦丁心中對迪麗拉有著愛慕之意,因此此刻點頭道:「說的沒錯!」

摩羯一行人站在人群的一旁,他們周圍留出一片空地,無人靠近,由於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惡意以及濃濃的血腥味使得眾人還是十分忌憚的,不過也僅限於現在,無論是摩羯他們還是其他契約者們都知道,一旦摩羯觸碰道寶物,那麼後面的人便會立即向他們發起進攻。

「黑星,你上去看看」摩羯示意後方一名成員上去取寶物,對於私吞他完全不擔心,神器可不是普通的武器,它們有著各自的靈!只要它們不願意,即便是半神也使用不了。

黑星出隊,恭敬的站在摩羯面前道:「哪個?」

婚淺情深:前夫,請滾遠點 摩羯前面立著兩個石柱,一個上面放著萬靈石,另一個上面放著盾牌,他隨意看了兩眼,淡淡道:「隨你喜歡。」

聽此,黑星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來之前他們都了解過那位隕落神靈的詳細信息,自然知道台上這些物品的來歷,他走上萬靈石那邊。

萬靈石是煉製神器用的絕佳材料,如果帶回去肯定能為上面的大人物們所用,而盾牌則不一定能被他們看中,因此,掂量了下之後,他好不猶豫的選擇了萬靈石。

看了他的選擇摩羯心中冷哼一聲,卻沒有多說什麼,能夠隨他來這裡的必然都是邪惡陣營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有些小心思是很正常的。

後面的契約者們都沒有妄動,紛紛看著黑星,等待著結果,反正有這麼多人在,還怕他們跑了不成!

黑星小心翼翼的將手伸到石台上,暫時一切平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當他心中欣喜即將觸碰到萬靈石之時,整個台柱微光一閃!黑星瞬間被擊飛幾十米外,整個人身上冒出白色的火焰,不斷燃燒!

「啊!啊!啊!」黑星不斷慘叫,整個人在地上撲騰不停,卻沒人任何用處!當他使用體內的惡魔之力之時,身上的火焰不但沒有熄滅,反而得到了某種催化劑一般,瞬間熊熊燃燒,很快他整個人便消失在眾人面前。

摩羯目光一閃,沒有多說什麼,他們隊伍中的其他人也同樣無比平靜,這種結果很正常,這是善良陣營神靈對他們邪惡陣營之人的制裁。

不過,一直圍觀的契約者們卻是嚇傻,他們根本沒有預料到這種結果,一些知識面廣的人,看到這種情景自然是猜到他們邪惡教徒,但是大部分契約者一輩子都沒接觸過邪惡教徒,因此不知,此時已然嚇傻,紛紛後退,不敢靠近石台。

那些有著背景的契約者自然早已認出摩羯他們的背景,不過因為不想惹麻煩,因此一直無視他們,此時看到這種場景心中倒是十分愉快。

「呵,不愧是善良陣營的神靈,死了也針對我們」摩羯低語一聲,隨即看向塔娜,淡淡問道:「情況怎麼樣? 萌寶駕到:總裁哪裏逃 塔娜,需要用秘寶嗎?」

塔娜靠近石台仔細觀察,在結合剛才黑星所產生的景象,思考片刻后,道:「問題不大,估計再過一兩小時上面的能量就會消失,當然現在用秘寶也行,可以加快速度」

摩羯看了眼周圍這麼多契約者,道:「沒這必要,慢慢等吧」

原本的計劃是他們用大惡魔賜予的秘寶破開這裡的禁制,拿走所有寶物,即便有少部分契約者跟上他們的速度,但是以他們整整一個小隊的精英結合其他手段倒也不怕,誰曾想會出現這種意外,神靈結晶居然無辜消失,所有的防護力量也全都沒了,原本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可能邁上來的七成現在仿若平地,隨意便可到達!

這簡直不講道理! 其他契約者見摩羯一伙人不再前去試探,光楞在原地不動有些詫異,不過也沒有在意,就是有些可惜沒人再去試探這些石柱了,剛才黑星的遭遇他們都看在眼裡,此時也不敢妄動。

洛雅看著石柱,目光一閃,雖然他們是善良陣營的契約者,石柱的防護力量並不會對他們進行攻擊,但是卻會阻止他們拿取。而看摩羯他們一副淡定的樣子,自然是已有對策,因此,便也安心等待,它倒想看看他們究竟準備如何。

四人中,凱瑟以洛雅為首,斯坦丁目前看起來愛慕迪麗拉,以她為首。因此,整個小隊的決定權在他們兩個女的手裡,洛雅決定按兵不動,迪麗拉目前也只能同意,她有自知之明,凱瑟肯定是不聽她的,而斯坦丁也並不值得相信。

之前伊耶絲見到的一大一小兩獸人也在隊伍的前列,顯然他們的實力也極其不俗,加上他們兩人的樣子實在是顯眼,因此不斷有著視線在打量著他們。

貓耳娘菲絲眼睛死死的盯著石台上的那株藥草,低聲道:「就是那個,一定要獲得它!誰敢阻擋就殺了他!」

摩耶奇瓮聲瓮氣道:「那是肯定的!」

大部分契約者對於此刻的狀況已經懵懂無知,只知道上面有寶物,而對於他們這些人而言,大部分都有著明確的目標!

隨著時間流逝,眾多的醬油契約們看著石台開始蠢蠢欲動,黑星的遭遇雖然震懾住他們,但是也只是一時的,面對寶物總有不是亡命之徒會拼上一把。

而且現在前方那些實力頂尖的年輕契約者們都按兵不動,此時對他們而言是最佳的機會!也許!試一試就成功了呢!

當第一個契約者衝上去之後,發現他僅僅是被彈開而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時,頓時位於七層的所有醬油契約者們都瘋狂起來!

不會受傷?那怕個蛋蛋啊!

一個個契約者如同下餃子般紛紛湧向六個石台,然後在一個個被彈回來,那場面當真是令人嘖嘖稱奇。

「呵呵」摩羯看著眼前那些如同飛蛾撲火一般都契約者感到好笑,要是真能讓他們得到那還得了?真當他們是擺設嗎?真是群愚昧之人,除了被用來獻祭之外毫無作用,不過可惜,他們就那麼幾個人,而且等階全為兩階,真是浪費了這麼多祭品了,算他們好運。

「咦!你們看!怎麼回事?那個法杖似乎在顫抖!?」一聲驚呼在人群之中格外響亮,一聽便知道是個大嗓門!

眾人望向台階,剛才由於眾人實在過於興奮,因此還未注意到,那把法杖,也就是斯坦丁口中的神器——風之輕舞,此時正在不斷的顫抖,並且頻率越來越大,而石台上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一層淡淡的護盾似是在阻止它。

「怎麼回事?」迪麗拉心中一驚,臉色十分難看,要知道她此次的目標便是這把武器!這可是風系的神器啊! 長公主的浪漫假期 一旦獲得她比將收穫巨大的好處,並且能為她增加幾分未來進階半神的可能性!要知道如果能成為半神,那麼那時候的她足以不用藉助任何人的臉色獨霸一方!雖然成為神風帝國的第一位女皇帝沒有可能。但是藉助神器法杖的威力和自身半神的實力,成為一方巨頭,比肩三大豪門,問題卻是不大!

然而現在這是怎麼回事?根本沒人觸碰到風之輕舞,它自己卻產生劇烈的反應,難不成它也要像空著的那個石台上的寶物一樣,神秘消失不成?

不!一定不能讓它消失!

想到這,迪麗拉突然高聲道:「護罩要破裂了!大家快壓上去爭奪!」

此刻法杖風之輕舞外面的護罩閃爍不定,確實看起來即將破裂,此情此景,加上迪麗拉改變聲音在底下的煽風點火,頓時醬油們按捺不住,紛紛壓前,各種神術招呼上去,想要助法杖一臂之力!擊破護盾。

「呵!不愧是公主殿下,玩弄平民你倒是十分在行」洛雅冷嘲熱諷道,迪麗拉這行為擺明的是讓這些醬油們現去試探一下情況,畢竟這法杖突然的異狀,說不定蘊含著什麼危險。

一堆神術轟擊到護罩上,卻什麼反應也沒有,當然也是正常的,這可是神靈所布制的護罩,雖然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損耗,但即便如此,估計就是操縱者般的存在也難以對它產生影響。

一邊是外面契約者的攻擊,一邊是裡面法杖的掙扎,護罩忽閃忽滅,似乎真的要堅持不住了。

當然,外面契約者的攻擊只是點綴…

「咔嚓」一聲,彷彿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護罩直接消失!幾個反應快的契約者瞬間越起朝著法杖飛撲過去。

「就是現在!」迪麗拉精神緊繃,身上青風環繞,腳下用力一頓,整個人彷彿飛了起來一般,朝著法杖飛射過去!

「喵!」菲絲瞳孔豎了起來!發出微光,身形瞬間躍上摩耶奇的肩膀,再朝著空中的法杖一躍,輕靈,敏捷!

「嘩嘩」塔娜一推黑框眼鏡,手中浮現一本神秘書籍,通體黑紫,上面刻有眾多的惡魔文字,書本中間有一個骷髏頭的圖形,使得整本書看起來十分詭異!

隨著黑紫書本的書頁不斷翻轉,眾多的惡魔文字從中飛了出來!

「惡之言!鎖鏈!」隨著塔娜的一聲低語,眾多的惡魔字元組成一串鎖鏈!「咻」的朝空中的法杖飛去!

「嘿嘿!雖然這東西對我沒用,但是能夠得到一把神器也是很賺的!我最喜歡之前的東西了!」一個身材矮小的地精躲在人群之中,手中浮現一把扳手!眼睛看著神器法杖,微微瞄準一番!瞬間將扳手扔了出去,並且口中喊道:「看我的迴旋扳手!」

一直按兵不動的實力者,在這一刻,頓時各顯神通,使用者自己的特殊能力朝著飛出的法杖轟去!

最令人驚奇的是,最先抵達法杖身邊的居然是一個巨大的扳手,它一端上的坎剛好夾住法杖,在接觸法杖的瞬間,它便急速縮小,變成剛好緊緊箍住法杖的程度!

「嘿!它是我的了!」地精心中激動萬分!

「想都別想!」

其他神術緊接而來!有的轟擊到法杖上,有的轟擊到扳手上,整個七層上空爆發出各色神光,好不燦爛! 從法杖飛出到神術轟擊,說起來慢,實際上僅僅過了一兩秒。眾多的神術的轟擊並沒有影響風之輕舞的飛出,即便那個矮人地精,雖然他的扳手扣住了法杖的仗身,但也無論地精如何控制,也扯不動法杖。

很快,隨著法杖周圍一道罡風爆開,所有的神術全部消散一空,緊接著,法杖一陣扭曲之後,直接消失不見!

「不!」迪麗拉不甘的站在人群最前方,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她就能抓到法杖了!她相信,如果能抓住!憑藉她自身風系的親和力以及天資,一定能留下法杖的!但是,還是差了那麼一些!可惡!

塔娜合攏手中的黑**法書,推了推臉上的眼鏡,淡淡說道:「可惜了」

摩羯不屑道:「一個從屬神靈的法杖有什麼大不了的,最多也只是個最低級的神器,沒了就沒了。」

塔娜道:「雖然如此,但是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削弱其他陣營實力的機會,要知道我們凱撒帝國的處境在啟明世界中可是不太好。」

摩羯撇撇嘴沒說什麼。

洛雅看著迪麗拉那氣憤的樣子不禁感到好笑,雖然她也沒有獲得,但是只要不是迪麗拉的就沒關係,此時看她吃癟鬱悶的神情,便是她最愉悅的時刻。

而那些醬油契約者此刻也是捶胸頓足,他們之中很多人都認為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能獲得那把神器了,絲毫沒有去想,那些頂尖契約者都拿不到,他們憑什麼能拿到。

當然一些心態好的契約者也有,反正他們用不到,也搶不到。

高塔二層

貝安娜忽然睜開眼睛道:「來了!當心」

伊耶絲等人瞬間看向她那裡,只見原本平靜的空間突然打開一道裂縫,一根看起來華麗無比的法杖從中冒了出來!「duang!」的一聲,撞擊在了伊耶絲的腦門上!

「靠!這是東西?」伊耶絲捂頭蹲地,好疼…

法蓮娜和沙維奇兩人人也震驚的看著貝安娜,要知道能夠突破空間的法杖,那得是什麼級別的武器?我的天!半神器?還是傳說中的神器?

「終於成功了!」貝安娜欣喜的看向空中由於撞到伊耶絲腦袋在打轉的法杖,一股濃濃的熟悉感從上面傳來,讓她感到身心舒悅!

浮在空中的法杖在發現貝安娜后,停止轉動,在空中搖擺不定,似乎也很喜悅的樣子,隨後,它在空中打了個轉,「咻」一下,飛到了貝安娜手中。

「安娜,這是什麼法杖?」伊耶絲回過神來問道。

貝安娜接住法杖,將其貼在臉頰上,輕輕的摩擦一番,感受了會,才道:「這把法杖名為風之輕舞,是傳說中那位隕落的神靈的貼身武器。」

三人聽此,頓時驚的瞪大眼睛!

要知道剛才法蓮娜獲得的武器不過是六階的傳奇武器,這貝安娜一下就獲得了比她高上兩階的武器,這簡直誇張!

幸好,法蓮娜不是個喜歡比較嫉妒之人,不然非得被氣吐血!

伊耶絲忽然轉身,看向法蓮娜和沙維奇,嚴肅道:「你們兩個聽著!這件事情誰都不能說出去!知道了嗎?」

不是伊耶絲不相信他們,而是這件事情實在是關係重大,必須確保萬一,因此,即便是他的摯友沙維奇,他也同樣如此囑咐!

「知道!」法蓮娜和沙維奇兩人嚴肅點頭。

伊耶絲看著法蓮娜道:「不行!你們騎士的嘴巴太不牢靠了!法蓮娜,你在發個誓才行!」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騎士除了性子耿直守不住秘密外,其他方面都很優秀,特別是對於自己的承諾和誓言,因此,伊耶絲才會如此要求!

法蓮娜不滿道:「我都承諾了,保證不會說出去的,你還放心」

貝安娜勸道:「伊耶絲,不用這麼麻煩的,我選擇告訴你們,便是因為相信著你們,沒必要讓蓮娜發誓」

既然貝安娜都這樣說了,伊耶絲點頭道:「好吧,不過最後我還是再得說一句,千萬千萬不能說出去,不然就是害了安娜!」

要知道!那可是神器!在啟明世界中,那可是大部分半神都不曾擁有的東西,那可是無珍惜,同樣也是令人眼紅之物,風系的半神雖然不多,但是還是有幾個的,畢竟基數這麼大!萬一被他們知道了,誰也不能保證他們不會以大欺小來謀取這把神器!

囑咐完之後,伊耶絲問道:「安娜,你這法杖可以收起來不,這樣拿著太招搖了。」

貝安娜點頭道:「可以的,它可以直接融入我的身體,彷如自身的能力一般」

這便是神器的一大特點。

聽此,伊耶絲點頭道:「那就好!既然該弄的都弄好了,接下來我們的目標就是七層了!也不知道目前那裡的情況如何了,要是全部寶物都沒了,那就可惜了」

對於風之輕舞為何會突然和貝安娜產生聯繫,伊耶絲沒有去問,而法蓮娜和沙維奇兩人也是很默契的無視掉了,這種事情可是最隱私的秘密,除非是二愣子,不然絕對不會去問。

貝安娜和法蓮娜對伊耶絲的決定都沒有異議。

倒是沙維奇看著伊耶絲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小沙!?你想說什麼?」伊耶絲問道,實在是沙維奇這樣子明顯就是在等著他發問。

兩個人的獨角戲 猶豫片刻沙維奇道:「我也去,把我帶上吧,小伊。」

伊耶絲皺眉看著他,沙維奇現在身上的外傷確實好了大半,但是法蓮娜也說了,他的身體裡面還有不少隱傷需要治療。

念及此處,伊耶絲搖頭道:「不行,你還是安穩的待在這裡吧

「小伊!」沙維奇急聲喊道。

「不行!你還是安心待在這裡吧,如果你敢偷偷跟上來,那麼以後就別想我再搭理你」看到沙維奇的樣子,伊耶絲就估計他肯定會偷偷摸摸行動,那可不行,因此,他直接把話說死,堵死後路。

「好吧」沙維奇頭一垂,看起來十分沮喪,從伊耶絲的語氣和神情之中,他看出來伊耶絲剛才說的話是認真的。

見他答應,伊耶絲這才帶著貝安娜和法蓮娜朝七層走去,二層只剩下了沙維奇獨自一人,他獃獃的看著地面,不知在想什麼。 七層,當伊耶絲他們趕到這裡時,發現情況十分的怪異,整個空間里的氣氛十分和諧,伊耶絲想象之中的戰鬥並沒有發生,大家似乎在各做各的,毫不相干。

其中,一小撮契約者不斷的朝著前方的幾個石台跑去,撞擊,倒飛,不斷的重複著這個事情,似乎樂在其中,當真詭異,而大部分契約者則氣喘吁吁的躺在地上休息,看起來似乎已經精疲力竭的樣子,令人詫異。

伊耶絲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迪麗拉四人和邪惡教派十人組,咦?不對,少了一個,那伙邪惡教徒現在只剩下9人了。

這倒是出乎意料,是誰,居然能夠幹掉那個邪惡教徒,果然這裡面是卧虎藏龍啊!

其他,場上還有不少人都引起了他的警覺!必然,之前的獸人兩人組、一個看起來十分矮的小個等等,大約二十來人的樣子。

這二十來人與其他醬油們不同,他們大多沒有什麼動作,各自在自己的地方,休息的休息,吃飯的吃飯,甚至還有在打牌的。

心中疑惑不解!這實在是太和諧了!肯定有問題!伊耶絲隨手扶住一個被彈回來的契約者,問道:「兄弟,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那人腳下踉蹌兩下,穩住重心后,道:「謝了!小兄弟!」

「不客氣,你還是先告訴我下現在發生了什麼吧」這一個個衝過去~彈回來~的奇怪樣子,另伊耶絲很是迷惑。

那人哈哈大笑一聲道:「其實也沒什麼,小兄弟,石台上的寶物看到沒?那可是十分了不得的東西啊,珍貴的很,但是卻有護罩擋著,這讓大家都無可奈何呀,既然又拿不到,又沒事幹,這不就這樣了!」

伊耶絲看著他道:「那你這是?」

那人道:「你看我這閑得無聊沒事幹,就試試能不能衝破護罩,說不定就成功了呢!而且我發現這樣彈來彈去的似乎頗為爽快!而且我卡了很久的神力似乎也有所鬆動,似是增長了一些。」

伊耶絲:「…」

突然,這人低聲道:「小兄弟,我看你剛上來還不知道吧!剛才石柱上有個法杖樣子的寶物突然自己突破護罩飛走了呢!聽他們說是神器呢!金貴的很!要是有個物品能突然飛到我的懷抱里該多好!」

飛到你懷裡,你也保不住啊!

聽了他的話,伊耶絲和貝安娜相視一眼,頓時知道剛才那個神器是從哪來的了。幸好貝安娜已經將它收起,不然拿上來還不得瞬間被他們發現,到時候跑都跑不了。

「多謝!兄弟!」伊耶絲謝道。

那人笑道:「客氣了,就沖你這敢扶我的好人精神,我就該告知你這些事情,免得你吃虧」

與此同時,圍坐在一個角落的帝都四人組也看到了上來的伊耶絲三人,迪麗拉目光一閃,卻沒有與他們打招呼,自從剛才與神器風之輕舞失之交臂之後,她的心情就一直不太好,雖說之前獲得了一個六階武器,但是有什麼用,根本不能和風之輕舞相比。

因此,她也懶得和貝安娜套近乎了,先將她的事情放到一邊,以後再說。

洛雅倒是露出玩味的笑容,似乎對伊耶絲頗感興趣。

其他人或是玩味、或是好奇、或是驚訝,總之種種目光再次集中到為首的伊耶絲身上,這真是讓他感到蛋疼,說好的低調行事,你妹的老是讓他成為眾人的焦點,難不成是自己太過於耀眼了?

經過一陣商議之後,伊耶絲決定也靜待其變,他就不行前方那些傢伙能看著寶物無動於衷,他們肯定已經有了策略了,而伊耶絲所要做的便是跟在他們後面即可!沒辦法!消息太少!只能跟在別人後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