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方昊天輕輕嘆息。


袁青宗對劍道盟也是有了解的。知道劍道盟的人感情深厚,互為兄弟。他知道現在說什麼安慰的話都無濟於事。

這樣的事,時間才是最好的安慰。

時間久了,這份悲傷才能消失。

方昊天也知道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說道:"大長老,門主那邊……"

"堂主回復了,我現在帶你去見他。"

袁青宗朝在牆壁上按開了一道門。

方昊天看著這道暗門,眼中閃爍精芒。

終於盼到了! 元武殿深處。

這裡,光線昏暗,寂靜的樓閣二層的一間房點著燈。

一襲黑衣的青年男子正在翻看在放面前的書籍。

嘩嘩!

樓閣前的小院子中有一座假山,假山之上有流水布置。

花都開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黑衣青年突然覺得有一些寒氣侵入,感覺寒氣是假山上的水散發出來的。

"秋兒,不捨得?"

一道低沉的聲音從黑衣青年身後的黑暗中響起,然後一名老者走出來。

這個老者赫然是長老會守門的那個老人。

"師傅。"

黑衣青年子輕輕的將書合上,起身向老者行了一禮后說道:"要說沒有半點不捨得那當然是假的。誰不想當堂主?想著今天就要將堂主令鑒交出去,確實有點不舍!"

老者盯著黑衣青年,臉噙微笑。

黑衣青年被師傅盯得有點不好意思,用手撓了撓頭,剛才看書時那種氣定神閑,峙如山嶽的氣質蕩然無存。他說道:"堂主給了我機會,可是這麼多年了,別說九重巔峰,就是連九重我都突破不了,我怎麼能當堂主?這樣也好,我今天也算是解脫了。"

"你能這麼想就好。"老者很欣慰,"我還有三個月就要離開,你實力不足,就算讓你繼續當下去也遲早會露餡,袁老頭可是懷疑你很久了。這一次他讓方昊天挑戰堂門戰,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見到你。"

黑衣青年大吃一驚:"大長老不會一發現真相就殺了我吧?"

老者拍了一下黑衣青年的頭:"有師傅在,誰能殺你?"

"也是,也是。"黑衣青年笑道,"師傅可是元武堂唯一的天人境強者,大長老也不是你的對手。"

"你錯了。"老者說道,"據我所知,我們元武堂還有兩個天人境強者,另外還有一個估計也快了。嗯,說不定方昊天很快也能突破到天人境。"

"啊,他也很快要進入天人境?不是說他不到二十歲嗎?"黑衣青年跳起,"他也太妖孽了!怪不得師傅這麼看好他……不對啊師傅,他要是這麼快到天人境,那讓他當堂主沒意義啊?"

"他不是還沒突破到天人境嗎?"老者目光看著門口,深邃似能洞穿萬古,"有沒有意義就不用我們操心了。姜王爺和堂主如此安排自然有他們的理由……他們來了!"

大長老袁青宗和方昊天出現在院子的中間。

抬頭看著二樓那有燈光的地方,袁青宗目光複雜,隱現警惕。

方昊天倒是不疑有他,神情有些許的興奮與期待,更多的是開心。

見尉遲奇才是他進入蠻獸封境的真正目的,現在馬上就要見到了,他當然激動。

當然,開心是替軒轅破開心。

軒轅破在虛元珠呆了這麼久,這一刻到來意味著他有可能會恢復修為,有機會恢復自由了。

若不是有兩個徒弟陪伴在身邊,真不知道是何等的孤寂。

值得一提的是方洛和方明在軒轅破身邊修鍊這麼久,已得軒轅破真傳。修為雖然仍然停留在靈武境,但一對一也已經有抗衡元陽境一重的實力。

方洛更是已經到了臨近突破的地步。

兩人這樣的實力,如果是在青元城,那已經是了不起的存在,足可震懾全城。

在隨大長老來這裡的路上,方昊天暗中滲入靈魂告知軒轅破馬上就要見到尉遲奇的事。

軒轅破再是心性沉穩,都不免有點激動。

一為再見多年不見的師傅,二為自已的修為有望恢復。

樓閣的門突然打開,老者和黑衣青年走了出來。

見不是堂主出聲讓他們進去而是有人出來,袁青宗和方昊天都怔了怔,跟著兩人都無比的驚訝:"是你?"

長老會門口守門的老者方昊天認識,袁青宗更是熟悉不過。

看到此老,方昊天是純粹的驚訝,袁青宗的內心中卻是一下子更增幾分區警惕,隱約還有殺息。

方昊天有所察覺,內心不解,大長老這是怎麼了?

老者和黑衣青年就站在門口,老者說道:"青宗,方昊天,進來吧!"

方昊天和袁青宗上前。

四人一同進入大門。

這是一個布置簡單古樸的大廳。

"堂主呢?"

袁青宗一進大廳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黑衣青年看了一眼師傅,說道:"我就是。"

轟!

袁青宗渾身立馬爆發可怕的氣息,后一閃便抓向黑衣青年的脖子。

"別衝動。"

老者手輕描淡寫的一拍便將袁青宗的手拍開。

袁青宗大吃一驚。

一直以為他都以為對方是普通人,可是此時出手實力之強簡直匪夷所思。

但對方的強大並不能讓袁青宗畏懼,他眼有怒色,聲音低沉道:"你們是什麼人,堂主現在到底在哪裡?"

"他確實是堂主,只不過是你心目中的堂主罷了。"

老者坐下來,擺了下手示意方昊天和袁青宗坐下。跟著對黑衣青年說道:"葉秋,去泡壺茶過來。"

"是。"

叫葉秋的黑衣青年應諾離開。

葉秋還沒出門,老者就笑著對一臉警惕與戒備,同時又是滿臉疑惑的方昊天和袁青宗說道:"你們別急。雖然堂主已經離開,但這天塌不下來。"

"什麼?"

方昊天和袁青宗臉色驟變。袁青宗更是一下子站了起來,雙拳緊握,身上氣息激蕩,怒盯著老者喝道:"堂主為什麼不在,他去了哪裡?還有,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你能自由進出這裡?"

老者壓了壓手,說道:"我叫岐千山……"

"啊?"

方昊天失聲叫出:"你就是岐長老?"

"我是。"岐千山對方昊天知道他的存在並沒有奇怪,笑道:"是軒轅破告訴你的吧?叫他出來吧,虛元珠雖然是好東西,但他在裡面呆了這麼久該憋壞了。"

袁青宗很驚訝的看著方昊天。

方昊天卻是突然沉默,他是將岐千山的事告訴虛元珠中的軒轅破。

軒轅破馬上讓方昊天出來,說他見過岐千山的圖像,只要見到人他就知道是不是。

方昊天遲疑了一下,將軒轅破放出來,對方既然知道虛元珠的存在,再保密已經沒什麼意義。

咻!

軒轅破突然出現在方昊天的身邊。他只看了岐千山一眼便揖禮道:"軒轅破見過岐長老……隨後他又對袁青宗行禮,直道好久不見,顯然軒轅破和袁青宗是舊識。

行完禮后,軒轅破直問岐千山,道:"岐長老,我師傅曾經跟我說過,如果我要找他可以先找你。現在你說我師傅不在,他去了哪裡?"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岐千山說道。見方昊天三人臉色都是同時一沉時,接著笑道:"堂主是突破到天人境不得不離開,所以你們不用擔心。"

方昊天三人都鬆了口氣。

袁青宗跟著就問葉秋怎麼回事。

這時葉秋端著茶壺進來。

泡的茶絕對是上等好茶,香味濃郁,瀰漫整個大廳。

葉秋給大家倒好茶后便默默的站到了岐千山的身後,開始恢復他以前的身份,從此不再是天龍堂的堂主。

對袁青宗的發問,岐千山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手腕一翻,便將一塊小玉牌放在了桌面上。他的手輕輕一揮,玉牌碎開。

咻!

一縷輕煙從玉牌里冒出,很快便在桌子上面的半空凝出一道人影了。

"師傅!"

"堂主! 寵妻成癮:帝少的獨家摯愛

一看到這道人影,袁青宗和軒轅破第一時間離座跪下。

"門主?"

方昊天怔了怔,也趕緊離座行跪禮。

人影,正是尉遲奇。

他沒有讓方昊天三人起來,因為這只是尉遲奇殘留的能量體,他已經徑自將他的安排說了出來。

原來尉遲奇抓回秦木和秦會後不久便無法壓制修為突破到了天人境。

因為天道規則的原因,突破天人境后只有一年的逗留時間。於是尉遲奇做了一連串的安排,其中就有讓葉秋給他當替身,岐千山輔助這一項。

有尉遲奇的能量體親自解釋,方昊天三人自不會再對岐千山懷疑。

等尉遲奇的能量體消失后,岐千山將一枚印鑒和一個密封的錦盒拿出來放在了桌子上。說道:"姜王爺前不久曾經與我見過一面,帶來了堂主的口諭,說元武堂和元武門以後歸方昊天接掌,所以這枚印鑒歸方昊天。錦盒裡是一枚丹藥,說是給軒轅破恢復修為的……說完后看向袁青宗,臉有歉意,道:"之所以瞞著你那麼久,不是因為不信任你,而是事關重要,深怕南宮堂皇或是魔族的人知道堂主不在而生事端。"

"沒事,沒事。"

袁青宗擺手道:"只要堂主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說著時他已經起身,然後對著方昊天深深揖禮:"袁青宗叩見堂主!"

方昊天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這一次進入這裡見尉遲奇,結果竟然是他接任元武堂堂主和元武門門主之位。

雖說他現在的實力足可擔任,但他畢竟資歷淺,元武堂和元武門中更有資格接任的人大把人在。比如身邊的軒轅破就比他更有資格。

"這個……"方昊天看了一眼印鑒,說道:"我的資歷尚淺,由我接任會不會引人非議……他不抗拒當堂主,更不會抗拒當門主,他沒這麼矯情。

他只覺得他當堂主和門主會引起他們非議而已。 真不知道這樓閣是在元武殿什麼地方,居然有風吹進來。

在這裡,現在是夜晚。

夜風吹襲,隱有涼意。

但在坐幾人都是修為精深之輩,自不會覺得涼,只是心境大好,此涼是一種清爽。

心靜自然涼,心定,也自然涼。

當然,心寒的情況下,心自然也涼。

但尉遲奇是突破到天人境而離開,並不是遭遇什麼不測,所以方昊天等人自不會有心寒之意。

印鑒還是擺在桌子上,隱約中透漏著淡淡的光芒,其中更有一股無法言喻的隱晦威嚴。

這可是權力的象徵,本身就代表著一種權威。

擁有此印之人便是元武堂堂主,元武門門主。是元武郡和蠻獸封境的主宰之一。

"這有什麼非議的。"

軒轅破對方昊天接任門主一職自然是舉雙手贊同,他一邊伸手拿過錦盒一邊說道:"你的實力擺在這裡,再加上又是門主親自將印鑒傳給你,誰敢非議?至於資歷,這個有什麼好擺的,哪個宗門會以資歷來選擇接任者?當然,你有這份顧忌也對,你是怕不能服眾。但這個簡單,以你的實力想服眾並不難,你率人去跟魔族打一場架,只要你殺魔殺得足夠多,誰都服你。"

"嗯。"袁青宗點頭,"軒轅殿主說的沒錯……堂主,青梧山那邊現在戰事正緊,我們一直被壓制著,戰事落於下風。要不堂主親自去坐鎮?如果堂主去了后能挫敗蟒魔一族,甚至能將金蟒王斬殺,堂里的人馬上就能將堂主當神拜,從此再沒什麼服不服眾的後顧之憂。"

"金蟒王?"方昊天雙眼亮起,"那傢伙我可是跟他交過手,實力確實不差。再加上他身邊還有三個銀蟒大魔將相助,也有魔族其他種族的魔帥在,實力確實不容小看……說到這裡,方昊天突然想到方威也在那裡,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說道:"方威不是在青梧山嗎?以他的實力再加上賀副堂主,沒理由會輸給蟒魔族。"

袁青宗當則冷哼了一聲,顯得極度不滿,道:"方威自仗是我堂第一天才,目中無人,剛愎自用,連賀副堂主都不放在眼裡,幾次指揮錯誤耽誤戰機,最終才導致戰事落了下風。"

岐千山接話道:"此子心胸狹隘,不堪大用。而且我一直懷疑他是魔族安排的棋子。 低配版系統主神 堂主去青梧嶺也好。他不是跟你約了生死戰嗎?必要的時候你就在青梧山跟他決戰。"

袁青宗一聽便趕緊說道:"他跟魔族有關係這一點我也一直有懷疑,所以對他才一直沒有過於重用。堂主去到那裡后,最好查出他是魔族的棋子然後再殺了他,這樣才不會動搖軍心,也不會影響堂主的聲譽。另外,我知道他跟堂主是堂兄弟關係,如果查出他是魔族的棋子再殺,堂主也就不會會有什麼心理負擔了。"

方昊天輕輕點頭,內心卻是翻滾:"方威跟魔族有勾結?難道他丹田被廢后正是投靠了魔族然後才得么修復,實力也才在短短的幾年裡到達元陽境九重巔峰的層次?"

方昊天接任堂主和門主已經是鐵定的事。

"本來堂主在的話,由他親手將印鑒傳給你,那是元武堂的盛事,應當普天同慶才對。"袁青宗有所歉的對方昊天說道,"但現在事出特殊,給新堂主慶賀可能就得押后了。只是不知道堂主打算什麼時候去青梧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