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是我試探問了問:「原來是這樣啊先祖,晚輩知錯,完全不知。只是晚輩好奇,您到現在還活著?」


「你不知情很正常,我生來狂傲不羈,與異族鬥爭不斷。所以我得罪的人太多了,死之前讓後代隱名埋姓,只留下兩個孫女動用外姓保護我的張家姓氏。這樣異族不知道我的後代究竟去了哪,遇到危險兩個孫女的家族會全力保護。」那道聲音又傳來。

原來是這樣,難道我們都是姓張,而且附近不遠處還有神的遺迹。這一切就可以說通了,我們張氏一直不知道身份,才能相安無事這麼多年。而且張氏沒有武功高手,自然不會有人懷疑神的遺迹會在這裡。只是當那個神光從天而降,這就讓人懷疑神的遺迹在這裡。

但是他死了,為什麼還能說話?這讓我非常非常好奇。但是還有好奇的地方,等於說我和趙乙同還有蕭炎算是表親?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沒有什麼親戚感,但是同一個祖宗卻在眼前。

我還是好奇去問:「那麼祖宗,為什麼您說您死了?您這不是好好跟我們說話嗎,不是應該活著嗎?」

「哈哈哈,看來我的孫子真的做到了,讓所有張氏族人棄學修真。不過也好,至少保住了香火。我身體是死了,但是靈魂還在。只不過沒有當年那麼強盛了,這麼多年來,力量已經消耗殆盡。不過作為你們的先祖,還是可以送點小禮物。」威嚴的聲音回答者。

這讓我們眼睛亮了起來,先祖送的禮物,肯定不會那麼小氣。人王的禮物,那肯定會是非常豐厚的。不過東西在棺材裡面嗎,需不需要我們去打開?

「如今見識魔族欲要東風再起,其實在我的年代,魔族並沒有被我打回去。而是聯絡了其他種族,以及神族共同抵抗強大的魔族。這段歷史我並沒有記載,因為當時魔族被我們打敗,但是我方集團軍傷亡慘重。最終達到了和解,魔族退回自己的星球。」似乎聲音裡帶了一點悲傷。

過了一會又開始繼續說了起來:「後來神族幫助其他種族尋找新的合適居住的星球,也就是說現在你們的時代,不會有其他種族願意跟你們結盟。神族雖然願意幫忙,但是他有他們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目的我也沒想明白。所以說,最後還是靠自己,接下來屬於你們的時代即將到來。」

這話說的讓我們不敢相信,接下來靠我們這幾個人?我怎麼覺得不太靠譜,有點不真實的感覺。最後石棺內出現了四道光,飛向我們四個人。

「這是我送你們的禮物,張凱你接任我的鎧甲和血龍劍。趙乙同你用我鑄造的血影刀,蕭炎你用我鑄造的血蝕之刃。至於新來的一位,我將打通你的一丹田,日後可以修鍊真氣。」

光芒消失后,我身穿著血紅色盔甲,手拿著血龍劍。這讓我變得更加威風凜凜,不過他們也不錯。趙乙同身上穿著白色盔甲,手裡拿著一把銀白色的刀,也就是血影刀。蕭炎身上穿著黑色盔甲,手拿著一把匕首,也就是血蝕之刃。至於隊長,就身上穿著一個土黃色的盔甲,沒有沒得東西。

結果隊長吐槽了起來:「為什麼你們手上比我多一樣東西?還有顏色都比我還好看,祖宗,能不能給我換一個?」

「換什麼換,給你留不錯了。我時間不多了,再最後的時間告訴你們,那張地圖可以指路下一個墓地。進去能找到你們的師傅,接下來那個墓主會對你們魔鬼訓練。等下你們拿了這張地圖,我就把你們傳送出去,這裡就永遠埋在地上了。」最後聽到他有點傷感的聲音,也許他還想站在沙場上大殺特殺,可以再也不能了。

現在明白強者有多可悲,也有多無奈。但是我很好奇為什麼他不去吃長生不老仙丹,按道理他完全有資格可以找神族要一顆。這樣自己就不會死,而且還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蕭炎忍不住問了問:「先祖,我調查過有幾個歷史上大人物都吃了長生不老仙丹,確保自己長生不老。為什麼你沒有去做,甘願選擇老死?」

他笑了,我們都聽到了:「呵呵,活著久才是最寂寞,再說我活著都沒有對手。你覺得我活著有什麼意義,所以老死就算了。不過還有其他原因,長生不老仙丹是神族製造,吃了他等於就被神族操縱。所以我寧願是死,也不願意吃長生不老仙丹。」

什麼?這一切都是騙局?難怪神族造出長生不老仙丹,就被很多人知道,原來是故意的。就是想讓強者去吃,然後控制所有歷史上的強者。也許這就是神族的目的,看來神族也不簡單。

「好了,現在你們明白長生不老仙丹為什麼不能吃了,趕緊拿走地圖,我要送你們回去。別浪費我的時間,一會我真的歸西來不及送走你們了。」最後一道聲音傳來,也許這是我們第一次真實對話,可能是最後一次。

趙乙同走上前拿走了地圖,身邊的盔甲與劍早就附在我身上。於是我們四個人現在一起,石棺內又發出一道光來,把我們四個人包圍了起來。雖然眼睛就像突然瞎了一樣,又恢復視線。看到頭頂上面有月亮和星星,這讓我內心激動了起來。

趙乙同和蕭炎以及隊長何嘗不是,我們終於出來了,我們貪婪的呼吸很久沒有吸過的新鮮空氣。現在才知道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這我們覺得更加珍惜了起來。

隨後我們聽到「轟隆」巨響,大地開始晃動了起來。我們知道,地下的墓肯定全部毀了。人王從今天開始真的消失了,我們再也無法見到人王,但是我們要跟著他老路走了。

趙乙同感嘆說了幾句:「蓋世英雄也是不甘於寂寞,就算是死也不願意長生不老。這種精神很難有人能做到,古代君王諸侯強者,長生不老視為仙丹,使用一切辦法都想要奪取。古代君王卻想擁有長生不老,永世治國理政,可惜沒有一個君王做到。」 第二天醒來,蕭炎叫醒了我們三個人。看了看我們的衣服,都黑成什麼樣子,在墓里碰到灰塵導致的。不過衣服還好沒破,但是我們身上的味道很大。

於是決定找一條小溪洗個澡,順便把衣服也洗一洗。洗完澡,留著褲衩開始在溪水邊搓衣服。蕭炎開始調侃了起來:「看來隊長已經沒事了,你看什麼情緒都沒了,我說你還不信。」

蕭炎明顯把這話對我說的,因為我之前懷疑他的話,說不管隊長不會有事的。結果現在是我打臉,確實讓我很尷尬。隊長蒙了起來,他沒狀態的時候,根本不知道當時我們在說什麼。

隊長好奇問了問:「什麼我沒事了,我怎麼不知道?」

這話不好接,再說出那個傷心事,怕隊長又接受不了。到時候又不在狀態,那懵逼的就是我們了。蕭炎趕緊說:「沒什麼沒什麼,我們去捉魚烤魚吃吧,嘗點新鮮的食物。」

確實,在墓里這麼多天,天天吃的壓縮食品都快吃膩了。吃魚這個點子不錯,於是大家去找樹枝,兩頭用刀劍削的尖尖的。人王送給我們的武器,可以融合到身體里,心裡叫著劍名就能變出來。

但是我的劍不一樣,我發現龍鳳佩的樣子已經變了很多,完全變成一個縮小版的血龍劍。這讓我感到不可思議,拿著這把小劍,它還是像之前的龍鳳佩能給我帶來溫暖。這讓我非常感動,一直有它在陪伴我。

這讓我也很開心,終於有一把稱心的武器。 鐵十字 一直以來林子和韓雪都有神器,讓我非常羨慕。如今自己有了神器,我也不再覺得羨慕什麼了。倒是隊長可惜,只有一個盔甲。

我們插到十幾條魚,非常高興找了一堆乾柴開始烤魚。在烤魚的時候,蕭炎拿著地圖看了下,口中說:「這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座山,到底在哪呢?」

趙乙同拿過來看了看,對蕭炎說:「這不就是火焰山,咱兩去過這地方訓教。沒想到會是這裡,入口也標誌了。」

我好奇問他們:「接下來我們就要去火焰山?」

蕭炎搖搖頭:「不急,這次我們進去了發生了這麼多事,都沒做好準備。再說我們還不知道有沒有被跟蹤,別人發現我們之內。火焰山附近的人很多,搞不好就被發現。所以還是先熟悉我們手中的劍,到時候就能用上場呀。」

隊長卻無奈問了問:「那我怎麼辦,沒武器,再說我是特種兵要回去報道的。」

蕭炎沒有說話,似乎在思考什麼,趙乙同壓根沒打算理隊長。我也不知道咋辦,都是看蕭炎怎麼安排。我離開了也只能在社會上亂闖,或許找一塊地閉關修鍊。

蕭炎想了挺久才說話:「各位,我想到一個辦法,勾引背後的人露出水面。這樣我們就不用猜來猜去,知道對手我們才知道怎麼對付。這個你們要不要試一試,風險很大哦。」

隊長毫不猶豫說:「試試,不然怎麼為死去的同胞交代他們太可惡了。」

蕭炎點頭又繼續說:「那好,隊長到時候你直接回到部隊,按照我的話回答。在墓里找到地圖,得知地點在火焰山。但是遇到襲擊,最後不知道觸動什麼機關你跑掉了。這樣我們之後就能查出誰要準備在火焰山準備尋墓,到時候我會派人去守山。」

這個計劃看起來不錯,但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相信。畢竟這都是編出來的,誰能保證他們就一定會相信。但是這個方法確實值得一試,隊長屬於部隊,他不會有什麼危險。

隊長點頭答應了,但是隊長又問了一句:「那到時候我怎麼聯繫你們?」

蕭炎搖搖頭說:「他們不可能讓你再施行這一類的任務,一定會派人觀察你,所以你也要小心。之後的墓我想不是你一個普通人能去的,相信我,在部隊里會是安全的。」

隊長也明白蕭炎話里的意思,之後進部隊里,一切都會被部隊監視。想來聯繫我們,真的非常難。經過這次進墓探險,就明白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或許蕭炎說的對,真不適合隊長去的。

最後隊長吃完魚,穿著還未乾的衣服,對我們告別:「明白了,我會照你們的話去做。竟然如此,那以後有緣再聚。」

我們一個個站了起來,給隊長擁抱。隊長沒有再繼續說什麼,直接走了出去。附近不遠處一定有部隊駐紮,畢竟出了恐怖偷襲的事,肯定會關注的。

我們就靜靜看著隊長的背影,慢慢離我們而去。對他來說,部隊才是最適合他,畢竟他和我們並不是一路人。我們繼續吃著剩下的魚,我對蕭炎問了起來:「你那個計劃靠譜不,感覺會害了隊長。」

蕭炎無奈看著我,搖搖頭才對我說:「他要不是這樣做他才會有危險,那群人不達到目的是不會放棄的。所以放一個空頭消息,隊長才不會有事。好了,吃飽東西就穿衣服準備走了。」

於是三人穿好衣服,我和趙乙同跟著蕭炎走了起來。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但是我已經信任他們兩個人。因為人王鑒證過我們是表親,所以都是一家人,怎麼會有自己人害自己人呢。

只是不知道蕭炎會帶我們去什麼地方,會不會很遠。不過我們卻走進一個叢林,我就納悶,族人住在叢林?難道他們都是野人嗎,不用住房了?

當然不是,我們走到一處地方,蕭炎拉開雜堆的草叢。結果草叢裡發現一輛綠色越野車,沒想到他還會把車榜外這裡,這讓我哭笑不得。不過也好,至少不用再跑斷腿了。

他並不著急讓我們上車,而且打開車的後備箱,沒想到裡面還有衣服。於是我們換上了新的衣服,雖然有點不合身,但是只能將就一下。

換好衣服,還把舊的衣服放在車上。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做,但是肯定有他的原因,所以還是照做了。最後上了車,我一個人坐在後面的座位。

於是蕭炎啟動車子開了起來,我對他說:「那些舊衣服你還留的幹啥?」

蕭炎無奈搖搖頭:「你笨啊,萬一被他們撿了,到時候找到我們怎麼辦。如今科技發達,搞不好他們就利用衣服就能找到我們,所以不管怎麼樣,都要小心為主。」

我這才尷尬點了點頭,不再說話。還是蕭炎做事心細如髮,什麼都要做好不漏一點疑點。不過有的和小明一比,但是還比小明多了一項,那就是他也是修真者。

車在無人的山路開著很快,都讓我們不停搖晃起來,不知道幹啥無緣無故開著這麼快。估計這是他開車習慣吧,不過這也太瘋狂了。好在我們身體素質高,換做其他人早就受不了就吐了。

這一路上並沒有發現任何人,也就說明我們還是沒有被別人發現。趕了三個小時的路程,終於到了一個鎮上。於是我們到了一家飯店吃飯,畢竟很久沒吃大米飯了,當然重點是菜。

蕭炎都點了六七個菜,我阻止都阻止不了,點這麼多菜能吃的完嗎?趙乙同卻在一邊一聲不吭,完全這跟他沒關係。最後還是妥協,吃不完就打包。等菜上來,我們開始狼吞虎咽吃了起來,完全沒有吃相。

連趙乙同都大吃大喝了起來,我都覺得詫異,但是看了看自己不也是一樣。唉,都是餓的,吃壓縮餅乾吃膩了。好不容易吃上大米飯和菜,都感覺這是最好吃的一次了。可以說快吃出感動哭了,完全沒想到。

結果菜都吃完了,我們還要再加兩個菜,才能滿足我們的胃。結果把服務員都給嚇了,三個人吃了九個菜。都以為我們幾天沒吃飯一樣,但是看著我們穿衣風格又感覺不像。害得管理員一直盯著我們,害怕我們不結賬直接跑了。

好在蕭炎去結了賬,讓服務員白擔心。走出去蕭炎對著我說:「我說不夠你還不信,到最後還要加兩個菜。現在信了吧,真的是,居然懷疑我的智商。」

我連忙道歉:「對對對,你說的對,按錯了。 緋色寵溺:渣男老公別太猛 不過吃的真爽,從來都沒有過這個感覺。謝了哈,土豪。」

「這才差不多,不過我們休息下再趕路吧,或者逛逛街看看妹子也不錯。」蕭炎對著我們說。

我好奇為什麼不著急趕路呢,難道有什麼其他原因嗎?還有不怕我們被他們發現?但是這裡人多嘴雜,就不好去問。不過他也不傻,相信明白這個道理,這樣做也有他的道理吧。

於是跟著他去一個挺熱鬧的街道,不過他說錯了一件事,這裡並沒有什麼年輕美女。基本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可能年輕人都去城市工作了吧,不然沒別的可解釋了。不過這裡賣東西挺多的,各種各樣的東西。 我們就在街道上閑逛,蕭炎呢該買還是買,但是納悶的是讓我和趙乙同來幫他拎著東西。趙乙同一句抱怨都沒有,我想抱怨也抱怨不了,太鬱悶了。我們兩個就像兩個保鏢跟著他後面,商鋪老闆見到他馬上熱心了起來。

唉,早知道不答應到這裡就好了,非要自作自受。買了不少東西,我和趙乙同已經拎著一大堆東西,他才收手。再土豪隨便花沒問題,也不能把我們兩個當下手使喚呀。

終於回到車裡,把大小東西全部都扔到車的後備箱。不過蕭炎也算有點良心,至少給我們換了一套衣服。還給我們一個人一個新手機,告訴我基本做一個任務換一個手機,就是怕被跟蹤。

所以大家買的手機都很便宜,基本是老人手機。我也很尷尬,但是他說的也有理,為了省錢。但是買其他東西就這麼爽快,他還找借口吃的為了肚子,穿著用的是長時間。能把沒道理說成有道理,也只有他能做到。

蕭炎開車帶我們走,不過接下來的路好走了,因為我們已經出了山區。之後的路就是平原,也可以上高速。好在路程需要三個小時就到,這樣不用在車上等太久。

蕭炎對著我說:「接下來進了我的家族注意一點啊,不能像在外面不懂規矩,一定要收斂點。還有一點,不要到處亂走,否則會懷疑你是什麼人。這次不是開玩笑啊,別忘了。」

我就好奇說:「該不會你的家族的人都是屬於封建迷信?」

趙乙同回答了:「那是家族傳統,這個不能丟。你照做就沒事了。」

我無奈的說:「那好吧,就做一回囚犯。」

蕭炎笑著說:「哈哈,什麼話你這是,還囚犯。放心,待不了多久,外人一般都不準進。儘管你是張家人,除非你娶了我們蕭家的女人,家族才會歡迎你。」

我就納悶了,他的意思趙乙同好像可以進去,於是質問他:「那趙乙同就沒事,可以在你們家族來往?」

蕭炎無奈對我說:「誰讓他是我姐夫,沒辦法,不然施行任務咱兩經常在一起。」

我張開大嘴,沒想到趙乙同都已經結婚了,確實沒看出來。不過的確有男人的沉穩,但是沒有感到溫柔體貼的一種。這樣的男人還有女人嫁,簡直沒天理,讓那麼多單身男子多麼氣憤。

好吧,這我也服,誰讓他娶了姑娘。不過我也不會娶,心裡已經有了最愛的女人,不會更換。我已經愛她無法自拔,雖然她現在生死未卜,我也願意找到她。活要見人,死也要見屍。

蕭炎開車非常快,在高速超過很多的車輛,難道他不怕交警查超速嗎?可能錢多不怕被罰吧,確實是土豪特權,這是羨慕不來。

三個小時候,終於開到了一個城市,下了高速沒多久就到了一棟15層樓。沒想到他的家族卻在一棟大樓里,難道一個家族都住在這裡面?

蕭炎拿出一張卡遞給門衛,門衛很快讓我們通過。過了一道門發現,這裡有掃描儀器,看來是掃描人進出會帶什麼東西吧。確實不錯,這樣預防內奸混入,難怪對我和趙乙同默默不問。

我看到前面不遠處有電梯,可蕭炎並沒有帶我們去電梯的意思,而且走到樓梯的方向。這讓我非常納悶,為什麼有電梯不走,非要走樓梯。

蕭炎看出我的疑問,對我說:「因為我們家族的人都是走樓梯,除非有要緊的事,或者搬東西才會進電梯。像我們都是修真者,不敢走電梯,怕自己變懶惰。」

原來是這個道理,現在倒是想通了,這樣也方便走動運動。確實不錯的方法,可以鍛煉身體,還能防止變懶。今天總算學到了,看來蕭炎的家族確實不簡單。

我們硬是跑上九樓,確實是很高,但是我被訓練過這並不算什麼。蕭炎帶著我進了一個房間,告訴我:「你在這裡等我們回來,我們去長老那裡把這件事報告一下,要不了多久。等下會有小美女陪你玩,別著急哈。」

說話帶著趙乙同就走了,我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看他們已經轉身又把嘴閉上。也就是問問能不能出去逛逛,但是看他的意思不能隨便出去走走。只能在這個房間悶等,這讓我很苦惱。

沒多久來了一個挺漂亮又端正的美女走了進來,她就客氣的說:「您好張先生,您想喝咖啡還是茶水?」

心想跑上來確實有點渴了,再說現在很多人喝起咖啡來,我也想嘗試一下。想知道咖啡到底什麼味道,真的有他們所說的那麼好喝?

我就對這位美女說:「那就咖啡吧,謝謝了。」

她很快出去了,我知道這都是蕭炎安排的。這裡服務確實到位,但是我還是不願意在這裡等候。不過美女一會兒就回來,端著咖啡給我。

我再次感謝,然後拿起咖啡吹了吹,再慢慢喝了下去。結果發現很苦,但是旁邊有美女看著,我就勉強難受吞了下去。美女看到我這般模樣,都笑了起來。

我就不好意思問了起來:「咖啡都是這麼苦的嗎?」

美女點頭回答:「嗯,是的呢,咖啡本來就是這麼苦。早知道你第一次喝,我就應該去給你加糖。要不我現在給你加點糖吧,這樣會好點。」

我心想咖啡也不能不喝,這樣太過浪費,還是連忙說了起來:「實在抱歉哈,那隻能麻煩你幫我加點糖。」

獨寵嬌妻:老公,別太壞 美女輕笑著說:「呵呵,當然可以了呀。」

說完美女拿起我手中的咖啡,開門走了出去。這讓我丟了臉,在美女面前出了這麼大的丑,要是被蕭炎知道還不笑話我。讓我越來越鬱悶了起來,我最不喜歡就是等待,太讓我難受了。

於是站了起來,到窗邊看外面的風景。發現窗口非常小,基本一個小孩都爬不出去,這設計專門防止有人想不開跳樓的嗎?當然並不是,一定是防止內奸偷到東西逃跑。

看來蕭炎的家族確實很牛叉,一棟大樓做了這麼多防備,想必樓下的守門員估計是個高手。也難怪蕭炎讓我不要隨便出去,蕭炎的族人思維太過嚴謹。

沒辦法,只好在這裡等待,不過在這裡看著城市風景也不錯。沒一會兒,美女又端著咖啡走進來,並且還帶著一個保溫杯和白糖。

告訴我:「這保溫杯里是咖啡,你想喝呢就自己倒,這是白糖隨便加。小女子有要事要做,就先失陪了。少爺很快就回來,請稍安勿躁。」

我客氣回應她:「感謝,我一個人沒事的,放心吧。」

美女會心一笑,沒有再說話,而且快速奪門而出。看來她的確有要緊的事,不然怎麼會這麼著急走了出去。不管怎麼樣,似乎也跟我沒多大關係。我拿起咖啡,繼續慢慢品嘗。

加了白糖,咖啡味道確實不錯。這裡的風景確實不錯,給我帶來現代城市的感覺,很先進。這讓我的浮躁的內心開始平靜了下來,突然發現窗外的景色非常美,邊喝著咖啡邊欣賞。

時間也過了一個小時,突然發現時間過得很快。這讓我沒感受到自己已經過了一個月,可能之前神經一直緊繃,如今好不容易可以放鬆。我輕輕嘆了口氣,沒想到很久沒有這樣輕鬆的感覺,現在完全是在享受。

真希望每天都是這樣,可惜現實不一樣,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只有等使命完成了,我才能安逸過下之後的日子。只是不知道,這個時間需要多久才能完成。

這時候門被打開,發現是蕭炎和趙乙同回來了。蕭炎對我說:「都給你安排好了,給你不遠處租了一個門店,你想做什麼生意隨便做。將來計劃去火焰山,我們也可以隨時通知你。走,帶你看新的房子,隨便一起吃個飯。」

什麼?給我買了一個店鋪?讓我開店?現在這時候我還有心思開店,這在開什麼玩笑。

趙乙同看到我的臉上充滿疑問,於是他親口解釋:「這也是讓你了解社會,等於學習適應。對你有好處,試一試,缺錢跟我們說。」

蕭炎掏出一張卡對我說:「對了,這卡里有二十萬塊錢,你自己裝修找貨源買。實在沒辦法找我,哥幫你。有事打我們電話,你的老人手機也保存了。當然你自己重新辦一個,以免客戶也打給你。你記得用老人手機打電話給我們就好了,不會被跟蹤。」

我寫才明白,接下這張卡。他很有錢,根本不缺錢,所以二十萬對他來說根本無所謂。所以我接下了,做生意也需要本錢。適應社會,也不是不可以。從來沒自己獨立過,現在有機會了。

我很感激對他們說:「謝謝你們,一直為我著想,真的跟感激你們。」 我們到了一家小餐館,蕭炎並沒有帶我們去大酒店。我就喜歡小點的,大酒店去不慣,再說就三個人坐一個大圓桌也太浪費空間。所以去小餐廳比較隨意,不會覺得尷尬之類。

點了幾個菜,蕭炎還開了一瓶白酒,非說要慶祝。也是,這次是死裡逃生,可以說運氣很好了。總共有兩百多號人,就5個人活了過來。不過雪狐應該能活著,畢竟一個人總會有辦法逃生。

蕭炎拿起杯子,我和趙乙同三人一起碰了碰杯子,小口眯了一口。

蕭炎對我們說:「這次是真的,我們運氣太好了。幾乎是百分之3的生存概率,剛好我們三個人在內。真的是萬幸,來再眯一口。」

說完又讓我們乾杯,喝完之後夾菜吃了幾口,總不能光喝酒不吃菜。不過發現有他們兩個人在我身邊,總感覺我不會孤單。現在不僅僅是朋友關係,而是表親的關係,都是有一個祖宗人王。

異能者收集手冊 我們這次聊了很多,但是在包廂里,一把外面的人聽不到的。聊到墓里遇到過的所有人,說起小明最多,因為他太自私了導致所有人遇難。如果當時把秘密公布,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或許還能早點查出姦細。

只可惜了,都不會重來,歷史也不會改變。只能喜歡他們在天堂之上得到欣慰吧,至少兇手都被我們殺死。也不知道下次到火焰山進墓會是什麼樣子,會比人王墓還要兇險嗎?我們都不知道,等一切準備好了,他們就會通知我一起去。

吃完飯後,蕭炎帶著我去新的房子,而趙乙同需要回家看媳婦。我和蕭炎在路上走了起來,他告訴我這個房子並不是很遠。在路上也隨便扯了幾句,畢竟一路上不說話也顯得尷尬。

沒走多久我和蕭炎看到一道黑影穿進一家屋子,剛才醉酒狀態並沒有注意看。我和蕭炎使用真氣,把酒氣逼了出來,於是悄悄靠近這戶宅子。也不知道是進了小偷,還是什麼其他情況,這事讓我和蕭炎突然有了好奇心。

好不容易爬上二樓的陽台,趴在地上聽到裡面在講話。

一個女聲:「計劃實行了怎麼樣?」

一個男聲回答了她:「一切安好,還有其他任務嗎?」

另一個蒼老是聲音說起話來:「這幾天你做的非常好,休息幾天吧,需要等待幾天有一個大人要過來。很快我們就能把蕭京市霸佔了,到時候就會更好開發人王墓。想必歷史上強者人王,一定留下很多寶貝,特別就是屍體和靈魂。如果人王真的被我們發現,我相信我們的王一定會把人王打造成最強的殭屍。」

我聽到他要把人王打造成殭屍,我就坐不住了,怎麼說我也是人王的後代。聽到別人說這樣的話,我豈能不管。但是被冷靜的蕭炎拉住,叫我不要動不要說話。無奈還是答應了他,或許他想打聽他們是誰?

再說這個蕭京市是他們蕭家的地盤,想必他們有本事處理這個事情。於是我聽他的,安靜看看能不能打聽到更有價值的消息。畢竟這些人可能和背後操縱的人也有可能聯繫,這次要好好把握住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