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歡掃了眼,上面都是關於徐文濤的背景信息。


“姓名:徐文濤”

“年齡:31”

“工作:建築師!天文建築團隊頭等精英。”

“父親:徐耀慶!南省知名權貴……”

“母親:……”

“……”

當這些信息從於歡口中說出來時,徐文濤都傻眼了。

如此準確無誤的消息,於歡怎麼知道的?

尤其是父親徐耀慶,他的身份可沒幾個人知道,這也是徐文濤事業風生水起的主要原因。

“看來我說的並沒有錯。”於歡放下手機,衝着徐文濤冷冷一笑。

徐文濤莫名恐慌,“於歡,你,究竟想怎樣?”

於歡淡淡地道:“當然是要搞你了。” 於歡立即撥通安琪的電話,吩咐道:“可以動手了。”

“明白,小少爺。”那邊的安琪迴應。

放下電話後,於歡衝着徐文濤搖搖頭。

上次因爲老婆張佳音,於歡放了他一馬,他原本可以消停過他後半生的。

爲什麼,非要作死呢?

這次,於歡不會放過他了。

因爲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不見棺材不會落淚,說的就是徐文濤。

看着此時於歡泰然自若,勝券在握的樣子,徐文濤忍不住譏笑起來。

“少特麼裝腔作勢了,你既然知道我父親的身份,就應該知道有多難搬倒,累死你都做不到。”

徐文濤臉上,全都是自信。

這是因爲他之前,也惹過幾次麻煩,鬧得還不小,可最終都被他父親解決了。

他父親徐耀慶,可是南省權貴,曲藝協會副會長。

在南省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誰敢動?

正得意着。

徐文濤的手機鈴聲響起,他一看來電顯示,正是父親徐耀慶打來的。

徐文濤很奇怪。

父親平日裏,可都不會主動給他打電話的。

雖然奇怪,徐文濤還是很快接起來,笑着問道:“爸,什麼事啊?”

“逆子!你在外面招惹誰了?”電話那邊傳來徐耀慶的怒吼聲音,給他耳朵都震麻了。

徐文濤有些懵。

父親爲何突然發這麼大的火?

難道……

徐文濤下意識看向於歡,又很快搖搖頭。

“爸,我沒惹誰啊,你那邊是發生什麼情況了嗎?”徐文濤不解的問道。

“剛纔有重要領導給我打電話,已經革職了我曲藝協會副會長的位置,我去找人家求情,人家說你兒子惹了大人物。”

“所以你個逆子,到底招惹了誰啊?老子辛苦大半生才混到的位置,就這麼被你拉下來了,我真想活活掐死你。”

轟隆!

一顆驚雷在徐文濤腦袋裏炸響。

他整個人都站不穩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冒冷汗。

他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爲父親徐耀慶的位置,才間接性獲得。

現在徐耀慶倒了,他也要完了。

“爸,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你不是認識周叔嗎?給他打電話,讓他出面解決啊。”徐文濤恐慌着大喊。

徐耀慶重重嘆口氣,“我剛纔給周先生打電話,他直接把我拉黑了,這是想要明哲保身啊。”

“什麼?”

徐文濤徹底慌了。

周叔是父親徐耀慶的靠山,來自帝京的一位大人物,他都不敢插手的事情,得有多麼可怕。

砰!

這時,徐耀慶那邊傳來破門聲音。

徐耀慶驚恐大喊:“你們是什麼人?”

“徐耀慶,你涉嫌多起犯罪,這是逮捕令!”

那些人雷厲風行,給徐耀慶戴上手銬後,直接帶走了。

徐文濤對着電話裏大喊好幾聲,也沒得到迴應,直到電話被掛斷。

徐文濤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着,一瞬間感覺半條命都丟了。

這還沒完呢。

很快天文建築團隊的主要負責人,也打來一個電話。

告訴徐文濤,他被天文建築團隊正式開除。

不過是短短几分鐘,徐文濤的身份,已經截然不同。

於歡看着頹廢的徐文濤,沒有同情,只有冷漠。

“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徐文濤擡起頭,瞪着於歡,已經明白這一切都是於歡做的,他崩潰怒吼:“你太狠了!太狠了!”

狠?

於歡冷哼。

“你想找人廢了我,不狠?”

“陷害我,不狠?”

“我告訴你徐文濤,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對你動手,是你一步一步的在作死!”

“你活該!”

話落,於歡看向彭海,此時的彭海,眉頭緊緊皺起,也被於歡手段震懾到了。

不過是一個電話啊,就搞得徐文濤一家子身敗名裂。

“把徐文濤的事情,交給警方來處理吧。”於歡命令道。

彭海立即點頭,“於少放心吧,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於歡沒說什麼,轉身離開了這裏。

隱約能聽見,徐文濤撕心裂肺的哭泣聲音。

……

視線來到趙志龍這邊。

他一覺睡醒後,腦袋還有些隱隱作痛。

已經顧不得這些了,趙志龍拿出手機,給徐萍撥了一個電話。

Wшw_Tтkд n_Сo

此時的徐萍,已經得知徐文濤被抓的事情。

不瞭解具體原因的她,還以爲於歡真有錄音筆,已經交給警方了,所以心裏慌慌的。

看到趙志龍打來的電話,徐萍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自從跟了馬仁義,享受到高品質的生活後,她真是越來越嫌棄自己這個老公了。

哪怕看一眼他打來的電話,都渾身牴觸。

而徐萍之所以不離婚,有兩個原因。

一是馬仁義有正牌老婆,這樣方便迷惑他老婆。

二是徐萍害怕現在離婚落人口舌,還得等到一個合適的時機。

雖然厭煩,徐萍還是把電話接起來。

“徐萍,你在哪呢?”剛接通,那邊就傳來趙志龍冷冷的質問聲音。

徐萍不高興了,冷着臉喝道:“趙志龍你什麼意思?我現在出去都要跟你彙報了嗎?”

“我問你,是不是出軌了?”趙志龍直接詢問。

“於歡告訴你的吧?趙志龍你可真行啊,寧願相信那個窩囊廢,都不相信自己老婆。”

徐萍根本沒有承認的意思,抓住機會一番數落。

趙志龍臉色陰沉難看,問道:“郊區的別墅,你在那裏吧?”

徐萍愣住了,眉頭深鎖着問道:“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

趙志龍自嘲似的一笑,道:“你出軌的事情,我早就有所察覺了,只是我不願意相信,自己騙自己。”

“上次和歡子喝酒,他徹底點醒了我。徐萍,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我要跟你做一個了斷。”

“趙志龍你想做什麼?我告訴你,別做傻事。”徐萍嚇壞了,還以爲趙志龍要和她拼命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