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的,鄙人江海,我父親是文化局局長。”江海很有風度的看着凌芳跟薛丹說道。至於秦少傑,又被選擇性的忽略了。


“你認識萬軍嗎?”秦少傑繼續問道。

“認識。”江海想也不想就說道。說完,才感覺出不對勁。那萬軍,不是已經死了嗎。他,他怎麼會知道萬軍。

“你……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萬軍?”江海沉聲問道。

“哎,他死的挺冤的,不是麼?”秦少傑還是不回答江海的問題,看着凌芳跟薛丹說道。“我可跟你們說啊,這交朋友的時候,可一定要小心,女人要小心,男人更要小心的。一個不交友不慎,就被那所謂的朋友坑的身無分文,負債累累。沒錢還好說,就連老婆都給他帶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要說這老婆沒了也就算了。還得被關進監獄,最後落了個冤死的下場啊。”秦少傑惋惜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

“你……你到底是誰,你都知道什麼?”江海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本來這事已經過去好幾年了,萬軍也進了監獄,可前段時間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讓他跑了出來,還找到了當初幫他打官司的律師,要求他過去。 你調香,我調心 這讓他可嚇的夠嗆,這事要是被他給全說出來,那自己可就有點玄了。剛想着是跑到國外躲一陣還是怎麼着的時候,那於律師便打來電話,說萬軍從樓上掉下去摔死了。這才讓他鬆了口氣。本以爲這事完了,今天卻又被眼前這小子說了出來。江海頓時警惕了起來。

“我啊,我就是一打醬油的。”秦少傑淡淡的說道。“昨天晚上呢,我就做了一個夢,就夢見個摔的稀爛的人跟我說他死的冤。我就問了,怎麼死的冤了。於是呢,他就把他的故事跟我說了一遍。說讓我替他報仇,讓我把他的房子啊,公司啊,全都拿回來。”

“你……你胡說,你胡說,我沒害過他。”江海喊道。頓時引來了無數目光。

“我呢,就跟他說了。”秦少傑繼續說道,一旁的江海,就好像是空氣一樣。“我說哥們,你死的確實冤,活着時候進監獄了,這死了,倒是給你分房了,還是正八經的坐北朝南帶躍層的陰宅。你就在那邊好好過吧,你那公司和房子呢,我有機會一定幫你拿回來。至於害你的人,也讓他們下去陪你。”

“你……你胡說。你胡說。”江海大吼道。秦少傑說話的語氣,讓他真有點害怕,託夢?這是真遇見鬼了?

喊完,江海也不顧別人的眼光,也不吃飯了,轉身就踉蹌着往外跑去,一邊跑還一邊拿出電話,不知道打給了誰。

“少傑,怎麼回事?”凌芳小聲的問道。剛纔秦少傑那故事講的,雖然能聽懂,但具體是怎麼回事,她還是沒聽明白。

“嘿嘿,沒事,等會跟你說,我這次,可是要做一回行俠仗義的大俠了。”秦少傑說着,也不準備再吃下去了,叫來服務員結賬,順便把還沒吃的東西打了包,就帶着兩女離開了。

他不是怕江海找人來,只是這樣就真沒意思了。既然說的這麼玄乎,又是託夢又是報仇的。那就來個溫水煮青蛙,慢慢玩死他好了。反正現在自己就是一普通人,也暫時不用理會修行界的事,替人打抱不平一下玩玩好了。

秦少傑猜的沒錯,江海確實是出去打電話了,還是打給他那文化局局長的老爹,把事情說了一遍。

“小海,沒事,這點事情,花點錢就能搞定,你先回家吧,我叫人去搞定。”江海的局長老爹頗爲淡定的說道。問清楚了具體位置,便掛了電話,開始安排。

這事情,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在京華這天子腳下當官,一切都要注意,就算做壞事的時候,也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權利和人脈,萬軍這樣生前沒權,死了更沒權的人,他還沒放在眼裏。 盛世娛樂,是京華的一家大型娛樂公司,前身就是萬軍的盛世傳媒,在被江海得到以後,便利用其父親的關係,用了兩年時間,發展成一家在京華獨一無二的影視娛樂公司。

要說做別的,或許他老爹幫不上忙,但是做影視娛樂這一行,他那文化局局長的老爹可就能發揮不小的作用。而江海,便做了這盛世娛樂的幕後老闆。

爲什麼說是幕後呢?

因爲這傢伙的主要事業是長風集團的法律顧問,盛世娛樂,或許他當作是他的隱形財產了。

“江董,您今天怎麼來了?”總經理連永勝看着江海問道。這江海,幾乎好幾個月都不怎麼來一次盛世娛樂,今天怎麼來了。

“我過來看看。”江海說道。

“昨天下午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發生事情?江董指的是?”連永勝一頭霧水。公司裏每天都有事情發生,正常的日程安排都算是事情,再說,除了大事意外,其他的事情連永勝都能自己處理。他不明白,江海突然跑來問這個幹什麼。

“有沒有人來鬧事?”

“鬧事?沒有,咱們這一直都很太平。”連永勝說道。

“哦,那就好。”江海這纔算鬆了口氣。

雖然昨天他老爹告訴他不要擔心,會派人過去。可後來接到老爹的電話,說到了西餐廳,人已經不在了。這就讓他害怕了,整個下午都躲在家裏沒敢出去。晚上也沒怎麼睡好。這一早就跑來盛世娛樂。

聽說沒發生什麼事情,江海才鬆了一口氣,一直揪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那個人,也許只是說說而已。

“行了,那你忙吧,我就走了。”江海跟連永勝打了個招呼,便走了出去。剩下連永勝一腦袋問號的站在那裏。

這江董,是怎麼了?

……

“老李,你說,我要是開家娛樂公司怎麼樣?”李援朝的別墅內,秦少傑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口傭人送上來的茶水,看着李援朝問道。

這貨,今天又請假了。

“娛樂公司?”李援朝愣了一下,問道。“師傅,你說的娛樂公司,是什麼性質的?單純的娛樂消費場所還是?”

“怎麼說呢,就是跟那種什麼英皇娛樂啊那種的。”秦少傑想了想,說道。

他對這些一點也不瞭解,所以,也只能跑來找他這算是大徒弟的李援朝來請教。畢竟,能者爲師嘛。

“那就是影視娛樂公司了。”李援朝想了想,說道。

“京華市的影視娛樂公司,要說最大的,就算是盛世娛樂了,其他小型的廣告傳媒公司,都上不了檯面,裏面也都是些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小明星。師傅,您是打算自己開一家影視公司?”

“不不不。”秦少傑擺了擺手,說道。“我準備收購盛世娛樂,你覺得怎麼樣?”

“您要收購盛世娛樂?”李援朝有些不可思議。“這盛世娛樂的幕後老闆叫江海,他父親是文化局的局長,師傅,您跟他有仇?”

老話說的沒錯,越老越成精。秦少傑只是說出了要收購盛世娛樂,李援朝猜到,秦少傑跟那江海有仇。

“仇倒是算不上,只不過,看不慣他而已。”秦少傑淡淡的說道。

好一句看不慣,師傅,您最牛了。

想了想,李援朝說道。“師傅,收購不是沒可能,以前,少雄也想過收購盛世,但是我沒同意,我們李家主要做的是地產和進出口生意,對影視娛樂這一塊很少參與。如果您想收購,我可以幫您打探一下。”

“打探倒是不用,我自己來就行。”秦少傑想了想,問道。“那江海他爹,什麼來頭?”

“江海他爹,叫江凱軍,就是一個文化局局長,要說靠山的話,上面也有人,但是,不是很鐵的那種,只是單純的利益關係而已。他出錢,那邊給他一定的庇護,據說,他這個局長,都是花錢買的。”李援朝不以爲意的說道。一個文化局長,他還是不放在眼裏的。

“那就好辦了。”秦少傑點了點頭。

“對了,你說要收購這盛世娛樂的話,需要多少錢呢?”秦少傑問道。錢,他倒是不在乎,在RB,真田雄一還幫他管理着一個偌大的山口組。最關鍵的是,他不想花太多的錢去收購,就算是花巨資收購了盛世娛樂,那也免不了那江凱軍隔三差五的找點小麻煩。他有不想總是麻煩李援朝,最好是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把江凱軍也搞下臺。他始終相信,有什麼樣的爹,就有什麼樣的兒子。就江海那種貨色,想來,他老爹江凱軍也不是什麼好鳥。文化局局長,那可是個油水豐厚的差事。

“這個說不好,如果是單純的公司市值,十五億左右就能拿下來,但是要算上旗下的藝人,就不好說了。”李援朝想了想,說道。“盛世娛樂算是華夏幾個最大的影視公司,像沈可可,歐陽蓮蓮這些影視歌三棲明星,還有現在當紅的古裝小生陳鶴,都是盛世娛樂旗下的藝人,還有不少的知名模特,對了,還有現在號稱亞洲頭號小天后的白薇也是盛世娛樂一手捧紅的。如果要是連藝人都簽下來的話,初步估計,至少得二十億左右。”

二十億啊,二十億,還真不少呢。江海啊,你說說你,就兩年多的時間,你就能賺到這麼多錢,你得坑了多少人?

想了想,秦少傑說道。“二十億就二十億,不過,我還不着急,今天來找你,就是先問問情況。”

“那,師傅,如果需要我做什麼。您就說話,錢和人都不成問題。”李援朝立刻說道。

“呵呵,不用,錢我有。”秦少傑笑了笑。“對了,我教你的練氣功夫,你練的怎麼樣了?”

“師傅,您不說我還忘了。”李援朝一說起這個,興趣可就大了。

“我一直堅持着練你教給我的法子,可是最近,我發現不管怎麼練,都沒有絲毫進展了。”

“那是到了一個階段了。”秦少傑說道。“這樣,你要是沒事情的話,每天就去武館那邊,秋若一直在那裏,你可以去跟她學一些套路,到時候,我再教你下個階段的練氣法子。行了,我先走了。”

“那行。”李援朝高興的說道。“那師傅,我送您。” 出了李援朝的別墅,秦少傑又去了他的武館。剛一到,就被鎮住的。

好傢伙,院子呢站着幾十號人,一律全是白色的練功服,站的整整齊齊在那跟着秋若在打拳。

“秦大哥,你來了。”秋若看到秦少傑走了過來,連忙交代了一下下面的學員自己先練習,就向秦少傑跑了過來。

“喲呵,秋若小師妹,你這樣穿衣服還挺漂亮的嘛。”秦少傑看着同樣是一身白色練功服的秋若,調笑道。

這秋若穿長裙的時候,就如仙女一般,現在換上練功的衣服褲子,卻又是另一種風格,長長的秀髮紮成了一個馬尾辮,隨意披散在腦後,看上去就好像鄰家妹妹一樣,但身上的練功服,卻又讓她多了一分女俠客的感覺。

“秦大哥,你就知道笑話我。”秋若聽了秦少傑的調笑,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秦大哥,你來有什麼事情嗎?”

“哦,我想你了,來看看你,順路來找伊森有點事情,他在麼?”秦少傑睜着眼睛,就開始扯謊。

可這個世界上,不管是下到八歲的女孩兒還是上到八十歲的老太太,只要是女人,都喜歡這種甜言蜜語,即便是騙人的,也無所謂。嗯,至少暫時是無所謂的。

“嗯。”秋若聽秦少傑說想她,臉又紅了起來。“秦大哥,那,那你先去後面吧,伊森在後面呢。我先去洗洗臉。”說完,秋若就捂着就像火燒似得的小臉,轉身就跑回別墅內。

秦少傑看着秋若那妙曼的背影笑了笑,便往後面走去。

別墅被秦少傑改造成了莊園式的一個院落,基本上,秋若和凌芳在第一棟別墅前教套路,而伊森,在後面教搏擊。

這個前世界第一殺手,現在可是個貨真價實的大忙人,每天早上要先送凌芳去學校,然後再開車帶着秋若到武館,不僅僅是司機和保鏢,現在又兼職做起了搏擊老師。

“秦館主好,秦館主好久不見了。”

剛一走進後院,就有看見他進來的學員笑着跟他打招呼,秦少傑都笑着微微點頭回應。

“你們的老師哪去了?”秦少傑瞄了一圈,也沒看到伊森的影子,便問道。

“哼,還不是被狐狸精給拐走了。”一個長相還算可以的小少婦氣很哼的說道。

狐狸精?妖獸?秦少傑大驚,怎麼還有妖獸來了呢。

“狐……狐狸精?”秦少傑不確定的問道。

“是啊,喏,就在裏面呢。”小少婦伸出手指,指了指別墅的大門。

我靠,這還了得。

秦少傑飛快的跑到別墅門口,一腳把門就從外面給踹了開。

“呔,大膽狐妖,竟敢來我天門鬧事,不想活了?”

“啊……砰。”

秦少傑喊完,先是聽到一個女人的尖叫聲,緊接着傳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打碎了的聲音。

“你……你是誰,你要幹什麼。”女人驚慌的問道。

“呃……”秦少傑看着眼前的妙齡美女,一時間噎住了。

不是說狐狸精嗎?怎麼是個人呢?嗯?也沒長尾巴呀。

“怎麼了?”樓上傳來了伊森的聲音,緊接着,伊森便出現在樓梯口。

“伊森,他,他闖進來了。”美女指着秦少傑,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看來是被秦少傑剛纔的王八之氣給嚇到了。

“咦?你們認識?”秦少傑看着美女好像一頭受驚的小鹿一樣撲進伊森的懷中,納悶的問道。

“這……這個。認識的,她是我朋友。”

這個前世界第一殺手,黑夜中一把收割生命的利劍……我們親愛的伊森先生,竟然臉紅了。

“哦……瞭解了。”秦少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是女朋友啊。”

“這……算是吧。”伊森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嘿,我說伊森特里先生,這春天到了,你竟然也開始動春心了啊。哈哈。”秦少傑調笑道。“來來,說說,怎麼認識的。”

要說別人找個女朋友什麼的,那秦少傑一點興趣都沒有,但現在的主角是伊森,他可就大有興趣了,八卦之火已經開始熊熊燃燒,真想看看他這個平時酷的要死,總是擺出一副嚴肅的,我很專業的表情的保鏢兼司機是怎麼泡妞的。

“這沒什麼好說的。”伊森又恢復了他那張見誰都像欠他二百塊錢的欠條臉,沉聲說道。可其實,他心裏現在尷尬的要死。

“哎,哎,別介啊。”秦少傑笑眯眯的說道。“你算是我的手下,也算是我的朋友不是,我這是關心你呢。”

“你,你就是秦少傑嗎?”美女看着秦少傑說道。

Leave a Reply